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三十五)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努力了,奈何码字速度破纪录的很慢很慢

那就祝大家昨天情人节快乐明天新年好吧

一章过俩节好方便哦(顶锅盖遁走)



Chapter35

 

房间里只剩方锐一人,他静静地听着门外渐行远去的脚步声,长出一口气。手试着挣动了半天,未果,不由得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林敬言确实有先见之明,在降落之前,先留了一手。

 

他当时正背对着驾驶台,只觉得脖子一阵刺痛,下意识捂住侧颈,回头看见好似春风拂面的笑容,愣了愣神,低头看见他手里的注射枪,有些不满的问是什么东西。

“通讯器,”林敬言打量一会,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一般仪器检测不出来,Gallifrey科技的产物,”语调里有那么一点点骄傲,但随即意思到了自己的幼稚,不露痕迹的的抹去了,“单线联络,我设置的密钥是我的名字,需要的时候,喊出来,声纹匹配上就可以进行对话了。”

方锐不太自在的摩挲着通讯器所在的位置:“我以为会是脑电波直接传输。”

“儿童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东西太多,通过语言能够过滤掉大部分的无效信息,效率反而会比较高。”

“……你又拿儿童用品来嘲讽我,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别闹了,这可没法比,”林敬言边笑边摇头,“我们小时候比你靠谱多了。你次次能出问题,次次能搅和进去,我有直觉,你这次还能给我惹点事情出来。”

 

一语成谶,方锐懊恼的想。

眼下被钢锁固定不得动弹,顺路送东西能落到这般境遇,此生大概也是告别彩票了。方锐犹豫着是否要联系他,眼下他是安全的,而林敬言也并不需要他去操心,哪怕整颗星球化为齑粉,他怕是也出不了什么事。

但是……

但是他突然有些想听听他的声音,这种感觉过于怪异,心里搅着一种古怪的别捏,他深吸一口气,将之归结为没吃饭的原因,饿得脑子不清白了。

他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你在哪?”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他惊得一哆嗦,像被一根极细羽毛的扫过耳膜,身上寒毛都竖了起来。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念出了他的名字,明知周围没有人,仍有些心虚的朝四周打量一圈。

“你现在在哪?”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平静克制,可能还有那么一丁点极力掩饰过的想把他吊起来抽一顿的愠怒。

“我……”方锐喉咙有些发干,用力咳嗽清清嗓子,“我不知道。”

林敬言耐心的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自己的神奇经历,时不时配合的出声表示自己在认真听。方锐提到遇到一个和苏沐橙朋友重名的人的时候,那股紧张氛围突然就破了,林敬言的声音即刻就松懈下来:“哦,那你先安心待着吧。”

“???”方锐有些懵,“你不管我了?”

“怎么会,”林敬言打了个哈欠,“你出事他们都会担心的。你别乱跑就不会有事,Tardis现在还不能走,照顾好自己,大概庆典快结束的时候,我会去接你。”

“人家闹革/命,你还去参加庆典?”

“每次庆典都会选个姑娘上去扮演女神,去长长见识,能有多好看。”

“好看你难不成还拐走啊。”

“这个提议可以参考。”

“我……”通讯中止了,方锐尝试了几次没能再联络上,猛地想起,林敬言提过,他脖子上的通讯器里的能源维持时间十分有限。

眼下大概就是没电了,卡的时间还非常微妙。方锐翻了个白眼,气沉丹田,把没能说完的话大声吼了出来:“我操你大爷!”

 

“至于吗,”小姑娘很是嫌弃的踹开门,“又没对你做什么,脾气这么大。”身后跟进来一个男人,背手轻轻阖上门,然后有些歉意的朝他笑笑,笑容和林敬言有些相似,方锐随即把怒气转移到他身上,恶狠狠的瞪着他。

“……”男人被他瞪着有些不自在,好心的关切道,“是眼睛疼吗?”

“……”方锐像是一砖头拍到棉花上,对着一张笑脸也不好发作,沉默的低下头,不理会他。

那男人见他不出声,反倒走了上来,举起一管针剂就要往他胳膊上打。

“干嘛呢干嘛呢!”方锐剧烈的挣动起来,“什么东西。”

“营养针,”小姑娘翻了个白眼,一把夺过针管,对准方锐胳膊扎了下去,没理会他的哀嚎,“矫情个什么。”说完冲男人扬了扬下巴,“放心,保证你们回来的时候,他还全须全尾的。”

小姑娘故意下重手带来的痛感让方锐半边胳膊有些麻,被束缚着手脚没法去揉,他没好气的说:“这么凶你能嫁出去吗?”

小姑娘摆出一脸假笑:“再说,我就把你变成全须全尾的尸体。”

“……”林敬言是怎么看出他没危险的,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威胁。

“好啦,”男人怕拍她肩膀,“别冲别人乱发脾气,在家待着不要乱跑。”

小姑娘明显不服气,死死咬着嘴唇:“凭什么姐姐就可以去,我……”

“可欣。”男人脸冷了下来,声音里的温度被北风席卷而去,“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男人手腕上的终端闪了两下,点开以后楚云秀不耐烦的声音飘了出来:“李华你在磨蹭什么,这么慢,是要去给暗恋对象告白还是给前任上坟,快点过来。”

男人垂下手腕,警告地看了小姑娘一眼,离开了房间。

 

整个房间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两人坐着大眼瞪小眼,然后莫名的进入了看谁先眨眼的比赛环节。

方锐没绷住,输了,使劲眨了两下眼睛,湿润干涩的眼球,看了眼黑着脸的姑娘,语重心长的开口道:“可欣啊……”

“恶心!滚!”

“绑住了滚不了,”方锐从善如流的接道,“你又不告诉我你的全名,我只能叫你可欣嘛,不过这也也比较亲切,你说是不是啊,可欣。”

“老娘叫舒可欣!你别喊得这么恶心。”舒可欣暴躁地缴械投降了。

方锐内心吐槽了一波人根本不像名字那么温婉,属于严重的货不对版,脸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甚至摆出了一副老鸨般的亲切笑容:“哦,小舒,你今年几岁啦?还有个姐姐是吧,姐姐叫什么啊?”

 

那时,尚且天真的舒可欣还没有见识过师从黄少天并在此基础上走了方锐特色主义发展道路的洗脑大法,套话洗脑,坑蒙拐骗,最早成功记录是成功坑走了某许姓发小的一块慕斯蛋糕,直接导致了一起人间惨剧。某位姓黄的路人表示自己从没见过如此无聊的人,为了块蛋糕打了半小时。某姓张的路人表示自己见过最无聊的人就是一个看人打架看了半个小时的傻子,旁边还有一个给他嗑瓜子仁的。

 

方锐在那边忽悠得满头大汗热血淋漓,林敬言的表情就不太好看了。他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方锐许久未归,心神不宁之下,在书架上搜刮了两遍,发现书籍出版时间都偏早,他有些不安的确认了当下时间,墙壁上的数字印证了他的猜想,苏沐橙给错了坐标,他们降落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

他黑进系统,在人流中试图辨认出那张带点狡黠的脸,灯影幢幢觥筹交错里,方锐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他平复了一会情绪,从监控记录里翻出早些时间的,看着方锐又蹦又跳的一路出城,心情毫无波澜,甚至冷静的捏碎了一个杯子。

据他的了解,这个时间里,这颗星球在表面的繁华平和之下,波涛汹涌风云诡谲,以方锐那种去哪哪有麻烦、哪有麻烦去哪的体质来说,出点乱子才是常态。他动过出城去找他的念头,随即否决,万一方锐回来了没看见他,必然会又再度跑出去找他,这样找来找去更危险。他宽慰的想,还好方锐身上有通讯器,虽然只能由方锐主动联系他,但是如果遇到危险他当然会联系他,没动静说明是安全的。林敬言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年纪大了,胡思乱想瞎操心些什么。

然后,方锐“安全”了一整晚,林敬言冷静的决定等方锐回来就骂他一顿,腹稿都打好了,开头必须要令人印象深刻,他决定借用魏琛挤兑人的经典名言开场:“你出去嫖了吗,一整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非常完美。

等到方锐联系他的时候,他想好的一番酸词突然就都忘了个干净,他的两颗心脏落回了正常的高度,匀速的律动着,他数过四声,缓缓开口。

“你在哪?”

 

挤兑完方锐,林敬言顿感身心舒畅,然后又鄙视了自己的幼稚行径。楚云秀外柔内刚,有时手段强硬得不像话,但是她绝不滥杀,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苏沐橙的朋友,质量有保证,她身边还有一个叫叶修的质检员呢。

所以方锐在她手上,是安全的,而且按方锐的描述来看,他更像是因为要乱吃东西被人出于善意制止了,虽然手段是过激了些。对方不想把他一个留在野外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后来演那么一出恐吓戏码更多是出于行动保密,顺便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榨点信息出来,苦情戏是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拉拢,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符合楚云秀这个人的行事作风,卖惨不成就直接挑明,痛快利索,最后加一句中二的总结陈词,升华意境,完美。

偏偏方锐还会吃这套,林敬言很是无奈,他叮嘱的话并不太指望方锐能听进去。老实听他话的方锐就不是方锐了,性格使然,他不可能袖手旁观,这趟浑水他趟定了。

林敬言叹了口气,他不能直接介入,直接不行就间接,正面不行那就侧面吧。

林敬言心想,这可真是摊上了一个麻烦的家伙。

还没法放手不管。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