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番外一)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幼年故事

新年快乐



—————————————————

孽缘
(又名:战术5、4和两个3.5加在一起危害性会有多大——超可怕)



方锐小朋友6岁的某一天,他突然神神秘秘地摸去楼下许博远家,一遍嘬着许妈妈倒的牛奶,一边一脸兴奋地用手指戳许小朋友:“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啦?”
许博远头也不抬,继续左右开弓攥着蜡笔在纸上捣鼓,对他的提问毫不配合地答道:“不知道。”
方锐没被打击积极性,上前抓住他的手,眼里闪着亢奋:“隔壁楼新搬来一户,有两个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孩子。”
许博远不甚感兴趣地敷衍道:“哦。”
方锐生气地夺过蜡笔藏到背后:“你不想知道他们什么样子吗?”
许博远跳起来伸长胳膊去抢:“还给我!”
方锐开始满屋子乱躲,边跑边喊:“快说你想知道!你说我就告诉你!”
许博远瞪着蹭蹭爬到柜子顶的方锐,非常有气节地不肯开口。僵持了片刻后,许博远率先破功,冲着在厨房忙活的妈妈大喊一声:“妈!方锐爬到柜子上面去啦!要摔下来啦!”
许妈妈从厨房里幻影移形到柜子下,手脚麻利地把方锐薅了下来,附赠和方锐奶奶告状一次。当天方锐的晚饭内容除了糖醋排骨,还附赠了一顿竹笋炒肉。
虽然许博远并不情愿,但是两天后还是跟着方锐上他新交的朋友家里去玩了。保姆给他们开门后又回到厨房做饭,黄少天热情地拉着他们到自己的房间,并把汽车模型和积木都搬了出来。
许博远一边搭着积木,一边问:“你爸爸妈妈呢?”
黄少天递过去一块:“在离婚,他的爸爸妈妈也在离婚。”说着,悄悄指了指隔壁,声音也压低很多。
方锐也紧张起来,小声问:“为什么呀?”
黄少天把两人拉近,神秘的说:“因为爸爸们不肯吃青菜。”
许博远震惊了:“就因为这个?”
黄少天使劲点头:“所以他告诉我,如果我不吃秋葵,以后就不会有女孩子跟我结婚。”
方锐一脸慌张:“怎么办,我不吃芹菜!”
许博远被紧张的气氛感染,也慌了起来:“我也不吃苋菜。”
黄少天摆出大孩子的架势,搂过两人肩膀,安慰道:“不要怕,结婚以后装作会吃菜就可以,夹到碗里然后偷偷扔掉。爸爸们都太笨了。”
许博远开心地点头:“你真聪明!”
黄少天自豪道:“那当然!喻文州都没我聪明,只是我比他低调,阿姨每天都会说天天最聪明可爱了!”
许博远歪着头疑惑道:“喻文州是谁呀?”
黄少天眨巴着眼睛,指着隔壁:“我妹妹呀。”
许博远嘟着嘴:“好奇怪的名字。”
方锐攘他胳膊,自认公证地替隔壁小姑娘说话:“你懂什么呀,她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小姑娘了。”
许博远无辜道:“这已经是你这星期说的第三个最可爱的小姑娘了,上次是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姐姐。”
方锐不满地撅起嘴:“你懂什么,这是并列第一的可爱!”

喻文州正端坐着看着平板,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打开,觉察到声响的他立刻回头,然后看见鬼鬼祟祟的三人溜进房间。
喻文州皱眉,学着大人样子咳嗽两声,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黄少天一字一顿道:“我说过,进我的房间应该先敲门。”
黄少天无所谓地往他床上一倒,挑衅道:“我就不。”
喻文州站起身,走到床前瞪着他,黄少天也回瞪。方锐和许博远有些发怵,想了想,上前把黄少天拖了起来,拉到门外,并关上了门。
半晌,门被轻叩两声,黄少天不情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喻文州把小猪佩奇的进度条往回拉了一段,朝着门口方向大喊:“不可以!”
黄少天暴怒道:“我再也不跟你世界第一好了!”
喻文州也回敬道:“谁在乎!”
方锐看着隔门喊话的黄少天,戳戳许博远胳膊小声说:“他们好幼稚哦。”
许博远悄悄点头:“跟小孩子一样。”


方锐等到7岁的时候,终于能背着印着史迪仔的书包去上小学了。他先鄙视了一番班上那些哭着不让爸爸妈妈离开的小朋友们,然后无比兴奋地期待着和黄少天、喻文州在学校里重逢。
黄少天彼时已成为二年级一霸,喻文州也剪掉了容易引人误会的妹妹头,黄少天之前用三根棒棒糖贿赂了方锐,不让他告诉喻文州他之所以被很多人当成女孩子,其中主要功劳归黄少天所有。
放学后,三人叼着棒棒糖蹲坐在主席台边沿,聊起了不适合在家聊的男人们的沉重话题。
方锐:“你们爸爸妈妈怎么到现在还没来接你们?”
喻文州:“还没离完婚吧,我叔叔前两天来看我们,顺带告诉我们的。”
方锐:“我不喜欢你叔叔,他老拧我脸。”
黄少天感同身受地疯狂点头:“对,特别讨厌,他不光拧我脸,他还抢我的糖。”
喻文州歪着头,望着黄少天不悦道:“你叔叔才讨厌!两只眼睛还不一样大!看上去特别凶!”
方锐鼓起掌来:“打起来打起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立刻休战,一致对外,联手揍了方锐一顿。
方锐委屈地揉着眼睛,抱怨道:“你们以多欺少!”
黄少天刚想拧他耳朵,喻文州突然晃他手,指着操场角落:“那边有人打架?”
黄少天定睛一看,喃喃道:“好像真是,算了,人那么多,去找老师吧……诶!这不是那个小辫子吗?”
方锐追着望过去,惊道:“这不是隔壁孤儿院那个超可爱的小姐姐吗!”
说着,黄少天和方锐一拍大腿,挟持着喻文州一起去英雄救美。
奔到近处,他们才看清,围着的有四个人,比他们都要高一些,正拿手用力去攘中间那人肩膀,中间那人被推得不住倒退。黄少天运足气冲四人吼了一嗓子:“你们要干什么!”围着小辫子的四人转过头来,为首的男孩子不满地看着他们:“关你们什么事?”
黄少天瞬间怒了,大吼一声:“我不准你们欺负他。”然后拽住为首男孩的领子就提拳揍了上去,方锐伸腿绊倒了一个,然后挨了一拳,闭眼用头狠狠撞了另一个人。中间的小辫子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懵了,不禁一怔,但紧接着下一秒就蹿上去,狠狠踹了想偷袭黄少天的那人的屁股,踹得他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在几人正酣战时,一旁望风的喻文州突然低声喊了一句:“老师来了!”然后把黄少天拉到背后。随即出现的老师冲几人吼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把他们带到办公室以后,老师让他们站成一排,在他们脸上扫视一圈,严肃地开口问道:“谁先动的手?”
为首的男孩子立刻指向小辫子:“是他!”
老师把目光定在他的身上,问:“是你先动的手吗?”
小辫子低垂着头,隔着长长的眼睫毛望着老师,眼里噙着一汪泪水,抿着嘴唇:“他们……”
“他们……”喻文州突然哽咽起来,抽抽嗒嗒地伸手揉眼睛,“他们说我们没有爸爸妈妈。”黄少天会意,跟着嚎啕大哭起来,方锐扑过去搂住他,也开始放声大哭。
老师再看向小辫子时,只见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往下缓缓流淌,睫毛上闪着水光,死死咬住嘴唇,小身板微微颤抖,强忍不肯发出呜咽的声音。
其他几人懵了一会儿,接着大喊:“才没有!”
老师生气道:“欺负同学,叫你们家长来!”

方锐奶奶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还带上了父母出差借住在他家的许博远。趁着大人说话,许博远跑到旁边,捂着嘴巴小声问方锐:“听说你们打架了。”
方锐严肃地摇头:“我们是在伸张正义,他们怎么可以打女孩子呢?”
小辫子愣了愣:“谁是女孩子?”
方锐也愣了:“你不是女孩子吗?”
小辫子不悦道:“谁跟你说我是女孩子?”
方锐指着他的头发:“你不是女孩子,为什么要扎辫子?”
小辫子撅着嘴,抱怨道:“孤儿院的姐姐们觉得我长得可爱,所以非要给我扎头发,还不准我剪。”
黄少天立刻像找到了知己一样上前握紧他双手道:“文州也老逼我吃秋葵。”
喻文州不满地戳着他后背,然后看向小辫子,自我介绍道:“我是喻文州,以后就是朋友了。”
黄少天接道:“我是黄少天。”
方锐蹦上前去搂住他胳膊:“我叫方锐。”
许博远踮起脚尖,努力把自己的头从方锐肩膀后探出来:“我是许博远。”
小辫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叫张佳乐。”


在这一天,在夕阳的余晖里,混世魔王们聚首了。






————————————————

许博远小朋友为了表示友好,曾经送给张佳乐小朋友一幅自己的画作。
张佳乐小朋友非常感动,问:“你画的是甲壳虫吗?你画得可真像!”
许博远小朋友认真地表示:“不,我画的是你的肖像画。”
方锐:“哇噻,真像!”
黄少天:“特别像!”
喻文州:“别打脸。”

友谊每天都岌岌可危。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