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六)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今天份完成了,今天要去看《嘉年华》


bgm:sweet dream&starlight


Chapter 16

 

方锐闻言,下意识摸了一下后颈,转过头去:“蹭到什么脏东西了吗?”

喻文州敛住表情,换成一脸调笑:“有大虫子啊。”

方锐无可奈何道:“你少拿我开涮不行吗。”

喻文州微笑着摇头:“不行呀。”

一旁的黄少天突然把整张脸埋到喻文州背上,闷闷地说:“不行了,方锐你陪我去上下厕所。”

方锐:“......”

方锐:“你这是怎么了,堂堂男子汉上厕所还要人陪像什么话!!!”

黄少天一脸委屈:“昨天晚上文州拉我看鬼片啊,就厕所里。我跟你说啊,那女鬼头发特别长特别长,从隔板上掉下来,卧槽卧槽卧槽,真的特别恐怖!!!当然其实我根本不会怕这些啦,只是还是会有点小惊讶嘛,但是要去上厕所还是有人陪会更好一些啦,让你陪我那是给你面子啦,你......”

“你给我打住,”方锐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你找喻文州去。”

黄少天朝喻文州相反方向挪了两步:“万一他等会儿吓唬我呢?上次就是......”

方锐一把捂住他嘴:“我不想听你们小情侣的恩爱故事,别给我喂狗粮,谢谢。”

黄少天不由分说的拽过方锐一边胳膊,强硬道:“大爷就是相中你了,过来陪客!”然后拉着他就朝外走去。

叶修懒洋洋的冲他们摆摆手说:“就拐角那儿,好走不送。”

 

两人背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叶修和喻文州一扫之前的随性与懒散,眼神锐利起来,叶修把手机丢给许博远,言简意赅的嘱咐道:“付账,不要跟他们分开。”然后就和喻文州顺着黄少天方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卫生间里空无一人,方锐跟在黄少天背后踱进去,气定神闲的在胸前交叉起双臂,啧啧称奇:“您老人家也有被吓得不敢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

黄少天转过身,面无表情。

“你困了。”黄少天淡淡道,说着,冲着方锐打了个响指。

“你说什......”方锐随即失去了意识,向前栽倒,黄少天顺着他的动作,把他揽到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卫生间的门被从外面敲了两下,黄少天警觉的抱紧了方锐,准备挪进旁边的隔间里。叶修和喻文州闪身进来,黄少天松了一口气。

“放了信号干扰器,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你们是什么情况?”叶修问。

“已经先让他睡着了,”黄少天皱起眉头,“你看,他脖子上这个,不会是......”

黄少天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三人便看见方锐后颈上的数字变化了。

00:14,变成了,00:13

 

这是一个倒计时。

 

抬眼时,三人眼中真正连半点笑意都不剩下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担忧。

叶修揉起了太阳穴,声音中带着一些藏匿不住的焦躁的情绪:“量子暗影锁,你没猜错。”

黄少天瞳孔急剧收缩,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抬高了:“刚刚还没有的,在我们眼皮底下就敢动手了吗?老叶你对这个了解有多少,你知道怎么去掉它吗?不去掉他就要死了!”

“我不知道,”叶修摇摇头,“与其问我,不如赶紧去找张佳乐。”

 

“不用找了,我在这。”推门进来的人俨然就是刚刚被提及的张佳乐,以及一脸不明所以的林敬言。

林敬言被几人的严肃有些震到,有些发愣了,开口问:“你们到底怎么了?”目光落到黄少天怀里那人裸露着的脖颈上时,顿住了。

“方锐?”林敬言尽力使自己听起来更镇定一点,声音带着一些自欺欺人的不确定,“这是方锐?”

“是。”黄少天直视着他的眼睛。

林敬言的眼里顿时出现了莫大的懊恼与悔恨,其间掺杂着一些痛苦的黯淡,他把目光移向地面,轻轻的说:“我今天没有陪着他。”

安慰的话毫无用途,黄少天当机立断把方锐塞进喻文州怀里,抓过一旁缄默着的张佳乐的手,强迫他抬起头:“乐乐你是知道怎么取消的对吗?你能取消的对吗?”

张佳乐艰难的移开视线:“对不起,我......”

张佳乐声音有些哽咽,情绪激动让他不那么容易发声,他深吸了一口气,把目光转回来,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对不起,我取消不了。量子暗影锁只能由与量子暗影签订协议的人本人取消,我没有这个权限。”

黄少天眼里满是失望,但是还是不肯放弃:“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张佳乐摇摇头,把双手从黄少天的桎梏里解脱出来,朝方锐的方向伸出一只手:“还有一个办法,量子暗影锁可以转移,只要接受者是完全自愿的,我可以把它转移到我的身上......”

他的手被捏住了,止住了前进的动作。

“不该由你来承担。”林敬言淡淡的说。

 

黄少天把张佳乐往后拖了两步,用平时的那种欢快的语调附和道:“对啊,别人下黑手,凭什么让你倒霉。只能特定的人来消除时间锁,那我们就去找,花多少时间都可以,一群时间领主还担心找不到人吗?”

张佳乐固执的说:“不,这就是我的问题,我应该承担责任。”

黄少天被他的冥顽不灵气坏了,怒火中烧,咬牙切齿,揪住他的领子,朝着脸就是一拳,张佳乐直接撞到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黄少天没有就此罢手,又是一拳上去了,一边打一边恨恨的说:“我说了跟你没关系!你听到没有!跟你没关系!这么爱背锅你他妈是要去卖锅吗!”

“少天!”喻文州低声喝道,叶修冲上去费力地把两人分开,从背后锁住黄少天双臂,拖到一旁,其间黄少天还在不住叫骂着蹬着腿,张佳乐捂住了脸,顺着墙壁滑到地上,疼的眼睛都打不开。

 

叶修皱着眉头不满道:“你们能不能等会儿再吵,先解决问题,之后你们要打到重生我都不拦你们。”

“不用了,”林敬言轻声道,“这样就可以了。”说着,把右手盖到方锐的后颈上,手移开的时候,原本在那的倒计时消失了,出现在了林敬言的后颈上。

00:09

 

“带他回去吧,”林敬言转过身朝外走去,路过张佳乐的时候,顿了顿,手掌轻轻按在他的头顶,叹了口气,“你怎么长不大呢?都多大了还这个性子,说了你多少次了,不是你的责任,你一定要揽下,这是一种傲慢啊,你也该明白了。”

张佳乐安静地把头埋在膝盖里,肩膀轻微的抖动着,什么也没有回答。

 

叶修松开了禁锢住黄少天的手,走到张佳乐身边,回头冲喻文州交代道:“你们先把方锐带回去吧。”

黄少天一言不发的上前把方锐背了起来,稳了稳,目不斜视的往外走,喻文州朝拉着门的叶修抱歉的笑笑,就朝着黄少天的背影追上去了。

 

一路上,黄少天都沉默得可怕,低着头,机械地朝前迈着步子,喻文州了解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前赶了一步,保证自己始终保持在黄少天的视线里。路灯流淌出的暖色的光芒,顺着墙壁蜿蜒而下,铺满了地面,像是融化的淡黄色的奶油,黏着着每一步。稀疏的飞蛾轻轻扑扇着翅膀,它们头顶上路灯的透明灯罩上附着的陈年的污垢,在光线的照射下失去本身原有的灰暗颜色,变得明亮起来,像挂在眼角的泪痕。

“我......”

喻文州顿住了脚步,慢慢转过身。

黄少天依然低垂着脑袋,脸隐匿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我真的太冲动了。我真的......”

喻文州也低下了头,把两人的头碰在一处,额头相抵,什么也没说。

黄少天换回了那副欢快的调子:“我好像下手还挺重的,孙哲平知道会不会打死我啊,怎么办,我还挺担心的。”

喻文州轻声说:“那我帮你挨一半的打啊。”

黄少天:“这样不好,我力气比你大,骨头比你硬,应该我更多的保护你啊。”

喻文州:“那你先挨前一半,我挨后一半,这样好不好?”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喻文州才等来回答。

黄少天:“好呀。”

 

卫生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叶修关上门后,思索片刻,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根烟,然后叼着烟走到了另一侧,把紧闭着的窗户推开了一道十公分左右的空隙。窗外的车水马龙顺着缝隙灌满了整个卫生间,汽车的鸣笛声,小贩的叫卖声,孩童的嬉闹声,以及,室内再也压抑不住的哭泣声。



注:

1.量子暗影:(Quantum Shade)这一段原作的描述稍微有一些模糊,基本是按照doctor和Ashildr的解释然后再掺和了一点点私设。这是一种精灵(spirit——doctor语),一旦受害者被锁定,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找到,然后当纹在受害者身上的倒计时归零时,量子暗影就会带走这个人的生命。dw中,只出现了Ashildr一个与暗影签订协议的人,在她的描述中,她与暗影签订的协议是:承诺献出一个灵魂,而协议只能由她本人打破(I promised it a soul and only I can break the contract.——爬回去截了字幕)。在这里将此设定为通行的规律。与此同时,转移倒计时在原作中也是出现了的,接受方必须完全自愿的前提下才可进行,并且,一旦转移,也就相当于打破了原本的协议,将与暗影签订协议的人从协议中剔除,导致其本人也无法取消倒计时。此设定延用。另外,dw中,与Ashildr签订协议的暗影是黑色渡鸦的形态,且Ashildr本人的身上(脖子)出现了黑色的花纹,当有人被行刑时,花纹会消失,结束后,花纹恢复。此设定延用,动物形态稍作改变,大概下章能写到(写不到请无视这句话)。————我实在很担心我的表述能力,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直接去看神秘博士s09e10这一集。

2.林敬言所说的话原句出自《狗镇》临近结尾处父女二人关于“傲慢”的一段对话,父亲斥责女儿对人毫无底线的原谅才是真正的傲慢。(片子是好片子,但是异常致郁,请酌情观赏)

3.他们真的都是好孩子!!!特别特别好的孩子!!!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