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一)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套路与套路》


Chapter41

 

“围上,”林敬言在方锐脖子上圈了条围巾,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退后两步,打量起自己的成果,评价道,“应该不会着凉。”

“你……”被裹得像狗熊似的方锐费力地从埋了半张脸的围巾里扒出自己的下巴,“你信不信,我在地上打个滚都能滚出去二百米,这也太圆了。”

林敬言毫不留情地拍飞试图扒拉掉围巾的爪子:“趁着年轻可劲造,老了一身病。”

方锐有些不满,揶揄道:“唉哟,这么关心我,我会误会你别有居心的哦。”

林敬言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我喜欢你。”然后安静并有些期待地等着方锐下巴掉地上。

不料方锐头也没抬,顺嘴接道:“真巧,我也特别喜欢我自己。”

“……”

方锐绑紧鞋带,抬头一脸狐疑:“怎么了?”

林敬言清清嗓子,朝他伸手准备抚平他头顶四处支棱着的杂毛,手伸到一半,方锐蹭地一下蹿出门去二三十米。

刺骨的寒风径直穿过洞开的大门,陡然闯进室内,用力拍打在林敬言后颈上,他有些发懵,迟缓地转过身,不知道这戏唱的是哪一出。

方锐见他没追上来,磨磨蹭蹭地又溜回了门口,目光里有些警觉,试探道:“你不是要揍我?”

“……”

方锐松了口气:“我们家的日常,习惯了,本能反应。”

林敬言:“看来你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方锐:“没事,彼此彼此,大家都一样,不然我们几个体育测试怎么都能拿满分呢?”

“……”

“我体育期末我还是第一!”方锐语气里满是自豪。

林敬言配合地鼓起了掌。

 

被生拉硬拽着出了门,林敬言接着就看到方锐跟撒了绳的二哈似的满地乱蹿,追都追不上,跑远了,又兴致勃勃地颠回来,就地挖了块雪团成球砸他脸上,笑呵呵地问他开不开心。

林敬言活动着手腕,把关节捏得咔咔作响,一脸和善地望着他:“你给我过来,我告诉你我开不开心。”

方锐逃也似的飞出去了,跟在他身后的,是洁白的雪地上延伸出去一行脚印,与融化冰雪的温暖目光。

 

“终于跑累了?”林敬言慢吞吞地踱步到他身边,低头看他。

方锐正呈大字躺在雪地里,见他过来,朝左滚了两圈,又朝右滚了两圈,停在他的脚边,心满意足地仰头看着他傻笑,笑得像公鸡打鸣,毫无形象可言。他暗暗的庆幸,虽然失恋了,但是还是能做兄弟的嘛,陪吃陪玩差个陪睡也没什么的,还好没有直接……

 

“你喜欢我吗?”林敬言突然发问。

方锐一怔,随即准备打哈哈蒙混过去,但是出口的瞬间,那些字句却全变了样,和脑子里编排好的截然不同。他说:

 

“我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

方锐腾地从雪地上爬起,改口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我之前还想跟你表白来着。”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敬言还未来得及解释些什么,方锐就像只土拨鼠精似的跑远了,放眼望去,这次是真的跑得不见人影了。

林敬言保持着伸长脖子朝远处眺望的姿势许久,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些犯傻,悻悻地垂下眸子,悄然笑了。

确实是很擅长体育。他无不愉悦地跟着远处传来的曲调哼了起来,嘴角的弧度这下彻底藏不住了。

他没有顺着那串逃跑的脚印跟上去,而是随意地选了另一个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热闹的集市走去,轻快的脚步扬起了一层薄薄的雪雾,将阳光离析成五彩斑斓。

 

 

林敬言找到方锐的时候,他正坐在一栋二层小楼的天台上,腿悬在外壁上乱晃,时不时敲打在墙壁上。

他靠近时,方锐的脖子微微偏了一个角度,接着大力甩了回去,明显是在生气。

看样子是已经弄清异状的来由了。

 

圣诞小镇,谎言不存在的地方。任何生物在这里都无法说谎,甚至会因为不适应而主动把大量信息往外倒。

真是个好地方,林敬言赞许道,心里完全没有一丝歉意。

 

两人相互僵持着,一个不再往前,一个头也不回。

“唔……”林敬言清清嗓子,决心率先打破令人尴尬的沉默。

“你闭嘴!”方锐团了个雪球头也不回地朝后掷去,正中林敬言头顶。

是真的非常擅长体育。林敬言悻悻地想,但也没再吭声。

仔细想想,把人带到这里,骗对方先开口,这个举动本身并没有恶意,但是造成的效果,乃至于方锐本人究竟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就十分难以预料了。再加上青少年的自尊心这一不稳定因素加成……想到这里,林敬言内心忐忑起来,暗恼自己的思虑不周,两颗心脏擂鼓似的砰砰直响。

半晌,方锐终于十分赏脸地从栏杆翻身下到平台上,叉着腰挑眼看他,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似的。

“你可真行。”方锐弯腰从墙角拎起了一个半满的麻袋,缓步朝林敬言走来。

“逗我很有意思吗?”方锐在他面前站定,冷着一张脸发问。

“……”

林敬言用余光打量着那个麻袋,拿不准里面的内容物会是什么,也摸不清方锐现在想要干什么。

“今天是圣诞节。”林敬言没来由的蹦出一句没逻辑的话,说完又觉得这句话和废话没什么区别,于是又补充道,“圣诞节的圣诞小镇一定会下雪,所以才带你来这里。”

傻子不会相信,况且方锐不是傻子,林敬言梗着脖子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具说服力。

方锐瞥了他一眼,伸手探进麻袋里,心不在焉道:“圣诞节啊……”

 

哗的一声,林敬言猝不及防,被落了一头的树叶,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陡然变了脸的方锐捏住麻袋一脚朝空中扬去。清脆的笑意爬满了两腮,数不清的暗绿叶子被风裹挟着四散开来,最后缓慢地触及松软的洁白地面,身后绵漫晕开的橙黄色灯光,远处飘来的圣诞颂歌,以及……

“圣诞快乐!”方锐冲他开心地喊道,“骗到你了吗?!”

 

林敬言捏了捏眉心,笑得有些脱力,松下一口气:“真是败给你了。”

方锐扬起一边眉毛,一脸鄙夷:“太小看你锐哥了,我是那么容易纠结的人吗?来,给你补一个正式的。”

 

方锐清清嗓子,扳住林敬言两肩,认真地说:“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和黄少天他们抢零食……”

“我不是很想听你对他们中间某一个人的暗恋史。”林敬言无情地打断。

“闭嘴,听我说完。”方锐用头狠狠地撞了林敬言前额,“我从小就很喜欢跟他们抢零食,小到一包薯片,大到西瓜中间那一勺,有时候还会打起来,长大以后我才想明白,我不是就为了那点吃的,而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感觉。”

林敬言安静地听着。

“后来我总是跟着你四处旅行,我喜欢的不仅仅是旅途中的各种新奇见闻,我喜欢的是你。”

林敬言忽然笑了,轻声说:“真巧。”

两个字瞬间点燃方锐的全部情绪,像在他的眼睛里倒了一桶汽油,他用了拽了他一把。林敬言踉跄两步,将将站定,方锐十分顺手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方锐用眼神示意他朝上看,林敬言疑惑地抬头。

呵呵,槲寄生。

 

方锐底气不足地叫嚣道:“这是习俗知道吗?只是传统而已你知道吗?绝对不是因为我早有预谋而且现在突然特别想亲你知道吗?”

林敬言眨着眼睛,笑着不说话。

方锐觉得有些尴尬,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僵着没敢动。

于是他决心救个场。

他清清嗓子,学着早前时候看的话剧里的主角的腔调,一字一顿道:“现在,我就要吻你了。”

话是气势十足,人却依旧迟迟未动。睫毛微微颤抖着,勾住了一片窃笑的雪花。

林敬言俯身过去,用嘴唇温化那片冰晶,轻声接道:“‘用我的牙齿,如同撕咬着成熟浆果一样亲吻你。’你还在等什么?”

 

一场沙尘暴自心脏呼啸而起,如奔驰而过的千军万马,擂响战鼓,挥舞战旗,席卷整个白皑皑的世界,只剩下他,和眼前的人。




注:

1.台词出自《莎乐美》

2.根据传统,槲寄生下的两人必须接吻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