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二十二)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对叛逆期青少年无所适从的空巢老人(并不是)

一物降一物

看戏,吃瓜


Chapter22

 

轰隆一声巨响在前方炸开,然后响起了方锐面前的赛博人被击中的声音,只见它大半个头部已经被轰得不见了踪影。

方锐心下稍安,拿手扇了扇脸附近的浓烟,长出一口气,自己百忙之中,为稳妥起见而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定时的地雷,居然真的起了作用,嗯,虽然动静有点大。他活动了一下手臂,从桎梏中解脱出来,对着赛博人当胸一推,残骸应声倒地。

他朝四周一打量,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Tardis内部,离他两步远的叶修肩膀上扛着一副重炮,炮口的光的亮光正慢慢暗下去。

叶修随手把重炮用力扔到脚边,上去就狠狠拧了他耳朵一下:“拿头撞是吧?”

方锐:“……”

叶修戳着他的脑门儿恨恨的继续说:“还敢站在地雷波及范围里是吧?”

方锐:“……”

许博远从操作台背后伸出一只手挥了挥:“请叫我卡时间小能手。”

方锐:“……”

叶修喘着粗气,不住的念叨:“诶我这心脏,体谅一下老年人行吗。你也太能跑了,一不留神就没影了。你能不能悠着点,这不是电磁地雷啊,不是他及时停了Tardis把你拉进来了,你就要跟外边一群一起被轰飞了。”

方锐如梦初醒,一拍手:“哦对,老林!”然后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叶修:“……”

叶修:“他怎么活到那么大的?”

许博远:“大概是靠气死别人。”

 

方锐刚从门里冲出来,就看见了站在一堆残骸当中的林敬言。他闻声抬起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方锐心里有些发怵,慢腾腾的朝他挪了过去。他小心的跨过一个赛博人的躯干,脚下一滑,踉跄两步险些摔倒,林敬言两步并作一步上前帮他稳住身形,方锐站住之后,悄悄斜瞥着眼打量他的表情,依然是冷着的一张脸。

叶修在Tardis门上“哐哐”敲了两下引起两人注意。

“老林呐,”叶修交叠起双臂斜倚在门上,“小孩子嘛,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一顿不够就打两顿。”

方锐也反应过来了:“对了,你们几个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在这里?许博远你怎么跟他们认识的?你……”

“先打住,”许博远也探出个头,两手交叉示意他闭嘴,“我保证下次跟你解释清楚。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你现在就……”说着,眼神滑到一旁的林敬言身上,看上去有点幸灾乐祸,“我是不是应该先给你唱一首祝你平安。”

方锐:“……”

林敬言一言不发,朝两人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就从方锐口袋里拿出钥匙,招来了Tardis,全程没有再看方锐一眼。

方锐望着在操作台前忙碌的背影,如坐针毡,有些无措的捏着手指。一直以来,他没有见过林敬言表现出什么情绪,但眼下,明显是在生气。虽然他不能理解具体原因,但是问题肯定是在他身上没错。

正当他斟酌的说辞,准备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林敬言的声音冷冷的砸了过来:“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跟着?”

方锐:“我……”

林敬言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是不是还说过不要涉险。”

方锐:“这些你都说过,但是……”

林敬言:“那你究竟在干什么?”

方锐:“我担心你出事啊!”

林敬言笑了,但只是一瞬间,笑意就被眼睛里更深的寒意吞噬。他一字一顿的说:“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方锐长大嘴巴,一向伶牙俐齿如他,此刻万种巧妙的说辞都卡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像一条搁浅的白鲸,拼命张大嘴想从周围的环境里汲取氧气,干燥的环境慢慢的剥夺了他皮肤上的水分,为了弥补流失的水分,眼睛散发出了朦胧的湿气。他垂下头,起身往房间走,林敬言只是目送他离开,一言不发。

 

林敬言捏成拳头的手关节有些泛白,,他把手抵在唇边,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方锐要救不回来了。然后叶修的Tardis出现在那里,他屏住呼吸,等着门打开,给他一个判决。然后方锐出来了,带着一种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茫然表情,这种无知让他从心底冒出一股无名火,这个人对自己的脆弱性根本没有半分认知。真的就差一点,他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了。

想到这里,林敬言阖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呼出。方锐确实帮了忙,但是这种帮助并不是必需的,他一个人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虽然过程会多一些波折,但是他是完全可以一个人处理好一切的。方锐实在是……林敬言有些焦躁,他可以一个人投入一场战争,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一个人。他靠在操作台上,眉头紧蹙,费力的思考着这个前所未有的难题。

灯光从四周倾泻而下,蜿蜒着流淌过扶梯,地板,停在沙发的脚下,他盯着那一小块阴影,然后自暴自弃了。放弃了对问题的探究,准备去看看那个生闷气跑了的罪魁祸首。

 

乱糟糟的床单上隆起一团,方锐就把自己埋在厚厚的被子底下。听见推门的声音,他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床边陷下去一块,方锐紧张的往一旁挪动了一些,一只手在他脊背的位置轻轻拍了拍:“生气了?”

“没有!”带着鼻音的回答扔了出来。

林敬言愣了愣,决定直接上手,把人从被子里剥离出来,方锐那点扑腾被直接无视掉了,然后林敬言就看见了一个活像在看负心汉的愤怒眼神。

方锐用力吸吸鼻子,没什么底气的瞪着他,质问道:“你干嘛!”

林敬言:“……”

林敬言捏着眉心,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说:“刚刚是我不对,话太重了。我只是想说,你其实不用担心我,更不用来救我,我用不上的。”

“我不!”方锐瞪着眼睛,眼眶有些发红,“万一你真的死了怎么办!”

“呃,”林敬言有些头疼起来,“其实我没那么容易死,而且就算死了,也会重生不是吗?”

“可是会疼啊,”方锐说,“肯定会疼的。”

林敬言怔住了,嘴角划出一道弧线。在大宇宙中,一切以存活为唯一目的,那么多的生物当中,还会在意疼痛的只有人类了。真是典型的人类思维,真的是,蠢透了,把注意力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实在是太过愚蠢。

但是却又很温暖。

林敬言真的无奈了,只好摆出投降的姿势:“总之是我的错,我道歉。”然后站了起来,伸手去拉方锐,方锐敏锐的躲开他的手,大喊:“你干嘛!”

“走啊。”林敬言说。

“你要因为我想去救你所以要赶我走吗?!你这人怎么这样!”方锐一下就跳了起来,披着被子做出防备状。

“什么跟什么啊,”林敬言说,“去下一个地方啊。这次先说好,不要擅自行动。你想去哪?”

方锐闻言,眼睛亮了起来,一把挥开被子,朝林敬言扑了过去。林敬言下意识接住他,顺着惯性踉跄两步,稳住了身体,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实在是,太乱来了。”

方锐开心的看着他。

林敬言叹了口气:“所以你要去哪?”

 

 

 

Tardis停下后,林敬言朝门口指去,示意方锐:“你可以走了。”

方锐欢快的跑到门口,却又停下脚步,有些戒备的看他:“你保证不会把我就留在这?”

“我用我的心脏发誓。”

“你有两个。”

“我用我的两个心脏发誓。”

见他还一脸犹疑,林敬言无奈道:“我不是把Tardis钥匙给了你吗,只要你有钥匙,你就可以用它来找我,我保证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方锐点点头,开心的跑了出去。

林敬言一个人瘫倒在沙发上,自言自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林敬言根据方锐报出的时间和地点,定位到的时空点,是方锐的学校附近,他离开后的第三天。

他有些疑惑。

方锐解释道:“我饿了。”

“所以?”

“我们学校旁边的小吃街的烧烤不错。”

“……”

林敬言一脸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这是被无数人觊觎着的飞船,是足以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战舰,你用它送你去吃烧烤?”

方锐期待的看着他:“不行吗?”

林敬言:“……行。”

林敬言感觉自己的底线一路下行,而且瞧着还没有停的趋势。

 

夏日的傍晚,小吃街总是人满为患,方锐排了好一会儿队。排到他时,熟门熟路的点了一堆肉串,然后又拿过菜单,估摸着是不是给林敬言带点别的。

方锐思索着:“再来两串……”

“给他再来两串韭菜,连一根菜叶都没点,太不健康。”一个熟悉的声音背后如惊雷般炸响,他摆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回头去看黄少天,“好巧。”

黄少天鼻子哼了一声:“可不是嘛,这可真是太巧了。”

方锐摸摸鼻子:“今天不是周末吗,你们怎么来学校了?”

喻文州温和道:“有人不见了,当然是来找人啊。”

方锐讪讪道:“我不是打过电话,说我这几天住学校吗?”

黄少天猛地一击掌:“这么神奇吗?那我怎么听你室友说你从南京回来,这几天是回家住啊。”

“我……”方锐眼神游移,找准空当就准备跑,结果被两人一人按住一边肩膀给拖了回来。

喻文州笑眯眯建议道:“你最好不要跑,我们的短跑成绩都比你稍微好一点点。我们都以为你是不是被绑架了,差点准备报警了。现在火气有点大,你要是再跑,我只能保证,我们尽量不打死你。”

方锐:“……”

方锐弱弱地说:“我说我跟着外星人跑了你们信吗?”

“信啊!”黄少天扬着下巴瞥他,“我还说我是外星人呐!人呢?带出来看一眼啊!”

 

方锐在两人挟持下,回到了隐形的Tardis旁,敲了敲门,没有注意到后面两个人震惊的表情。门打开了,方锐没什么的底气的指着两人,准备向林敬言解释一下情况。

结果林敬言开门后,瞪大了眼睛,目光直直的越过了他望向身后两人:“怎么是你们?”




注:奇怪的小知识

鲸鱼是哺乳动物,搁浅后的死亡原因多是由于自身重量压迫(俗称重死的)、缺水以及涨潮引起的窒息。虽然是被喊鱼,但是却会被淹死。



评论(5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