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 (五)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多cp

文笔稀烂思维混乱


这章如果有章节标题,应该就叫勇敢又心大的方锐..........


chapter 5

 

方锐大喊一声,拼命后退,把手腕朝反方向拽,试图将手腕从桎梏中解脱出来,然而那只手却越抓越紧,另一只手还在朝方锐的脖颈探来。方锐另一只手牢牢锁住手腕朝后用力,飞起一脚当胸踹去。顿感手腕一松,立刻将还挂在自己腕上的一只塑料手远远甩开。

方锐那脚不轻,人台模特却像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向方锐慢慢逼近。

方锐立刻准备拔腿就跑,然而周围却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看热闹的群众,外围的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还在拼命往里挤,还甚至还有不少人在拍照录像。

“什么什么?有什么活动吗?”

“好像是现场表演,先看看呗。”

方锐:“.........”

方锐此生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同胞们爱看热闹的毛病。他顾虑着假人会伤到围观群众,只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和假人在中间兜圈。几次假人差点就要抓到方锐,都被他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堪堪躲开。

眼看周围人越聚越多,方锐奋力高喊:“危险!大家快躲开!”

周围群众赞道:“演得不错,还挺像那么回事。”

还有人配合的鼓起了掌。

方锐:“.........”

方锐:“麻烦大家都让让,把场地腾大一点,这样我不好发挥。”

群众们配合的给他腾了一个更大的圈出来。

方锐在躲闪中发现假人似乎对除他以外的人似乎并不感兴趣,几次都快碰到旁边姑娘的胳膊了,因为方锐的躲闪,又缓慢地转身向他踱去。

方锐当机立断,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就开始往外冲,边跑边喊:“大家让让啊!麻烦大家让让!”

人群一阵骚动:“怎么还跑了呢?”

方锐一路撒腿狂奔,跑出去二三十米,得空一回头,差点直接跪到地上。不少群众呈一个半圆跟在假人背后,跟着它慢慢走,还留足了空当以免踩到它的裙子,还有人在给它加油打气。有个男孩看见他回头,冲他指点道:“快回来,你跑太快了!”

方锐:“.........”


正当方锐一筹莫展的时候,路边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水管爆了。

人群正处于被波及的范围中心,被瞬间淋成落汤鸡的人群“哗”的一下就散开了,有人大声咒骂着,有人掏出手机联系自来水公司,总之,没人再把注意力放在方锐和假人身上了。

方锐计划着把假人引到没人的地方再想办法解决,而当务之急就是把假人从人群中先引开。然而好不容易解决了群众的问题,他一看假人,心态崩了。

假人离爆裂的水管口太近,被掀翻在地,而地面上积水太多,假人几次站起来没走两步就又滑倒在地。

方锐急得抓耳挠腮:“大姐你倒是快点啊!萌萌!站起来!”

但凡假人先前不是有要掐死他的倾向,他就要上手去扶了。

好不容易等到假人走出了积水,方锐赶紧继续往前跑,然后又停下来等假人跟上。

方锐拐进路边一条巷子,在里面七绕八绕,又过了几条街,到了一个他根本没有来过的地方。

方锐内心默默祈祷:希望等会还能打到车。

一路走走停停,一座烂尾楼的身影从层层树荫后显现出来。

方锐心头一喜,加快脚步往那赶。


那座烂尾楼的状态看上去基本是已经临近完工了,然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停了施工,扶手和栏杆都还没来得及安上,方锐回头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与假人之间的距离,就朝楼上走去。

楼梯上积了一层不薄的灰尘,略微有些打滑,方锐小心翼翼地紧贴着墙壁缓慢向上挪动。

烂尾楼里空荡荡的,只有承重柱边还堆着些没用完的水泥和水泥袋,可以派的上用途的东西一样没有,方锐皱起了眉头。上到四楼楼梯间的时候,方锐一下就注意到了五楼满地堆砌着的杂物。他一砸拳头,两步并作一步跨了上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四周黑黢黢的,方锐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四处照了照,从墙边捡了一把铲子起来杵着,心里估摸着高度也差不多了,就决定了留在这层楼。

方锐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那半瓶没喝完的可乐和半管曼妥思,心里有了计划。

现在,假人到底是什么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东西附上去了?或者只是单纯一个傀儡?当然,搞清楚它的类别的工作方锐完全不打算去干,至少是现在他不会去作这个死。假人最开始抓到他之后,就很明确地伸手去抓他的脖子。脖子是人的要害,是人都知道,但是一个人台模特做出这样的动作就非常微妙了。

他首先要确认的,就是假人究竟有没有智力,还是单纯受人控制。

智力与恐惧相伴而生。恐惧是对危险的预警,能够在有限条件下,最大程度保护自身安全。这算是一般规律。——总结by方锐。

简单来说,如果那个假人有智力,它就应该会害怕。如果它不怕,方锐反而安心了;如果它怕了.........方锐觉得自己应该提前预定一下墓地。


方锐把开着手电筒的手机放在楼梯口,自己退到了承重柱后蹲下,把铲子横在手边,把可乐放到面前拧开了瓶口。一手抓着瓶盖,一手捏着曼妥思,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楼梯口。

“咔。”

“咔。”

“咔。”

...................

周围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只有从楼下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方锐呼吸有些不稳,手心和后背里直冒冷汗,腿不自觉有些轻微颤抖。

一个影子缓慢挪进了楼梯间里,慢慢的向上走来。

方锐当机立断,把曼妥思一股脑塞进可乐瓶再迅速盖上盖子朝楼梯方向奋力掷去。

可乐瓶“嘭”的一声在地上爆裂开来,假人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方锐知道,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方锐抄起铲子冲了出去。

方锐:“.........”

假人没有五官的脸在手机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瘆人。原本洁白的婚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还混着各种来源的污水造成的大片污迹,附着在脸上的可乐正向下缓缓流动,汇聚成一股,一滴一滴的滴到胸前。方锐猛然想起了小时候被黄少天强行拉着看过的一部有些吓人的动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假人慢慢朝方锐的方向伸出手,并一边朝着他挪动。

方锐抄起铲子用力将它打翻在地,然后像赶垃圾一样往楼层边缘送。

他一铲把它从楼上送下去以后,立刻折回楼梯口拿过手机往楼下照。

然后他惊恐的发现,在地上躯干呈现不规则弯曲的假人,还在动。

他立刻爬了起来,连拉带拽地从旁边地上拖来一台小型发电机,然后把它从楼上推了下去。

一声巨响后,方锐低头再看,似乎是没有再动了。

于是他拎着铲子立刻往楼下赶,试探性的挪着步子,慢慢的靠近被砸得四分五裂的假人。

好像是没有动静了?

方锐拿铲子戳了两下假人的头,然后用力在它头上又猛拍了两下。

方锐终于确定,无论它是什么,它都不会再动了。

他拄着铲子,不住地喘气。放松下来后,他才感到后怕。

他抬起头又看了眼假人,脑子里一根弦突然一下就崩了。

方锐“啊啊啊啊啊啊啊”的一声尖叫起来,用力甩开铲子,一跳三丈高,转身撒腿朝外边跑去。

 

一个多小时后,开着导航摸来的魏琛和叶修终于在路边捡到了方锐。

叶修:“.........”

叶修:“我就想问问,方锐大大你买个东西是怎么买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

惊魂未定的方锐站都站不起来,叶修魏琛两人各拽一边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方锐腿软了一下没站住,直接挂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

魏琛一下一下拍着方锐的背帮他顺气。

两人连搀带扶地把方锐送回车上,听他磕磕巴巴的讲完了自己的惊魂之旅。叶修提出主意:魏琛留下陪着方锐,他去看一眼确认一下。

方锐拉了一下没拉住,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修大步流星地往里走了,他紧张的牢牢盯住叶修消失的路口。

十分钟后,叶修再度出现。

他笔直地朝车这边走来,敲了敲玻璃。魏琛会意,降下了车窗。

叶修没看魏琛,只是一脸无奈的看着方锐,叹了口气说:“我说方锐啊,你逗我玩儿呢?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烂尾楼啊。”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