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二)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42

 

“啊嚏。”

方锐顺手抽了张面纸用力拧了拧鼻子,小声嘀咕道:“又谁骂我了。”

斜对面的魏琛从善如流的一抬手,指向叶修:“他。”

方锐默契地接道:“叶修你干嘛骂我。”

叶修瞥了他俩一眼,往嘴里塞了一根百醇,也不嚼,权当烟一样叼着,含糊道:“这锅我都能背啊。”

魏琛一蹬桌子滑到叶修旁边,伸手从盒子也摸了一根出来,还没进嘴就被叶修半道截走了:“自己买去。”

魏琛讪讪地缩回手:“我还不稀罕咧。”

叶修轻叩桌面,一字一顿道:“我在戒烟,你戒吗?”

方锐啧啧称奇:“老叶要戒烟,奇观。”

魏琛嗤笑:“重色轻友的家伙,小许让你戒,你就听了?老板娘挥着鸡毛掸子嚷嚷的时候也没见你听进去半句。”

叶修义正言辞道:“对象和老板能一样吗!”

气势十足,没人想接这茬。

方锐熟手熟脚地在一旁开了局:“来赌一下,这次能坚持多久,苏妹子,上次他戒了多久来着?”

苏沐橙头也不抬地说:“十五个小时,中间还包括他睡觉的时间。”

叶修:“……”

叶修争辩道:“我那是中场休息。”

方锐宽容道:“那你再说说最长的一次是多久?”

苏沐橙抬起头,沉默片刻,迟疑道:“好像是……两天不到?”

叶修:“……”

“哦……”方锐不怀好意的调子拖得老长,一锤定音,“就赌他这次能不能撑过一天吧。下注了,买定离手!我先来,我赌不会。”

方锐啪地拍了一盒薄荷糖在桌上。

“加我一个。”苏沐橙隔空扔了包瓜子过来。

“还有我。”魏琛从兜里摸出半包玉溪。

分散在角落的诸位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也都摸出了些鸡零狗碎的玩意儿来加码。

只见桌上泾渭分明,右边满满当当,左边空无一物。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方锐意味深长地抬眸扫了叶修一眼:“老叶,你这信誉可真不怎么样。”

“我压我自己。”叶修啪的拍了一张粉色毛爷爷在空无一物的左边,施施然离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苏沐橙犹豫道:“这钱怎么分?”

魏琛啧啧道:“苏妹子你也太不给他留面子了。”

苏沐橙伸长胳膊接过方锐递回的瓜子,拆开包装:“不留面子就当面拆穿了,我保证他撑不过今天。那一百,一会儿拿去下楼买点零食。”

 

神机妙算有如苏沐橙,两小时后,从厕所归来的莫凡就检举叶修在门口吸烟,被他抓了个现行。

众人十分愉快,欢声笑语绕梁三日而不绝。

美中不足的是,方锐真的感冒了。

想来那天的喷嚏只是序曲,暴雨还未落下,先劈道雷以示存在感。

然而方锐迟钝地没能会意,整个人与众人沉湎于斗倒叶修的欢乐中,终于倒在流感病毒之下。

方锐只能暗自懊恼。

 

病毒幸不辱命。苏▪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真▪罪魁祸首▪沐橙腹诽道。

 

叶修咋舌:“你也太狠了。”

苏沐橙一脸无所谓:“最有效避免他在生日这天脱离我们保护范围的办法,还不易察觉,也不会造成实际伤害。我送了他两包抽纸,就当是道过谦了。”

叶修:“……”

苏沐橙:“我很自信不会被发现,你别拖我后腿。”

叶修:“我总算信了,出淤泥而不染什么都是骗人的,心脏堆里长不出什么白莲花。”

苏沐橙:“过誉了。”

 

 

 

“杭州真可怕。”方▪被坑了还一无所知▪锐用力吸了吸鼻子,他的鼻尖被纸巾擦得太多以至于有些发红,呼吸不畅让他眼睛有些泛红,而且蓄着一汪水汽。他忿忿地把纸巾扔进脚边的垃圾桶,端起冒着热腾腾蒸汽的瓷杯灌了两大口姜汤,呼出一股白汽:“冬天的杭州更可怕。”

“谁让你自己不注意着凉的?”叶修口齿不清地反驳,懒洋洋地抬起一只眼斜斜地瞥向方锐,“这么多人,男女老少,就你一个倒下了,能怪谁?”

魏琛警觉道:“‘老’是谁?”

叶修嗤笑一声:“你倒是一向会抓重点。”

“列位别吵吵行吗?”方锐有气无力地挥动自己的胳膊,试图强调自己的存在感,“成熟对一点。”

叶修点头,嘴上却依然不饶人:“方锐同志,容我采访一下,作为一位二十七岁的成熟的成年人,半夜蹬被子以至于感冒,你对此有何感想?”

方锐眨巴着眼,一本正经道:“说明我年轻有活力?”

叶修刚准备回刺几句,门被突然从外面推开了,门缝里出现了一个身材瘦削的人,面上还挂着点憨笑:“刚送到的包裹,我给你们拿上来了。”

“麻烦了,是我的,”叶修起身走到他面前,核对了上面的地址,“谢谢,嗯?你是?”

“陈汮,新来的前台,”青年捏着自己的耳垂,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前面那个姐姐回老家结婚去了。”

叶修点点头送走了新来的前台小哥,转头冲着方锐语重心长道:“人家都回老家结婚了,您这是千年铁树成精吗?”

方锐:“……”

 

“不过,老板娘倒真是喜欢招和她一个姓的,”叶修拆着手里的包裹,斜眼瞥了魏琛一眼,“要不你试试改个姓,你再嘴欠的时候,老板娘说不定会不那么生气。”

“该生你气的时候,变性都没用。”方锐冲魏琛吐着舌头,顺嘴又问叶修,“你买了什么?”

叶修摇头:“这是你的生日礼物。”还没等方锐嘴角彻底咧开,他又补了一句,“他们几个让我转交给你的,顺便带句话:今年就不陪你过生日了。”

方锐目瞪口呆:“昨天他们还说买了今天的机票。”

“他们的确买了机票,可是,”叶修语重心长道,“他们说是飞杭州的机票了吗?”

“???”

“至少他们没忘了你的生日礼物,你来看……”叶修话音未落,就感到怀里一空,只见方锐火速拆了纸箱里几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表情复杂地扒拉着里面的内容物,于是充满善意地改了口,“至少包装不错。”

“粉色小翅膀?”方锐掏出一个。

“塑料小刀模型?”方锐又掏出一个。

“镜子?”方锐掏出最后一个,眼神好似死过五个情缘,“我看上去像玩扮家家酒的年纪吗?”

“说明你年轻有活力。”叶修诚恳地说。

方锐:“……”

方锐:“我谢谢你哦。”

叶修:“不客气,应该的。”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