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二十)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字数居然一次比一次多

肝啊


Chapter20

 

树人闻言一怔,上身微微前倾,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方锐摸摸鼻子,含糊道:“就是觉得树人很适合姓周。你每天都待在这里吗?”

树人眼睛一亮,热心的向方锐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我每天白天都在这里,其他小孩实在工作态度太差了,前边拐角再过去的那个,拿个骨头爪子都不知道多动两下,一点干劲都没有。”

方锐:“……您倒是挺工作认真负责的嚯。”

树人摆摆手,眉飞色舞的说:“哪里哪里,我待这纯属个人爱好,前些日子一不留神还吓到了一个刚下班的小孩。”

方锐:“敢情您还不是在这上班,比拿工资的还积极……”

眼看两人要继续满嘴跑火车下去,林敬言不动声色的插了一句:“你最近还好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树人稍一思索:“还真有。”

林敬言后悔客气这么一句了,叹着气捏了捏眉心:“你说。”

树人:“最近有人失踪了。”说完这句,又转过身去,开始翻包。林敬言把玩着一根胫骨模型,耐心等待对方的下文。树人倒腾半天,再起身时,手里多了一个小公仔,看大小和颜色,应该是女孩儿挂在包上的小挂件。

树人注意到了林敬言和方锐两人有些微妙的表情变化,连忙解释道:“这是我捡的,我记得这个娃娃是一个女孩的,本来是想还给她,可是自那天起,她就再没有出现过了。”

方锐搓着手指,漫不经心地说:“可能是换工作了?”

树人点点头:“我晚上散步的时候听到有人提起过她,说她确实是刚刚离职,可是她不可能不回来找这个。”

方锐奇道:“你怎么知道她会为了一个娃娃特意再回来一趟,丢了再买不就行了。”

树人有些着急:“可是,这是她前男友送她的!”

方锐:“???”

方锐恍然大悟,看他的表情里带着一些同情:“哦,明白了。”

树人慌乱的辩解道:“我不是喜欢她啊!”

方锐:“我什么都没说。”

林敬言:“难怪你突然决定要待在这里,还一待就几年。”

树人:“……”

树人自暴自弃道:“我是有一点点喜欢她啦,我每天晚上都会在园区里散步,然后经常碰到她,然后听她和其他人聊天,她每次下班前都会拿茶杯给我浇水。”

方锐:“虽然不想戳破你的幻想,那姑娘可能只是想倒水而已,倒你身上只是巧合。”

树人:“这个不重要!我就想知道,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有点担心。”

林敬言扔了骨头,打了个响指,果断道:“找个姑娘,还她娃娃,简单。”

说着,伸手接过了粉色的娃娃,从口袋里掏出音速起子扫了一遍:“只要根据上面残存的那个女孩的生物信息,我们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她最后出现的地方了。嗯?”

树人很不满的用手指戳了戳快怼到脸上的音速起子,抱怨道:“你干嘛。”

“起子显示,在这。”

树人一愣,紧接着嚷嚷起来:“她没摸过我脸!你空口无凭不要辱人清白!”

林敬言:“……”

林敬言有些无奈,伸手把他拨开:“我没说你,显示在你背后。”

方锐蹲在墙角前,睁大了眼睛,回头看着林敬言,两手一摊:“什么都没有。”说着还敲了两下,空心的。

树人解释道:“里面是个小配电室,特别小,我知道谁有钥匙。”

说着,林敬言已经打了锁:“不需要。”

拉开门,方锐拿起手机朝里开了手电筒,结果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得睁不开眼。林敬言从背后伸了只手捂住他的眼睛,转头问树人:“她最后确实是出现在这里,里面空间只有这么大?”

已经习惯了光线的方锐直接探了进去,两步进深的狭小空间,实在不像能够藏下一个成年女性的样子。方锐在里面四处打量一圈,突然灵光一现,指着背后空白的墙壁问道:“会不会在墙里面?”说着,缓缓伸出手,然后被林敬言拉住了。

“我来。”林敬言从方锐旁边挤了过去,然后朝着空白墙壁探出手。

意料之中,手直接穿过了墙壁。

林敬言晃动了一下手,然后向背后两人解释道:“空间折叠技术,那个女孩可能真的遇上麻烦了。”说着,上前一步,消失在墙壁这头。

 

林敬言向四周打量一番,银色金属构成的地板墙壁以及吊顶,从他所处的位置延伸出去,左右两侧各有一条通道。人造重力较于地球有细微的差别,应该是在太空中的飞船里。

“有点素。”方锐评价道。

林敬言猛的回过头,一脸吃惊:“你怎么跟来了。”

方锐不解:“我怎么既不能跟来了。”

林敬言严肃的说:“我不是说了会有麻烦吗?可能会有危险。”

方锐朝手心里一砸拳头:“对嘛,多个人多点力量嘛!”

林敬言毫不留情的说:“对我来说,只会是多了一个要照看的人。你,现在立刻回去。”

方锐闷闷不乐的看了他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转圜的余地,慢慢转过身:“好吧好吧,我去找鲁迅了。”结果又被林敬言拉住了,方锐笑眯眯的回过头,以为对方突然又改变了想法。

林敬言从方锐口袋里拿出起子,评价道:“手挺快。”然后展开他的一只手,在手心里放了一枚钥匙:“回Tardis里待着,带着他。”

结果方锐前脚刚走,回廊里就响起了警报声,林敬言感叹自己时运不济,随便挑了一条通道就钻了进去。

 

看着方锐一脸不快的回来了,树人一脸我就知道的看着他,故意问:“怎么了,被赶回来啦?”方锐瘪着嘴巴晃晃手里的钥匙:“让我回去待着。”

“卧槽,Tardis的钥匙,”树人一脸惊掉下巴的样子,转而又忿忿道,“我跟他们都认识这么久,也没见谁给我一把啊。”

方锐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很是为难:“你这样,怎么出去啊。”

树人一脸坦荡:“白天出门,直接走啊,他们只会夸我化妆技术高超。”

方锐:“……都真心大。”

 

方锐盘腿坐在沙发上,一手支棱着下巴,食指不住敲击的侧脸。

方锐:“好无聊。”

吊在天花板上的树人垂下一条手臂问他:“上来玩?”

方锐:“……不了,谢谢。”

树人轻盈的落到地上,蹲在他的面前,抬头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

方锐突然开口了:“我很麻烦吗?”

树人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一句。

方锐有些局促不安的搓着手指:“我是不是很麻烦,所以他才总是什么都不让我干,他总是把我放在各种他觉得足够安全的地方,然后一个人离开,我想跟着一起去也不许。”

树人戳了戳他的膝盖,示意他抬头,然后站了起来,在他面前伸出了双手,纤细的手指迅速伸长,生长出更多的枝叶,连带着整条手臂迅速变粗。其中一根树枝环住了方锐的脖子,然后突然收紧。在方锐怀疑自己要被勒死的前一刻,树枝松开了。

他在方锐面前甩了甩两丛茂密的枝叶,然后又缩了回去,恢复成两只正常大小的手。

他直视着方锐的眼睛,说:“你很脆弱。”

方锐刚想辩解两句,树人制止了他:“我不是指精神或者心理上的,而是生命,你们都是脆弱的个体。

“宇宙之中,比你们强壮的生物太多了,你们足够智慧,可以生长蔓延至宇宙中的每一个角落,但是,请你不要忘记你本身非常脆弱这点。饥饿,疾病,受伤,心碎,任何一项都可以轻易带走你们原本就很短暂的生命。”

说着,树人又蹲了下来,抱起膝盖:“生命是很沉重的,而你们的生命又如此脆弱短暂。我属于一个长寿的种族,我见过一百年才发生一次的星龟迁徙,我见过一个星系在战争中殒灭,也见过一颗恒星的诞生,我原本肤浅的以为我已经看透了宇宙,但是带我来这里的那个老男人,从他的眼睛里我看见了更多。时间领主,他们看的太多了,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生命的沉重与脆弱。尤其是你,人类,在他看来,你可能就像是刚出生的狐狸幼崽,随便路过一只狼咬你一口,你就没命了。他不能让你涉险让你因为他的过失而死亡,否则他就必须背负起你的死亡,这份沉重你能明白吗?”

方锐摸了摸鼻子,囔囔道:“你直接说他嫌弃我容易死就完了。”

树人:“……妈的白讲了。”

方锐托着腮帮子,在树人裸露的手上戳了两下,刻意转了话题:“那姑娘怎么样?”

树人眼里闪过一道光:“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嘴角上有两个小小的梨涡。”

方锐:“那你觉不觉得他一个人去还是有点不靠谱。”

树人:“你话题转的有点快……但是我还是很信任他的,听说他以前很厉害。”

方锐:“但是,我只是猜测,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肯定失踪的不止那姑娘一个,肯定还有很多人,他要救人,不可能只救一个人,万一他一个疏忽,正好把那姑娘落下了怎么办。”

树人:“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去给老男人发条消息。”

说着蹿向操作台,手脚麻利的捣鼓一阵,然后一抹脑门儿,摆了个骚气的姿势:“已经叫完援兵了,搞定。”

方锐:“……”

方锐:“那你就不想那姑娘感谢你吗?”

树人一脸纯良:“我是单恋,做好事不留名。”

方锐继续循循善诱道:“那我们找到她了,告诉有个人喜欢她还救了她,她肯定特别高兴,万一人家也喜欢上你了呢?”

树人坦诚的说:“她不可能喜欢我,这个时代里,人类根本就没有和其他种族通婚的先例,会很麻烦,我不想她被麻烦。”

方锐没有放弃:“那我们一起去确认她确实被救了好不好,看一眼就走。”

树人低头沉思,方锐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只见树人嘴唇轻启:

“好,就这么干。”

 

方锐往口袋里塞了一堆地雷之类的小玩意儿,确保安全,然后看向树人,他正在和Tardis打着商量。

方锐:“你不会开啊?”

树人摇摇头:“太难了,对我来说,还不如直接和他商量来得快。”

说着,Tardis的引擎自动运转了起来,方锐有些发懵:“这是去哪?”

树人喃喃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去她那了?”

引擎停下时,两人都有些心里没底,迟疑着,还是打开了门。

 

一个房间里全是人。人群或站或蹲,脸上满是恐惧,看见突然出现的方锐,也并没有施与更多的眼神,树人探了个脑袋出来,方锐低声问:“有没有看见她?”

树人仔细打量一圈,摇摇头说:“没有。”

方锐走到旁边墙角,在一个蜷着的女孩面前蹲下,询问道:“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吗?”

女孩闻言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那群机器人,把他们分批带走了,说要给他们升级,可是之后他们没有一个人回来。”说着,又哭着把头埋进膝盖。

方锐默然起身,回到隐形的Tardis旁,对树人据实已告:“那个女孩说其他人被机器人带走了,说要给他们升级。”

树人颜色大变,直接从Tardis里蹿了出来:“卧槽赛博人!完蛋了!”

方锐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胳膊:“你先等等!”

树人一把甩开他的手:“等不了!我要去救她!”

方锐急道:“他们也得救啊,先把他们都带出去,我陪你一块儿去找!”

树人闻言,纠结了一下,艰难的点了点头。

方锐拍了两下手引起众人注意:“我们带大家出去,大家快到这里来。”

众人看上去对他们不太信任,但是这时候也都死马当活马医了。众人将信将疑的进入了Tardis里,然后被与外表不成正比的内部空间镇住了,两人瞬间获得了所有人的信任。一个男孩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方锐:“你刚刚说会带我们出去,是真的吗?”

方锐张嘴刚欲开口,余光捕捉到一个试图往外挪的身影,立刻眼疾手快的揪住那人。方锐把那个捂着脸顶着鸡窝头的男孩抓住之后,提溜着后领,冲他耳朵吼了一嗓子:“许博远你他妈怎么在这!”

男孩移下三指的宽度露出眼睛,说:“大哥,我说我不是你弟你信吗?”

方锐:“我还没说他是我什么人呢……”

许博远:“……”

许博远张嘴准备再狡辩两句,一旁一个身影蹿了出去:“交给你了,我走了!”

方锐一把把许博远甩回去,指着他的脑门儿说:“都给我待里面别出来!”然后跟着冲了出去。

 

刚出房间,就看见树人正朝着一队宛如金属版天线宝宝的赛博人嚷嚷,方锐在内心感谢了林敬言丢给他的《银河系青少年百科全书》一万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地雷就朝着树人的方向奔去:“周迅你让开!让我炸……”

“闭嘴!”树人朝他吼了一嗓子,然后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面前的赛博人,“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从面前的金属壳里传出了回答:“这是我还作为人类时的名字。你将被升级。”

 




注:赛博人:(Cyberman)金属外壳,聪明,情感都被删除,并企图将其他生物全部改造成为和他们一样,他们称之为升级。(升级后的人,相当于已经不复存在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