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三十九)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39

光。
灼眼的光。
方锐眼睛还未完全睁开,就被从眼缝里透进的白光刺痛了眼,渗出生理性眼泪。在冰凉地板的帮助下,神志逐渐恢复清明,后脑的钝痛紧随着一阵阵袭来,他不禁皱了眉,下意识伸手捂住后颈,有些艰难地从地上起身,眼前一阵眩晕,脱力地把头埋在两膝之间,用力揉捏着疼痛的脖颈,一边亲切问候黄少天全家。
这么大手劲,就可能是他。
他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事情经过,公平起见,把家里的另两人的名字也在磨牙上嚼了两遍,附加诸多不文明用语。
他长出一口气,余光瞥见了旁边幢幢人影,不由得身子一僵,顺着视线方向缓缓地转过头。
那是一面镜子。
光洁的镜面里映出他有些呆滞的脸,眼睛里掺杂着惊讶与些微的不安,以及无数不同角度的他的影像。
他正处在一个由镜子包围而成的空间内,孤身一人,也不知身处何处。镜墙连接着天花板和地板,头顶的灯在镜中向三面延伸出去。
他不由得起了疑心。
把他移到此处的是谁?许博远还是黄少天?为了什么?或者说,他被打昏之前,看到的是真的许博远吗?
他脑子里此刻是一团浆糊,他觉得自己可能又是想多了,但或许抓住了要点?种种念头在脑子里像碳酸饮料里的气泡似的咕咚咕咚往外冒,彼此之间还撞来撞去,炸成一片,让他心烦意乱。他不耐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骤然起身,用力推动周围的镜面,试图寻找出去的路径。


林敬言有点发懵,他正走在铺着红色地砖的人行道上,顺着惯性往前匀速迈着步子,可对自己是怎么来这的却是半点头绪也没有。
高大的行道树伫立在道路两侧,枝叶繁茂,偶有微风拂掠,惊起一阵涟漪,郁郁葱葱的生机直延绵到最远处。
他垂下眸子望着地上落得满处都是的毛球,不禁皱起眉头,脚上却没停,依然漫无目的地顺着道路继续向前踱着步子。他记不得自己身处何处,不过没什么可担心的,这种境遇并不是头一次遇到,既不稀奇,也并不让人觉得危险。至少这次,没有蓦然回首,一门量子炮正对着脸。想到这里,他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脑海正循环着一段欢快的曲调,他无意识地跟着哼了小半会。等到意识到的时候,不禁被自己逗笑了。
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周围熙熙攘攘的过往人群,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哦,想起来了,那段旋律是方锐公放了三天的五环之歌。他此前莫名其妙地突然和Tardis处理好了关系,然后就被赋予了极高的权限,Tardis甚至还会刻意避开林敬言给他提供期末考试答案,然而还是被林敬言抓了个现行。
嗯?
对了,方锐现在在哪?


方锐感觉很不好,他自认方向感不差,但在这镜子围成的迷宫里,却像是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三面镜子围成一个狭小的空间,而其中一面镜子是可活动的,背后或是一条局促的暗道,或是又一个如出一辙的三棱柱胶囊。
光线充足,他始终没有进到完全黑暗的空间内,而由于镜面之间相互映射,除非他闭眼,否者不存在视觉盲区,这种环境理应为他提供了足够的安全感。但是他的心始终悬在嗓子眼,没来由的,一阵寒意顺着脊背爬到头顶,引起一阵颤栗。
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又徒劳无功地搓了把脸,却始终没能减轻心中的不安与焦躁。他的手指触到了口袋,里边的硬物提醒了他,有人可以,而且一定会帮他从眼下的困顿局面中脱离。


“叮,叮……”
林敬言很快就接通了手机,他没看来电显示,张口便问:“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人或许也没想到他会接的这么快,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能组织起有效语言。
“你在哪里?”林敬言重复了一遍,语气放缓了些,然后耐心地等着对面的回话。
“我不知道,我从没见过这个地方,这里……”方锐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这很像游乐园里的镜宫,就是玻璃啊镜子啊组成的迷宫,但是要复杂得多。”
林敬言眉间的沟壑愈发的深了,担忧道:“有灯吗?”
“灯?这里很亮,但是我还是感觉很不好,我总觉得这里会有什么东西,会……从镜子里爬出来……”说到最后几个字,方锐不自觉压低了声音,仿佛怕被什么人听见似的。
林敬言心头一紧,虽然没有什么科学理论作支撑,但是方锐的直觉很多时候准确得可怕,他如果这么说,可能他确实陷于险境当中。他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让自己显得更温柔些:“你先不要慌,你在做……”
“它,它它,他们……”电话戛然而止,林敬言再打过去时,已经无法接通了。


方锐惊愕地看着镜中自己的映像缓缓地动作起来,而他正呆立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背对他的“方锐”迟缓地回过身,而正面朝他的“方锐”徐徐转过头,把脸偏向他。
他自己最熟悉的脸,此刻变成了世上最怪异恐怖的存在,他叫不出声,身体也僵硬着无法动弹。他只能呆呆地看着无数“方锐”在镜中世界里缓缓靠近,却无能为力。


林敬言连着回拨了十几次,皆是徒劳,他急躁地加快了步伐,试图寻找梦境中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街角的Tardis。他急切地回想着Tardis被方锐设置的最新外观,是猎户的小木屋?不,那是去年的。是三人合抱的大榕树?好像也不是。究竟是什么?究竟会是什么?究竟……
林敬言在自己浩瀚飘渺的记忆宝库中搜寻,一不留神把一位老人家撞倒在地,明知是梦境,他依然下意识道了声歉,弯腰扶起老人。旁边一人动作更快,抢先他一步握住老人一边胳膊。
“你……”林敬言话音刚出口,便被哽回喉咙,那个热心年轻人和他四目相对,一脸迷茫地冲他眨巴着眼。
“方锐?”林敬言有些发懵,“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他下半句依然没能说完,因为他看到了老人的脸。
虽然皱纹密布,沟壑纵横,松弛的皮肤也掩盖住了大部分五官的特点,但是他依然能够断定,这张脸与方锐之间一定存在某种紧密的联系,或者说,它可能就属于老年的方锐。
这是怎么一回事?林敬言松开手,谨慎地朝后退了两步,警觉地打量起过往人群的脸。
“这根糖是我的!”五六岁的方锐举着一根棒棒糖从他面前跑过,背后还跟着一个年纪相仿的。
“来一笼小笼包,带走。”十多岁的方锐叉着腰站在早点铺子门口,一边手里还攥着十块钱。
“慢点,小心别摔着。”明显已过而立之年的方锐扶住了险些跌倒的孩子,耐心地叮嘱道。
……
全部都是方锐,不同时期的方锐。
而无论林敬言怎么往前走,前方似乎都有无数幻影源源不断地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然后又被他抛在身后。
前方的行道树逐渐发生变化,层层叠叠的树叶飞速的落下,只余下如遗骸般的枝干。光秃秃的枝干顽固地向天空伸去,像动物诡谲的爪牙,将天空切成无数碎片。
或许,那个电话也来自这些幻象的其中一员?他没必要去理会,只需要安心等待从这个怪异的梦境中醒来。但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就被彻底碾作齑粉。
-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他在害怕。
-……
-而我不希望他害怕。
-即便可能只是梦境?
-即便是梦境。


等到镜中的影子已行至里镜面一步远,方锐僵硬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知觉,他的身体有些发抖,像是承受不住他难寻根源的恐惧迈出半步。
灯灭了,周围顿时漆黑一片。
方锐猛地闭上眼睛,手臂护住头部朝面前的镜子狠狠撞去。
他似乎听到了夹杂在玻璃碎裂声中的尖叫声,或许是他,或许是其他什么人,他无法分辨。温热的液体从被碎玻璃划伤的皮肉往外淌,疼痛促使他保持清醒,凝聚着意识不让它涣散,他竭力让自己记住些什么。
是什么?
是……?
在黑暗降临的前刻,他所看见的,他所意识到的,他所找到的答案。
关于……
他必须要告诉什么人。
告诉谁?
那个名字就在唇边,呼之欲出的……他
方锐睁开了眼。


他来过这里。
林敬言顿悟,这是他曾去过的某个地方。想到这,一股熟悉感紧随着涌上心头,但他依然很难讲这幅普通的街景与他记忆中的某个特定场景联系起来。
太过普通,太过没有特色。鳞次栉比的楼房,被用作商铺的一楼,人行道上零星翘起的红色地砖,颜色暗淡的遮雨布,随处可见的沙县小吃,锈迹斑斑的下水道口,斑驳的路面,还有,法桐?
南京。
随着这个答案一同出现的,还有百十米外的又一个方锐。
但林敬言莫名地就认定了,这个新出现的和之前都不同。
他是方锐。
“老林!”方锐也注意到了他,顿时从周围遍布不同版本的自己的恐慌中解脱出来,竭力地朝他挥舞双臂,“我在这!”
像是对他的回答,周围的幻影开始逐个分崩离析,碎作无数光点,被风裹挟着,直冲星汉,陡然一个俯冲急旋,分散在林敬言的面前的空气当中,一部分凝做透明的墙壁,一部分则继续冲向方锐,在滑行的途中,逐渐粘连成大块的镜面碎片,闪动着不同的影像,那是他的记忆。
“方锐!”林敬言用力砸着面前的壁垒,远处的方锐被碎片裹得几乎看不清人影,但依稀能看出,那颗茧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靠近。
“方锐!”林敬言目眦欲裂,不知疲倦地一拳接着一拳,但壁垒始终不为所动。
“你应该礼貌些。”林敬言面前的墙壁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影像,就像显示屏上会出现的二维图像。
但这张脸和方锐别无二致,联想到之前的那些幻影,林敬言心头涌起一阵恼怒:“滚开。”
对方丝毫不受他恶劣的态度影响,反而悠哉地盘腿悬坐于半空,用手臂撑着一边腮帮子斜眼瞥他:“我滚了,你怎么过去?”
“让我过去。”
“我说了,你应该礼貌些,应该先敲门。”
林敬言按捺住满腔的怒火,在墙壁上敲了三下,影像瞬间飘远了,划了道弧线,又飘回到最初的位置,与林敬言对视:“这是一扇只有诚实者才能通过的大门,所有谎言与虚伪都会被拦下,如果想通过这里,我需要问你三个问题,你当如实作答。”“方锐”顿了顿,又贴心的提示到,“关于隐私方面请不要有所顾虑,你的答案不会为外人所知,毕竟你也是知道的,这只是一个梦境罢了。”
林敬言按在墙壁上的手指关节泛着白,他深吸一口气,沉重地点点头。
“锵锵锵!”“方锐”转了个圈,清了清嗓子,“请听题!”
“你是时间领主吗?”
“是的。”
“你会去看他,在他不知情的时候?”
“是……的。”
“你喜欢他。”
“……”
林敬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用细如蚊蚋的声音,轻轻地回答。
“是的。”


“方锐”的笑容凝固在墙面上,随之而来的便是从墙壁内部传来的挤压摩擦的声响。
“嘭。”虽然清脆一声,墙壁分崩瓦解,化为千万如星闪烁的细小光点,林敬言借着身体前倾的惯性,向那颗光茧奔去。
包裹着方锐的记忆碎片不见消失,犹有增加的趋势,林敬言费力的分出一道裂缝,竭力把身体朝里挤,两条胳膊朝两侧摸索,顺便为自己多争取些空间。倏地,他的指尖触到一处不一样的,两颗心脏顿时欢欣鼓舞地擂起鼓,拧着身子往前,伸长了胳膊去够。
于是,他抓住了那只手。
光从裂缝中透进,缠绕在身体上的压力顿时消失,那些记忆碎片都化作了万点璀璨星辰,铺满墨蓝的夜幕,点亮了那个无月的夜晚。
林敬言怀里紧紧搂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方锐,嘴唇贴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的:“是的,是的,是的……”


“卧槽!”方锐刚一睁开眼,就被占据了全部视野的大脸吓得打了个哆嗦,“你干嘛?”
“确认你没死。”林敬言一条手臂撑在膝盖上支着脸,一副兴趣乏乏的样子。
“呸呸呸,乌鸦嘴。”方锐一个鲤鱼打挺要翻身起来,然中道“崩殂”,像咸鱼一样砸回沙发面上,“我滴个乖乖,我是梦游和泰森肉搏了吗,浑身上下都疼得紧。”
林敬言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不记得了?”
方锐瞪着眼回望:“记得什么?”言罢,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像炸了毛的火鸡一样一跃而起,“哦!那些个混蛋居然偷袭!我要找他们算账!我……”
“就这?”
“不然呢?唔,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但是记不清了。”
林敬言叹了口气,举起一个透明的狭小容器:“算账的话,加我一个。”
方锐一脸好奇的接过,仔细地端详片刻,问:“这是什么?”
“一看就是张佳乐干的。这是一种改良过的心灵花粉,会把人带入梦境当中,不同种类的花粉效果不同,醒来的条件也不同。”
方锐兴致高涨,摇着林敬言的肩膀追问:“这种有什么特别的?”
林敬言眼神飘忽,含糊道:“很普通,就……可能回答几个问题,如实作答就行,没什么特别的。”
“我也答题了吗?!会问我什么呢?拉格朗日定理吗?不对,问数学可能就醒不来了……”
“你好吵……饿了吗?快说说今天想吃什么?”
“转换话题!不行,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好奇到吃不下饭!”
“那就另外给你透露一件事,我们以前见过面。”
“以前?那是多以前?在哪里?诶,不许跑,快告诉我!!!”
林敬言在楼梯上骤然刹住脚步,惊得背后的方锐一个趔踞,靠着他的扶将才没跌倒在地。
林敬言一手按在方锐头顶,微微倾身,脸就停在离他不到一掌远的位置,绷着脸,一脸严肃,但只一秒就破功了。
他笑得有些挑衅,还混着些旁人读不出的情绪,一字一顿,字字铿锵道:“你猜?”





注:心灵花粉:神秘博士S05E07,原作为发掘内心黑暗面,此处私设改良版,可谓升级版真心话大冒险。



———————————————

一点牢骚话:



卡文真痛苦,要写果然还是应该就着一腔鸡血一气吭哧完,不然写到中间,时不时看到前篇,总觉得该自裁以谢众人眼。

卡文适合换个脑洞下笔,三叔诚不欺我

半夜>白天;手机>电脑

最思如泉涌的时候,一个是洗澡时,一个是睡觉前,作孽……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