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三十七)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37

 

“你要干嘛。”许博远一脸警惕地盯着从门缝里探进房间的那颗挂着谄媚笑容的脑袋,“你有什么企图,说。”

“诶,你这人,”方锐也不藏首藏尾了,大大咧咧地推开房门,一屁股坐在床上,打量了房间一圈,叹道,“我们都这么多年了,瞧你说的,什么叫企图?防我跟防贼似的。”

许博远放下笔,转过身:“凭良心说,你比贼要危险多了。到底什么事?”

方锐一脸懊恼,咂咂嘴:“没事就不能跟你聊聊吗?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居然对我这么冷漠。哦!天理何在!”

许博远冷漠地下了逐客令:“没事出去,别烦我。”

“有事,”方锐异常狗腿地上前给他捏了两下肩膀,“许大师您辛苦了。”

许博远脸色和缓,悠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配合道:“说来听听。”

“有件事我有些好奇,百思不得其解。”

“嗯?什么事?”

“你跟叶修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许博远一个没忍住,喷了方锐一脸水,剧烈的咳嗽起来。方锐随手擦了把脸上的水,便急忙拍他的背:“你这都多大了,喝水都能呛着。”

“这是谁的错!”许博远咆哮道,抽了几张就把整包抽纸扔到方锐身上,“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好吗!”

“有那么夸张吗?”方锐拿纸在脸上擦了擦,“这不是兄弟关心你吗。”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说:“你这反射弧够长的,到底想干嘛?”

“嗯……就是,”方锐有点心虚地别开眼睛,“有点好奇。”

许博远一巴掌猛拍在桌上,一脸恍然大悟:“你想追林敬言,懂了。”

“瞎说什么呢!”方锐失声叫喊,下意识否定,两声心跳后,又语气漂浮不定地重复道,“瞎说什么,只是好奇而已,不想说就算了。”

许博远了然。

 

许博远和颜悦色的把椅子拉近,像撸楼下橘猫一样轻柔的摸着方锐的头,语气里满是欣慰:“孩子终于长大了,楼下金毛都生二胎了。可怜你母胎solo二十多年,想听什么直说,哥哥都告诉你。”

方锐拍掉在他头顶作祟的爪子,挣扎道:“真的不是。”

许博远慈祥地点点头:“对,你说的都对。”

方锐捂住脸顺势在床上滚了两圈:“啊啊啊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博远掏出手机威胁道:“起来,不然我叫他来提人了。”

方锐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端坐在床沿上,径直撞上许博远揶揄的眼神,躲无可躲,只好无力地摆摆手:“收敛一下,请在意一下少男刚刚萌发的情思的脆弱性,再看就看没了。”

许博远莞尔,端着方锐的脸左喵右看了半天,说:“我只是好奇,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你害羞的表情。奇景,真的是奇景。”

方锐眯着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够了,你就要好好给我答疑解惑了啊。”

许博远一个激灵,背上寒毛都竖了起来,作死作够了,该遭报应了。碍于面子,还是硬着头皮梗着脖子一口应下:“追时间领主我有经验啊!来啊!问啊!”

“你俩谁上谁下?”

“我操你大爷!”

 

重物砸到地板上的动静,扬起天花板一层灰,也惊动了楼下房间摸鱼的两人。黄少天手一抖,手机径直砸到地板上,他捡起手机,皱着眉头抬腿蹬了喻文州一脚,用下巴指了指楼上问:“什么动静?”

喻文州头也不抬地答道:“年轻人有活力挺好的,打个架,交流交流感情,”楼上又是一阵“咚咚咚”的巨响,两人对视片刻,叹了口气,“掐着时间上去收尸吧。”

黄少天咂咂嘴:“幼稚。”

“你没资格说这话,昨天为了半盒麻薯打起来的是谁?”

“啊!今天天气真好啊!咦,小远拉了个讨论组是要干嘛?这名字?哈哈哈哈哈哈!你快看这名字!叫……”

 

“你怎么这么暴躁,”方锐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你在外人面前装得人似的,跟我就这么不客气啊。”

“手给我拿开,”许博远费力地把方锐的一边胳膊从胸口上搬开,“压死了。你不都说了那都是外人吗,在你们面前我还端着干嘛,这才是我的本性啊。”

“好像也是,”方锐挠挠头,忽然又问,“你在叶修面前也这样?”

许博远答以尴尬的沉默。

片刻,他叹了口气,说:“在他面前一开始就本性暴露了。”

“可以啊,这是一开始就瞄准是真爱了啊。”

“真不是,”许博远把头埋进胳膊,“这是一个惨烈的意外。”

 

许博远的智齿是走进大学校门的时候长出来的,整日仿若低配版西施,捂着腮帮子磕着甲硝唑度日,后来心一横拔了,腮帮子肿了一星期。

而他迟到的叛逆期也是跟着智齿一起到来,为了庆祝不再受牙疼的困扰,他一拍脑袋,直接去染了一个蓝幽幽的头,跟煤气灶似的,脾气也变得跟煤气坛子一样,易燃易爆,只是那段时间一直住校,没让方锐他们见识到。

当时许博远跟同班一群人打游戏输了不服气,嚷着再来一局。然而对面语气极其嘲讽,令人发指,说要上课,没空陪小孩继续玩。输得最惨的许博远一拍桌子径直站了起来,叫嚣着约线下PK,隔了两排的位置也站起来一人,和善地冲他挥挥手:“不用改天了,我就在这呢。”赫然是代课的助教。

 

方锐不忍直视道:“你也是他教的啊。”

许博远忧伤地叹了口气:“嗯啊。”

方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都一样,我懂。”

许博远摇摇头,沉痛地说:“你不懂。”

 

作为必修课的代课老师,叶修出现在许博远面前的频率可谓相当之高,而且,许博远的这门课从此断了逃课的可能性。叶修上课并不点名但是他执着于点许博远回答问题,而且从不喊大名,每每都是刚在黑板上抄完题目,就微笑着转过身,目光在众人身上巡视一圈,轻描淡写道:“我们来点个特别的同学上来吧,嗯?那个蓝头发的同学,嗯对,小蓝就是你,你来做一下这道题。”

 

方锐:“这段话我能脑补出他的声音,还带自动播放的画面。后来呢?你总不至于被点出感情了吧?”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说:“当然不可能,后来是去送作业的时候,碰到有外星人试图干掉他,躲在办公室里,正巧被我撞见了,我没多想一板凳砸晕了。他说欠我一个人情就带我到处走走逛逛。然后经历了各种事情,就在一起了,就这么简单。”

方锐:“……”

方锐:“我觉得你略过了最重要的部分,你们怎么看对眼的啊!”

许博远有些不耐烦,模棱两可道:“这哪还有个具体过程,就是突然觉得想在一起,他也有这个想法,那就在一起了啊。”

方锐:“那你这没有参考性啊!”

许博远指向他的口袋:“你先看手机,你会得到很多参考。”

“手机?”方锐犹疑着点亮屏幕,一大排未读信息,“什么鬼?”

他滑开界面,终于找到了海量未读信息的来源——“方锐脱单帮助小组”。

“这他妈什么群名!”方锐咆哮道,“谁干的!”接着又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白痴性,转向许博远怒目而视,“这什么群名啊!我那是一点小火星,你非得给我泼盆油啊!中间少了很多步骤好吗!”

许博远一脸无辜,对着方锐摊手说道:“可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啊,我又不了解林敬言,找他们一起分析胜算多大啊!”

方锐把手机戳到许博远脸上,咬牙切齿地说:“分析个屁,这都哈了十分钟了。”

许博远“哦”了一声,换上一副温柔的笑容:“现在开始也不迟啊。”

 

-方锐脱单帮助小组-

许博远:都停一下。

叶修:黄少天闭嘴

黄少天:凭什么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啊,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那不是很没面子。方锐你什么情况啊,你终于觉醒了吗,还是发现单身太苦啦。你们刚刚什么情况,楼上动静那么大,好激烈啊,咦,叶修你头上有春天的色彩诶

喻文州:少天,闭嘴。

叶修:地板没打穿就没事

黄少天:你真的很无聊

叶修:把你们全扒光了扔一张床上我都不担心好吗

苏沐橙:全扒光扔一张床上,那是要做什么?

孙哲平:炼蛊

叶修:精辟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几个睡相太差了

孙哲平: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张佳乐:那是你没见过方锐睡觉打拳

孙哲平:我上哪去见?

张佳乐:那黄少天,你总见过吧?

孙哲平:差点勒死你的那次?

张佳乐:方锐比那还可怕

方锐:我还没死。

叶修:唉哟,方锐你这单身二十年,出手就是个大的。人不可貌相,来来来,想问什么,哥几个都给你解答了

方锐:叶修你活了几千岁,初恋是谁啊?

黄少天: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张佳乐:说不出是单身三千年更惨还是要追一个单身三千年的更惨

叶修:年龄,请不要四舍五入。

喻文州:请进入正题,大家有什么建议吗?

黄少天:是男人就上,心动了就去追,哪有那么多废话

叶修:啧啧,黄少天嘴里能说出“哪有那么多废话”,啧啧

黄少天:你大爷的

喻文州:我和少天确实是了解不多,毕竟打的交道也不多

张佳乐:我熟啊,一辈的,我们几个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许博远:你们……一个老师啊?画风都不带重复的

张佳乐:我姑且理解为你在夸我们

叶修:老林这人挺无聊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责任感算是挺强的,具体有什么好下手的地方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张佳乐:他……尊敬师长?待人挺亲切,也挺仗义,帮老叶蒙混过关好几次,常年战斗在哄骗老叶亲弟的第一线

叶修:请不要带上我

苏沐橙:重生的时候几乎不会改变

张佳乐:对,我们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体貌特征几乎都会截然不同,他几乎没什么变化

叶修:变化最大的一次是重生成了自然卷

张佳乐:我记得!还拉不直,整日顶着一脑袋卷毛进进出出,大家还不敢笑

黄少天:我也记得!特别像蓝波!

许博远:朋友们,跑题了,你们再聊下去,方锐就要单到八十岁了。

黄少天:这不结论很明显吗?你对他有意思,你先搞清楚他对你有没有啊

张佳乐:对啊!不要怂!上!

喻文州:大胆去,出问题,我们帮你修改他的记忆

张佳乐:这个找我弟,修改删减一把好手

叶修:这全都在给你撑腰了,还怕什么

方锐:……

方锐:你们是准备投身传销事业吗?

 

 

方锐推开门,安全罩像一个倒扣着的小碗,把海水隔离在离门三米开外的地方,阳光穿透水面,落到了方锐的掌心和附近的珊瑚礁上,粼粼波光牵动海草一同轻轻摇曳,橘色的小丑鱼从海葵里游出,欢乐的吐了个泡泡。

“坐这!”方锐拍了拍身边的地板,林敬言从善如流的在他身旁坐下,“你怎么突然想看海?”

“我突然发现我没看过,”方锐摸了摸鼻子,“那种像电影里一样的蔚蓝的大海,感觉很浪漫。”

林敬言笑着点点头:“你看海选的位置很刁钻。”

方锐往下扯了扯袖口,把怀里的一盆花塞到林敬言怀里:“送你的。”

“风信子?”林敬言低头端详着白色的花瓣,“挺漂亮的。”

方锐有些不甘心:“只是好看?”

林敬言反问:“不然呢?”

“嗯,确实挺好看的。”方锐把袖子挽到手肘,半晌,又拉回手腕,“那个……景色这么好,我们来玩游戏吧!”

“玩什么?”

“你问我答?一人问一个问题,然后轮换?”

“可以。”

 

方锐转过身,和林敬言面对面坐着,冲他挑了挑眉毛:“我先来。”

“最不喜欢的食物?”

“和你一样,当然是馄饨。想去看雪吗?”

“想!嗯,时间领主里,觉得哪个姑娘最好看?”

“苏沐橙。是不是怕黑?”

“虽然不想承认……是。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嗯?抱歉没听清。”

“我说,没有。”林敬言微笑着说。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