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十九)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过去的故事

两个想太多的人


Chapter19

 

方锐盘腿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半满的包,用手指在面前的沙地里刨坑。

 

自他成功碰瓷,额不对,偶遇外星人并与对方达成双边友好往来的认识,并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对方看上去非常勉为其难的收留了他之后,剧情没有按方锐想象中的来。他想的是《银河系漫游指南》或者《星级迷航》,倒霉一点也就是《火星救援》,结果事实却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那个叫林敬言的男人,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张作息表,第一行居中就是三号加粗字体的“人类青少年作息时间表”几个大字,并要求他严格按照执行,在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前提下,每天晚上十一点睡觉,早上七点起床。第一天晚上,在走廊发现还半个小时前保证去睡觉但此刻还端着手机晃悠的方锐后,林敬言开始每天尽职尽责的看着他爬上床然后躺下盖好被子,才会满意的离开,并屏蔽掉他房间的所有信号,保证连短信都发不出去。每天睡前的方锐眼里都噙着泪,手里攥着被子角,在心里咬牙大骂林敬言的不近人情。

 

在他向对方提出抗议后,得到回复是:“可是别人告诉我就应该这么照顾孩子,他是医生,应该不会有错。”语气温和,但是没有半分更改的余地。

 

林敬言第二天白天把方锐送去了他自以为满足了方锐的要求的地方。

 

他离开的第五分钟,方锐拿着那个已经可以给宇宙中任意时空打电话的手机拨通了林敬言的号码,双手颤抖着的。

 

“怎么了?”林敬言语气很平淡。

 

方锐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你怎么把我送这来了?”

 

林敬言奇怪道:“不是你说想去其他星球的吗?”

 

方锐崩溃的喊:“我没说我要来外星托儿所啊!我十九了!这边最大的孩子才六岁!”

 

林敬言解释道:“你不用担心,这是一千多年后的人类殖民地,都是人类,没有危险的。”

 

“我的重点是托儿所!平均年龄四岁的托儿所!我十九了!十九岁的孩子不应该被放在托儿所!”

 

两分钟后,林敬言赶来接走了他,并真诚的向他道歉:“我以为你们年龄差不多,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方锐用力搓着脸,嘟囔着:“我和那些小孩差十多岁呢,你对人类年龄没概念吗?你多大年纪啊?”

 

林敬言拉下操作杆,回头看他:“两千七百岁,怎么了?”

 

“哦,没事了……”

 

 

然后,林敬言就把他送到了另一个外星游乐园,还是人类殖民地上建的,适合各个年龄层人类,林敬言很满意,方锐也很满意。

 

这是第六个游乐园,方锐不高兴了。

 

他不知不觉间在面前挖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小坑出来,他叹了口气,又开始把被刨开的沙土往回填。

 

林敬言性格很温和,也很好相处,但是方锐敏锐的觉察到那只是表面上的假象而已。对方能够在他失手碰碎陈列室里的汝窑花瓶的时候,神色不变,首先关心的问候他有没有受伤。其中存在一个原因,是花瓶对他来说并不珍贵。的确,他如果想要一个,他随时都可以去拿一个新造的。但是,方锐意识到了另一点,他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地上的瓷器碎片的眼神并没有区别,他看任何人或物的眼神都没有区别,不带感情。他对他温和的态度,是出于自身习惯,就像是接线员接通电话的那刻就会切换到专业的语气,仅此而已。

 

方锐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但是,发自内心非常讨厌。他更希望对方能够在不满时表达出来,再不济,像黄少天那样跟他打一架,然后三分钟后又和好都可以。但是这种拒人于千里的态度,配上温和的脾气,让人气都生不起来。而方锐也有足够的自知之明,对方和他根本不熟,留下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何况还救了他,虽然据说只是碰巧路过,他不会真的犯傻去招惹对方。

 

“方锐。”不知何时,林敬言出现在他的后方,并朝他走来。

 

方锐一个咕噜爬了起来,拍拍尘土,笑眯眯的朝他挥手:“老林诶。”

 

喻文州评价方锐:自来熟,人来疯,可怕。

 

 

方锐趴在栏杆上,试图和林敬言打商量:“我们可以不要再去看人了吗?可以去看外星人吗?”

 

林敬言闻言一愣,望向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就是啊。”

 

方锐:“……”

 

方锐:“可以看别人吗?”

 

林敬言开了个玩笑:“看我很烦是吗?”

 

方锐一怔,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敬言也愣了,玩笑只有对方也会笑的时候才是玩笑,但方锐的表现明显不觉得这是一句好笑的话。他思索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你怕我?”

 

方锐更急了,嚷嚷道:“我不是怕你,真的不是,你别瞎想,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方锐自己急得跳脚,胡乱解释一通,最后自暴自弃的喊了一声“我困了”,然后就跑回房间了。

 

林敬言怔在原地,他十分困惑,准备一会儿再请教一下张新杰,顺便还可以给他关于时间表的反馈。

 

 

林敬言在门上轻叩两下,说了句“我进来了”,然后打开了房门,方锐闭着眼睛,但是从呼吸的声音和频率来判断,明显是在装睡。林敬言不自然的咳了两声,语气诚恳的说:“我很久没有和其他人待在一起过了,如果有什么地方吓到了你,希望你相信,我不会伤害你。”然后略有些紧张的等待对方的回答。

 

半晌,方锐睁开了一只眼睛,小声的说:“我没有什么和外星人相处的经历,如果让你误会了,抱歉,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相处而已。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有什么要求,请直接告诉我可以吗?”

 

林敬言思索片刻,在方锐紧张的目光里开了口:“你睡觉可以不要掉到地上吗?可以不要踢被子吗?我每天都会听到警铃,然后来给你盖被子。”

 

方锐拿被子蒙住头,大喊:“要求太多了!而且踢被子会响的警铃是给婴儿用的吧!”

 

林敬言真诚的说:“可是它确实起作用了。”

 

“我真的要睡了!”

 


 林敬言照例在指针指到七的时候叫醒了方锐,方锐进驾驶室时有些忐忑,问:“今天要去哪里?又把我留在哪个外星游乐园吗?”

 

林敬言指了指门口方向,微笑着说:“你说要看其他的外星人的。”

 

方锐眼睛一亮,兴冲冲的往门口冲。打开门,探出头朝周围打量一圈,疑惑道:“还是人类殖民地?他们看上去很像人。”

 

林敬言推着他出了门,解释道:“他们就是人啊。”

 

方锐有些兴致乏乏:“哦,那这里叫什么?”

 

林敬言:“杭州。”

 

方锐一惊:“这星球命名怎么这么随意,就跟广州路、南京路一样!”

 

“额,不是的,”林敬言解释道,“这里,是地球的那个杭州,杭州市。”

 

方锐一愣,撒开腿就往回跑,边跑边吼:“我就知道你要把我扔这了!你想都别想!我连身份证都没带!”

 

林敬言揪着后领把他拎了回来,直叹气:“我真的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吗,你说要看外星人,我才带你来这的。”

 

方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指着旁边的购票处,问:“看外星人需要特地来地球上的游乐园吗?”

 

林敬言一脸无奈:“你相信我可以吗,把身份证给我,我去买票。”

 

方锐“哦”了一声,在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里乖乖从口袋里掏出了身份证。

 

林敬言拿着票回来的时候,方锐突然想起个问题:“你怎么还有身份证?”

 

对方云淡风轻的回答:“哦,别人给的。你有需要吗?他姓王,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方锐捂住眼睛:“敢情你们还靠办假证为生……”

 

林敬言一本正经道:“不是的,他觉得带着方便一些,就顺便给我们都做了一张,其实我们不需要。”

 

方锐有些好奇:“你们有很多人在这吗?”

 

林敬言点点头:“基本都是休假来凑热闹的,而且主要都待在这个时间段里,虽然都各自体验人生去了,当医生的当医生,带孩子的带孩子,但是可以说,地球现在非常的安全。”

 

方锐内心吐槽道,还是因为安全才来的。

 

此刻的他就像是任性要打老虎的纨绔子弟,然后亲爹拉了一大帮侍卫围在周围,拖来一个锁着一只被灌了十斤蒙汗药的老虎的大铁笼,然后递给他一柄标枪,说:“儿子,老虎,来,动手吧!”

 

进了园区内,林敬言驾轻就熟的带着他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路过过山车的时候,方锐磨蹭了一下,林敬言安慰他:“下次再坐好不好?”


方锐无奈道:“……我真的只是鞋掉了。”

 


目的地到了,鬼屋。

 

方锐傻眼了。

 

他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林敬言,但是对方不顾他的犹豫,直接把他拉了进去。

 

一串头骨砸到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敬言伸手拨开头骨模型,略带些歉意:“忘记提醒你了,不过没想到你这么不经……没事。”

 

方锐手脚并用的挂在他身上,怒目而斥:“你刚刚是不是要说我不经吓!你故意的吧!你就是故意的!你真的的是故意的!你果然是故意的!”

 

林敬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鼻子:“有那么明显吗?”

 

方锐:“……”

 

迫于环境,他忍辱负重的躲在林敬言背后,跟着往前走。其间伴随着各处飘来的各种尖叫声,以及笑声。他正气恼着林敬言的捉弄,脚腕上突然一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敬言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来看他,方锐紧闭着眼睛指着自己的脚:“有……有东西……”

 

林敬言拍拍他肩膀,示意他睁开眼睛,然后把他拉回背后,说:“别逗他了。”

 

从左前方的角落里传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方锐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攥紧了牵着的左手,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起那个角落,那棵树的树干上空荡荡的,也没有悬挂什么骇人的装饰,树枝上也光秃秃的藏不了什么东西。

 

然后这棵树动了一下。

 

“啊啊啊啊……”

 

林敬言条件反射,一把捂住他的嘴。再看那树时,方锐发现,它原本朝墙壁的那一面上有着清晰的五官,明显,眼睛已经笑得睁不开了。

 

那棵树捂着肚子,喘着粗气:“林敬言,你从哪找来个这么好玩的小孩的,这也太不经吓了。”

 

林敬言:“捡的。”

 

方锐:“……”

 

那棵树平复了一下呼吸,环抱起手臂,懒洋洋地靠在墙上,问:“你来,有什么事吗?”

 

林敬言诚实的回答:“他想看外星人。”

 

树:“……”

 

树咆哮道:“他不能看你吗!你这么随便带人看我给我钱吗!”

 

林敬言:“你能穿上衣服说话吗。”

 

树一愣,小心翼翼的指着方锐:“雌的?”

 

方锐吼道:“雄的!啊呸!男的!”

 

林敬言用力咳了两声,树不知道从哪里扒拉出几件衣服,然后套到身上。

 

已经穿戴整齐的树严肃的清清嗓子,示意林敬言相互介绍一下。

 

林敬言伸手朝背后一指:“方锐。”

 

然后朝前一指:“树人,来自奇润森林,你最近有改名字吗?”

 

树点点头,用骄傲的口气说道:“刚改的!我的新名字是!GROOT!”

 

方锐喷了。

 

方锐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太礼貌,于是知错就改,用最真诚的语气道歉后,又用最好奇的语气问道:

 

“你姓周吗?”

 



注:树人出现在s01e02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