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 (六)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这章大概叫戏精集中营——兴欣


Chapter 6

 

方锐闻言一怔,立刻反驳道:“不可能!我刚刚明明就看到那里有座楼!我还在那里揍翻了那个塑料人!”

叶修两手一摊,说:“要不你自己来看。”

方锐疯狂摇头,做防备状说:“我才不去!”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用力摇晃驾驶座上的魏琛的肩膀,同时一脸惊恐的看着叶修:“老魏老魏!老叶会不会也被什么东西给上身了啊!”

魏琛配合的应和说:“很有可能诶,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不如我们把他留这,然后我们自己开回去吧。”

“这个主意好!”

叶修:“......”

叶修:“要不是我不会开车,我真是要把你俩掐死在这。”

“那你说你是老叶,证明一下呗。”

叶修深吸一口气,用威胁的目光望着魏琛,问:“你是想知道老板娘前几天没收的你那半条烟藏哪了吗?分一半不然我不说。”

魏琛立刻拍拍方锐肩膀说:“敲竹杠这么业务纯熟,是老叶没跑了,一般人贱不出他这个效果。”

方锐似乎也被这番说辞被打动了:“老魏说的在理。哎呀,老叶你可吓死我了。”

叶修被哽住了,一副“槽点太多不知从何讲起”的表情,从口袋掏了半包烟,自己叼了一根,分了魏琛一根,点了以后深吸一口,长出一口气,说:“我们两个给你壮胆,陪你一起去看一眼总行吧。”

方锐还在犹豫:“万一又出问题了呢?”

魏琛理直气壮地说:“出问题就跑啊。”

叶修也附和说:“对啊,肉搏我们不行,跑路还是可以的嘛,而且你一小年轻总不至于跑不过我们两个老骨头吧,要死也是魏琛先嘛。”

魏琛对他怒目而视,喝到:“闭嘴!”

方锐被叶修的逻辑说服了,勉强同意了。

 

两人下车跟在叶修身后,顺着方锐来时的路往里钻。叶修在前边慢慢踱着步子,魏琛一路试图将方锐从身上撕下去,好在路程很短,两三分钟就到了先前方锐描述的地点。

那是一片空地。

大片的杂草肆意生长着,密密麻麻的小飞虫在手电的光柱里来回盘旋,而更远处,则完全浸没在了黑暗之中,将光线也吞噬殆尽。

没有烂尾楼。

方锐此前对叶修的说法持有怀疑,毕竟一个全天步数全年垫底的宅的识路能力是容易受到质疑的。

但是此刻,他自己就站在了之前烂尾楼所在的地点前,对着这片空地发呆。

他犹豫着向前迈了几步,往杂草丛里踩了两脚,确认了一下真实性。松软的泥土留下了他的脚印,他心里燃起一阵焦躁,往草丛深处奔去。

“他干嘛?”魏琛被方锐突如其来的行为惊到了,准备去追他,但被叶修拉住了。

“青春啊,”叶修评价道,“低配版麦田的守望者。你这年纪还是别跟着跑了,你跑那叫犯病。”

魏琛白了他一眼:“放着他一个人乱跑不怕出事啊。”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弹了弹烟灰说:“哪会有什么危险啊,这不都看着在吗。”

 

回去的路上,魏琛特地绕了路,在方锐描述的橱窗前停了一会儿。

方锐整个人都趴到了玻璃上往里死死盯着,而身着婚纱的人台模特在暖色的灯光下依旧岿然不动。一切都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方锐懊恼的回到车上,魏琛安慰道:“起码你说对了一件事,那个水管的确爆了。叶修这事都得怨你,成天让方锐加班,你看你把人孩子害的,人都傻了,猥琐劲儿都少了。”

叶修配合道:“都怨我都怨我,猥琐方不猥琐了可不就方了吗。”

方锐怒道:“我不是很想听这种我是主角的冷笑话。”

叶修:“没事,反正我们也不是很在乎你的意见。”

方锐:“......”


比起魏琛和叶修两人的冷血无情,陈果显得像个人多了,起码她对着进门就喊了一嗓子“老板娘!方锐疯了!赶紧送他去七院啊!”的叶修就是一顿狂捶。

方锐坐在会议室里端着一碗鸭血粉丝边吃边感慨,一边的陈果放下鸭血粉丝也没走,就坐在一边像慈祥的老母亲一样不住关照着:“方锐慢点吃啊,别急啊,别怕啊。”半个兴欣的人此刻都坐在一边看他吃粉丝,方锐一顿夜宵吃的亚历山大,但是想到叶修被骂了一顿之后就被赶去去加班了,顿感神清气爽,身心舒畅。

听说了他的不幸经历,众人都对他表示了深切同情。安文逸说:“碰到客人了也不用慌,我二舅的三姨她女儿也碰到过,想开点。”罗辑说:“专业意见我提不了,不然你去庙里看看?”不再唠叨的陈果冲着天花板方向喊魂:“方锐!方锐!回来啦!该回来明天要上班啦!”前台小妹都特地来送了把糖。

方锐为众人的热心感动得泪流满面,说:“今天谁买的夜宵,这是先往碗底倒了半罐辣椒才加的粉吗?太缺德了!”

 

陈果絮絮叨叨的念叨的时候,包子从外边动静很大的跑进来,怀里抱着一个袋子:“老板娘你要的米我买来啦!”

陈果笑着迎上去:“辛苦了。”

方锐随口问道:“老板娘你买米来公司干嘛?”

陈果拆开袋子,从里面掏了一把米出来,答道:“驱邪啊,你快吃,吃完我给你撒几把。”

方锐:“......突然不是很想放下碗。”

 

陈果带头撒了两把米以后,场面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以魏琛为首的一群人开始借机报仇,故意把大把大把的米粒往方锐头上丢,室内一时间笑声熙熙攘攘,每个人脸上都填满了笑容,不大的会议室里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好吧,除了方锐。

他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丢了一身米,魏琛还在热心的高声喊:“砸他脸!小安别手软!我们是为他好!诶苏妹子人呢?把她漏了不厚道啊。”

唐柔坐一边忍笑,看其他人都忙活着没空搭理他,就往楼上指了指,说:“刚刚好像是上楼去找叶修了。”

魏琛应了声,就从门口溜出去了。

 

叶修坐在电脑前,有节奏的敲击着鼠标,手边的烟灰缸里已经躺了好几个烟头。隔着一层薄烟,电脑屏幕的蓝光在他眉间皱起的沟壑里投下阴影。

屏幕上的小鸟撞到柱子了,屏幕上弹出了GAME OVER。叶修往椅背上一靠,舒展了一下身体。余光瞥过后方,猛地一抖,手上夹着的烟差点脱手:“诶哟你来怎么都没声的,诶你怎么都不提醒我,你手脚挺快的啊。”

背后的人没接话。

叶修转了过来,往椅背上靠了靠,调整了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的坐姿,主动发话道:“有什么发现吗?”

一张半包烟盒大小的小纸条被递到了叶修手里,叶修随口问了句:“哪找到的?”

“人台模特脑袋里,砸开就拿到了。”

“…………够暴力的啊。”

“还行,都给方锐砸了个半开了,不太难。”

“………”


叶修对着电脑屏幕光线认着上面的字。纸条像是被用力揉过后又尽力展平了,细细的笔画就附着在这些褶皱之上。识别出那几个字的叶修表情显得有些复杂,垂下手准备开口,但被打断了。

“背面还有。”

叶修只能又转回去对着微弱的光线认字。

认出字的叶修,拿着纸条的那只手一下就攥紧了,关节都有些发白。

他回过身,把手盖在额头上,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这下可真的麻烦了。”

门被推开了,魏琛探头探脑的扫了一眼房间:“都在呐。”然后顺手开了灯:“你们整的和地下党街头一样是怎么回事。”

叶修冲他抖了一下纸条,魏琛扬起眉毛,问:“上边写了啥?”

 

“久疏问候。”

 

魏琛评价道:“还挺礼貌。”

叶修把纸条翻了个面,把另一面正对着魏琛展开。

 

“好玩儿吗?”

 

魏琛低声骂了一句:“那你们现在怎么办?”

叶修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方锐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吓得够呛,老板娘买了一大袋米在那装模作样的撒着说驱邪,”魏琛拍了拍手掌上沾着的米粒,“闹得动静挺大,把注意力暂时转开了,我怕转移的不够彻底,还特地在那留了碗白米饭。等会儿米撒完了,包子找不到能撒的,估计能一碗盖方锐头上。够他们闹的。”

说着,楼下传来方锐撕心裂肺的吼声:“包容兴你有病啊!!!”

魏琛赞道:“包子干这活就是靠谱。”

叶修赞道:“不愧是我看中的好苗子。”

“......”

叶修刻意咳了两声:“严肃点。”

“现在他的范围还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先提高防备。老魏,和你徒弟打个电话,传话这种事他干的最顺手了。”

“沐橙,纸条拿去分析一下。”

苏沐橙从善如流地接过纸条,转身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叶修魏琛两个人望着窗外叹着气直摇头。

“搬了栋楼,还炸了水管,这阵仗够大啊。”

“当然够大啊,被老冯一个电话骂了个狗血淋头,连以前旧账都翻出来一起算了。”

“算了算了,他也不容易。不过效率够高啊,现场收拾干净了,该洗脑的也都洗完了,就被骂了一顿不亏了。”

叶修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捻灭:“方锐那边,就让他觉得是撞邪做梦了吧,这些不能让他知道。”

魏琛白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

 

“这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才六月,你当夏天是个死的吗?”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