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四)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今天要考试,半夜失眠,码一章,短,就当攒人品吧

真是一家三口即视感…………


chapter 14


许博远思索了一会儿,还是缩回了Tardis里。

“冷?”喻文州笑着端了一大壶茶水朝他走来,壶口还冒着袅袅的热气,另一只手里还捏着三枚陶瓷质地的茶杯,一齐放到一旁的案几上。

喻文州满上三杯茶水,捡了写了“远”字的那杯递给许博远,自己拿起另一杯,慢悠悠的走到门口,许博远喝了小半杯,觉得暖和多了,也跟着挪到了门口。

顺着喻文州笑眯眯的眼神所指向的方向望去,黄少天正蹲在地上对着几只企鹅叽叽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到兴奋处,还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

喻文州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看向许博远,说:“很可爱对吧。”

这不算是个问句,因为问出这句话的人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带有否定性质回答的打算,带着一种礼貌的蛮横。

许博远含糊的“嗯”了一声,喻文州满意的点了一下头,接着又回过头继续看外面的人与企鹅。

此时正处于南极的极夜,太阳顽固的躲在地平线以下的位置,光线昏暗,但是又恰巧可以看清由冰雪构成的地面,以及远处那人眼中盛满着的流光溢彩。

Tardis里很暖和,许博远还没喝完茶水便觉得热了,就把防寒服等一身装备都扔了个彻底,换了单层的长袖长裤,又熟门熟路等拖了把椅子跟着坐到喻文州旁边发呆。

“极夜啊……”许博远不自觉地喃喃道,“会不会有极光啊……”

喻文州轻声笑了:“说不定等会儿会有。”

许博远撇了撇嘴:“Tardis查一下不是更快,或者干脆就选定极光的时候再来。”

“可是那样就没有惊喜了,”喻文州声音依然很轻,“他也喜欢惊喜,确定了的事情就没有意思了,他说除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这件事情之外,别的事情多一点不确定性会更好。”

许博远:“……”

喻文州促狭道:“想他了?”

“没有!”许博远嘴硬道,手上看着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不住地摩挲着杯壁,脚也在不自觉地来回蹭着地板。

喻文州心里感概了一声“年轻人啊”,却也没有挑明,只是借着把茶杯递到嘴边的动作,把嘴角藏匿不住的笑容压了下去。

看着远处被企鹅撵得到处跑的黄少天,喻文州不自觉又弯了嘴角,他突然想起,叶修曾经用过一个十分诗意的形象来形容黄少天:“清晨五六点初升的太阳,却有着与之不相符的明媚的阳光,一往无前的越过耸立着的高楼,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最后落在人的脸上。”

喻文州当时稍感诧异,因为平日提起黄少天,叶修说的话更多的是带着嘲讽与玩笑的味道,凭借对叶修的一贯了解,心里先打了个底,追问道:“为什么?”

叶修一本正经的回答:“大早上被晒醒你不觉得很烦吗?”

嗯,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在他走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结束了这场拉锯战,从暴躁的企鹅群中完美脱身,他轻手轻脚的躲到了Tardis伪装成的巨大冰块下,慢慢的朝门的方向的挪动。

在抵达门边的一瞬间,“哇!”的叫了一声然后朝喻文州扑了过去,喻文州一下没防备,险些被连人带椅子扑倒在地,黄少天手忙脚乱的稳住他,然后又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热茶,又哆嗦了一阵:“冷死了冷死了,快让我抱一下,外面可冷了。”

喻文州一边嫌弃的抱怨道:“谁让你玩了那么久,你衣服冰死了,先换了再说。”另一边,却也没推开像树獭一样挂在他身上的黄少天,甚至还把他往怀里带了一下。黄少天也轻车熟路的耍着无赖,死活不肯挪窝,喻文州开始思考是不是还是得先把这人拎起来再说。

一旁的许博远突然一声惊呼:“极光!”

黄少天噌的一下跳起来,拉着喻文州就一起往门口蹿。

光带在天空中如同海浪一般流动,摇曳,像把精心打磨过的磷叶石一捧一捧投入了天空,像是一段曼妙的旋律,被具现化在深蓝的幕布上,颤抖着,传递着一种难以描摹出的感动。

许博远被一些莫名的情绪触动了,有些许的低落:“可惜只能在极夜才看得见啊。”

“不是的。”喻文州从背后轻轻的把下巴靠在黄少天的肩膀上,紧了紧怀抱。

“我一直生活在极昼里。”喻文州微笑着说。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