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番外二)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夕阳红


新年第二弹



—————————————————


恶友
(又名:老年人们的珍贵情谊)
(又又命:可怕的老实人)




叶秋结束与黄少天的通话,关闭全息投影,沉默地踹翻了一把高背椅,阴沉地站在窗边,眺望在橘色天空映照下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原野。半晌,实在忍不住,趁四下无人,悄悄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骂了一句。


时间回到叶秋发现自己的亲哥哥又一次开溜的那刻。
他经历了懵掉、生气、拍桌的必然步骤后,熟练地拉开联系列表,开始一个一个询问哥哥的去向。

陶轩:“小秋啊,叶修在帮我看资料呢,他挺专心的,就先不打扰他了吧。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传达啊。不是急事你等会儿找到他再和他当面说?那好,我这边也有些忙,那就这样吧。”

苏沐橙:“是叶秋哥呀,有什么事吗?叶修哥他呀,哥哥悄悄告诉我,他去H-0571星系给我买小饼干了,还不让他和其他人讲,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就是之前你分给我的小饼干呀,我当时不是说很喜欢吗?你难道不记得了吗?叶秋哥,你这样我好难过呀,你给我的那些小饼干我都舍不得一口气吃完,原来你都不记得了,算了,以后我有蛋糕就再不给你分了!再不理你了!再见!”

张佳乐:“哦,是叶秋啊。叶修?他……当然在我这啊!我们来卡恩星球巡视,顺便叫上他一起来。叫他过来?可能不行,他和大孙在和驻守的修女谈话,我也不好中途去打扰。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代为转达。没事只是问问?他当然没事,你不用担心,回见。”

韩文清:“有事?新杰不在。叶修?我怎么知道。嗯?哦,新杰回来了,说他找了叶修陪他更新Tardis导航系统。没事了吗?好,再见。”

王杰希:“叶秋?叶修?在我这。英杰关于量子力场有一些疑问,我认为多人的不同的解答对他更有好处,能够帮助他更好的思考。如果没有其他的事,短时间内还请不要再打断我们,好的,再见。”

黄少天:“诶?老叶?诶文州你瞎比划什么呢?哦哦哦!老叶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呀!之前和我打赌输了,现在在给我改光速剑呐。什么是光速剑?诶你不觉得光速起子看上去很土吗?更不用说音速起子了,也就只有老叶他们这些守旧的老古董还喜欢用了。你也喜欢用音速起子?哦,那什么……嘿,不是我说你,自己哥哥去哪都不知道,这像话吗?诶不对,你管他去哪干嘛?你也太爱操心了,你再这么下去,我严重怀疑你下次重生是因为你把自己给愁死了。我这是关心你,你怎么还不高兴了呢?我说的多吗?我不关心你跟你说这么多干嘛啊?你……”


叶秋向着Gallifrey的两颗太阳起誓,这些人里要是有一个人讲的是真话,他就用阿兹班铁制成的匕首捅穿自己的两颗心脏。
他正生着闷气,背后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转头一看,林敬言正一脸疑惑地走进房间:“叶修,你怎么会……哦,叶秋是吧。”说着,露出温和的笑容,走到倒在地上的椅子旁,顺手把它扶了起来:“谁惹你生气了?”然后自己又笑了:“是你哥哥吧。”
叶秋很是不快地将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林敬言边听边点头,适时还笑出了声:“别人就算了,老韩居然也帮他说谎?今天太阳只有一颗吗?”
叶秋撇撇嘴,不满道:“他们每次都沆瀣一气一起骗我,一丘之貉!”
林敬言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他们大概只是不敢和你讲实话而已。”
叶秋闻言,坐直了,瞪大眼睛,问:“怎么回事?他出什么事了吗?”
林敬言看上去在为自己的失言懊悔,纠结了一阵,勉强开了口:“叶修之前为矩阵升级的事情费了太多心力,其实他已经很累了,又不愿意在你面前表现出来,毕竟他是哥哥啊。所以藏我那去了,说想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儿。这些话,他是不会想让我说给你听的,既有作为哥哥的自尊作祟,也有怕你担心的原因在啊。”
叶秋的鼻子有些酸,扭捏着说:“那……那就算了吧,你让他好好休息,剩下的这些小事我来做就好,反正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你让他好好休息。另外,你千万别让他知道我知道这些事啊。”
林敬言笑着应允,转身出了门就发了一条信息给某个根本不见踪影的人。


叶修躺在长着银色树叶的树林里睡了一觉,然后就被通讯仪震醒了。显示收到信息的蜂鸣声接连不断,让他恍惚间以为Dalek入侵了。他逐条看下去,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陶轩:小秋问你在哪,我说你和我一块儿,速回。

苏沐橙:叶秋找你,我说你去给我买小饼干了,大恩不言谢,给我带两份上次的小饼干回。

张佳乐:叶秋问你在哪,我说你和我跟大孙在卡恩星球。谢礼的话,黑曜石星上的花种帮我带一些回就好。

张新杰:叶修前辈,刚刚叶秋前辈找你,我让老韩告诉他你和我在一起更新Tardis系统,方便的话,请尽快回信。另外,如果你真的愿意协助我更新Tardis的导航系统,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王杰希:叶秋问你在哪,我说你在我这给英杰解答问题,有空来一趟。

黄少天:老叶你死哪去啦!你弟在到处找你!还好机智聪明又善良的我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告诉他你在帮我改光速剑!作为我帮你蒙混过关的酬劳,你可绝对要来帮我改一下。虽然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完美了,但是感觉还有提升空间,文州也觉得让你再看看更好。诶对了,之前的你的图稿文州也很有兴趣,有空传一份过来啊!

直到张佳乐跑路了,直到陶轩倒台了,直到叶修自己也跑路了,叶修也没能找出能够准确形容自己当时操蛋心情的描述。
还是他把这事当成段子跟兴欣众人讲,一旁的魏琛吐出一个烟圈,用力揉了把脸,给出了他等待已久的答案。
魏琛说:“老子当年逃课上网吧,结果那节课随堂小测,计入平时分。老夫人缘好,兄弟几个连打电话叫我回来的想法都没动,直接帮我拿了卷子写了交了。然后那场考试,名字一栏写着‘魏琛’的试卷,有五份。”
方锐唏嘘不已:“可以说是很感人的兄弟情了。”
魏琛啐了一口,骂道:“屁!被骂了一顿不说,丫几个王八羔子还敲了我一个星期的夜宵。”


在叶修绝望之际,通讯仪又响了一声。

林敬言:不用担心,已经解决。你欠我一份人情,记上。




————————————————


林敬言出于好奇,曾经询问众人,是否知道叶秋看穿了他们关于叶修的拙劣谎话。

众人讳莫如深,对视一眼,说:“你猜?”

林敬言了然:“这事不要让他知道。”

众人欣然应允:“那是当然。”





注:
1.阿兹班铁:硬度是钻石的400倍

2.Gallifrey位在双恒星系统,天空是橘红色的,树叶是银色的

3.卡恩星球:Gallifrey的一颗卫星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