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八)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终于写到了.......

wtf………早上起来看到说有违规内容被屏蔽了,找破头,原来就是因为插/了一个u盘吗!!!


bgm:III——Athletics


Chapter18



张佳乐站在会议室门口犹豫了片刻,收回准备叩门的手,转而直接拧开了门把手。

孙哲平背对窗户坐着,一手撑着脸,像在沉思,在从背后流泻进室内的霓虹灯影的掩映下,整个人都像在发着光。

觉察到来人,孙哲平抬起头,低声问:“来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看不清他背光的脸庞,可是张佳乐的脑海里却能立刻浮现出他此刻的表情,非常熟悉的表情,掺杂着一些只对他的温柔与无可奈何。

想到这,他不自觉露出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笑容,轻声应了句:“嗯,来了。”

旁边的转椅上固定着一个人,那人意识到来人,像是突然来了精神,一下坐直了,用不带半分尊重意味的轻佻语气问候道:“老师来了啊,老师好,那个小孩怎么样了?”

孙哲平立刻起身上前,朝着脸就是一拳,整个人都偏向了另一边。

张佳乐站在门边没挪地方,轻轻依靠在墙壁上,淡淡的回道:“我很好,他也很好。”

比起疼痛,对方似乎更震惊于他的态度,语气中带着难以置信:“你就看着他打我?”

张佳乐笑了笑,活动了一下手腕,语气不变:“今天手使不上劲,不然我一定不让他一个人打你。”

说完,走上前去,接过纸杯抿了一口,拍拍孙哲平肩膀,说:“走吧。”

朱校平真的慌了,整个人都挣扎了起来,高声问:“你们要带我去哪?你们不是该先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张佳乐反问道:“然后听你诉苦抱怨?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做吧。我们现在要带你回家,开心吗?”

“你们不能带我回Gallifrey!我已经被逐出Gallifrey了,做什么你们都没有权力管我!”

“很遗憾,”张佳乐面无表情的下达了最终判决,“方锐没事,林敬言移走了时间锁。涉及导致一名时间领主重生,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和时间领主扯上关系了,Gallifrey当然有权力追责,顺带一提,叶秋跟林敬言关系也不错,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是陶轩说的!”朱校平整个人都歇斯底里起来,“他说这样就可以引你出来!那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不会有任何风险!”

张佳乐捏扁了纸杯,弯下腰,凑近他的脸,目光灼灼,一字一顿地说道:“那是我弟弟,是我们都要保护的人,不是你所以为的能够为了这些可笑理由就随意伤害的人。”

说完,直起身,长出一口气:“路上时间还很长,你可以从现在就开始想你在法庭上需要的说辞了。”

朱校平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冲击,孤注一掷般说道:“我落到今天的下场,全部都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

“没错,这都是我的错,”出乎他的意料,张佳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应了下来,但又话锋一转,“所以我决定弥补我的错误,我不会再剥夺你忏悔的机会,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亲自送你进忏悔钟盘。”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另外,关于陶轩,从你那我们能知道的也不会有多少,你真的没有你自以为的那么重要。”

张佳乐说完,转身准备离开,但被孙哲平拉住了。

孙哲平扶着他的脸,借着窗外五颜六色的霓虹彩灯仔细瞧了瞧,然后用手确认了一下,皱着眉头断定道:“肿了。黄少天干的。”

张佳乐被他严肃的样子一下子逗笑了,用头去撞了一下他的胸口:“怎么不猜是老林?”

孙哲平挑起一侧眉毛,说:“不可能是他,也就黄少天那个急性子了。”

张佳乐揶揄道:“你好意思说他是急性子吗。”

孙哲平用力在他头上搓了两下,咬牙道:“你也还好意思说,说跑就跑了。”

然后把他往外轻轻推了一下,催促道:“别磨蹭了,送完了事。”

张佳乐熟门熟路的蹦进停在兴欣走廊末端的Tardis,然后探出头,朝他招手,孙哲平拎着一个已经完全丧失斗志的人,步履坚定的朝他走去。

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林敬言走进Tardis时,操作台的一面显示屏上主动跳出了倒计时。

00:05

还好停得够近。林敬言自我调侃道。

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跌进沙发的怀抱,懒洋洋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与最初的样子相比,实在改变了太多。最初的时候,他甚至都不会去打开变色龙系统,关闭隐形功能时,从外面看上去,就是初始设置的银色圆柱体,而打开门以后,依然没有什么生气。图书馆,花房,泳池,陈列室,卧室等等,都是Tardis自己根据资料自行选择设定并布置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喜好。

叶修评价他,一个无聊的男人。

然后方锐来了。

他带着一种混合着湿润泥土与初春燃起的东风的气息出现在他的面前,像一场不容拒绝无可挽回的暴风雨,带着初生的恒星一般无所畏惧的情感与勇气,有着刺痛人双眼的光芒,然后,他向他伸出了手,朝他奔来。

所以他也拿出了经历了久远年岁后残存的全部作为回应,向他走去,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痕迹至今还存在于Tardis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搬了一张沙发进驾驶室,然后又以方便看书为由搬了一个木制的书柜,结果最后上面放着的都是漫画和林敬言强行给他塞的大部头的名著。他在自己房间的角落里堆了乱糟糟的一堆架子和箱子,塞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会把衣服随处乱扔,然后鞋子也到处乱踢,有一次移动沙发的时候,林敬言在下面找到了他失踪已久的一只鳄鱼爪子拖鞋,另一只早已不知去向,他拎着一只没了伴的鞋,觉得好笑,但最后也没扔掉,还是放回了他的房间,和其他的东西并在一处。

另一只鞋说不定哪一天也会这么突然就出现了。林敬言自我解释道。

此刻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林敬言想,真的有些太安静了。

平时被叶修以各种理由支使来支使去,少有闲下来的时候,。现在他没有其他要做的事情了,只需要静静坐在这里,看着倒计时跳表,等待死亡的到临,然后重生。

这是每一个时间领主都会经历过的过程,以前也发生过,谈不上多么熟悉,但也绝不陌生。

林敬言有些费劲的试图回想,第一次重生发生了什么。似乎在一个荒凉的星球,岩石裸露,有或是没有植物,天空中有没有星星,这些已经记不清了。那些记忆似乎都已经被更为温暖的记忆用柔光模糊了。

他曾经是对死亡不存在任何畏惧的,年少无知,带着年轻人普遍都有的轻狂,但是却拥有足够让他度过这段时间的资本,所以他也不需要为将来感到担忧。而当他已经明白生命的沉重之后,一个更为脆弱的生命出现在了他的生活里。他开始担忧,开始焦虑,这些鲜活的情绪带着特别的情感裹挟在对方的身上,直到很久之后,依然像只属于他的铠甲一样保护着他。

他是特别的。

时间所剩无几,他把水杯放到一旁,起身四处转悠,走到书柜前时,余光扫到一个黑色的小型物体,他定住脚步,仔细看了看,是上次叶修带给他的东西。他走到操作台前,对准一个接口插/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音频文件,他打开了文件。


“乐乐!”方锐的声音冲了出来。

环境很是嘈杂,杂音很多,拿着话筒的那个人的声音却异常清晰,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像是那人就在这里。

林敬言总是吐槽方锐唱歌不在调上,这次,他也毫不例外的发挥稳定。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Let the star shine through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All I want to do is live with you”

略微有些走调的歌声中混杂着打闹声,林敬言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倒计时即将归零,背后传来了野兽从喉咙里发出的低吼声,林敬言耸耸肩膀,偏过头,望向旁边扶手楼梯,像过去的每天晚上都会做的那样,微笑着说:

“晚安。”

“方锐。”





注:
1.叶修各种麻烦林敬言确实是故意而为之

2.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在第九章,叶修送东西在第十三章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