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二)

神秘博士paro(还是打全称吧,万一安利成功结果因为我的问题找不到剧就太可惜了,在此强势安利一波,真的好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文笔稀烂思维混乱


chapter 12

 

 

黄少天端着一份肠粉和喻文州面面相觑。

 

生日那天过后的第二天清早,所有人都是以高度戒备状态来应对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方锐。当方锐顶着一窝杂草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揉了揉眼,望着客厅、餐厅里故作淡定的人们随口问了句:“怎么人今天这么齐啊?”

安文逸手抖了一下,舀着米酒小汤圆的勺子掉落在地,大家愣了一秒,然后就像是突然被转动了发条一般开始动作。

安文逸低着头小声说:“我去换个勺子。”苏沐橙掰了半块饼递给陈果:“果果这个味道很不错,你尝尝看。”陈果接过饼咬了一口,夸张的喊:“哇真的很好吃!”

“你们……”方锐又开了口,众人呼吸一滞,“你们也都起晚啦。”

众人长出一口气,黄少天大喊:“这么晚才起,老板娘你扣他工资啊,上班不积极!”方锐怒道:“上班不迟到不就行了!”叶修附和道:“你的志向就这么点吗?不迟到就行,这个态度不端正啊,我觉得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让你再加个班了。”方锐泪流满面:“靠哇。”

等到方锐也坐上饭桌的时候,一旁的喻文州翻过一张报纸,随口问了句:“昨天都闹得挺晚的,睡得怎么样?”

众人面上故作淡定,耳朵都拉得老长等着方锐答话。方锐喝了一大口豆浆,开口道:“还行,就是做梦做了一晚上。”

许博远推了一份炒饭过去,装作无意的问:“做梦?梦到了什么还记得吗?”方锐奇怪的反问:“你做梦醒了以后还能记得吗?”

许博远:“……”

没等他开口,方锐又说道:“不过昨天感觉梦里动静应该挺大,我醒了以后被子都飞了,腿还特别疼。”

黄少天吐槽道:“你的被子有在你身上坚持一晚上的经历吗?”

方锐猛地一拍桌:“凭良心啊!我们当年一伙人睡一块儿的时候除了喻文州哪个不是边睡边打拳啊!”

黄少天:“睡着还能倒个个儿可就你一个啊!一脚差点把牙都给我踢飞了!”

......

两人吵作一团,看得旁边的人战战兢兢,生怕要打起来。

喻文州淡定的塞了一个小笼包到黄少天嘴里,说:“少天,吃饭。”

黄少天立刻安静下来,专心咀嚼起了食物。众人向喻文州投去了敬佩的眼光。

许博远在一旁吐槽道:“这么多年下来当然业务熟练了。”

 

陈果安心下来。

她回想起头天晚上,把方锐安置回床上了之后,一伙人坐在客厅里串台词。过了个七七八八,叶修看着一旁打哈欠的许博远,斩钉截铁地说:“就这样了,有问题黄少天自由发挥,转移他注意力这种事你干的不能更熟练了。”

一旁黄少天又要开始跟他打嘴仗,叶修果断的无视了他,向周围其他人问道:“还有问题吗?没有就散会。”

陈果默默举起手,叶修冲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直接说。

陈果迟疑道:“其实我不太能理解,为什么陶轩会对方锐下手,他们之间没有交集啊。而且你之前不是说他的问题都解决了吗?”

叶修由衷的赞许道:“好问题。”

陈果像是受了鼓舞,坐直了一些,专心等待他接下来的解释。

叶修:“我说是好问题,就是因为我也不知道。”

陈果:“......”

一旁许博远捣了他一下:“别闹。”

叶修一脸苦笑:“我是真的不知道。当时他直接被麦哲伦黑洞捕捉了,而且没有Tardis,我们进去几次都搜寻未果,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脱身的,被其他人救了的可能性也存在,但是短时间内他应该也不会再惹出什么乱子了。我本来是这么以为的。至于方锐,老板娘,你和沐橙不是看了很多电视剧吗,一般反派如果特别恨主角或者个其他的什么人的话会怎么做?”

陈果:“杀了他?”

叶修循循善诱道:“如果还要比这个程度更恨一点呢?”

陈果:“灭门?把和他有关的人全部杀掉?然后把他留到最后?”

说完,陈果顿悟。

叶修感叹道:“老板娘真可怕,老魏你以后可少惹老板娘生气。”

魏琛嚷嚷起来:“这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啊。”

陈果用一只手指了指方锐的房门,制止了他:“别现在就吵醒了,不然又麻烦了。可是......”陈果转向叶修接着说,“为什么会是他?你周围的人这么多,接连两次都挑他下手不太对啊。”

“第一,他是人类,在兴欣这样一窝时间领主扎堆的地方,他相对比较容易下手,更不用说他这两次都是落单的情况,像老板娘你,一般不是沐橙陪你就是小唐陪着你,就没有让你落单过,”接着叶修又伸了一根指头出来,“第二,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为什么没有对小蓝下手,首先,他以前下手过,只是失败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闻闻味道就知道是哪里,再则,他俩哥哥现在都快把他挂裤腰带上了,俩时间领主全天跟着那还能出事那也没谁能安全了;第三,他还真认识方锐,方锐当时砍了他的一条手臂,他那样一个记仇的人,不可能不报这个仇。”

陈果咋舌道:“方锐这么凶?”

叶修笑笑:“当时情况特殊,他不动手,要被砍下来的就是林敬言的脑袋了。而且,能在千亿年的时间以及无数星系中穿梭旅行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个废物点心呢?只是你平时注意不到而已,像小蓝就可凶了。”

许博远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叶修果断无视:“他也只在你们面前装乖而已,在我面前可凶了,之前还拎着根棒球棍抽飞了一只塞博狗,那英姿,抽完狗就开始要抽我了。超凶。”

许博远狠狠拧了他一把:“我不打飞它你就要被它啃了,谁让你还没安全就开始嘚瑟的。”

叶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嘴上念叨着“我错了我错了”,脸上却笑得温柔的要命。

陈果:“......”

叶修咳嗽两声,正色道:“所以,我们现在很麻烦的问题就是,既然知道那是陶轩,那么他就不会是一个人。大家从现在开始不要分散行动,上厕所都请手牵手不要落单,老板娘你别笑,我说的就是你。另外,文州、少天,你们这个月的任务就是看好里边呼呼大睡的那个熊孩子,加油,我看好你们。”

 

黄少天和喻文州也是非常敬业,方锐他们加班,也跟去了兴欣陪着加班。加班忙得头破血流的方锐抽空和他俩炫耀了一下兴欣的条件:“妹子多!老板娘还包夜宵!羡慕不!”

黄少天一脸不屑:“我们也有夜宵啊,干炒牛河、虾饺、叉烧包、小龙虾、白斩鸡、拉面、羊肉串、烧麦、牛肉丸.......要多少有多少种类齐全品种丰富......”

“我们有妹子。”方锐铿锵有力的反驳道。

黄少天:“......”

黄少天:“我们还不加班!”

方锐:“我们有妹子。”

黄少天咆哮道:“你就不能换句话吗!”

方锐思索片刻,真诚地问:“妹子,你们有吗?”

 

怀着体验生活的心情,黄少天还是对夜宵有点小期待的,然后到了晚上,出门就看到了拎着一堆碗的林敬言。

黄少天:“......”

黄少天:“老林,你就算是要去讨饭也用不着这么多碗啊。”

林敬言:“夜宵。”

黄少天:“这么多,是给全兴欣都买了吗?”

林敬言:“你俩也有。”

黄少天顿时笑开了:“老林你很上道嘛,你这月就天天来送夜宵我也是不介意的。”

林敬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都送两年了,还差你这一个月啊,赶紧过来搭个手。”

喻文州分过去一半,黄少天在一旁咋舌:“老叶这够黑啊。”

林敬言满不在乎的耸耸肩:“当时后来给追加的条件,说是帮我看一天孩子就得给送一天宵夜,全兴欣都得有份。上次方锐遇了点事,我跟着去了,然后那天没去买,老叶和魏琛敲了我两条烟。”

黄少天在他肩膀上拍拍:“带熊孩子不容易,真是辛苦你们几个了。”

林敬言:“你这么体谅喻文州,他肯定很欣慰。”

黄少天嗷嚎起来:“你拐着弯说谁熊呢!”

林敬言一脸真诚:“我也没指名道姓,意会意会。”

 

黄少天忿忿地从喻文州碗里叉走一块牛肉,抱怨道:“我就知道,这俩一丘之貉,不然怎么混一块去的。”

喻文州盯着一旁的塑料袋若有所思:“少天,你觉不觉得,这好像是工作室旁边那家店的?”

黄少天一愣,盯着上面的地址:“好像还真是。”

“不用看了,肯定是的,”不知什么时候端着碗汤面从楼上踱下来的魏琛出声道,“他这是已经被叶修坑惯了,之前叶修闲的蛋疼,一下说要吃面茶,护国寺那边那家的,一下说要吃兰州拉面,得兰州本地的。方锐要是知道老林这么被折腾,八成要掐死叶修没跑了。”

喻文州站起来微欠了身:“魏老师。”

魏琛大咧咧的摆摆手:“早就不当老师,还喊什么老师,你们慢慢吃,我去买包烟。”路过黄少天的时候在他脑袋上招呼了一下,黄少天又是一阵咋咋呼呼。

 

黄少天:“突然觉得这碗肠粉非常沉重,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兴欣的每一份夜宵下都躺着老林跑断的一条腿。”

喻文州:“......”

喻文州:“少天,我还要吃饭。”





注:我不太确定我有没有表达清楚,因为我还挺喜欢往边边角角胡乱塞东西的

方锐最开始出事的那次,林敬言一直在他的身边,只是他看不见而已。方锐需要避开人群,所以他炸了路边的水管;方锐需要一个地方来解决人台模特,所以他从别处挪了一栋烂尾楼过去;纸条是他给叶修的;叶修惊觉背后有人之后的那句话,是对林敬言和苏沐橙两个人说的;方锐在杂草丛里瞎跑的时候,叶修说的“看着”并不只是指他和魏琛两个人。

总结一下,大概就是:虽然你不知道,但是其实我一直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你。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