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二十七)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手机码字真的很慢,我连在排队买奶茶的时候都在码了,真的超努力
穆夏展超棒,默默安利一发


Chapter27

这次的运气意外的好,拐了几个弯,路过过几个分岔口,没一会儿工夫,道路尽头便出现了交相掩映的苍翠,钟楼从树梢后挣扎着露脸。
直到近处,他们才发现,这座城堡其实更适合用石头房子来形容。它粗糙,甚至有些时间造成的歪斜,外壁支撑些没有精细打磨过的原木,用以加固。窗口拴着大小不和的木板充当窗户,在微风拂过时,发出了吱呀吱呀的疲惫声响,像是自知命不久矣,有几扇甚至连半点遮挡物都没有。墙壁上有几片熏黑的痕迹,厚厚的炭黑甚至能够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亮。大门,如果能够称之为大门的话,可能是最精致的东西了,上面的漆剥落殆尽,上面仅存的一些精细纹路显示出它曾经的做工考究,门把手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原地的空洞。门前的台阶已被杂草淹没,庭院里没有什么被打理的痕迹,乱得像张佳乐刚洗完的头发。草木的杂乱当中,意外的显现出一股旺盛的生命力来。几株高大的杨树欢乐地脱着发,杨絮像下雪似的哗啦啦往下落。
方锐连打几个喷嚏,吸吸鼻子,不满道:“咋一看还以为是北京。”
林敬言一脸迷茫,没能明白他的逻辑。
方锐:“之前张佳乐故意挑下柳树毛子最狠的那段时间,把我们诱拐去北京,外边那跟几个月没洗的头一样,漫天飞舞,比这还惨些,最后成了他家五日游,吃饭全靠外卖。”
林敬言:“这么多年究竟是什么让你们能全须全尾地一起活到这么大的?”
方锐认真的思考一会儿,冷酷地说:“利益关系。”
林敬言:“你们之间究竟能有什么利益关系?”
方锐:“乐乐每次都会带好多稻香村和烤鸭回来,我从南京回也能带盐水鸭。”
林敬言:“感谢中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是么。”
方锐:“感谢京八件。”

闲扯半天,两人对接下来要做什么产生了分歧。
林敬言觉得不能莽撞地直接进去,太危险,如果要进去,也先让他翻进去探查一番,确定没有危险以后再进去。
方锐觉得没必要那么麻烦,门不就是用来敲的吗,把人引出来问问情况就行,至于要不要进去这点根本没有犹豫的必要。
“来都来了。”方锐抛出了万年金句。
林敬言:“……”
方锐讥讽道:“总不至于现在里边有个女鬼正在飘,问一下名字是不是还叫凯瑟琳·欧肖?”
林敬言:“你再这么心大下去,这里很有可能要多一个叫方锐的男鬼。”
方锐:“哦,这个名字听起来,就算变成鬼,他也一定会是所有鬼里最帅的那一个。”
林敬言:“……”

林敬言小心翼翼地推了门板,门应声而开,重重砸到地上。
林敬言:“……”
方锐:“哇哦,你真的超谨慎。”
林敬言哭笑不得,瞥了一眼锈迹斑斑的门轴,半截铰链正可怜兮兮的吊在门框上,顺着惯性晃荡。
林敬言两手一摊:“寿终正寝了。”
方锐:“放个大悲咒超度一下?”
林敬言:“你手机里都存了些什么?”
方锐:“很多很多。鉴于现在的状况,你要听好运来么?”
林敬言:“还不如大悲咒呢。”

两人正拌着嘴,从旁边草丛传来哗哗哗的声响,他们立刻戒备起来,林敬言把手放进口袋,攥紧起子,方锐闪进门内只露出一个脑袋,探头探脑地瞄着发出声响的方向。
一个牛首人身的生物扛着锄头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手挎着一个藤条编制的篮子,里边放着几个还带着泥土的土豆和萝卜。瞧见有人来访,先是一怔,然后注意到了木门的遗体。
他颤抖地伸手指向门口方向,一字一顿道:“谁干的?”
方锐卖队友卖得坚决果断,不带一丝犹豫,立刻指向林敬言:“他!”
林敬言:“……”
牛头人愤怒地朝他胸口扔了一颗土豆,咆哮道:“你们快点给我修好!”

林敬言按照他的指示,从客厅里的杂物堆中刨出几个勉强能用的金属合页,掂了掂分量,估摸着应该能撑上一些时日,于是借了螺丝刀开始修门。方锐在旁边一脸乖巧地打下手,递个螺丝扶个门什么的,牛头人巡视两圈,满意地点点头:“我去给你们烤个胡萝卜土豆,刚挖的可新鲜了,你们慢慢忙。”
方锐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吐槽道:“这是从呼啸山庄换台到乡村爱情了吗,他姓王吗?”
林敬言:“有人说过你真的很话唠吗?”
方锐:“有黄少天在,这名号落不到我头上。”
林敬言:“那你应该谢谢他。”
方锐:“我俩啥关系,说谢字那可不就生分了吗。”
林敬言:“先打住,你需要我提醒你来这是干什么的吗?”
方锐一怔,努力想了想,肯定道:“吃烤土豆。

烤土豆真的很好吃,方锐觉得能在他吃过的烤土豆里排名前三。
“如果能加点孜然辣椒面就更好了。”方锐诚恳地建议道,然后就被林敬言用一个小土豆堵住了嘴。
牛头人认真地啃着萝卜,见状,把装着食物的容器往方锐那边推了推,努力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别客气,多吃点,好久都没人来这了,我以为我要孤独终老了。”
方锐立刻抢话道:“那以前有人来这吗?”
“有啊。”
“那他们现在在哪?”
林敬言呼吸一滞,忍住拍死方锐的冲动,肌肉绷紧,准备随时拉着方锐跑路。
然而预想之中的发作没有来临,牛头人低沉地说:“他们都死了。”
方锐和林敬言交换了一个眼神,装出惊讶的样子:“他们怎么会死了呢?”
牛头人露出悲伤的表情:“他们想离开这里……”
注意到林敬言的眼神变化,立刻拼命摆手,解释道:“不是我干的!”
方锐握紧他的手,宽慰道:“我们相信你,但是你也要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会死。”
他拨动着面前的胡萝卜,催着它来回滚动,看上去有些烦躁:“这是个迷宫,只有这一片区域是能够长期居住的,我找到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把他们带回这里。可是他们都想离开这里,认为我是在欺骗他们,执意去找路。没有食物没有水,然后被彻底困死。这里没有足够的土地掩埋,我就把他们的遗体都带到地下室里保存起来,如果有一天真的可以出去,他们的家人也可以找到他们。”
林敬言问道:“迷宫的变化规律你清楚吗?”
牛头人点头:“我在这里很久很久了,我知道附近区域的变化规律,但是,就算知道变化规律也没有用。”
“为什么?”
“因为墙是活的。”
牛头人掰断了胡萝卜,眼里露出一丝恐惧:“如果你想要离开这里,如果你存在这样的想法,然后从这座房子离开,你永远也回不到这里。它们会知道你们的想法,就像能直接窥见你的脑子。每一个离开的人都被它们活活困死在迷宫内部,它们不会让你们离开这里。”
林敬言侧过头在方锐耳边轻声说:“真话。”
回过头,声音温和了些:“你有试过离开这里吗?”
牛头人点点头:“我试过,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怎么走,最后都会回到这里,它们不想让我离开,但是也不希望我死。”
林敬言:“可是你没有放弃,你还是想离开这里对吗?”
牛头人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
方锐朝他伸手:“我叫方锐,这是老林,合作愉快。”
牛头人不解的看着他的手,径直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说:“我是米诺陶洛斯,我只能保证,只要你们和我待在一起,就会是安全的。一旦你们单独行动,就会被迷宫吞噬掉,我无法在你们还活着的时候找到你们。”
方锐用力点头。

米诺陶洛斯站了起来,示意他们跟着他往楼上走。露台边的矮墙上放着一架简陋的望远镜,他拾起来递给方锐,示意他向上看。
方锐仰着脑袋按他指示的方向看去,嘴巴张得老大,半晌,只蹦出来一句“卧槽”。
米诺陶洛斯转手将望远镜递给林敬言,然后介绍道:“首先,你们需要知道,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迷宫,这是一个面积占据了整个星球大小的超级大迷宫。”






名字都出来了,这一节取材于哪里应该很明显。
(魔改注意)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