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40

“我发誓,它的效果真的只会是让你们一起出现在游乐园之类的地方,手牵手坐个旋转木马什么的,超级轻松又愉快的。”被找上门兴师问罪并潜逃未遂的张佳乐泪流满面。
“游乐园是吧,”方锐笑得令人毛骨悚然,“虽然我记不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林敬言也笑得好似严冬降临,滴水成冰:“我没看见游乐园,反倒更像是逃出克隆岛的片场,还有一个不知道在哪吓破胆的傻孩子在电话里跟你哭嚎,轻松又愉快?”
“请相信我!我的信誉有那么差吗?!”张佳乐吼得撕心裂肺,然并卵。
“你没有这种东西。”林敬言冷酷道。
“根本没有。”方锐更冷酷地补刀。
张佳乐忿忿道:“不管怎样,你们为什么只针对我,他们几个也参与了!不信的话,我给你们描述一下具体作案细节……”
方锐两手一摊,一脸无辜道:“喻文州说,你肯定会这么说,试图拉他们下水,让他们背锅,作案过程他已经分析了一遍。你假扮许博远聊天,然后孙哲平从背后把我击晕,从我身上摸出钥匙,抛尸下药,罪无可恕!”
“你信吗?”张佳乐冷漠道。
方锐噗嗤一声笑了:“说实话,不信。”
“那你还……”
“我信你,”方锐抬手止住了张佳乐,“所以我才想知道,到底什么会让花粉效果发生改变。”
张佳乐也平静下来,仔细回想起事情经过:“花粉没离过手,不存在被掉包的可能性。这种花粉的效果,是从你们的记忆里选出一个场景,所以一定会是你们,或者你们其中之一去过的地方。如果,出现你们两人都没见过的场景,用排除法,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方锐急促的呼吸猛然一滞,颤声问:“不止我们两个人陷入了梦境?”
“没错,介于Tardis能够隔绝外来干扰,也就是说,当时Tardis里可能还有其他人。”

“这是突然变灵异片了吗?”方锐心有余悸道。
他忽然回想起某一篇新闻报道,女孩的相亲对象藏在她的床下,偷听女孩和妹妹抱怨相亲过程,然后从床底爬出,砍死女孩妹妹,并将女孩扔下楼。
一阵寒意油然而生,顺着脊背渗进头皮,浑身打了个激灵。
他拽了拽林敬言衣袖,林敬言回头望了他一眼,安慰道:“不用担心,他没说错,但是他忽略了一种可能性。”
“Tardis也会做梦。”
“哈?”方锐目瞪口呆,“你的意思是,是它搞的鬼?那你家崽子真的很皮哦。”
林敬言对此不置可否。
方锐又开始担心了:“但你又怎么能确定,不会是其他人?”
林敬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在他面前摇了摇:“没有钥匙,谁能进来?他们捉弄人闹得再过火,也不可能放其他人进来。现在的问题就是,它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
“你不能直接问吗?”
“不能,”林敬言一口否决掉他的提议,“没看出来它是个死傲娇吗?”
方锐闻言一怔,好奇道:“都说,物以类聚,宠物都随主人。你难道也是个死傲娇?”
室内突然爆发出一阵欢乐的锣鼓喧天,杂着着好运来这类的春节限定歌曲,还炸响了一串串几百响的全息鞭炮,整个空间里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年味。
方锐诚恳地说:“它好像对我的话表示了认可。”
林敬言:“……”
林敬言:“都给我闭嘴。”

后来,用方锐自己的话说,借着巧言令色逃过一劫的诸位孽障,最终没能抵挡良心的不安,还是自觉地到方锐面前道歉领罚,方锐也借坡下驴,幸福地享受了三个月没人抢的丰盛早餐。他们坦承道,原本只是想给两人创造一个适合约会告白的环境,在梦境当中,人总会与清醒时稍有区别,或许会更坦诚一些,没料把方锐坑了个半死。虽然方锐本人是记不得了,但据林敬言添油加醋刻意夸大的描述,细想后,着实是心有余悸,梦境中的意外对人意识会造成的损伤可能更大,想到这里,他们觉得这个锅,张佳乐一个人至少背一半,于是痛下决心,打算北上约架。
临行前,黄少天搂着方锐的肩膀宽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就在窝前找。说不定是你天生命犯孤鸾呢?别纠结,毕竟不是谁都像文州那样运气好的。呔,说起北京,果然还是要去吃顿涮羊肉,故宫边上那家烤鸭也不错,和冬天超配!……”
喻文州捂着他嘴把人往后拖,许博远连连摆手,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绝对不是想千里蹭饭,我们是在为你出气。”说着,还一脸坚毅地比了个拳头。
方锐:“那你好棒棒哦。”
“我们会给你带特产的!”黄少天拼了命从喻文州手里挣扎出来,“我会给你带稻香村的状元饼枣花酥牛舌饼栗蓉酥抹茶酥南瓜饼椰丝球江米条小麻花油枣黑芝麻饼白芝麻饼的!”
方锐:“哦。”
方锐:“你们去吧,我超冷静的,不用在意我。”

“他们居然真的把我一个人撇下了!!!”方锐声嘶力竭地嘶吼道,双手扳住林敬言的肩膀用力晃动,“你能相信吗?他们居然跑了!”
“冷静。”林敬言觉得自己的大脑像被装进了一台离心机,为了安全起见,退到离方锐两米远的地方,吁出一口气,问,“你直说也想去不就可以了。”
方锐嗙的一声砸进沙发里,用抱枕遮住脸:“他们是做贼心虚,我如此宽宏大量,能和他们一般见识么。还说什么约架,不就因为北京下雪了么。”
林敬言被逗得发笑,伸手把盐水鸭从他脸上拿起来,站在跟一旁悠哉悠哉看笑话似的双臂抱胸:“那就不理他们,我们也可以有自己的安排。”
“上道。”方锐冲他竖起大拇指,“有什么想法,去哪都行,听你安排。”说完,又立刻补上一句,“下雪更好。”
林敬言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突然让我决定,反倒有些想不出什么好地方了。不过说起下雪,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错,绝不会让你失望。我们先去看一场话剧,然后……”
“都可以。”方锐大度地一挥胳膊,结果扫飞了沙发旁独脚桌上的一摞书,连忙翻身起来,林敬言从地上的书堆里随手捡出一本,装模作样地翻了几页,斩钉截铁道:“就去看这个的首映式。”
方锐狐疑道:“这么草率?”
他接过那本书,表情有些怪异:“《莎乐美》?就姑娘把人脑袋割下来啵一口然后也死了的那个故事?有点惨啊。”
“……”
林敬言无可奈何道:“能用一句话概括完整个故事,你也的确是个人才。”
方锐:“我以为你会说,这说明我在文学方面造诣颇深。”
林敬言:“蹬鼻子上脸。”
“切,”方锐翻了个白眼,自然地伸长胳膊去够林敬言肩膀,“我大人不记小人过,陪你去看那个血腥的凶杀剧之前,先请你吃顿饭。我最近刚刚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钵钵鸡,打遍荔湾区无敌手……”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