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三十一)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31

 

方锐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舒展身体,像一只餍足的狐狸,露出白花花的肚皮,然后朝左滚了两圈,又朝右滚了两圈,长叹一声:“好撑。”

林敬言伸长胳膊把他衣服下摆理好,接着试图把人拎起来,然而方锐像吃了一只长颈鹿,甚是沉手,还倔强的不肯挪窝,半阖着的眼睛里满是对懒惰的坚持,还带着一点挑衅。于是他放弃了,腾地松开了手,方锐猝不及防重重砸回床面,床头的靠枕被震得歪向一边,堪堪立在床舷。

方锐这时反倒自觉地一骨碌爬了起来,坐床舷上瞪他,不满道:“松手前不知道打声招呼吗?你这人不按套路来啊,万一把我的智慧摔没了怎么办。”林敬言看他一脸严肃,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你有这种东西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床单也没湿,你脑袋肯定没事。”

方锐闻言,立刻扑上去,举着枕头一通乱砸,忿忿地说:“你脑子里才有水。”林敬言笑得直不起腰,一边胳膊格住枕头,另一只手去擒他手腕:“别闹,刚吃完饭,不能躺下也不能剧烈运动。”

方锐不情愿地收回胳膊,缩回床舷,下巴枕在靠枕上,调侃道:“你是中老年保健频道上身了吗?”

林敬言手臂环抱在胸前,斜斜地依靠在床柱上,轻描淡写道:“我会帮你向喻文州转告你对他的评价的。”

方锐很是抓狂,张口就怼回去:“你怎么这么听他话,他让你嫁给我你嫁么?”

林敬言冲他一扬下巴,潇洒地说:“娶你也行啊,花几十年熬死你换他欠我一个人情,这波不亏。”

方锐万万没想到被反调戏回来,不禁一怔,感觉自己受到了挑战,暗暗怀疑起自己的嘴贱水平是不是下滑了许多。

林敬言看他没立刻回嘴,心中警觉大增,知道他是在打腹稿,读条准备放大招,赶紧打岔转移他的注意力:“要出去散步吗?”

方锐翻了个白眼:“你这转移话题的水平真烂。”

林敬言伸手把他拉起来,语调轻快地说:“去散会儿步吧,你们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方锐表情惊悚,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冲他使劲眨巴着眼:“喻文州究竟给你灌输了什么奇怪知识,你这个画风很是诡异啊。”

林敬言不和他计较,揽过他,把他朝房门方向推了一把,半是玩笑半是威胁地说:“别啰嗦,快走吧,不然我要告状了。”

方锐朝背后比了个中指,磨蹭着挪到门边,拧开门把手,余光瞥见他没有跟上,反而坐下了,奇怪道:“不是要散步吗?”

林敬言点点头,懒懒地抬起一只手指着方锐:“那是你,我没有这个需要,我离九百九都过了很久了。”

方锐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我自己去吗?”

林敬言抬起头,一脸茫然:“不是你说你已经是大人了,烦我管你吗?”说完,屈指敲了敲自己的侧颈,“我在这等你,有事再叫我。”然后低下头,继续翻看手里的书。

方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的说过,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把问题归结于被林敬言管习惯了,突然一松手,有点不适应而已。心里一边这么念叨着,一边用力摔上门。

站在走廊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跟刚过十八岁生日的孩子准备奔去网吧通宵一样,内心有点忐忑又有些激动。走廊里回荡着往来侍女错身时腰上禁步相碰响起的叮铃声,发髻上层层叠叠的珠翠步摇微微摇曳,烟云般的纱裙荡起阵阵涟漪,让方锐想起刚吃的半盘香芋地瓜卷,满当当的胃里一阵不舒服,急吼吼地朝楼梯方向寻去。

林敬言隔着门听到渐行远去的脚步声,放下手里装样子的书,整个人顿时也没了坐相,身形垮塌,瘫倒在美人榻上,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一会儿去吓唬吓唬方锐,然后又想起Tardis正停在时空裂缝上补充能量,一整天都不能挪动,顿感无聊。在房间里翻看书架,端详花瓶,将抱枕归回原位,又看起了墙上的字画,翻来覆去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又坐了下来。他一手支着下巴,心不在焉地翻着随意挑的几本书,心里直嘀咕,怎么还没回来。

 

方锐是个有性格的人,既然要散步就决定来个远的。他径直穿过了花园,从繁华的市井街头穿行而过,搭了个便车,用通灵卡片混出城。

他爬上一个小山坡,回过身,极目远眺。位于215000星系的S-0512号行星,其首都在夜空下依然不失其繁华与瑰丽,黑夜没有让它失却半分颜色,反增一抹神秘色彩,像墨色欧珀的裂纹中渗透出的纷繁色彩,显现出无限的魅惑与妖娆。

阳光打在脸上,心底涌出一股融融的暖意,这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碧蓝如洗,方锐甚至有点想搬出一把躺椅蜷着晒晒太阳打个盹儿。朝四周打量一圈,斜坡上生的草绿油油的,生的很是茂密,就大喇喇地躺下了,没一会儿,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老老实实地爬起来盘腿坐好,欣赏眼前的风景。

 

黑夜与白日以城墙为界,黑幕往上逐渐收拢,像一只倒扣这的碗。防御罩除了能抵御外来武/器,保证城池的安全,还能够调节内部照明环境,但由于防御能量罩的建造本就耗资不菲,而要使用该项功能,则又要添上一大笔去维持系统运转,还没什么实用价值,一般没多少人闲的蛋疼为了这么点小情趣,烧掉一大笔钱。曾经在某颗富庶的行星上有一位行政长官新上任后,以打造新形象为由,试图通过一项新法案,效仿这里为首都维持这么一项鸡肋功能而提供大量经费,在提出的第三天就被民众集体抗议罢免。理由很简单,除了存在税费增加的风险,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还都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一句话:“不是哪里都可以成为圣奥古斯汀。”

圣奥古斯汀,就是这座远近闻名的城市的名字,别称“圣城”。虽然重名,但是与宗教并无联系,而是来到这里的人类为她的资源矿产之丰富而不禁发出的赞叹。这颗行星并不位于宇宙主航线附近的繁华地带,只是犄角旮旯里叫不上名号的一颗,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只有宇宙通行编号。但是在新移民者的努力下,这颗行星成为了人类文化中的皇冠,它的首都成为了皇冠顶上最璀璨的明珠。虽然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但移民者的领袖科隆普先生依然便显出其谦逊的高贵品格,仅为纪念先祖为首都命名,而保留了行星的编号作为通用名字。这样的品格使人深深折服……

 

方锐皱着眉头看着后边跟老太太裹脚布似的堆砌成山的溢美之词,感觉这本被他随手带出来的《圣奥古斯汀——以圣城之名》怕是个以溜须拍马为个人爱好之人的大作,甚是反胃。他草草扫了一遍,跳过那些奉承话,就一气略过了十多页。

科隆普先生虽然作为S-0512行星的领导人,但是希望民众与下属称呼其“先生”或者“科隆普先生”,而不是“总统”,他相信这样能够拉近他与众人间的距离……至今为止,科隆普家族中出现了多位总统,为S-0512的繁荣昌盛做出了重大贡献。曾有人诽谤总统,断言其中存在某种阴谋,被愤怒的群众押送至科隆普先生面前,请他治罪。然而科隆普先生却以其宽仁原谅了此人的妄行,并向他解释这样一个童子皆知的简单道理,那就是S-0512是一个民主、伟大的政权,每一届总统都是由民众用心与选票投出来的,是民之所向,是实至名归。此人痛哭流涕,为科隆普先生的仁德所感化不久便在家中羞愤自尽。其后……

方锐直接翻到附录部分,仔细一看,总统清一色的科隆普,挑起了一边眉毛,心想,原来不是多位,而根本是所有啊。

移民者们将在S-0512着陆的那天,也就是星历6771年4月7日,定为国立日,也就是统称的恩临节,以示对这片神奇的土地赐予他们一切的感激……

方锐噌噌噌往后翻了几页。

圣奥古斯汀建筑风格采用旧人类时期中国古典风格,取其灵动、庄严、秀美、大气,使用新型建筑材料建筑而成,既不会造成生态破坏,又不会影响整体效果。整座城市将人机交互技术发挥到了极致,任何人在任意墙面上轻触并停留三秒,墙面上都会立刻出现一个小型显示屏,直通S-0512总数据库——215000星系最大的数据库,游客可以任意搜索权限范围内的任意内容,下载至个人终端……

方锐打了个哈欠。

S-0512行星原本潮湿多雨,移民者难以适应该种气候,设计了完整的气候卫星系统,能够即时调节天气变化,而为了使众人牢牢铭记是先辈的艰苦耕耘才换来我们得之不易的今天,每年恩临节这天,整个星球都会统一安排在夜间庆典期间下雨五小时。

方锐揪了一把草攥在手心里,四周空气都泛着一股草汁特有的气味。

S-0512矿产丰富,而其中最为特色的便是血钻,其瑰丽的色泽引来无数名媛追捧,更为奇妙的是,这种珍贵宝石仅在215000星系有少量出产,价格高昂,又以S-0512为最佳。这种猩红色的宝石,颜色通透,让人联想到从心脏处涌向全身的血液,是生命的象征。恋人们又将之与爱情联系到一起,以其炽烈与生命的意象,来表达对爱情的忠贞与爱情的永恒,常做求婚戒指与婚戒使用……

方锐盘算着是不是让叶修给许博远买一对,最好能见者有份,最好喻文州和孙哲平也买一份,这样就白赚了三份,血赚一笔。想到这,自己被自己逗乐了。

他愉快的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边上结着一树果子的歪脖子李树,腾地抱着书站起来,小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摘了一枚李子,细细端详,决定再给林敬言带一枚,于是又摘了一颗。

 

正当他乐呵呵地捧着两枚果子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没来由一惊,下意识朝一旁躲了半步,却没能躲下接下来劈在后颈上的手刀,最后看到的,只是一个模糊的娇小人影,径直滑出了他的视野。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