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 (七)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超欢快的一章

默契的三句半五人组


Chapter 7

 

自假人事件过后,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方锐过的风平浪静、顺风顺水,除了换床单的时候,忘了被陈果再三提醒过的插在床单一角的针,被扎了一下之外,没有再遇到任何意外。为了安全,他甚至还听从了叶修的建议去了趟当地有名的道观。

而之所以去道观而不是寺庙,是因为叶修说,佛教起源在印度,万一和国内这边业务有冲突保不了怎么办,强龙还怕地头蛇呢,本土的最靠谱,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然后他被这一通瞎扯的话莫名其妙的说服了,挑了一个周末就跑道观去了。

 

当他吭哧吭哧爬到山顶,把能拜的神佛通通拜了个遍,准备下山的时候,看到了一扇虚掩的门。他一时手痒,推开了门,他动作很轻,以至于他被好奇心催着站到了小道士的身后都没有被发现。小道士怀里抱着什么东西,他从后边好奇地一伸脑袋,去看是什么。

小道士被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头吓得“哇”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被饼干噎到了,方锐也慌了赶紧去拍他背。等小道士终于缓过来了,方锐和他连连道歉。小道士大度的说不用了,然后尽力摆出一副出家人应有的仪态出来,温声问:“施主,有何贵干?”

方锐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手贱,就一本正经的用文绉绉的口气说:“闻言贵观算卦甚灵,特来此求一卦。”

小道士显得有些为难,说:“师傅们不在这里,而且也不是说施主想算便能算的。”

方锐立刻接话道:“那小师傅会吗?”

“略通皮毛,可是我才刚拜师没多久......”

“那来吧!”方锐大手一挥,“我对小师傅你很有信心,看我真诚的眼睛。”

小道士犹疑着:“那施主想算什么?”

“当然是姻缘啊!”

小道士一脸复杂,说:“施主,姻缘有天定的缘分,也有后世修来的因缘,一切自有天注定......”

“说点我能听懂的。”

“我不会。”

方锐哽了一下,语重心长地教育到:“小师傅,你要知道,一般人来找你算命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想知道你到底算的结果如何,他只想从你嘴里听到想听到的话,如果你说的不是他想听的,他就会继续找下一个人来算,直到满意为止。”

小道士一脸懵懂:“受教了。”

方锐循循善诱地继续说:“那如果我问你我姻缘如何你该说什么?”

小道士一脸恍然大悟:“施主有一段天赐的良缘在前方等着,施主耐心等待有缘人的到来即可。”

方锐满意的离去,临走前还对小道士赞道:“贵观果然名不虚传,藏龙卧虎啊。”

可直到方锐离开了,小道士都没能明白自己究竟干了什么,他觉得需要学习的东西果然还有很多啊。

而有了道士亲自盖章加持的姻缘的方锐,日子也过得分外开心。

 

眼看陈果生日就要到了,兴欣的众人也都忙活起来了。其实按照陈果一般的习惯,也就是一伙人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一切从简就好。然而,之前方锐吓到的那次,被闹完之后,方锐突然反应过来问了句:“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在公司?”

众人一时语塞,乔一帆反应迅速,说:“我们在给陈姐策划生日。”

方锐奇道:“以前也不见大操大办啊,而且这才六月份,老板娘生日够没到吧。”

魏琛一脸鄙夷:“人家是老板娘啊,要准备提前点开始又怎么了?”

苏沐橙迅速接话:“对啊,方锐你可别告诉果果,我们是悄悄准备的,要给她一个惊喜。”

一场危机平安化解,只可怜陈果,每天对着眼皮子底下明显到不能更明显的动作,还要装出一副傻乎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方锐自以为神秘的贼眉鼠眼的和魏琛互瞟的时候,恨不得一扫把拍过去。

到了生日这天,其他人都提前了许多先到了公司,陈果刻意磨蹭了一会,准备压着点到。出门前,她还努力练习了一下惊讶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姑且作罢。不过到了公司,她倒是被真正的吓了一跳。

一大伙人熙熙攘攘的挤在大厅,闹的最欢的俨然就是黄少天,旁边那个低着头听他叽里呱啦的不用细看也知道是喻文州了。一看见她,方锐像只欢快的狐狸一样向她奔去,苏沐橙都慢了他两步。

陈果被拉进大厅,向四周打量一圈。大段的缎带以吊灯为中心向四周延伸,悬挂着各种星星、方块形状的小挂饰,墙壁上也有各种装饰,拿枝叶拼出的波浪明显出自张佳乐的手笔。陈果感动不已,对张佳乐赞道:“这狗尾巴花可真好看啊。”

张佳乐被哽了一下,弱弱地说:“这是尾穗苋......”

“......”

陈果一时有些尴尬,张佳乐体贴地笑了笑,指着桌上的小把花束说:“这是苏妹子扎的。”陈果也顺着台阶下,应声道:“真好看。”苏沐橙闻言,笑得一脸灿烂。

方锐也凑过来开心地说:“我也觉得好看,就是太像新娘捧花了,我跟苏妹子说,老板娘连对象都没有,看到会不会触景生情,心里拔凉拔凉的。老板娘开心就好。”

陈果:“......”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扇了方锐脑袋一巴掌。

 

陈果这才反应过来,除了兴欣自己的人和刚刚看见的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还有许博远也来了,许博远躲在叶修背后和方锐打闹着,叶修正拿着加班威胁不住往他背后抓人的方锐。

陈果怔怔地问:“你们怎么也来啦?”

“慰问单身大龄女......”许博远和黄少天立刻联手捂死了方锐的嘴拖到了一边,喻文州目不斜视地解释道:“正好最近大家都比较闲,就计划来杭州玩几天。刚巧还碰上了陈老板生日,陈老板,祝你生日快乐。方锐平时给你添麻烦了。”喻文州最后几个字咬得格外的重。

张佳乐也接话道:“方锐太不省心了,老板娘你平时别对他太客气了,该加班就让他加,别客气。”

叶修兴致很高的应了声:“放心放心,让方锐大大加班我从来都没犹豫过!”

黄少天接了句:“叶修你滚蛋!老板娘,方锐你随便欺负算我们的,叶修欺负他你对他可别客气啊!”

陈果笑眯眯地一个个应着,叶修在旁边感慨道:“这几个来了,真是有得热闹的。老板娘,这几个都有钱,赶紧敲他们。”

黄少天大喊:“叶修,我们这么远来了,不是该你请我们吃饭吗?”

叶修两手一摊:“没钱,穷,都给你们弟弟了。”

黄少天不满道:“大老远跑来连饭都不请这样合适吗?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专门说这种大老远跑来的情况的?”

叶修:“千里送?”

许博远狠狠拧了他一把。

 

叶修揉着胳膊又自言自语道:“这四个要是去讲相声可真没德云社什么事了。”

旁边的孙哲平很酷的说:“所以我不听相声,就看张佳乐跟他们几个视频聊天。”

叶修也乐了:“张佳乐,方锐,黄少天,喻文州,这四个刚好去讲三句半啊。”

黄少天问:“那小远呢?”

叶修说:“这种耍嘴皮子功夫的,他可真比不得你们,他最多在旁边帮你们敲个锣。”

五人相互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纷纷清了清嗓子。

 

张佳乐张开嘴:“来这长路漫漫。”

方锐立刻接到:“叶修不请吃饭。”

黄少天兴奋道:“只想对叶修说。”

许博远在叶修脑袋上“咚”的敲了一下。

喻文州淡定道:“滚蛋!”

 

“.............”

众人鼓掌。

五人戏很足的向兴欣众人鞠躬致谢:“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承蒙大家谬赞,不求别的,大家平时折磨一下叶修就好啊!”

众人一阵欢呼。

“.............”

“七院今天放假了?”叶修疑惑道。



注:黄少天想说的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再注:尾穗苋是陈果生日的诞生花(长得真的很像狗尾巴草)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