等下再说

203 (二)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等等等等

文笔稀烂逻辑混乱

感情线可能不算明显,剧情可能讲不明白

这是一个可能会被写成家里长家里短的科幻故事…………


chapter 2

方锐一脸僵硬,用脚蹬了蹬黄少天:“诶黄少天,我是不是睡多了脑子不清醒,我好像幻听了……” 

黄少天爬起来伸长胳膊去拍方锐的肩膀:“面对现实吧,他就在楼上。方锐大大,我和文州已经经历了一次惊吓了,没有让你逃过去的道理,来来来,抬起你的头,跟他say hi。”说着就要去掰方锐的下巴。 

方锐凄厉的惨叫:“不!!!”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五个人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许博远有些紧张的坐在方锐和黄少天之间,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地搓着手指。 

方锐拍着他的肩膀:“许博远同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来来,把情况说明一下。有什么委屈也可以跟组织汇报,如果有哪个猥琐的不长眼的家伙欺负你了,我们三个尽量让他横着出去。如有包庇,我们三个尽量让你俩一起横着出去。率先脱团让人留我们兄弟几个独守空房本来就罪不可赦,再不老实就是错上加错,罪加一等,明白没有?” 

黄少天:“谁跟你我们。” 

方锐:“哦,天天你变了,我再也不是你的小可爱了,你以前明明都叫人家小甜甜的,你们这些负心人。” 

黄少天:“…………” 

“五个人里,”黄少天伸手画了一个大圈,然后定格在方锐脑门儿上,“只有你是单身狗谢谢。” 

方锐:“………” 

“今儿个我非要灭了你!小远别拉我!诶喻文州你起什么哄!别拽我听到没有!叶修你笑屁笑!诶…………” 

又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五个人终于安静下来,方锐一个人盘腿坐沙发正中心,叶修喻文州各抱一个坐在茶几另一侧,一副远离传染源的表情。 

方锐:“………” 

方锐:“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我不说了,你们的奸情是什么情况各自介绍一下。” 

黄少天一下就要跳起来,被喻文州死死圈住:“什么叫奸情!明明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好吗!你不自己都说我们俩不在一起天理不容吗?” 

方锐一拍大腿吼道:“我哪知道你俩都不打声招呼啊!能不能先跟我通个气让我先做个心理准备啊!突然一下你们全脱单了我很受伤好吗!你们这样很过分知道吗!我的玻璃心都碎了个噼里啪啦的了!” 

许博远在一边安慰道:“方锐你别生气啊,我和叶修在一起没多久…………” 

方锐:“瞧瞧人家小远…………” 

许博远:“我们也就在一起了三年多,他俩都在一起起码五六年了。” 

方锐:“…………小远你说话别大喘气行吗………你觉得我听了是不是该特别高兴,俩青梅竹马搞一起去了五六年我都不知道!搞不好还已经睡过了!” 

喻文州:“睡过了。” 

方锐:“………” 

方锐:“喻文州你这时候可以选择闭嘴。” 

方锐仰天长叹:“我是作了什么孽啊,事业不顺子不孝,爸爸很伤心。” 

叶修眼睛一亮说:“方锐大大你现在没工作正好来我这啊!我这正缺像方锐大大这样的人才。” 

方锐一脸愤恨的说:“你以为我忘了你高数给我打59分的事了吗!” 

叶修:“风太大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方锐:“………” 

黄少天大手一挥:“不然你跟张佳乐说一声,给你在孙哲平那留个位置。” 

方锐坚定地说:“不,他那个房地产公司的那样金色铺天盖地的土豪审美,我是拒绝的,我才不要让我的正常审美被资本家强奸。” 

黄少天:“张佳乐那还是学艺术的不照样在他那待得好好的。” 

方锐幽幽地说:“他人都被孙哲平那个资本家强奸了还在乎审美被强奸吗?” 

黄少天:“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客厅陷入了一阵静默之中。 

叶修动了一下,许博远转头看他:“就要回去啦?” 

叶修一手揽着许博远的腰一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低头和许博远额头相抵,温声道:“对啊,我这么辛苦,小蓝是不是鼓励一下啊?” 

许博远迟疑了一下,轻轻在叶修侧脸印了一下。 

方锐指着许博远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对黄少天说:“你看看人家小远再看看你。” 

黄少天:“………” 

叶修起身把许博远轻轻放到椅子上,说:“那我就走了,小远托你们照顾了,还有,方锐………” 

叶修弯腰递了张名片给方锐;“我是认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薪酬各方面可以再详谈,想好了联系我。” 

送叶修到楼下之后,叶修摆了摆手说:“不用再送了,我自己打车去车站就行了,你们回去吧。”遂即又揽过许博远,在他额头亲了一下,轻声嘱咐道:“照顾好自己。” 

许博远低着头含糊地嗯了一声,叶修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 

喻文州冲他晃了一下手机:“叫的车快到了。” 

叶修:“………” 

叶修:“你有多希望我赶紧滚蛋啊” 

喻文州报以真诚的微笑。 

叶修:“………” 

叶修最后再狠揉了一把许博远的头发:“照顾好自己,我走啦。” 

方锐大幅度地挥舞着手臂:“您老人家可赶紧滚吧,别磨叽了。” 

走了三米远的叶修闻言转身,冲方锐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方锐啊………” 

方锐回想起了看到成绩单上的59时的恐惧:“………”

叶修掷地有声地说:“睡过了。” 

方锐:“………” 

许博远:“………” 

叶修大步流星地离去了,留下混合着两声“叶修你大爷!”的怒吼的潇洒背影。 

方锐的愤怒最后化为了楼下那辆不知停了多久的无辜桑塔纳上的“叶修王八蛋”五个大字,方锐一脸解气的拍着手上的灰,指着喻文州的头警告道:“你的表情已经在很明显的说你想说我幼稚了,你最好不要讲出来啊。” 

喻文州一脸诚恳:“我没说啊,你不自己都知道吗?” 

今天的方锐过了很不开心的一天,而这,只是他二十四岁的普通一日,之后他还有很多比这更不开心的日子在等待着他。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