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七)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肝已经爆了,还没写到,我也很绝望

解说小能手——叶修


Chapter17

 

到兴欣门口的时候,张佳乐的情绪早已平复下来,恢复了平静的神色,只是脸颊上浮现了一些淡淡的淤青,眼圈也有些泛红。叶修和他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直叼着烟,跟在他背后慢慢走。能说的早就都说了,听不进去其他人也着实拿他没办法。尤其对于张佳乐这种固执的人来说,虚心认错,坚决不改,这才是常态。

陈果从楼上跑了下来,刚准备开口,叶修就用眼神制止了她会出于关心的一通问询,陈果会意,转向张佳乐,言简意赅的说:“孙哲平带了个人来,现在在会议室里。”张佳乐沉默地点了点头,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朝楼上走去。

叶修在背后又喊住了他,张佳乐停住脚步,回过头静静看着他。叶修纠结了片刻,还是又老生常谈道:“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再去为别人的过错承担责任了。”

张佳乐点点头,转过身继续往楼上走,只留了一句“给一个小时前的我打个电话”。这反应叶修很熟悉,但他总觉得,这次,他可能是真的听进去了。

 

打完了电话,再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聚在白炽灯下或站或坐的一群人纷纷把视线移到他的身上,仅开着的两盏白炽灯在众人身上投下浓重的阴影,沉默的空气仿佛有了实体,燃烧着焦急的味道。

“他俩先带方锐回去了,他已经没事了,”叶修没等他们开口,先简明扼要的解释道,“剩下的交给张佳乐就好。”

这番单薄的说辞明显说服不了众人,他们眼里都含着疑惑,但是又还在斟酌着说辞,考虑要如何才能问出口。魏琛扔了那些弯弯绕绕,单刀直入:“孙哲平带来的那人是谁?”

叶修从旁边拎了一把椅子和众人并到一块儿,坐到椅子上,轻声说:“他们的一个学生。”

魏琛皱着眉头问:“就和小唐、包子几个一样?那怎么......”

叶修笑出了声,接到:“怎么被打了?”他像是被呛到了,笑着咳了两声,感慨道:“孙哲平这脾气真是变好了不少。”

陈果不明所以,有些着急,催促道:“你别卖关子了,事情经过,前因后果,全说清楚,你这样说半句藏半句,听得人心里着急。”

叶修从旁边拿过一个盛着半杯水的纸杯,确认没人打算再喝之后把烟头丢了进去,放到一旁。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们可能还要会儿,和你们说说也没什么。”

 

“我们全都出自同一位老师的门下,”叶修开了一个不怎么有趣的头,但众人都立刻坐直了,聚精会神的等待下文,“那位是前总统,更准确说,是前前前总统,他结束了对我们的教导之后,就辞任离开了Gallifrey,去哪了我们也不知道,当然,这也不是重点。然后等到下一任总统也准备辞去职务的时候,已经成为议员的我们算是总统候选人的热门人选,最后是陶轩当选了。

“最初,一切都很正常,但再往后,他开始对我们都起了防备之心,可能在更早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了芥蒂,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他开始针对师出同门的我们,在诸多地方都有稍显刻意的刁难,也可能我仇恨拉得太足了,首当其冲对付的就是我。只要是我提交的提案就永远不会通过。在他的授意下,有一些议员提出再可笑的驳斥观点都会得到他的赞许与鼓励,并以此为由,驳回,等到下次提交,就如出一辙的再来一遍,驳回,再提交,然后再驳回。然后再时不时丢点锅给我背,折腾来折腾去,挺无聊的。”

叶修嘴角弯了弯,耸了耸肩膀:“所以我就跑了,一心去教小唐他们去了,这样反而落得自在。我原以为,少了我一个,他应该差不多也该消停了。结果我失算了,没过多久,张佳乐就来找我了。他开口就是说我和陶轩是朋友,问以我对陶轩的了解,他该怎么办。”

叶修笑得有些自嘲,不自觉摇了摇头:“我们曾经是朋友,所以我知道为什么他针对孙哲平。我走了,他和老孙两个人首当其冲,就成了陶轩想要解决掉的最大麻烦。他们两个人永远会站在同一边,加在一块儿,对他来说,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威胁性不小,所以就开始整治他俩了。陶轩忌惮着,不敢直接对张佳乐下黑手,因为孙哲平那就是个炮仗,敢动张佳乐,指不定就要跟他拼命了。他就从孙哲平身上下手了。孙哲平是个直性子,他弄些弯弯绕绕下个套找些错处,易如反掌,张佳乐脾气太好,没出大事跟他正面起冲突的几率不大,他打的就这如意算盘,先除掉孙哲平,只剩一个张佳乐,在他眼里就不足为惧了。

“张佳乐那傻子最后想出的办法,就是趁着孙哲平不在,辞去议员一职,主动示弱,想保老孙。结果他递上去的辞呈直接被抖出去了,是谁干的也不用猜了,其实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事,但是,坏就坏在,陶轩是让人告诉了张佳乐的一个学生,就是现在会议室里的那个。”

叶修抬手在几人面前划了半圈,解释道:“他们几个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他们跟着我是希望能从我这里获得知识与经验。但是,在不少其他的学生眼里,他们的老师不仅仅是能传授他们以真理的人,在很大层面上,还是他们将来仕途平顺的保障,保护他们远离来自于其他人的恶劣竞争,在这些方面对他们的未来能有积极的影响,这和人类没什么两样。很不幸,那个学生就属于这个少数。”

他眉头紧蹙,左手用力捏着眉心,他表情很纠结,像是很抵触接下来的这段,而又不得不讲。许博远走到了他的身后,用手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按着,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像往常一样耐心等待他的答复。

半晌,叶修再度开口。

“那个学生去找他问罪了,为了他所认为的张佳乐给他带来的无端损失,很巧的是,那天我正好在那里偷闲,他们两个都没有发现我,我也不好再出来,结果就听完了全场。他一直在对张佳乐咆哮,斥责他自私,不顾及他人,张佳乐一直一声不吭。然后他一个人越说越情绪激动,最后要求他向他下跪道歉。太过了,我就从藏着的地方出来了,准备干涉一下,然后,我看见了一只黑色的豺,突然出现在旁边的通道里,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张佳乐重生了。

“那是量子暗影,他想用它来逼迫他向他道歉,但是估计张佳乐自己都没想到,他的学生会真的杀了他。那个学生也看见了我,第一反应居然就是直接逃走了。而更蠢的事情是,张佳乐的第一句话是:‘不要怪他。’”。

众人静默,魏琛捏扁了手里的纸杯,低声骂了一句。

叶修坐直了些,笑的很无奈:“说起溺爱学生,我是自叹弗如的。其实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张佳乐是在保护他们,主动削弱势力,这样一来,陶轩不会再盯准他们下手,也就保障了他们的安全。也只有他会觉得,张佳乐是影响了他的大好前程,还为此怀恨在心。但张佳乐那个蠢货,还真就打算就这么算了,让我不说出去。他担心影响那个学生,最大的障碍就是孙哲平,容貌变了,孙哲平但凡不是瞎的都能看出来他重生了,而他绝不可能让事情就这么轻易过了。所以,张佳乐走了,离开了Gallifrey。

“再往后就是黄少天讲的八卦了,议院开会,陶轩宣布张佳乐已经辞去议员一职并离开了Gallifrey,孙哲平当然第一反应就是陶轩干了什么,当场跟他干了一架,然后也跑路了。陶轩面子挂不住,质问他原因。那个真汉子就留了句:‘我乐意。’然后也跟着离开了Gallifrey,找那个傻子去了。”


陈果哭得不能自已,把矛头转向叶修,怒斥道:“那他不让你说你就真没说啊?你怎么能这样!”

魏琛塞了包抽纸给陈果,然后挑眉看着叶修。叶修很是无辜的摊开双手,说:“怎么可能,这种事情能不说吗,但是孙哲平跑得太快了,我都没见到人,也没联系上。”

唐柔补充道:“但他和黄少天说了。”


黄少天知道了,那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他和张佳乐的关系一直很好,孙哲平如果还在,他大概就是旁边那个会给孙哲平递刀的。


安文逸不住的摇头:“当时我们正好离得近,那个动静真的......”

“特别大,黄少天找到人就直接一通揍,”罗辑看上去有点后怕,“开始旁边的邹远不明就里还想拉偏架,结果听了缘由,也直接上手了,附近的也全上了,一群时间领主肉搏的景象,我生平仅见过这一次。”

包子也插嘴道:“你也上了啊!”

罗辑底气不足的竖起两根手指:“我真的只打了两下,然后就被挤出去了。”


叶修又好气又好笑的摇着头:“张佳乐人缘真是没话说,以顽固和护短闻名Gallifrey,还能不得罪人的大概只有他一个了。我们虽然可以重生,但是也只有12次机会,所以谋杀,依然是重罪。喻文州那个心脏的,掐着时间上去把人拉开了,再晚一点,大概真的要重生了。”

陈果吸着鼻子,问:“那后来呢?怎么处理了?”

叶修摩挲着下巴,回忆道:“张佳乐身份特殊,又有一群人从中运作,从重判,逐出Gallifrey,正好跟被流放了的陶轩搭了个伴。”

“那陶轩到底是怎么被拉下台的,你从没说过。”陈果追问道。

叶修抬头望向窗外,说:“他干了不少不干净的事情,拿时间领主做实验,危害到甚至已经导致时间领主真正死亡的案例也不在少数,只是被他掩盖起来了。然后一大伙人联手挖他老底,人证俱全,铁证如山,他可能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快被扒出来,但是经过张佳乐这么一闹,当时所有人都联合起来了,都在找能扳倒他的证据,喻文州不用说了,张佳乐他弟小张,小肖,老王,全是主力军。一群人放下往日隔阂,耐着性子一起挑他毛病,简直易如反掌。要说为什么他们会团结起来的话......”

叶修摩挲了一下放在侧脸上的手背:“大概是因为都有想要保护的人吧。”

 

许博远轻声问:“那孙哲平找了他多久?”

叶修闭上眼睛:“四千多年。”




注:

1.“我乐意。”——出自原著台词。

2.“自私”——同样出自原著的内心os。(对,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傻逼)

3.时间领主重生后,容貌、声音、性格甚至性别都会发生改变,几乎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所以dw换一任doctor就换一个演员)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