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三十八)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侧脸真好看!!!

激情码字


Chapter38

 

“所以,你是把人孩子怎么着了?”叶修熟练地拿锅铲破开俩鸡蛋倒进锅里,回头瞟了林敬言一眼,又添了小半碗火腿肠。

“你觉得,我能干什么?”林敬言有些鄙夷地瞥了眼锅里的方便面,“就这个?”

叶修豪迈地挥舞着锅铲,头也不回地答道:“你指望我能请你吃什么?米其林三星吗?”

“泡面不健康。”

“你被喻文州带跑了吧,一天到晚研究养生,少活两百年依然是老精怪。况且,这有肉有蛋有蔬菜,营养均衡,健康得很。”

叶修从善如流地把两碗面条端上桌:“看我多贴心,提供情感咨询,还提前清了场。”

林敬言环顾四周,看着门口摆着的一大摊鞋,无情地戳破道:“我觉得更像是他们把你一个人扔家里了。”

“看破不说破。”叶修咬着筷子头问,“到底怎么回事?”

“他告状了?”

“你觉得有可能吗?”

“不太可能,”林敬言思考片刻,补充道,“他是个脸皮挺薄的人,会不好意思。”

“咳咳,”叶修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个评价很新奇,我觉得我们可能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那,你是不是直接甩了那个脸皮薄还会害羞的方锐,天呐,这是个什么新物种。”

“我觉得,我很委婉。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说没有。”

“……”

叶修放下筷子,捂住了脸:“这是哪门子的委婉,难怪他们说,最近方锐不太正常,黄少天怎么撩拨他都不会生气,吓得他以为方锐疯了。所以他们排查出了原因,推选出我来跟你谈心。”

“为什么会是你?”

叶修扳直脊背,整理好衣领,一手在面前划出一道弧线:“能力卓越,智慧的化身,有成功拐走一个小朋友的成功案例。如果你想跟孙哲平谈心,我现在就去换人。”

“……”

“你是不是觉得孙哲平和谈心这俩词放一起格外诡异,你不用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会如实转达你对他的评价。”

“……”

“想说什么,说。”

“其实方锐也挺惨的,如果是被张佳乐先知道,他嘴巴够严,绝对捅不出去。偏偏是先告诉了小远,行动能力爆表,连挨个打电话通知的步骤都省了,直接拉了个群,起了一个无需解释的群名。”

“……”

“对于他第一个加的就是我这件事,我很满意。”

“……”

 

叶修推开碗,盯着桌上的一小块油渍,说:“闲扯的部分先跳过,我们直接进入情感咨询正题。你喜欢他吗?”

林敬言微笑着说:“我并不讨厌和他一起,他挺可爱的不是吗?”

“你在回避问题,”叶修一针见血地指出道,“我在问你对他本人的看法。”

“那你呢?”林敬言反问,“你为什么会选择一个人?”

叶修摩挲着下巴,语重心长道:“不是我选择了一个人,而是我选择了许博远。我能理解你的一部分想法,寿命不一样确实会是件不太令人愉快的事情,可是无论是哪个物种,哪个种族,都无法保证自己能和伴侣同一天辞世不是吗?对于大多数来说,生命中总会有一段时间是需要独自度过的,可能只是几天,也可能会是许多年。那么多文明曾经在宇宙中光辉灿烂,但是他们也终会走向各自的结局。而最为重要的是过程,哪怕已经化为齑粉,至少曾经是一份极为美好的存在。你看过那么多,为什么还是难以接受这点呢?”

“我只是讨厌这种事情而已。无论看过多少回,我都发自内心地厌恶这种情节。在明知后果的情况下,还一意孤行,实在是愚蠢至极。你做出了你自己的选择,但是我,决不会和你犯一样的错误。”

叶修嘴角一咧,眯起眼睛直视他的双眼:“敢打赌吗?”

“赌什么?”

“赌你会不会喜欢上一个人。唔,再缩小一下范围,就赌方锐。我输了,你就把你算的欠我的人情债翻个倍。”

“听起来很划算,”林敬言点了点头,“那如果你赢了呢?”

“请我吃顿饭吧。”

林敬言有些讶异:“就这样?”

“我和你们不一样,品行高尚,趁火打劫这种事,留着以后再干。一言为定?”

“好啊,一言为定。”

“补充一下,你可不能像这样就煮碗泡面了事!”

“……有没有这顿饭还另说呢。”

“我觉得这顿饭很快就能吃到。”

 

 

方锐嘴角难以抑制地不停抽动着,望向自暴自弃地用被子把自己埋起来的许博远,颤声问:“你的意思是,你都没有告诉过你的父母?”

“嗯。”

“然后他们突然发现你原来有一个谈了两年的对象?”

“嗯。”

“然后他们生气了,让你把人带去一起吃顿饭?”

“嗯。”

“这是断头饭吧。”

“滚。”

方锐伸手把许博远往另一侧推了些,坐在床沿叹了口气:“叶修这人,嘴是毒了些,但是也没到见不得人的程度,收拾收拾指不定能弄出个人模人样的。我记得,他们不是说,只要你喜欢,带只大猩猩回家都能接受吗?叶修,好歹比猩猩进化程度要高吧,你怎么就不告诉他们呢?”

“说够了没,”许博远像只蠕虫似的从被子里扭出来,一脸懊恼,“你比他更嘴毒吧。我真的只是忘记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知道的。”

“……”

“方锐,是不是你。”

“有这回事吗?”方锐眼睛四处乱瞟,极不自然地站起身,“突然有点渴,我去倒杯水。”

“给哦我滚回来!”许博远一跃而起,一个泰山压顶把方锐撂翻在地上,“发小爱呢?室友情呢?你这个叛徒!”

“疼……疼疼,松手,”方锐挥舞着胳膊试图从许博远的桎梏下解脱出去,“我怎么知道你没告诉他们啊,他们套我话啊。防天防地,防得过他们吗?俩律师啊朋友!律师骗人装蒜那是老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的,我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单纯小青年斗得过他们吗?”

“……”

“唉,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藏着也不是办法。等等,他好像不算丑媳妇,你才是下边那个,哈哈哈哈哈哈。”

“哎哟,情伤好啦?”

“……”

“刚被甩又能活蹦乱跳啦?”

“……”

“别人养的兔子仓鼠都成双成对,一单身狗还挺能扑腾的。”

“……”

“啧啧,可怜。”

“混蛋,闭嘴。”

许博远慢悠悠地把横在方锐脖子上的腿抽了回来,松了手,大大咧咧地席地而坐:“方锐,你以后可以出一本书,书名就叫《恋爱的艺术——从暗恋到失恋》。不过,我也是没想到,你告白居然走的是婉约风。我原以为你是豪放派,把人壁咚,然后逼婚,行云流水一条龙。”

“别再继续捅刀了,请关爱单身狗,谢谢合作。”

“所以你放弃了吗?”

“话说,还不是很想放弃。”

“我很欣赏你这种精神,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鸭子死了还嘴硬,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们的友情呢?!莎草纸做的吗?唾沫星子大点都给化了。”

“好了,不闹你了。我认真问你,你喜欢他吗?”

“你又想干嘛?要我给你讲我悲催的暗恋史吗?但是,他说了他没有喜欢的人啊。”

“他说什么你都信?我还说我不老不死呢你信吗?不要废话,不要拐弯抹角,你只要告诉我,你喜不喜欢他?”

“我……”方锐咽了口唾沫,手指无意识戳着自己毛绒绒的爪子拖鞋,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巨大的决心一样,深吸一口气,轻声说,“我喜欢他。”

 

“可以了,”许博远干脆利落地打了个响指,“剩下的,我们解决。”

方锐慌了:“你要干嘛?”

许博远活动着手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对付嘴硬的家伙,我们经验丰富。”

“你要干嘛?你……你不是要带叶修吃断头饭吗?”

“去你的断头饭,那是后天。”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叮的响了一声,许博远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轮到你了。”

“你……”

方锐话没说完,就像断了挂钩的窗帘,无力地朝一边倾倒,但立刻被人扶着肩膀稳住了身体。

“你!”许博远对站在门口的黄少天怒目而视,紧咬嘴唇,“你干嘛!”

黄少天甩甩手腕,一脸心满意足:“早就想试试了,一击必杀,天赋异禀,不愧是我!”

喻文州把扶着的人塞进黄少天怀里,后者从善如流地把人扛上肩膀:“走吧。”

许博远踮起脚朝他背后看了看:“他们呢?”

“在做准备工作,”喻文州温和道,“张佳乐说了,他站错cp这种事,不可能,也不接受。”

“这回要下黑手了,啊不,是下死手。”许博远肃然起敬道,“不过,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不清楚,但是,他能这么有信心,就应该不会出问题。”

“可以说是超级好奇了。”

“俗话说得好,宁毁七座庙,不毁一桩婚,晚饭就吃佛跳墙吧。”

“再加盘白灼秋葵?”

“不行!”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