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二十三)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出柜大会(并不是)

塞了一半的背景介绍在一章里,非常混乱

一股脑儿写完,有空再调整一下


Chapter23

 

广州接连三次入冬失败,虽然已经步入十二月,但是街上行人鲜有人换上臃肿的羽绒服,许多年轻女孩甚至还光腿穿着各色短裙,欢快的笑声为气温又添上了几度,四处弥漫着浓浓的暖意。

除了某一个客厅。


此刻气氛有些严肃,方锐绷着脸盘腿坐在沙发正中心位置,双臂撑在两侧膝盖上,神情带着一些藏不住的得意和兴奋,一扫之前的丧眉搭眼,一股子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气势。

他用力咳嗽两声,倨傲的朝黄少天扬扬下巴:“你们什么情况啊,从实招来,不得再有隐瞒。”

黄少天:“……”

一旁的喻文州先开口了:“嗯,我们之前见过。”

方锐挑起眉毛:“就这样?”

喻文州笑得一脸纯良:“就这样。”

方锐一拍大腿,恨恨道:“你当我傻吗?”

喻文州:“你看出来了?”

方锐跳起来,隔着茶几,抄起抱枕朝他头上掷去,被黄少天眼疾手快的抓住,反手又朝他扔回来,紧接着,两人又打作一团。

林敬言:“……”

林敬言:“总这么闹吗?”

喻文州没有一点想去阻止的倾向,端过茶杯细细抿了一口:“每天都。”

林敬言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两人打累了,终于安静下来,喻文州把茶杯放回茶几上,调整了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些,开口道:“我们之前就认识,但是认识的有点早,嗯,还真的蛮早的,大概,一千多年?”

黄少天思索片刻,犹疑道:“差不多吧,快两千?这都不重要啦,哎呀,我们真的要说了吗?发现发小根本不是人这种事情是不是有点刺激过头了,方锐你心脏没问题的对吧。诶我怎么讲出来了,算了,那就直说了吧,我们三个,都是Gallifrey的时间领主,时间领主是什么你知道了对吧,那我就不赘述了啊。哦,说都说了,那还有一个呢?等小远回来一次性说完?不然还要解释两遍好麻烦啊。他今天是要回的对吧,怎么还没回啊,我们需不需要拿Tardis再查一下他的方位?诶方锐,说真的,你太不厚道了啊,还说你住校,我们可还是很担心你的,你这么傻万一真被拐走了怎么办。我们查到你再次出现的位置,可是提前了两个小时去蹲点的!你好意思还质问我们吗?我们不就是稍微隐瞒了一下种族吗!这是什么大事吗?!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妻还都瞒着私房钱藏哪呢!你跟人跑了还不和我们说实话呢!诶说真的,小远还没回吗?他……”

“那个!”楼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众人下意识抬头,就看见许博远趴在栏杆上往下望,头发乱糟糟的,还在喘着粗气,“我大概再过二十分钟就会回来。抱歉,事情太多了,耽搁了,我赶上你们的出柜发言了吗?”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干巴巴的说:“还没……”

“那太好了,”许博远长出一口气,像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拉出了个人下了楼,“那就顺便加我一个。”

黄少天大喊:“叶修?!”

方锐:“???”

方锐咆哮道:“你们他妈都什么情况给我说清楚!”

 

“事情就是这样。”叶修总结道,“我跑了,一群人休假跟着跑了,然后扎堆了,然后待这了。”

方锐:“你的总结能力有点太强了。这个现在不重要,许博远你什么情况?黄少天你什么情况?你们都什么时候发展出奸情的?!”

黄少天不乐意了:“什么叫奸情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祖宗还没碰上面呢!明媒正娶你懂吗!不过叶修,你好意思吗!小远未成年哦,才十七你就下手了吗!”

“更正一下,”许博远举了下手,“我现在十九。”

黄少天不耐烦道:“你当我不会数数吗,你现在大一,十七,我把你身份证号背给你行吗。”

许博远摸摸鼻子:“我来自两年后,根据我日后的日记,我是在十九岁回到了两年前,然后告诉你们的。顺便提醒一下,我现在根本没有见过他,而且我过去的记忆里,你们并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情。”

黄少天一愣,颤抖的手指着许博远的脑门儿:“你是要告诉我,我这两年都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还不能和你说是吗。”

叶修幸灾乐祸道:“能让黄少天不说话,厉害厉害。”

林敬言咳嗽两声:“既然方锐你是和他们在一起,那那就和他们……”

“我先告诉你,两年后你俩还在一起,”叶修斜眼看林敬言,补充道,然后一拍手,“很好,形成时空定点了,改不了了。”

林敬言:“……”

林敬言捂着脸:“叶修我又怎么得罪你了吗?”

叶修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想开点,我不说了吗,孩子不乖,打一顿就好。这会是多么奇特的一段人生经历啊。”

“我说,”方锐整个人都是木的,他的世界观被彻底冲刷了一遍,他喃喃道,“意思是我的发小里,五个有两个不是人是吗。”

“准确说,是三个,”黄少天诚实的说,“张佳乐和他男朋友也是,你俩这运气真的该去买彩票了,我觉得你能中一艘飞船。”

 

方锐努力的消化了一会儿,突然缓过神,望向许博远:“事情都解决了?”

许博远点点头:“都解决了。送Groot回去了。其他人都交给街道办处理了,他们需要洗脑,然后个别人还需要做额外的心理辅导。”

方锐有些发懵:“现在街道办都这么全能吗?”

许博远解释道:“这只是一个简称。是国内专门处理地外生物入侵、外星科技研究、超新技术开发等等事务的组织。各个国家都存在类似的组织,英国的叫火炬木(Torchwood),然后国内的这个,嗯,全称是:杭州路街道办事处。比较扯的是,在国内的所有分点,没有一个地址是在杭州路上。”

黄少天眼睛往一边猛瞟:“这么土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谁起的对不对。”

叶修无奈道:“他们当时让我帮忙起一个,我就起了啊,现在再有意见,也太晚了。”

方锐:“那也请你起一个类似国安局之类的名字好吗!还杭州路街道办事处,听起来更配红袖章好吗!跟地外生物一点也不搭边。”

叶修:“我也没拦着他们改啊,现任的处长老冯之前要改来着,愣是中二病发作给他整出了缩写是GLORY的新名字出来,然后黄少天他们老师从学校辞职之后不是在我们那一起上班吗,看到就说了句:‘这名儿好。滚,look over肉圆。’然后老冯气坏了,就不改了。”

黄少天惊叫:“老魏要辞职吗!”

叶修:“哦,说漏嘴了,又一个时空定点。”

黄少天:“……”

 

方锐端着茶杯猛嘬一口,深吸一口气:“我就想问问,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有些纠结。

“其实……”黄少天磕磕巴巴的说,“我们忘了。”

方锐:“……”

喻文州说:“是真的,我们自己都根本不记得有这回事。我们被人用变形拱改写了基因和记忆,我们两个人的记忆都是虚构的,虚构的父母,虚构的幼年时期,直到前两年才拿回记忆。”

黄少天声音沉重:“这么贱的事情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对不对。”

叶修:“……”

叶修:“凭良心啊,我够厚道了。你们俩把人赶下台都得罪人了,还敢就俩人跟着来,改写你们基因才不会那么容易被找到,你不谢我你还怪罪我。”

黄少天:“那苏妹子呢!你把她带在身边,把我们两个六七岁的小孩扔广州自己过,你这叫厚道吗!”

叶修:“自家妹子能一样吗。而且如果我不自己带她,回去我就能被苏沐秋追杀你信吗。至于你俩,是你自己跟老王不对付不肯让他照顾你,老王带着他的那窝孩子驻扎北京,我就把你俩往南边送,这还不好?保姆也请了,房子也买了,为了不耽误你俩以后谈恋爱,我给你俩的还都是同样在闹离婚的两家人把孩子交给别人看护的设定,这不贴心吗?”

黄少天:“那你让老王来给我开家长会是什么情况!”

叶修:“小张说如果小时候家长冷落孩子,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不利,所以我俩才装成你们叔叔去给你们开家长会。”

黄少天:“你看我俩喊老王喊叔叔,你良心不会痛吗!”

叶修:“我还没让他装你爸呢,你知足吧。”

黄少天:“……”

叶修长出一口气:“世界终于安静了。”

 

突然,闹钟的声音响了起来,许博远抬手示意:“我的。”接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我还有五分钟到家,我们最好现在就撤。”

叶修懒洋洋地起身,挥挥手臂:“走了走了,不用送了啊,就停在楼上。”

黄少天讪讪道:“谁会送你。”

方锐被周围一群人突然的麻利动作惊到了,指着自己问:“那我呢?”

喻文州把他从沙发拎起来丢给林敬言:“记得回来考试就行。”

黄少天叮嘱道:“别死了就行。”然后想了想,又补充道:“死了也要记得回来考试。”

方锐泪流满面:“靠哇!我是宾斯教授吗。”

本以为已经走了的叶修突然又从楼上探出头,强调:“真的什么都不能说哦!”

黄少天怒吼道:“滚!”

一群人闹哄哄的走了,只剩下黄少天与喻文州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听到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响,门被从外面打开了。许博远裹着厚厚的围巾,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搓了搓手。关上门后,一边取下围巾,一边随口问道:“来客人了?”

黄少天看着茶几上的一片狼藉,努力朝他挤出了一个笑容:“今晚吃烤串。”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