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一)

dw 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见面

也就第一次真的打中了


bgm:wonderful u


Chapter11

 

方锐第一次见到林敬言的是在奶奶的忌日那天。

 

他特意请假回了南京一趟,去为奶奶扫墓。仔细回想,他还能依稀记得小时候和父母与奶奶在每个春节一起其乐融融围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情景。

 

家里在父母这一代搬去广州,奶奶的其他子女大都在不同的地方落地生根,留在南京本地的也只剩下一些平日里并不怎么往来的远亲,思索再三下,她选择跟着自己长子搬到广州。但不幸的事情自丧偶后又再度发生在了这个可怜的老太太身上,因为一场意外,她失去了她的儿子和儿媳。

 

她是一位坚强的女性,经历了很多苦难,即使在最困苦的时候,她也没有让她的一个孩子夭折,她将他们抚养成人,然后看着他们如离巢的燕雀,纷纷离开她的身边去组建各自的家庭,但她没有意料到她要如此早的面对更为久远的离别。

 

在儿子儿媳的葬礼上,她抱着还小的孙子,拒绝了来自亲人们的建议,留在了这个她并不算熟悉的城市,决心一个人把孙子养大。

 

然而非常可惜,她有的时间却比她自己所预想的要稍微少了一些。

 

在和叔叔姑姑打电话通知奶奶死讯的方锐是这么想着的。

 

葬礼上,方锐固执的不肯流一滴眼泪,即使被长辈训斥不孝,他也只是瞪着一双眼睛,攥着的拳头更收紧了些。

 

他看着按照流程依次扑倒在软垫上大声干嚎的长辈们,他看着他们宛如倒数“三、二、一、收”然后就收住表情淡定起身的亲人们,他看着在一旁无聊的开始打牌嗑瓜子的人们,笑了。

 

一切就像是一场荒诞剧,人们最急切的想表达出亲情与思念之意的时候就是在葬礼上,似乎这样能塑造出自己的良善与孝顺。

 

他们在骗人,连自己都骗过了。

 

方锐捂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用手机和黄少天去聊天。诸如黄少天这般喜欢闲扯,这时候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寡言,喻文州、张佳乐也只是说了句“照顾好自己”,许博远更是一言未发。他们之间太过熟悉了,突兀的安慰反倒会叫人不适这点没人会比他们更明白。

 

因为不是亲属,所以他们几人都不太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方锐对于这点有些莫名,在他的认知里,他们一大伙人就像是真正的亲人一样,每年夏天,奶奶揪着方锐耳朵给他灌苦哈哈的凉茶的时候,来串门的他们几个也逃不过。家里还有他们每个人专属的杯子,还有碗筷。奶奶做了好吃的时候,哪怕是周末,也会要方锐出去把他们都叫到家里来分享。在孤儿院长大的张佳乐因为营养不良个头长得比较瘦小,奶奶每次都会心疼的把最大的一根鸡腿放到他的碗里,然后用筷子去敲偷偷抢许博远碗里鸡腿的方锐的手背,而对于这一切,他们也都抱有感激。

 

然而,他们不能来参加葬礼。

 

真正的亲人只能在远方小心着措辞,而一群只是有血缘关系所以理所应当出现在此的人正拿着廉价的安慰来彼此搪塞。

 

方锐觉得有些滑稽,却也只能静默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如同工厂流水线一样自然运转并发生。

 

殡仪馆里的焚化炉开了又关,大颗的骨头碎片被细细的捣碎,然后拢到一起,送进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每个人出生的时候是小小的一个,离去的时候也是小小的一个,然后埋进土里,然后什么都不剩。

 

方锐搂着骨灰盒,有些心疼,他为她感到委屈。他想,要是哪天他走了,他一定要提前写好参加葬礼的名单,只允许自己最亲近的人们参加,或者连葬礼都不办了,把钱全部省下来让他们出去旅游,路过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宜人的地方就把他一把撒了,这才是他所期望着的。

 

 

现在,他正站在墓碑前,碑前尚未消退的酒渍与装着小份食物的盘子显示他正好和其他人错过了。

 

他心里一阵轻松。

 

奶奶过世后,由于财产问题,十七岁的他突然变成了赤手可热的香饽饽,他乐呵呵地看着一伙亲戚明枪暗箭的争夺着他的抚养权,一边跟黄少天吐槽小姑的发型真是丑爆了。关于那段时间辗转于各家的经历,方锐一点也没避讳,他眉飞色舞地和黄少天形容,饭桌上他是如何装出一脸无辜的大声问叔叔前几天他搂着那个好看的姐姐是谁的时候,叔叔的脸黑的有多厉害,然后他就淡定的在鸡飞狗跳中继续吃饭。当他带着胜利与土特产骄傲凯旋的时候,一伙人在车站不顾形象的抱作一团,黄少天一边爆锤他脑袋一边吼着“想死爸爸我了”。当然,再感动也没能阻止当天晚上就因为一块红烧肉打了一架。

 

他坐到墓碑旁边,开始絮絮叨叨的讲今年发生了些什么新鲜事,还有各种小委屈,仿佛他还是那个小孩子,也只有在奶奶面前他才会吐露这些抱怨,离开这里,他还是那个快乐的孩子。讲了一大通,他叹了口气,轻轻依靠在墓碑上,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呢喃:“不要留我一个人呀。”

 

方锐醒来时一脸懵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睡着了,十二月的南京天黑的很早,温度也很低,他手脚都冻得有些僵硬,他不住的跺着脚揉搓着手指。周围都不见人影,他有些慌张,觉得应该赶紧出去了,回头准备和奶奶告别。鞠躬时,他抬眼一看,这不是他奶奶的碑啊,碑上照片是一个陌生的老爷爷。他一脸懵,心想,我还能梦游?

 

他向周围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起码离奶奶的墓有五排的距离,他感慨了一下,原来自己真的会梦游啊,然后就准备往回走。

 

他看见了地上杂乱的脚印。

 

到处都是。

 

方锐心头一紧,往回退了两步,向老爷爷鞠躬道歉,表示自己不是故意打扰他清静的,如果自己在梦游的时候有什么冒犯还请多多包涵。他余光瞥见地上杂乱的脚印,觉得很眼熟,他抬脚看了一眼,和自己鞋底的花纹正吻合。而问题在于,脚印不是单纯的朝着这里一个方向的。

 

而是到处都是。

 

来来回回的都是。

 

他慌了,觉得他似乎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东西,非常显而易见又非常关键的东西。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啊啊啊啊啊”的喊着就是一拳朝脸砸去,被击中脸的男人低头捂着半边脸:“小朋友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好好讲话成吗?”

 

方锐急忙慌乱的道歉,对方打断了他冗长的解释,说:“你先回一下头。”

 

方锐依言转过头,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正朝着他们走来,他们有着畸形的面孔,肩上的头颅比常人起码要大三分之一,方锐张嘴又“啊啊啊啊啊”的叫了起来,被身边的人一把捂住嘴,顺便固定了头不让他转回来:“小朋友你做点好事,别转回来也别跑了,你只要看不见他们,就会立刻忘记他们,我真的不想再到处继续找你了,麻烦你给我省点事。”

 

说着,就牵着方锐朝后慢慢退去。没走两步,对方就不动了。方锐哼哼唧唧了两声表示催促,对方却松开了手:“小朋友你不用再这么扭着头了,他们到处都是,你随便看吧。”

 

方锐:“......”

 

方锐看着逼近的“人”群,他们手上隐约还闪动着电光,慌乱地摇摇对方的手:“快跑啊!”

 

对方面上一片镇定,嘴角甚至挂着一点笑意:“我们这就跑,但不用脚。”说完,方锐注意到周围的怪物模糊了起来,有其他的东西开始具现化。

 

方锐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进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那人松开他的手,冲他笑笑:“这个比较快。”语罢,走到了房间正中心满是仪表的控制台前,随口介绍道:“Tardis,时间与空间的相对维度,你现在想去哪?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可以,你定?”

 

方锐愣愣的打量了四周一圈,问:“刚才那个是?”

 

对方点亮了一个屏幕,转向他:“silence,中央教廷的神父,你们这到处都是,你们人类出现之前他们就在了,没少掺和你们的事。”

 

方锐迅速抓住了重点:“我们人类?大哥你外星人啊?”

 

对方一脸理所当然:“对,我是时间领主,来自Gallifrey,所以现在你要去哪?”

 

方锐紧张道:“那外面那些?”

 

他笑了笑:“那些交给某个退休在这摸鱼的老家伙管吧,你不用担心。”

 

方锐似乎也冷静了下来,立刻起了一肚子鬼心思。

 

他咳嗽两声说:“我以后就着你混了!”

 

对方:“???”

 

方锐不等对方开口立刻接道:“你看因为你我受到了如此严重的惊吓,你必须负责!”

 

“你先等会儿......”

 

“说好了是吧,那就这么定了!”方锐赖皮道,“以后就要好好相处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好,我叫方锐。”

 

对方似乎被噎住了,半晌,讪讪的开口:“我是林敬言。”

 

 

方锐一直觉得奶奶是他心中有着最特别地位的一位女性,她在离去的第二年,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送到了他的身边。




注:张佳乐也是时间领主没错,因为一些原因流落到了孤儿院,生活到了十六岁左右(只是看上去,实际年龄大很多很多)然后被孙哲平找到了,因为孤儿院的有限条件,大一些的孩子会需要帮助照看年幼的孩子。所以叶修说他照看孩子经验丰富的时候孙哲平会很介意。——此处请参考第八章。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