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三)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bgm:Ascended Vibrations

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循环,很好听来着……


chapter 13

 

八月的杭州,甫一出门就被炎阳拍了个正着,汗水顺着皮肤汇聚成股直往下淌,衣服被粘着在身上,像一块总也拧不干的抹布。

而更悲剧的是,兴欣的空调又坏了。经过深思熟虑,黄少天非常不仗义的嘲笑了方锐叶修一番后就打算拉着喻文州上旁边冷气充足的商场打发时间去。陈果面上有些发烫,建议道:“你们要不去景点转转?还有挺多地方你们可能没去过?”

黄少天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喻文州会意,轻咳两声说:“嗯,我们会考虑的。”

 

黄少天对杭州的评价一直是:杭州是个好地方,可惜有叶修。

这些日子以来,这句评价后又添了一句:可惜景点大多室外。

黄少天非常喜欢夏天,但是也只限于有空调的夏天。虽然广州较于杭州,气温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让他顶着大太阳上西湖边上跑两圈这种事,他是发自内心拒绝的。

 

送走了这俩,陈果开始对着空调头疼,考虑是换新的还是先叫人来修一下顶一阵。然而打了电话,当天新空调没法安装,维修人员也排不出时间,夏天正是他们业务繁忙的时候,陈果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

于是方锐蹿出来,自告奋勇表示他中午可以试着再修一下,毕竟之前也修过一次,陈果带着些许感激应允下来,并承诺一定给他加工资。

方锐笑嘻嘻地应着,然后得寸进尺地问能不能再让魏琛和叶修多加几次班。

陈果:“……”

 

空调既然坏了,陈果中午就把休息时间提前了一会儿,兴欣众人大多选择回上林苑休息,懒如魏琛都动了回上林苑的念头。

叶修一脸鄙夷地说:“你在广州待了那么久怎么还这么怕晒?”

魏琛一脸不屑地回他:“你怎么不说你还是在广州读的研究生呢?”

叶修笑着摇摇头:“那还不是因为沐橙那阵沉迷粤菜,非要我去广州待一阵,问她为什么,她说如果我待在杭州,给她每次去买饭就是特意去的,但是如果我在广州常驻,那给她买饭就算是顺路,她不会有心理负担。”

魏琛:“......”

魏琛:“这个神逻辑,苏妹子应该去读哲学啊。”

叶修:“谁说不是呢。”

 

叶修看着炙烤着魏琛后背的阳光和魏琛蹒跚远去的背影,满脑子都是苏沐橙前两天给他看的一只蟑螂艰难的翻越围栏的那张图。

思忖片刻,他决定先去旁边便利店买包烟,然后再给自己找个好去处。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林敬言抄起一旁的音速起子把显示屏放大,确认了来人后,打开了门,但是并没有起身的打算。

叶修拎着个塑料袋闪身进来,环顾四周,无语了一阵:“老林你也拾掇拾掇行吗?我不算客人吗,你连样子都懒得装一下。”

林敬言把脸上盖着的大盐水鸭抱枕挪开,从头到脚打量了叶修一番:“你先把你那背心裤衩人字拖的造型换了再来说我吧。”

叶修果断无视了他这番话,自顾自的往里走,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操作台旁:“老板娘给的西瓜,让我给你带一个。”

说着,自己找了块地方坐下,然后长出一口气:“真凉快。”

“空调坏了?”林敬言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面向叶修,“修不修的好啊?”

叶修:“把你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收收,现在正在修空调的是你家方锐大大,说要再雪前耻。”

林敬言:“他干什么了还要再雪前耻?”

叶修无视了林敬言警告的眼神,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取了一根叼在嘴里,却并不点燃:“其实也没什么,就之前,走廊灯坏了,老板娘正好看见方锐路过,就让他帮忙换一下,然后你家方锐大大就拿着个灯泡在灯底下傻站了半天,最后还是小唐看不过眼了,帮他换的。”

林敬言:“......”

叶修咂咂嘴:“看看你们几个把孩子都惯成什么样了,二十好几连灯泡都不会换。这幸好落我手上了,现在连空调都能修了。”

林敬言:“如果我没猜错,你家小许应该也不会吧。”

叶修对这句“你家小许”非常受用,面露得意之色:“有我惯着,还让他换什么灯泡啊。”

林敬言略有些不服气:“那方锐也有我惯着啊,你有什么好说的。”

叶修两手一摊,一脸诚恳:“可是你现在惯不着了啊。”

林敬言:“......”

林敬言:“老叶,扎心了啊。”

叶修:“实话实说嘛。”

林敬言:“你再说就请出去。”

叶修:“林大大您请讲。”

 

林敬言用手臂支撑着坐起来,表情有些认真:“我真的一直不太明白你们两个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状态。”

叶修一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倚靠在扶手一侧,眉毛略微调高,声音很轻的问:“我和小远?”

林敬言点点头:“人一生不过百年,时间这么短,你俩居然还有心思玩异地恋?”

 

叶修不禁莞尔。

他回想起当时对他提出要求的许博远一脸严肃的表情,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许博远当时非常认真的握住他的双手说:“我们从现在开始适应吧,你必须提前习惯我不在的生活,不然等到我死了以后你难过得不得了怎么办。”他当时简直不知以何种表情应对,只能像哄孩子一样“嗯嗯”的应着,然后用从许博远手心里抽出的一只手一下一下的轻抚他的头发,顺着头发生长的方向,慢慢的抚摸着,就像在顺小动物的绒毛。

许博远不太满意他敷衍的态度,打了他手腕一下:“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办法永远陪着你,我能做的也并不多,但是至少能做到这个,帮你先适应我不在的生活,让你之后的日子好过些。虽然你可能还会遇到其他的谁,但是可能没有那么快......”

叶修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止住了他接下来的发言,正色应允道:“我答应你,但是最多就五年,不能更多了,之后我们要每天都待在一起,直到最后。”

许博远把头轻轻靠在他的一侧肩膀上,嘴角微微弯了弯,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好呀。”

叶修在他的背上缓慢的拍着,像是在哄不肯听话的孩子入眠:“我会陪着你直到最后,然后在你的耳边一直说你喜欢听的话,你想听什么?”

许博远闷闷地说:“你问得这么突然,我怎么知道......”

叶修的声音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你可以慢慢想,无论多少都可以,我都会讲给你听。”

 

叶修突然回过神来,咳嗽两声,不自然地掩饰自己的走神:“老林诶,各人日子有各人的过法嘛,他现在在跟黄少天在南极撸企鹅撸得开心的不得了,刚刚还在给我发照片呢。而且,你看看你自己,你也没什么资格说我。”

林敬言没反驳,只是垂首喃喃道:“是啊,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


叶修用牙不自觉的来回碾着滤嘴,一旁的林敬言捏着眉心,随口问了句:“你手里,那是什么?”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把揉皱的小纸片又揉了揉,接着钳住一角,从口袋掏出打火机,点燃,然后扔到地板上,轻描淡写的说:“一些无聊的话罢了。”

Tardis发出了一些杂音,林敬言无奈道:“他讨厌你这样。”

叶修一脸无所谓的偏了偏头:“我不介意就行了嘛,来,给你个东西。”

说着,朝林敬言扔了一枚小物件,小黑影划出了一道抛物线然后落到了林敬言手心。

林敬言:“......”

林敬言:“非常复古,u盘。里面什么东西?”

叶修:“小黄片。”

林敬言:“......”

叶修:“开个玩笑,上次黄少天生日,喻文州在KTV录的。”

林敬言表情复杂地说:“我不记得我得罪了喻文州啊,他让我听黄少天唱青藏高原,这么狠。”

叶修:“......”

叶修:“当然是方锐的啊!”

林敬言委婉的问:“他俩唱歌差距大吗?”

叶修:“......”

叶修:“好像是差不多,不管了,反正东西我送到了,我出去抽根烟,空调也该修好了。”

说着起身朝门外走去,边走边朝背后的林敬言晃晃手:“今天夜宵还是拜托了啊。”

“知道了。”林敬言有气无力的应道,说完,又重重地砸回沙发里。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