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 (九)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为了明天拼命赶进度........

猜一下第几章林敬言第一次出场?


Chapter9

 

终于到了晚饭时间。

 

按照以往习惯,陈果一般都是从旁边饭馆打包几道菜回上林苑,几个人聚在一起,吃个菜,喝口酒,侃侃大山也就算了过完了生日。

 

但是今年,方锐黄少天几个坚定地表示要跟陈果露一手,就变成了一人做一道菜。

 

陈果看着热热闹闹地挤在厨房里的一群人,心里觉得暖暖的,眼睛不知是被烟熏火燎给碰酸了还是怎的,变得有些湿润。

 

她心中默念:爸爸,我现在很好,每天都很开心,你看,有这么多人陪我过生日,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这些,但是,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我很好。

 

几人没有注意到伫立在厨房门口的陈果,依然在上蹿下跳手忙脚乱的找调料瓶。

 

张佳乐吼了一句:“黄少天你看清楚!你拿的是盐!方锐!别往里放!糖在你手上!”

 

陈果:“......”

 

陈果突然开始担心今天晚上吃不吃的上饭了。

 

 

叶修对着桌上的西红柿炒鸡蛋、糖拌西红柿、西红柿龙利鱼咂咂嘴:“你们这是跟西红柿有仇吗?”

 

许博远端着一盆西红柿打卤面从他旁边走过,一个眼神也不施舍给他。

 

叶修:“......”

 

叶修立刻补充道:“西红柿特别好!营养丰富,我特别爱吃,老板娘多吃点西红柿,好像还能美容养颜。”

 

陈果觉得在许博远面前的叶修简直没眼看。

 

菜摆了一大桌,陈果细细一看,整体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孙哲平做的西湖醋鱼很有看相,棕红的汤汁在灯光下波光粼粼,香味扑鼻。叶修称之为“铁汉柔情”。

 

喻文州奇道:“我不知道你还会做杭帮菜?”

 

孙哲平老实回答:“刚打了个车,去楼外楼打包了一份回。”

 

“......”


整顿饭还是吃得很愉快的,欢声笑语不断,三句半五人组展现了他们杰出的相声天赋,陈果笑得肚子都疼了。

 

吃过饭,陈果留他们在上林苑休息:“太晚了,别出去找酒店了,就在这休息吧,这边还有多余的房间。”

 

推辞了几句,几人也顺势应了下来。

 

方锐很开心的对黄少天喊:“天天你可以跟我睡啊!我房间还空了一张床呐!”

 

黄少天问:“那文州呢?”

 

方锐没反应过来:“你俩挤一张也行啊。”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问:“你确定要和我们两个睡一间房间 ?”

 

方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怒吼着冲出房门:“老板娘!你赶紧把这俩安排个房间!扔到最角落那间去!让他们离我远点!!!”

 

 

 

陈果得知,这几人是本打算来杭州小住一个月的,就热情地邀请他们这段时间就住在上林苑,原本几人都是答应了的,但是后来张佳乐和陈果道歉说公司突然有些事情要处理,要回去换人,陪黄少天过完生日就走。

 

陈果也通情达理的表示了理解,也没有说,她无意中已经听到了张佳乐和孙哲平抱怨,说忍受不了黄少天整天学腾格尔唱甜蜜蜜了,得赶紧回去。

 

 

到了黄少天生日这天,几人去了外面的饭馆吃了一顿,然后就跑去了KTV。

 

一群人在里边鬼哭狼嚎,黄少天抱着张佳乐一边胳膊高喊:“乐乐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方锐搂着张佳乐另一边胳膊叉着腰唱“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陈果转头一看喻文州和孙哲平,两人面上波澜不惊,就像此刻不是身处嘈杂的KTV,而是烟雾缭绕的佛堂。陈果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意。

 

方锐拉过张佳乐,一定要跟他合唱一首小鳄鱼,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在“傻逼傻逼”的歌声里吼了一嗓子:“方锐你手机借我一下!”

 

方锐吼了一嗓子回去:“在桌上,自己拿!”

 

“密码!”

 

“1627!”

 

黄少天点亮了鲸鱼的屏保,解锁了手机就忙自己的去了。

 

几首下来,方锐渴得喉咙都要冒烟了,看买的饮料也都喝完了,就说:“KTV饮料太贵了,我去旁边买瓶水啊。”

 

张佳乐喊:“我要果粒橙!”

 

黄少天喊:“我要可乐!”

 

“........”

 

一伙人毫不客气的报了一堆,方锐很是无语。

 

乔一帆问:“这么多,我去帮你拿点吧?”

 

方锐摇摇手说:“不用了,拎个包,一包就背上来了。”

 

陈果描述了一下:“就旁边那个巷子,往里走一百米朝左拐个弯,就看到那个婆婆开的小百货店了。哦,她只收现金的。”

 

方锐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就拿上钱包,背上已经被清空了的罗辑的大书包出去了。

 

 

方锐站在巷子前有点无语,巷子里路灯都坏了,漆黑一片,他伸手摸了一下口袋:“妈的,混蛋黄少天。”

 

方锐不是很想承认自己其实挺怕黑这件事,肯定又会被狠嘲一通,所以也并不打算折回去拿手机。

 

他深吸一口气,径直往里走去。

 

他心里有些发虚,左手一直扶着墙面,顺着慢慢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他发觉有些不对劲,一百米应该也没有很远,他估摸着,走了起码快五分钟了,他左手一直扶在墙面上,所以应该也不存在没有注意到岔路口走过的可能性。

 

他心里有些发慌,慢慢的转过身,打算顺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走。然而,他发现,来时的方向也没有一星半点的亮光。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慢慢往回走。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可能更多,黑暗仿佛无穷无尽,除了脚下的地和右手扶着的墙壁,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不可信任的。

 

方锐机械迈着步子,表面镇静,心里却已经慌作一团。

 

他又回想起了假人的事,心里咒骂起了道观里供奉的神明不靠谱。

 

正当他骂着的时候,左手的手腕被捏住了。

 

方锐:“.......”

 

方锐懊恼道:这时候反应就这么迅速吗???对不起,我错了,我回去一定亲自去列位神像前虔诚参拜。

 

见他挣扎,手腕上的力气大了些,方锐连“啊啊啊”都不想喊了,提起右手就朝左边一拳揍去。

 

 

方锐许久未归,陈果有点担心。

 

魏琛说:“这才几步路啊,这都能丢,那他也算完蛋了。”

 

叶修从窗户望着通火通明的巷子,轻轻皱起了眉头:“不太对劲。”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