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思旧

大概是过年过疯了……




 

张新杰有一个大秘密。

不是指他粉杨幂这件事,而是他和张佳乐的关系。

霸图众人在张佳乐转会的时候就被告知过,他们的副队其实和这位百花前队长是亲戚关系,对着这个八卦消息惊讶三分钟后,又好奇了三分钟为什么兄弟没有进同一战队,又庆幸了三分钟幸好没去同一战队,接着就回去继续训练了。

张新杰内心窃喜,计划通。

 

其实不是的,张新杰和张佳乐不是兄弟关系,张佳乐是张新杰他舅舅,亲的。

 

张新杰一直以少年老成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就仿佛一出道就被喊姐的谭晶,但他也曾年少,也曾流着哈喇子嗦棒棒糖,载着这些青春记忆的照片至今还存在张佳乐的手机里,这位舅舅甚至在百度云里专门给他划分了一个文件夹,感天动地。

但要让张新杰自己说,张佳乐这个舅舅那就是个坑货,但是他不能说出口,因为这不符合他的风格,所以他会在心里说,张佳乐你个坑货。

两岁的年龄差,在二十多三十多岁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在都还是几岁小屁孩的时候,两岁能造成碾压性优势。就比方说,六岁的张佳乐就知道,压岁钱,粉色的是最好的。

 

六岁的他拿着一把花花绿绿的钞票送到了张新杰的面前,说:“我跟你换好不好?”

张新杰非常谨慎的问:“为什么?”

张佳乐极有迷惑性的把手上的一把零钱很有气势的摊开:“我这有八张,你只有五张,我这有紫色,有黄色,有蓝色,你只有粉色的。你跟我换,多划算。”

张新杰歪着头想了想,犹豫道:“那你为什么愿意跟我换呢?”

张佳乐一拍胸脯,振振有词道:“因为我是你舅舅啊,我是大人,我当然要对你好啊,来,我们现在就换吧。”

张新杰开心的说:“嗯!”

第二年,五岁的张新杰拼死守住了自己的压岁钱,顺便去楼下理发店理了个头。

 

但张新杰总体还是开心的,因为张佳乐住在昆明,而他们一家定居在西安,除了过年过节见个面,平日里,是见不到的。但是,张佳乐没有放任这段亲情变淡,对于喜欢互占便宜当别人爸爸的男孩子来说,舅舅,和爸爸同辈,一个性质嘛!

张佳乐把当人爸爸的热情分了一半到张新杰身上,整日嘘寒问暖,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拉出来讲一讲,打一次电话一个小时起。张新杰没忍住,委婉的表达了一下意见,推脱说作业写不完,张佳乐那边安静了半分钟,张新杰心想,坏了,是不是说重了伤了他心了,接着张佳乐那边就开口了:“全科的答案tb上买了我都发你邮箱了,你看看是不是同一版,不用担心,抄起来很快的。”张新杰很绝望,转而跟自己亲妈提了下意见,然后这位张佳乐亲姐姐表现出了同张佳乐如出一辙的理解能力,大手一挥,给了他两百充话费。

 

等到张佳乐开始打游戏,他依然没有忘了自己的外甥。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当时在游戏里四处砍人,风头无两,甚至多年后还为人所称道,但很少有人知道,总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个小牧师,就是后来战术大师张新杰。牧师这个职业也不是张新杰自己选的,他最开始想练的是狂剑士。

但是张佳乐眉头一皱,张佳乐苦恼半天,张佳乐一砸掌心,说:“大孙一个奔放的就够我头疼了,你俩一起发疯,我拉不住啊,你练个牧师吧,正好啊。”

平心而论,张新杰认为和这两个打发奔放而不自知的人一起的网游时光,对他之后的精准技术起到了不可忽略的重大影响,也给他带来了他人所不具备的优势,在每次对战百花的比赛中,他总能最快从炸得噼里啪啦的色块里找到张佳乐和孙哲平,毕竟他曾无数次在混战中把这俩疯子从人堆里抠出来然后奶上一口,一边奶心里一边念,我好恨,我想当DPS,我不想当奶,我要跟人正面刚。

后来第十赛季全明星赛,叶修搞的那出大戏,把他安排去打擂台赛,他表面上是云淡风轻服从安排,内心狂喜乱舞,好歹是圆了他的多年心愿。

 

张新杰的治疗水平很高,张佳乐很欣慰,为这个外甥感到骄傲。他签了百花之后,第一时间告知的不是父母,而是张新杰,可见其对自己这个外甥的重视了。他当时想的特别好,张新杰还小,但是这个好苗子一定要看好了,等他再大一点就拐到百花,他妈妈那边的工作也做好了,也答应暂时为他保密,完美!

张佳乐为自己的谋略点了个赞,然后给张新杰寄去了百花的一件不带名牌的队服,初版的,几乎全粉的,只出现过一个赛季的,后来价格炒的老高的那套,然后亲切的建议他穿上试试,企图借此先培养他对百花的好感。

张新杰沉默的拆了包裹,然后把衣服放进箱子里扔到柜子顶了。对当时的张新杰来说,是哪个战队的队服都无所谓了,让他穿一身粉红出门,他拒绝。他在嫌弃张佳乐之余,又把这份嫌弃上升到了百花整支队伍,他想,真的通过了这套队服的战队,大概要完。

张新杰平日出门,不管气温多低,穿牛仔裤都一定要挽裤脚,长袖衬衣也要把袖子卷到手肘,每天出门都要不经意的路过镜子瞥两眼,然后在头上抓两把,对于这样一个还处在异常在意形象年龄的男孩子来说,粉红色!NO!

然后张新杰妈妈为了自己亲弟弟的未来出手了。

她把张新杰所有当季的衣服全都洗了,只给他留了一件白T,然后抱着双臂靠他房门上,用“今天有考试你敢就穿条内裤去学校么”的挑衅眼神看着自己的亲儿子,然后欣慰的看着沉默了五分钟的儿子屈服了,默默的爬上柜子,把那套粉色运动服拿出来穿上,上学去了。

她非常欣慰,把偷拍的照片发给张佳乐。

张佳乐也很欣慰,把照片转发给了孙哲平。

孙哲平沉默了半分钟,偏过脑袋对坐在对面的张佳乐说:“百花要因为你少一个天才型治疗选手了。”

张佳乐大笑:“不可能,我姐那边我都打点好了。”

孙哲平:“你开心就好。”

 

孙哲平是对的。

张新杰一身粉的造型,让他成为了那天学校里的焦点,走哪都被人行注目礼,还断了他的桃花运。跟他关系不错的校花闺蜜告诉他,校花原本想跟他表白,结果开始怀疑他平日对女生淡漠的形象是因为性取向问题。

男孩在装逼的年纪,装逼的方式分很多类,有的靠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后的一撩下摆,有的靠安静的坐在窗边看一本谁也看不懂的书,张新杰出于多方考量,选择后种。然后因为张佳乐,断送了他的初恋。

张新杰沉默了,但是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能表现出沮丧呢。他安静的点点头,离开了,然后忘记解释一下自己的性取向,连后边的可能性也都一气灭了。

 

所以说,百花出不了战术大师是有原因的,张佳乐把战术大师欺负够本了,这块地里也就长不了战术大师了。

 

张佳乐搓着手,终于欢天喜地的迎来了张新杰的十七岁。孙哲平沉默的看着他甚至开始给张新杰选新床单,眼里带着怜悯,半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忍直视的走了。张佳乐哼了一声,不想同他计较。他已经拜托姐姐问过张新杰了,张新杰亲口说,有打职业的意向。

职业!

张新杰接触过的职业选手是谁?

张佳乐本人啊!

接触过的战队是哪队?

百花啊!

这波很稳,张佳乐心里美滋滋。

张新杰妈妈送张新杰去车站那天,也为自己儿子以后能和自己弟弟在一个单位工作感到高兴,但是,她忽略了一点。

张新杰买的车票不是去昆明的,是去青岛的。

 

在霸图的训练营,张新杰很拼命,作息严谨,治疗精确,是最先被签为正式队员的选手。其他人都以敬佩的目光看着他,但是他最初的想法其实真的很简单,必须在霸图做到最好,不然就要被亲妈拉回去穿粉色队服了。

正式签约那天,作为队长的韩文清也和他谈了一次话,开头祝贺他加入霸图战队,接着就横刀直入,问:“你为什么选择霸图。”

他以为会从眼前这个嘴里理论一套套的新队员嘴里听到诸如我喜欢霸图很久了、青岛是个好地方啊之类的陈词滥调,结果张新杰只是扶了一下眼镜,诚实的说:“我喜欢霸图的队服。”

“啊?”韩文清没反应过来,就……因为队服?你是日本女高中生吗,为了制服选学校。

张新杰伸手指了一下韩文清身上的衣服,说:“黑色的,我喜欢黑色。”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讨厌粉色。”

韩文清心里暗叹,孩子真是实诚。咦,粉色队服,那不是百花吗,很好。

于是他用力清了清嗓,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我们可以一起打爆百花,还有其他的战队。”

“好。”张新杰重重点了点头,韩文清不知是否是错觉,眼前这位新队员的眼里闪着光。

 

第四赛季,霸图冠军。

 

张新杰很兴奋,很开心,站在领奖台上不停的摸眼镜,努力抿着嘴唇忍笑。

记者会结束后,霸图一伙人去吃了顿散伙饭,散的是李艺博和季冷,他俩要退役了。山东大汉,喝可乐都喝出了白酒的架势,两三成群,红着眼眶相互搂着对瓶吹,韩文清死死盯着手里的可乐标,眼里有血丝,张新杰受气氛感染,悄悄用袖口抹了抹眼睛。

一伙人喝多了,一起去厕所放水。张新杰刚一出厕所门,就被一个蒙面人一把拽住就往外拖,还没喊出声,就被捂住了嘴。

“你干什么!”韩文清一声暴喝,接着厕所里人都急吼吼赶出来了,有的人腰带都没系上,一看是在拉自家小孩,撸起袖子就要上去干架。

“等下!”张佳乐自己乖乖把遮住脸的围巾摘掉了,“是我,是我,各位英雄别打人。”

一见是他,大家伙更气了,这是输了不服气啊,那也找叶秋去啊,怎么还对自己新人出手呢。季冷把张新杰拽到背后,言之谆谆道:“要打,就在赛场上打,下了赛场,都该是朋友,有什么话好好说。”

张佳乐瞅着一水一米八的大高个围着他,眼神跟亲切友好不沾边,十分崩溃。他特意为了张新杰买了票看决赛,体贴的等他们聚完餐,想当面祝贺一下,结果怎么就被当成阶级敌人了呢?这不该是叶秋的待遇吗?

“误会,都是熟人。”救星来了,张佳乐开心了,孙哲平把人从人堆里扒拉出来,然后抬起双手表示没有敌意,“来找人的,”指了指张新杰,解释道,“以前打游戏认识的熟人,听说加入了霸图,今天决赛赢了,想来当面祝贺一声。”

孙哲平good job!

张佳乐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张新杰松了口气,孙哲平既没有给张新杰带来不必要的误会,也解释清楚了前因后果,说的也是实话,多么可靠的队长,虽然只比霸图差一点点。

韩文清脸上还是有些怀疑,转头看了眼张新杰,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松了一口气,又问:“那你鬼鬼祟祟的是要干什么?”

“偷人,”然后张佳乐很快的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更正道,“想带他出去吃夜宵。”

张新杰:“……”

韩文清皱眉:“刚吃完,一时半会也吃不下了,太晚了,不安全,要不然你们明天再约吧。”

“安全啊!”张佳乐把孙哲平的胸肌拍的直响,“你看看这人这脸这身材,太安全了好吗!”

孙哲平沉默着盯着在自己胸前作祟的爪子,张佳乐浑然不觉。

张新杰还是拒绝了张佳乐的盛情邀请,临走前,出于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问了一句:“你和他,谁跑得快?”

张佳乐不明所以,想了想,说:“可能差不多吧。”

张新杰再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语重心长道:“你最好出了门就开始跑,为你好,真的。”

季冷一手搭在张新杰肩膀上,也肯定道:“真的,一会儿赶紧跑,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看着张佳乐懵懂的背影,张新杰低头看了看肩膀上的手,说:“前辈,你刚刚上完厕所没擦手吧。”

季冷一愣,奇道:“你怎么知道?”

张新杰无奈的说:“刚刚就你在我胳膊蹭手蹭的最使劲。”

季冷抚掌大笑:“战术大师,名不虚传,哈,哈,哈。”

此刻,被赶得如脱缰的野马夺路狂奔的张佳乐,也是这么想的。

 

进了霸图之后,张新杰发现张佳乐确实更稳重了,更成熟了,具体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张新杰长大以后就死活不肯再喊他舅舅了,一个相当人爸爸的人怎么愿意喊他舅舅呢?张佳乐是这么理解的。

总之,就结果来说,张新杰很欣慰。

平日里,张新杰就对张佳乐、林敬言一视同仁的喊前辈,但是张佳乐贼心不死,还是想让张新杰私下喊他舅舅。一天,他把张新杰按在沙发上不让他起身,幼稚的逼他喊舅舅,张新杰冷漠的看着这种小学生耍赖的手段,稳如泰山,甚至翘起了二郎腿。两人幼稚而又严肃的对峙着,忽略了那扇开了一条缝又快速合上的门。

 

林敬言翻开qq,找到了方锐。

林敬言:完了。

方锐:?

方锐:忙呢,有事快说

林敬言:我被拆了cp

方锐:!

林敬言:一拆还俩

方锐:!!

方锐:速速道来

林敬言:我看见张佳乐沙发咚张新杰

方锐:邪教!不过有点带感……我喜

……

 

韩文清和孙哲平至今没明白,为什么联盟有阵子,几乎所有的职业选手给他们发信息的时候,都要加上绿头龟的表情。

 

在霸图的日子,张新杰总体还是开心的,虽然第十赛季遗憾的输了比赛,但是既然已经到了第十一赛季,就不该在沉湎于过去的失败当中不能自拔,从失误中汲取教训,研究更合适的战术,让队伍更强,这才是他们该做的。连冯主席头顶那片死海都焕发了生机,还有什么垂头丧脑的理由呢!

林敬言退役后,留在霸图担任教练,他的经验和操作对于年轻的队员来说,有极高的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性,他也很热心的给张新杰安排里要上场的新队员开了小灶,张佳乐闲着的时候也会去搭把手,张新杰出于好奇去观摩过一次。

当时三人载入地图后,让新队员闭眼十五秒,然后张佳乐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放炮竹,给新队员一分钟时间找出林敬言的藏身的地点。

张新杰震惊了:“这是在训练……什么?”

张佳乐炸的老开心了,头也不回的答道:“练眼力啊,这样练好了,管他团队赛还是擂台赛,找起方锐、黄少天比谁都快。”

张新杰默默回想了一下自己是怎么练就精准治疗技术和强大的眼力的,认可了这项训练的科学性,拿着拟好的初版训练计划出去改了。

 

新的赛季,更大的一个变化来自于张新杰妈妈,她终于愿意分一点爱给霸图了。她为了张佳乐看了第二赛季比赛,然后粉上了挑翻亲弟弟的叶修,为了亲儿子去现场看了几次第四季的比赛,然后粉上了黄少天。

张佳乐和张新杰在这件事上同样的绝望。

一个怀疑姐姐不是亲的,一个怀疑自己是捡的。

张新杰妈妈振振有词的说:“叶修多强啊!教科书!黄少天这孩子我喜欢,厉害,而且还很活泼,爱讲话,不跟新杰一样的,太闷了。”

张佳乐和张新杰对视一眼,觉得黄少天又会是今年最受职业选手妈妈喜欢的职业选手奖冠军。没办法,长辈都喜欢活泼的。

况且,他们再惨也惨不过王杰希和周泽楷,一个是亲妈庙药互怼的时候亲自下场揍中草堂还气得不给做饭,一个是亲妈过年逼着儿子给黄少天语音发新年快乐。

知足常乐。

 

今年过年,张新杰父母没有回老家,而是选择来到儿子奋战了七年的地方看看。张新杰带着他们去看了八大关,也看着他们喝了很多很多的啤酒。张妈妈为了好看,在室外拍照的时候也非要脱掉外套。刚一按完快门,就立刻缩回爸爸举着的羽绒服里。张新杰举着单反,耐着性子找角度,后来干脆蹲下,好把她腿拍长一些。

“好了。”张新杰又一次按下快门。

“哇哇哇!冷死了!”张妈妈立刻哆嗦起来,朝他们奔来,张爸爸从善如流的举起羽绒服迎上去,然而妈妈看也没看他一眼就掠了过去,直奔张新杰。张新杰刚想起身,就被妈妈一把抱住了。

“儿子抱着真暖和啊。啊!脖子!”

张新杰叫了一声,奋力躲闪那只往他背上直贴的手,躲来躲去,妈妈不动了,牢牢的抱着他,说:“突然发现我今年还没有对你说过。新杰,新年快乐!”

张新杰安静的任着亲妈在他脑袋上乱搓,轻轻的说:“新年快乐,妈妈。”

 

父母旅程的最后一天,也是韩文清等人返队的日子,他们一如既往的较其他队员早到一天,早一天开始训练。张新杰送完父母去机场,也要回俱乐部了,他们决定最后再一起吃顿饭。

“人怎么还这么多啊,”他们费了点功夫找到空座坐下了,“运气不错,正好一个空位。”服务员上了菜单,三人开始翻翻点点。

突然,张新杰发现自己亲妈用一种热情到怪异的眼神看向自己身后,心中警铃大作,紧接着,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没有空座啊,只能再换一家了。”

“乐乐!”张新杰目光顺着声音寻过去,看见了三张熟悉面孔,韩文清,林敬言,还有,正朝着张新杰妈妈挥手的张佳乐,“过来过来,一起坐!”妈妈热心的招呼着。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有些迟疑的往里走。

“这位是?”韩文清递了一个询问的目光给张新杰,

“这是我爸妈,嗯,这是我队友。”张新杰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又指了指韩文清,“这是韩队。”

“我认识!”张新杰妈妈很开心的说,然后张新杰眼疾手快的拦住了话的下半截。

 

“阿姨、叔叔新年好。”韩文清说。

“阿姨、叔叔新年好。”林敬言说。

“姐,你又美了哦。”张佳乐快乐的说。

张新杰捂脸,要完。

“哎呀,嘴巴还是甜,”张新杰妈妈捂着嘴笑,然后攘了一把张新杰,催促道,“这么大了怎么都不知道喊人,还要教吗?”

张新杰拘谨的点了下头,说:“新年好。”

“跟你舅不说吗?”

 

嗯?

韩文清和林敬言互望了两秒,然后把目光移回张新杰身上,并在他和张佳乐之间逡巡。

张新杰深吸一口,说:“舅舅新年好。”

“诶!”张佳乐快乐的应道。

 

张新杰藏了七年的秘密就这么被挑破了。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张新杰决定一会儿去理个头。


评论(2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