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 (八)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文笔稀烂 逻辑混乱


叶修VS魏琛——双花党与喻黄党之争
魏琛——在作死的这条路上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Chapter8

一伙人簇拥着陈果,热热闹闹地往里走。陈果心情大好,心里琢磨着,是不是给他们都放个假。

正想着,就见三句半五人组走上前来,张佳乐说他们打算去游乐园打发时间,就不打扰他们工作了,让陈果他们别在意。

陈果下意识问了句:“那方锐呢?”

方锐立刻一脸苦相说:“我当然还是留这上班啊。”

陈果爽快地大手一挥:“今天给你放天假,就当帮我招呼客人了,工资照发,满意了吧。”

方锐顿时就笑开了,推着许博远就往外走。

陈果面无表情的一把捞住试图浑水摸鱼的叶修:“你要去干吗?”

叶修立刻谄媚的笑道:“人这么多,方锐肯定照顾不过来啊,我去帮忙。来,这是请假条。”

陈果接过边缘呈锯齿状的半张纸条,只见上面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孩子太淘,不好带,我去帮忙。”

陈果:“.........”

陈果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能稍微有点诚意吗?你这破字说是初中生写的都没人相信,你自己看看,淘都写成汮了。”

张佳乐在一旁插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需要人照看。”

叶修回嘴说:“是是是,你带孩子经验还丰富得很。”

孙哲平几不可见地皱了眉头,往前一步挡到了张佳乐前面。

张佳乐用手肘捣了他一下,小声说:“开玩笑而已,你干嘛呢。”


陈果用力咳嗽了两声,看向许博远说:“来,小许你来决定,你要不要叶修跟你们一起去游乐园。”

许博远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要,我不是很想和一个说我只能敲锣的人一起出去玩。”

叶修:“........”

黄少天在一边拼命鼓掌:“说得好说得好,我也不是很想跟一个总拉黑我的的人一起出去。”

喻文州露出礼貌的笑容:“少天说的对。”

“..........”

陈果无语得直摇头:“你看看你平时都什么人品,这时候就现世报了吧。你给我老实上班,工作态度不好,今天让你加个班的愿望也是可以满足的。”

“..........”

陈果奇道:“你怎么都不说话了,是终于有所悔悟了吗?”

叶修长叹一口气:“我现在再说什么有用吗?”

“没有。”

“那我还说什么。”

“那你还不赶紧去干活,还在这磨叽什么,是真想加班吗?!”



陈果目送他们他们离开。

走在最后的张佳乐举起没被牵着的那只手朝她挥了挥,然后又举起孙哲平的手又朝她挥了挥,然后就像突然被自己逗笑了一样趴到孙哲平身上直抖,看得陈果一阵唏嘘。

上楼以后,从窗户往外看。还能看到在孙哲平牵引下、在马路牙子上歪歪扭扭的走路的张佳乐的背影,只见他身体歪出了一个补救不回来的大幅度,然后孙哲平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到了怀里圈住。

陈果:“.........”

陈果感慨道:“想当年,我也是一个沉迷霸道总裁系列小说的青葱少女啊。”

魏琛眼都不抬一下就说:“霸道总裁,孙哲平不就算一个吗?”

叶修叼着根油条回头接了一句:“老板娘就是在羡慕张佳乐啊。不过老板娘,细算起来,按张佳乐的实际年龄,你太奶奶都得喊他一声祖宗。”

魏琛一下来精神了:“不过说起霸道总裁,老板娘你快自己找一个啊。你太奶奶她祖宗不都找到孙哲平了?”

“屁!”叶修有理有据的驳斥道:“他俩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好吗,这个先天优势老板娘就没有。”

魏琛也来劲了:“他俩算什么青梅竹马,我那俩徒弟才是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好吗,搁哪儿都一起长大,你说的那俩,张佳乐十六了孙哲平才找到人的好吧。”

叶修一拍桌子:“诶我说.........”

陈果怒吼一声:“都给我闭嘴!”

叶修:“........”

魏琛:“........”

唐柔在一边悄悄戳了一下苏沐橙,小声问:“他俩怎么还能为了别人小情侣的事吵起来?”

苏沐橙递了一小把松子过去:“一个对象现在不在身边,一个对象压根儿没影。总结一下:都是闲的。”

唐柔:“.........”

陈果坐在椅子上慢慢揉着太阳穴喃喃道:“你俩积点德,可让我多活两年吧。”

魏琛一脸正直的说:“不过说起来,老板娘你要求也别太高,霸道总裁没那么多,你差不多找个一半水平的就行了。”

陈果敷衍道:“对,你说的都对。”

然后魏琛就蹬鼻子上脸了:“比方说啊,我就不错啊。”

陈果手一僵,一脸难以置信:“你?!”

魏琛坦荡荡的说:“对啊!霸道总裁的一半水准嘛!”

陈果几乎已经控制不住面部表情:“请问,魏老先生您是具体哪些个方面符合霸道总裁这个标准了?恕我眼拙,我还真没看出来。”

魏琛手一指陈果,说:“老板娘你是总裁,我负责霸道嘛。”

然后猛地一拍桌冲陈果吼了一嗓子:“陈果!你给我把昨天收我的烟还我!!!像这样,够霸道吧!”

叶修不动声色地朝苏沐橙的方向撤了两步,完美的躲过一场浩劫。




游乐园里,众人也很愁。

虽然是周二,各个设施前的队伍却依然排的老长。黄少天和方锐吵着非要要坐过山车,结果排了快一个小时。

刚从过山车上下来,脚还没站稳,黄少天就吼着要去鬼屋,然后拎起喻文州和许博远就往鬼屋方向冲,方锐被从后边揪住领子,一个踉跄,转头一看张佳乐,喘气喘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张佳乐喃喃道:“不比你们年轻人了,来陪着坐会儿。”

方锐看了一眼孙哲平,说:“你对象不介意我个大灯泡搁这儿?”

张佳乐扳过方锐肩膀中气十足的说:“他说什么都不算数,我说的才算。来来来,坐会儿坐会儿。”然后就无视方锐的挣扎把他拖到了旁边的长椅上。

方锐对着孙哲平的凝视瑟瑟发抖。

张佳乐回头用手指在他脸上戳了戳,感慨道:“你快把你表情收收,越看越像老韩了。”然后对方锐说:“锐啊.......”

“这位大哥,您有什么吩咐?”

“.......”

张佳乐作势要打他,方锐立刻举手投降:“我错了。”

张佳乐支起下巴靠在孙哲平身上:“他们估计在里面要待好一会儿呢,我来给你算个命打发时间吧。”

“请不要拿我的运势来做这么无聊的事。”

“你算不算。”

“大哥,我错了,算算算。”

张佳乐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去摸右边口袋,然后表情一怔,望向孙哲平:“塔罗牌我放哪儿啦?”

孙哲平一脸习以为常:“衣服换了忘拿出来了吧。”

张佳乐看上去有点遗憾。

孙哲平叹了口气,站起身就往商店方向走。

张佳乐喊了句:“你去干嘛?”

孙哲平无奈的说:“去看看有没有卖的啊,万一有呢?”

张佳乐大喊:“没有塔罗牌买副扑克也是一样的。”孙哲平朝后挥了挥手表示听到了。

方锐奇道:“乐乐你现在还会算塔罗牌了啊?”

张佳乐有点得意的说:“对啊,跟我们那栋楼下一阿姨学的,阿姨可好了,还会给我送自己包的粽子饺子。”

方锐:“.......总感觉很不靠谱......话说,扑克牌还能用来算命?”

张佳乐像看傻子一样:“谁跟你说扑克牌能算命了啊?”

方锐奇道:“那你让他买扑克干嘛?”

张佳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傻吗,当然是用来打啊,打发时间嘛。”

方锐:“......”




过了一会儿,孙哲平回来了,手里拎了两大袋零食,怀里还有一桶爆米花。

张佳乐乐呵呵的接过零食,然后伸手问:“牌呢?”

孙哲平看了他两秒,伸手从他左边口袋里掏出一副牌,说:“想吃东西直接说,别这么套路。”

张佳乐笑嘻嘻地塞了两颗爆米花到他嘴里。

“咳咳,”方锐用力清了清嗓子,“我还在这呢。”

张佳乐“哦”了一声,拍干净手,挪了块地方出来,然后把牌在面前的依次排开,说:“来,摸一张。”

方锐随手摸了一张出来递给张佳乐,张佳乐凝视了一会儿,像一个神棍一样,眯起眼睛,一只手在面前的空气里摸来摸去:“哦,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方锐的爱情。哦,你将在黑暗中浴血前行,前往光明之地。”

方锐:“不是你先等会儿,这么随意吗?你就这么随意吗?这不是应该很严肃吗?你不是应该先问一堆吗?诶还有,你以后少跟着孙哲平看些小说,搞得整一中二病晚期。”

张佳乐高傲的扬起下巴:“你会还是我会?”

方锐面无表情的随手摸起一张问:“这张牌叫什么?”

张佳乐:“.........”

方锐:“张佳乐你老实说,这副牌你摸过几次,上面连个印都没有。”

张佳乐委屈道:“快递太慢了我有什么办法,我昨天拆了就开始记了呢!”

方锐深吸一口气,说:“你为了整我还真是肯下血本啊。”






注:身上挂着两个人的喻文州,此刻正在鬼屋里艰难的跋涉前行。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