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林方】our stories

灵感来源:《你一生的故事》
(没看过的话,就请直接当做林敬言有未来视)
短篇
第一人称,请自动避雷


圣诞快乐。



————————————

our stories




我记得最初见你时的情形。

我记得你的每一个样子。

你会热切的介绍着俱乐部旁边小吃街的吃食,并隆重的向我推荐了又推荐蓝雨食堂。盛情难却之下,午饭我跟着你在食堂解决,你端着一份淋了红红的辣椒油的虾仁肠粉放在我的面前,看上去很美味,但是其实我并不能吃辣。我强撑着送了一块进嘴里,紧接着就会被辣得说不出话来。我看着你手忙脚乱的从一旁的窗口刷了一杯冰镇的酸梅汤,然后慌慌张张的塞给我。空调尽责尽责的吹着冷气,你的额角却仿佛渗出了一点汗水,你后来会告诉我,你在担心自己闯祸了会受到处分。我用宽大的杯口挡住了眼里泛出的生理性泪水,和嘴角上挂着的一点微笑。

你会拖着行李箱,耳朵上挂着银色的耳机,从左侧的口袋往外掏车票,看见站在出站口的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用力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和我打招呼:“林队!”这实在是我记忆中出现次数极为稀少的称呼,因为没过多久你就会对我直呼其名了。但那时,我只会是微笑着,朝你点点头作为回应。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成为了背景板,你的亮度和色彩饱和度与之格格不入,在我的视网膜上灼下深深的经年不褪的影像。我从你的手上接过行李箱,问你:“只有这些?”你笑嘻嘻的回答:“跟你混,有钱了就买新的呀!”我只是笑着没有说话。你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一路的见闻,一眼就叫人看出是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那天晚上,大家简单的在俱乐部旁边的饭馆吃了一顿权当给你接风,结果仅一顿饭的时间,你就和其他人熟络起来。你是一桌人里年纪最小的,其他人故意逗你,给你拿了瓶啤酒,你也傻乎乎的真的接过就准备往嘴里倒。我在你只喝下去一口的时候,捏住了你的手腕,然后把啤酒瓶从你的手里拿出来放到一旁,并用队长的威严制止了其他想继续起哄的人。你却借势开始让他们一人满上一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你一直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

你会带着一些纠结的情绪,敲响我的房门,提出想转职。我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静静的凝视着你,听你把话说完。你的眼神带着些许担忧却又无比坚定,这个眼神我还会见许多次,而你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对的。你说完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这也是一个我会熟悉的表情,我轻轻的回答你:“挺好的。”第二天,我们一起去说服了经理,让你以盗贼为职业出道,事实证明,你做的很好,你的第一场职业比赛发挥相当惊艳,得到了其他职业选手的肯定。我们的配合也很默契,后来被称作犯罪组合。你眉飞色舞的告诉我,你和同期的吴羽策吹嘘过这点,并抱怨起他的反应如何之冷淡,让人苦笑不得,和虚空双核之一吹嘘默契性,这样类似宣战的举动,也就只有你的朋友不会再往深处想了。但是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看你,伸手扶去你鬓角上的一点毛絮,你大概又去逗院子里那只像球一样胖的橘猫了。

你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腕,舒展着身体,然后会起身端起外壁印着鬼迷神疑的马克杯,走到饮水机旁,我伸长了胳膊,让你给我也倒一杯,你嘴上嘟囔着,手上却是从善如流的接过,马克杯来自粉丝礼物,你把写着“犯罪组合”的礼物盒从冒了尖的小山里扒拉出来,当天就投入了使用,两个水杯,都被端在你的手里。

你会拉住我,拍直我的脊背,在周围一群人有些调笑的眼神里,用手在我们两人的头顶来回比划。你的两根手指会虚掐出一段距离,兴高采烈的说:“我现在比老林还高一点儿呢。”一旁叶修叼着烟,也没止住他的一张嘴,他挑了挑眉毛,评价道:“都是被你愁的,老林连个儿都不长了。”你立刻开始反击,伶牙俐齿的功夫,活像三个黄少天。

除夕夜的钟声响起时,手机里响起的第一个声音,我知道会来自你。只会是一句话:“老林,新年快乐!今年一起拿冠军!”每一年都是同样一条,只是后来,第二句被省掉了。

我的状态下滑,你会是最先觉察出来的。你的眼神里是遮挡不住的担忧,却装出一副比平时更加快活的样子,你每天自己做完手操,又会有些强硬的抓过我的手,在帮我做一遍,白炽灯发出细小的嗡鸣声,你的头低垂着,仿佛只是在专心看着我的手,我看着你的头顶,看不清你的表情。

离开的那天,你会一个人去机场送我,一路嘴巴没停,怒骂经理,担心伙食,忧虑天气,说到最后,再也没有什么话能说了。你沉默的看着我。我知道你的想法,我知道你差点就要说出来了,我知道你不会说。广播通知检票,我拎起箱子往里走去。我会回想起当初我在车站接你时的情景,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那天之所以接你的是我,是因为这是我主动向经理要求的。我带你来到这里,转眼间,我又把你一个人留下了。在我转身的一瞬,你从侧面抱住了我,把头埋在肩膀内侧,闷闷的叮嘱道:“路上小心。”我没有低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你松开手臂,在我背上拍了拍,又换回了那副欢快的语调:“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我也轻笑着答:“还请手下留情。”安检完,我才敢转过身,你还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睛里有些氤氲的光,我不敢回头,我怕我回头,就走不了了。

再后来,你会遇到一些麻烦事,我知道你对唐昊心存芥蒂,但是你的职业素养会让你放下这些竭尽全力的去配合他。你非常努力,我看出来了,你被孤立了,我也看出来了,可是我无能为力。我还记得你当初为我的事和经理吵过,还碎了他的一个骨瓷茶杯,让他心疼了好久。这次不会有人为你去和经理争执了,我担心,你会感到有些难过。所以再后来,你加入了兴欣,不是以弃子的身份,而是作为正值当打的主力选手,我挺为你高兴的。

和老韩一行人去兴欣的时候,你们正在训练,你不用回头就会觉察到了来自背后的目光,表面强装镇定,手上却乱的不成样子。我开玩笑道:“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你也半开玩笑的比了两个中指,然后放下耳机,转头看我。被我们一打搅,你们的训练也都停了下来。我认真的对你说:“转型的不错嘛。”你回了一句:“还好吧。”然后就没有话说了,这在以前是从不会发生的,你总是说个没完,从天气到早饭碗里莫名多出的一根香菜,一点小事都会说个没完。我总是觉得,所有人都说黄少天是话唠是不客观的,最话唠的明明是你。其中的区别只在于,他是对所有人,而你是只对我,所以我也不打算特意去告诉别人这件事情。

宣布退役的时候,我会很平静的说完那番话,然后离开。我会在选手通道内刻意磨蹭一小会儿,然后装作不经意与你擦肩而过。这么说好像也不太确切,我会朝你们笑笑,然后拍拍你的肩膀再离开。你的表情比当初更加难看,像吃到了你讨厌的青菜,眉头紧蹙,嘴唇紧抿着,灯光在下巴到脖颈勾勒出的是一个成年男人如刀削般的线条,你真的已经长大了,不是吗。你不适合这副表情,你的嘴角更适合扬起,而不是那样隐忍着绷紧。我所说的扬起并不是浅浅的一道弧线,而是更为灿烂耀眼的,如耀斑爆发一般绚烂、可以看见你那颗稍尖的虎牙的笑容。后来偶然的一天,你会反应过来,那天的那个笑容,是我给一个特定的人的。

兴欣夺冠之后,你会抱着奖杯自拍了一张发给我,照片有些过曝,但是配你笑容刚刚好,我会把它存下来,然后在你新发的那条微博下点一个赞。晚些时候,我会被你的一通电话拉回意识,你的声音有些含糊,像喝了酒,你打了个酒嗝,然后开始喊我的名字,一字一顿,一遍又一遍,我应了一声又一声。你停住了,连带我的心脏,然后你深吸一口气,说出的却是:“晚安。”然后就没了动静。手机仍显示通话中,但我不会立刻挂断。我只会听着从听筒那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把手机紧紧的贴着耳朵,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几百公里的距离消除,仿佛,你就在这里。

然后是世邀赛,你们会赢得胜利。你会举着奖杯又拍一张照片过来,然后说你要去参加晚上的庆功会了,接着就没了踪影。然后,第二天半夜,理应还在苏黎世的你会站在我家门口和我打电话。声音里带着一点得意和忐忑,让我给你开门。经过一整天来回转机,你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有些疲惫,眼里却满是遮挡不住的兴奋。你笑着,推着我进了门。你站在玄关处,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冠军戒指。对,你拿出的会是你仅拥有的两个冠军戒指。你摊开掌心,从窗外投来的光线打在戒指上,反射出奇异的光彩。你有些紧张,但是又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我知道你要开口了,但是我不想再给你开口的机会了。你涨红着的脸像是在生病,我碰巧知道,一个吻可以治愈它,于是,一只蝴蝶轻轻落在了嘴唇上。你的那颗虎牙依然有些尖,嘴里还多了一颗龋齿,两天后我会押着你去看牙医,但是,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在这样一个蝉鸣不歇的日子里,此刻,坐在会客室里的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临近脚步声停止,紧接着敲门声响起,你会推开门,向我伸出一只手,露出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灿烂笑容。

“你好,我是方锐。”
“你好,我是林敬言。”







————————————————

更新部分真的写不完,就先放这个吧。
闲暇之余写的小短篇,感觉这个只适合第一人称,有空再作修改,没空就当没这行。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