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林方】无下限

直播

名字很通俗易懂哈



——————————

 

摄像头终于被打开了,一张毫无准备的脸猝不及防的占满了整个屏幕。

 

“啊!”方锐迅速朝后退了两步,“这……好啦?”

 

他冲摄像头挥挥手:“能看清吗?”

 

一片“能”在屏幕上飞速划过。

 

他松了口气朝直播间观众解释道,“摄像头刚刚坏了,也一直没能登上去。”

 

说完用力清了清嗓子,摆出了播音腔:“各位小伙伴们,大家中午好,欢迎收看由联盟第一帅…………的副队长带来的直播节目,原定于今日直播的兴欣第一奶——联盟女神后备军——也就是我们小安同学,不幸被他的亲生母亲使用强制手段带回老家探亲,而他老家并没有牵网线,而为了他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们也不敢贸然让他在网吧进行直播,毕竟……”

 

他两手一摊,语气顿时松弛下来:“兴欣这一年多以来,拉的仇恨有点多,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某位退休返聘老职工的功劳。”

 

弹幕笑作一片,方锐趁机飞快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备忘录。

 

————————

 

方锐:“根据我们老板娘的要求,假期内,每名正式队员都要进行一次直播,时长要控制在一个小时左右……啧,还好黄少天不是我们兴欣的,两个小时他都肯定不够,还没铺垫开,晚饭时间都到了。”

 

方锐:“不,我没有针对黄少天,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哪句话不属实了?但是,在这里我要为黄少天澄清一下,传言他吵死过一缸鱼,这纯属无稽之谈。”

 

方锐:“都没听说过?都没听说过就对了,这属于行业秘辛,我不告诉你们,你们怎么有机会知道呢?这是我还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食堂大叔散布的谣言。再次重申,这纯属无稽之谈。原版应该是,他对着同寝的喻文州整天唧唧歪歪,把他闹得够呛,险些做了微草卧底,提前干掉了己方未来的战术大师。”

 

方锐:“为什么是食堂大叔不是食堂大妈?这个问题问得就很灵性了。诶,弹幕这位朋友真是一针见血,蓝雨怎么会有大妈呢?他们除了蚊子,就没有只母的。”

 

方锐:“额,我觉得我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这样显得我好像很针对蓝雨一样。好歹我们兴欣还有蓝雨的老队长在,再说下去,我回去可能会被某不知名魏姓前荣耀职业选手人道毁灭。”

 

方锐:“这个码打得很严,你们应该猜不出来他是谁。”

 

方锐:“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我挑着答两个。”

 

方锐:“怎么画眼线让眼睛显大?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你去问王杰希啊,他肯定更有经验。”

 

方锐:“我不在杭州,我在……”

 

——————————

 

“吃饭了。”门被敲响,林敬言从门外探头,催促道,“面要坨啦。”

 

“马上马上。”方锐顺口答道,转过头,却没有半分起身的意思。

 

林敬言经验十足,直接进房间准备从电脑面前提人了。

 

“那个……”像猫仔一样被捏住后颈的方锐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嗫嚅道,“我在直播……”

 

林敬言一脸茫然地抬头。

 

方锐弱弱道:“大家快和霸图退休返聘老职工say hi。”

 

弹幕刷过整屏的“HI~”

 

林敬言偏过头,疑惑道:“你不是明天吗?”

 

方锐两手一摊:“小安没法上直播,我替他。兴欣官微也发了,我也转发了,你没看见?”

 

显然没看见。

 

方锐愤怒了:“我居然不是你的特别关注?!”

 

林敬言张开巴掌在他脑袋上呼扇一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还特意去盯着你微博?你怎么不学张佳乐,面对面坐着,还要我给他朋友圈点赞呢?”

 

林敬言摇摇头:“我给你端上来,你边吃边直播吧。”

 

方锐:“手上端着面,我用脚打游戏吗?”

 

——————————

 

方锐:“咳咳,是的,出于某些惨绝人寰痛心疾首的原因,比方说亲爹亲妈携手奔瑞士,家里连狗都寄养出去了,连根狗毛都没剩下,兴欣副队长现在是有家难回,只好北上投奔前队长,哦不,是前前队长。”

 

方锐:“为什么不去投奔前队长?啧,这位朋友你讲讲道理好伐,叶修家里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对着叶修一个就已经够让人发愁了。两个?兴欣的下场比赛,你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只能戴着帽子出场的我了。不光秃了,我可能还得跟冯主席借点药。”

 

方锐:“在这里,必须要强烈推荐一下兴欣新出的周边,都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尤其那个帽子就很好看,容我打一波小广告。”

 

方锐:“在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则行业秘辛了,北京某不知名豪门战队,虽然各类周边产品都一直卖得比较好,但是!大家请注意这个但是。但是!他们的帽子永远滞销,跳楼大甩卖也销量惨淡。这或许就是天意,老天给了他们两个冠军,又给了他们的帽子深刻的内在含义,也是很有文化底蕴了。”

 

方锐:“新年愿望?我的心愿十分质朴,就是活着走出青岛,山东人民的热情我实在消化不了,麻烦大家把这股热情对准某叶姓兴欣老职工尽情释放吧。”

 

方锐:“废话不多说,准备竞技场吧。一会看情况,如果刷到野图BOSS,就让你们看一下我们兴欣是怎么掉节操的。节目名,上书:走进兴欣。”

 

方锐:“说起来,我们兴欣真是人才济济,多才多艺,继小唐秀了一手钢琴,包子打了一套拳,罗辑同学直播数分答疑后,我的压力也确实比较大,因为这些才艺我确实玩不来,数学我但凡能及格,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所以我还是比较老套,就换几张卡打竞技场。但是,我觉着,你们应该都猜不出来这些卡是什么角色。猜不出来吧?我告诉你们,是……什么情况???”

 

————————

 

摄像头正对着方锐的脸,将他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只见他先是一脸狡黠,接着表情一滞,然后不可置信地低下头,一副如遭雷击的颓态。

 

“老林!我账号卡呢?!!”

 

门开了,林敬言手上端着两碗面,淡淡道:“我但凡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用拳法家顶着‘烈焰红唇小清清’的ID直播搞事的。”

 

方锐崩溃道:“那你倒是给我留一张啊,把那张抽走不就完事了。”

 

林敬言:“‘性感主播在线放炮’的弹药专家也不行。”

 

方锐像霜打的茄子瘫在椅子里,两只眼睛越过椅背望向林敬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林敬言冷酷道:“这样看我也没用,我不会给你的。”

 

方锐委屈道:“我这不是想拉近一下兴欣和霸图之间的距离吗?”

 

林敬言嘴角抽搐:“距离拉近以后,应该只想给你一拳。你要是还想活着离开青岛,就放弃这个作死的计划,不然,我保证你会代替叶修被钉在霸图黑名单的首位。”

 

方锐:“……”

 

————————

 

方锐:“好的,各位观众朋友们,直播间刚刚出了些状况,被人恶意安插了一段企图中伤挑拨兴欣和霸图之间亲密关系的视频。我在这里严肃声明,之前的直播内容都是伪造的,ID为‘烈焰红唇小清清’的拳法师账号并不存在,并不存在,并不存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真正的直播现在才正式开始,请欣赏由联盟第一组合——犯罪组合为您带来的相声节目。”

 

方锐:“坐在我左边的是我的前任队长,也是之前的搭档,霸图前队员,现任霸图教练,大家看到我们之间如此和谐共处,就能知道,兴欣和霸图的关系是多么亲密无间,那些无凭无据的传言遇到铁板似的真相时,流言自会不攻自破(快,笑一个)。”

 

林敬言:“大家好,我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强行拖来加入兴欣直播活动的林敬言,大家可以看到,我的小副队去了兴欣之后,在叶修与魏琛的熏陶下,无耻程度成倍增长。在这里,容我代微草问一下,他们根正苗红的前队员——号称兴欣最后的良心——乔一帆现在还好吗?”

 

方锐:“好得很啊,进步很大,前两天带团阴了微草,摆了蓝雨一道,抢到了BOSS。”

 

林敬言:“由此可见,兴欣真是个虎狼之地,白纸进去就染得漆黑,黑纸进去……就黑得发亮。”

 

方锐:“林大大,你这话就不对了。情场如战场,战场如情场。遇到对手你难不成用爱与微笑感化他吗?让他乖乖举手投降?你瞅瞅人喻文州,每次给我笑得身上掉三斤鸡皮疙瘩,王杰希拿扫帚拍他脑门的时候手软过吗?”

 

林敬言:“有道理。”

 

方锐:“再说了,乔一帆这位队员……潜力真的深不可测,这话我先撂这,再多两年锻炼,他应该能超过我加叶修加魏琛。”

 

林敬言:“你指他的操作水平,还是战术水平?”

 

方锐:“这个……嗯……就……操作水平是一方面,战术水平一方面,这两方面他也确实前途无限。我们仨还有一个共性,就……你懂得。”

 

林敬言:“哦,没下限。”

 

方锐:“对。”

 

林敬言:“居然这么坦承的接受了?”

 

方锐:“这不是重点。我刚说的,同时坑了庙药两家那次,乔一帆这个小同学啊,真不是我吹,往哪个宫斗剧里怕是至少都能活到倒数第二集。”

 

林敬言:“所以,那次不是因为叶修的指挥?”

 

方锐:“呔,当时刷了另一只BOSS出来,叶修就故意假装失手被拍死,换张账号卡,偷偷摸摸的带人去怼那只去了,指挥交给小乔,只嘱咐了一句。”

 

林敬言:“嘱咐了什么?”

 

方锐:“稳住两方,见机行事。”

 

林敬言:“这是武功秘籍吗?其中有什么奥妙之处?”

 

方锐:“拉倒吧,这话刚打三天的小白都会说。但说是一回事,执行就是另一回事了。叶修临走前,把场面搅成了一锅粥,小乔就开始满场跑,见缝插针给人下阵,搁人堆里,一时半会根本看不清,连着换了三个台电脑三个号,愣是把高英杰给架空出来活活磨死了,更准确说,是阴死了,团战突然语音公放摇滚乐,短暂阻断对方指挥,这招真他妈天才啊!!!叶修都想不出来这招。那边罗辑和黄少天当面撞上,然后被追着跑。当然,惊慌失措不是演的,效果很到位。黄少天刚刚干掉罗辑,小唐几个按照他的指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来也不管,专心追杀黄少天,愣是把人拖出了主战场。”

 

林敬言:“实力不容小觑。”

 

方锐:“最可怕的是,抢完BOSS后,乔一帆小同学居然偷偷摸摸地去给高英杰打电话道歉去了。我跟边上听完,感觉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洗礼。”

 

林敬言:“这个操作???”

 

方锐:“小乔自己在场上的时候,无所畏惧,但他下场后……他跟我们的最大区别,就是他还要脸。”

 

林敬言:“我希望那个‘们’里不包括我。”

 

方锐:“那刻,那秒,那瞬,我忽然就悟了。猥琐不可怕,心脏也不可怕,要脸的心脏才是最可怕的!他会不好意思你知道吗!!!这种阴了你以后还会发自内感到抱歉的人,你根本没法把他和心脏联系起来好吗!!!天然的最强伪装!!!”

 

林敬言:“厉害。”

 

方锐:“这靠天分,学不来。就比方说叶修,他出现在你附近的时候,哪怕他说暂时和你连手,你相信他不会阴你吗?”

 

林敬言:“不存在。”

 

方锐:“没错,就是这个理。说回抢BOSS,这里面还有一段非常悲情的故事,追杀黄少天的队伍中,魏琛也在。”

 

林敬言:“……”

 

方锐:“啧啧,黄少天当时特别悲愤的吼了嗓子:‘魏老大,你怎么也在!’”

 

林敬言:“然后魏琛?”

 

方锐:“十分感动,反手一个死亡之门拍他脸上。”

 

林敬言:“塑料师生情,那你当时在哪?”

 

方锐:“黄少天脑门上最后一板砖是我拍的。”

 

林敬言:“……”

 

方锐:“哦,说漏嘴了。咳咳,是的,黄少,那天追杀你的流氓不是包子,是我。师从第一流氓的手艺,您看着可还行哈。”

 

林敬言:“可以可以,不忘本。”

 

方锐:“那是当然。”

 

林敬言:“有些方副的新粉丝可能不知道,不出意外,唐三打原定是会给我们方锐小朋友的。”

 

方锐:“是哒!”

 

林敬言:“然后他就转职了。”

 

方锐:“……”

 

林敬言:“是的,我们方锐小朋友就宛若小陀螺成精,从蓝雨青训营到呼啸,从呼啸到兴欣,就转啊转,转啊转。”

 

方锐:“这不是出于多方考量嘛,气功师更适合兴欣当时的队伍配置,能够给我更大的发挥余地,对整个队伍的影响都是积极正面的。而且,我在气功师的操作方面也存在很大的潜力,被他们所看好。”

 

林敬言:“这波官腔打得好,让我鼓个不走心的掌。你以前跟着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嘴皮子这么利索?”

 

方锐:“那不是因为万事都有林大大你担着吗?我恃宠而骄!”

 

林敬言:“不愧是方锐大大,去了号称全联盟学历最高的兴欣,这说话水平,真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还会拽文了,成语都用上了。”

 

方锐:“那可不,我讲话那当然有水平,不跟黄少天似的走量不走质。”

 

林敬言:“注意一下影响,方丈要带着庙里的和尚们上门寻仇了。”

 

方锐:“他们没你家地址啊。霸图有人看直播吗?在看直播的霸图各位,请你们出于安全考虑,保护好老职工的个人隐私,不要向无关人员透露其家庭住址,让老职工愉快的金屋藏娇。”

 

林敬言:“求你别瞎用成语了。说起来,就是你跟叶修几个把那个平均线给拉下来的吧。本来平均一下是本科,加上你们,怕是成高中肄业了吧。”

 

方锐:“没那么严重,也就是个在复读的水平。”

 

林敬言:“我老家一邻居,孩子也是复读,今年都高八了。”

 

方锐:“没有那么夸张!!!”

 

林敬言:“咳咳,大家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发在弹幕上,他可以挑着答几个。”

 

方锐:“请不要涉及选手个人隐私,以及商业机密。”

 

林敬言:“那什么,你知道什么商业机密?”

 

方锐:“请不要拆穿。”

 

林敬言:“那隐私呢?”

 

方锐:“唔……黄少天有条海绵宝宝内裤?”

 

林敬言:“你是千里眼吗?!一伸脖子望进蓝雨男寝了。”

 

方锐:“还在青训营的时候,有段时间,附近变压器不知出了问题,基地里三天两头断电,大夏天的,一伙宅男没电没网,出去又晒得慌。停电的时候,我们一伙人就穿着裤衩聚在通风的大厅里玩三国杀,每个人有啥样内裤,什么颜色,什么花纹,我都能给你列个表。”

 

林敬言:“……”

 

方锐:“不得不说,蓝雨没妹子还是有好处的,这事搁兴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林敬言:“又在暗中炫耀。”

 

方锐:“暗中?我这是明晃晃地在炫耀好吗!不过我也就想不通了,蓝雨平均颜值都挺高啊,女粉也多,中间就没有立志当职业选手的吗?按概率学来看,这不科学啊,这是什么奇妙的玄学吗?”

 

林敬言:“可能妹子们还在努力过程中?说不一定过些年,蓝雨就有女选手了。只要活得长,没有什么是见不到的。”

 

方锐:“那也是后来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啧啧,可惜了他们这辈,可能整个职业生涯都没有看见蓝雨女士队服出现在赛场上的机会了。

 

林敬言:“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们换点轻松的。”

 

方锐:“噗哈哈哈哈哈哈,轻松的话题,我有个料,猜你还不知道。”

 

林敬言:“快说。”

 

方锐:“就今年的全明星,活动结束后,大家伙一起聚餐,喻文州透露了蓝雨独家秘笈,关于如何促进队员练习及比赛积极性。”

 

林敬言:“诶,这是机密吧,直播里可以讲吗?会被人道毁灭吗?”

 

方锐:“在场的职业选手,各个战队的都有,早就不是秘密了。”

 

林敬言:“那就速速说来,给我参考参考,看能不能整治整治霸图的小萝卜头。”

 

方锐:“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别笑了,快讲。”

 

方锐:“喻文州规定除了身为未成年儿童的小卢之外每次练习赛以及正式比赛出现失误的队员必须当众朗诵自己的同人本。讲完了。”

 

林敬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羞耻啊,怪不得这赛季蓝雨一个个凶残生猛。他们目前常规赛积分排名第一对吧,能理解,排名靠后的诸君不要灰心,你们是输给了同人本。”

 

方锐:“但你别说,这招别人真的学不来,你能让韩队王队为队友挡刀挡枪正面刚,你能让他们在俱乐部门口裸奔么?偶像包袱这个东西,就那么那么重要吗?啧啧,不过说真的,喻文州也是下了狠心。”

 

林敬言:“蓝雨这支队伍一向是剑走偏锋,这是他们的独特风格,各位选手的优势与短板都十分明显,但也只有蓝雨能够包容下他们的优缺点,并将之转化为队伍的优势,所以也被称为最适合年轻选手发展的队伍。但没想到,他们队内的生存环境竟然这么严苛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总之,那天喻文州透了底,不知是谁开的头,蓝雨几个都在怂恿大家伙一起尝试一下。”

 

林敬言:“然后?”

 

方锐:“大家就开始搞事了啊,玩游戏输了的前后两个一起读同人本。”

 

林敬言:“公开处刑啊。”

 

方锐:“选段由其他人随意指定,有点节操的,就选些小清新的、温情的选段……”

 

林敬言:“那想您这样的呢?”

 

方锐:“怎么说话的呢!真是的!我…………当然是r18,r18,r18啦。”

 

林敬言:“可以可以,非常秀。”

 

方锐:“再秀秀不过楚云秀。大佬!无所畏惧!不光r18还都ABO!”

 

林敬言:“这个可怕的女人。”

 

方锐:“联盟唯一的女队长,不光操作水平一流,心理素质也是一等一的好。”

 

林敬言:“佩服佩服。”

 

方锐:“说起这个,之前不是有人整理了一份荣耀选手同人表单吗?孙哲平高居榜首。”

 

林敬言:“孙哲平的获奖感言应该是:我能得到今天这个排名,主要感谢我的前任副队。”

 

方锐:“孙翔倒数。”

 

林敬言:“背叛狂剑的代价这么残酷吗?!诶,弹幕说我排名第四。好的,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方锐大大。”

 

方锐:“滚你的,撩完就跑,你是百花的吗?”

 

林敬言:“百花要说,这个锅我不……诶?好像还真是。”

 

方锐:“百花玄学,就如同微草历代队长及继承人名字里都有一个杰一样。”

 

林敬言:“走近微草,如何当上队长。第一步,改名。”

 

方锐:“王杰希一挥手,一群人举着扫把到霸图门口集合堵你。”

 

林敬言:“我要是被堵了,你在这个城市应该都不能安全抵达机场。”

 

方锐:“超可怕,但换而言之,只要林大大没被逮走,我在青岛就无所畏惧!”

 

林敬言:“方锐大大的信任让我心脏一紧。”

 

方锐:“咳咳,朋友,你听过联盟第一奶朗诵小黄文吗?”

 

林敬言:“啥玩意儿???”

 

方锐:“哇靠,正宗播音腔啊,字正腔圆,换套西装能上财经频道,可惜内容尽是马赛克。”

 

林敬言:“难以置信。”

 

方锐:“心脏真是不可限量,刚开始还都有些担心他会端着,我去,画风和想象的根本不一样啊,给什么念什么,指哪打哪,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林敬言:“别说了,有资源吗?”

 

方锐:“全录下来了,就等着你要。”

 

林敬言:“买定韩张不离手,方锐大大太贴心了。”

 

方锐:“我在青岛的人身安全就再次郑重托付给你。”

 

林敬言:“请尽管包在我身上。”

 

方锐:“不过,他们几个真的都很缺德,你知道轮回的杜明对我们小唐非常……欣赏!”

 

林敬言:“然后?”

 

方锐:“他们选了一篇他和小唐的同人,小唐也没犹豫,配合着念了。”

 

林敬言:“当理想照进现实……”

 

方锐:“美中不足的地方是……”

 

林敬言:“是?”

 

方锐:“是唐柔攻了他的一篇。”

 

林敬言:“你们路子有点野啊,不过,虽然角度刁钻,但四舍五入也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啊!我突然开始后悔了,我怎么去年就退役了呢,起码应该看完这出大戏再走哇。”

 

方锐:“唉,我俩都没一起拿过最佳搭档。”

 

林敬言:“……”

 

方锐:“越说越丧了。”

 

林敬言:“最佳搭档没拿到就没拿到吧,如果有最受欢迎cp奖,没拿到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方锐:“那个竞争会更激烈吧!”

 

林敬言:“好像也是。”

 

方锐:“你想想,北方王,南喻黄,中间夹着个韩张,还有双花天各一方。”

 

林敬言:“方锐大大去了兴欣,这文化水平真是得到了显著提升。”

 

方锐:“这叫深厚的文化底蕴终于浮出水面。”

 

林敬言:“无耻程度也与日俱增。”

 

方锐:“咳咳,那什么,弹幕有人问我们同期选手之间关系如何?”

 

林敬言:“生硬的转折。”

 

方锐:“别拆台。我们五期关系都挺好的,没事约个饭聊个天什么的……说起来,大家都知道,我们五期的路子都比较野……”

 

林敬言:“说自己就说自己,别带上其他人。”

 

方锐:“我是个人风格比较……独特,虚空老吴是非常刚,我一直都没想明白,虽说他是阵斩双修吧,玩辅助都能这么生猛吗?而且经过这几年的磨炼,他的耐心也变很可怕,大家都还记得去年全明星那场擂台赛吧。”

 

林敬言:“想忘记都难,全明星奇景,半个小时的辅助打奶。”

 

方锐:“张新杰就不用说了,哪怕面前放个拳法师,照样稳如泰山波澜不惊。我们的吴女士,耐耐心心地搁那跟张新杰玩套圈,圈圈圆圆圈圈……”

 

林敬言:“搁一般人身上早疯了,他成熟了很多。”

 

方锐:“没错,我当时也这么以为。结果这哥们下来,在卫生间看见我第一句话,就是‘不打断比赛我肯定能赢!’。”

 

林敬言:“……”

 

方锐:“虽然说每个选手都只想赢得比赛,但这哥们儿的好胜心在我认识的人里,真的能排前三。”

 

林敬言:“不管对面是什么角色,什么选手,一视同仁,只想取得胜利。”

 

方锐:“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再来说轮回周泽楷,大家熟吧。”

 

林敬言:“不玩荣耀的都知道,我二姨之前都托我去要过他的签名。”

 

方锐:“咱二姨也是非常时髦了。”

 

林敬言:“当做没有听到这个‘咱’。咳咳,一般印象就是……周泽楷,枪王,联盟之脸,带领轮回取得两届冠军,实力超群。不爱说话,乍一看感觉这人很高冷。”

 

方锐:“你说的都是表面现象,咱们要看内在。”

 

林敬言:“内在?你想告诉我,他内心住了个周星驰吗?”

 

方锐:“啊呸,别瞎说,脑补周泽楷跟星爷一样口若悬河,太可怕了。知道吗,孙翔刚转会那会儿,除了轮回老板,最开心的就是周泽楷。”

 

林敬言:“哦,竟有此事?要按捺不住搜文的手了。”

 

方锐:“纯洁点。”

 

林敬言:“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和黄少天嫌人废话多一样,难以置信。”

 

方锐:“周泽楷的代言不是比较多吗,他们经理对形象方面要求就比较高,全队每天都要额外划一段时间出来健身。”

 

林敬言:“轮回牛郎团,名不虚传。”

 

方锐:“但是周泽楷不爱动弹,孙翔转会前,都是买通江波涛……啊不是,让江波涛帮忙在两台跑步机上各跑一遍。”

 

林敬言:“他们经理这么严格?”

 

方锐:“因为不止一次在规定的健身时间,抓到他坐在健身房里玩手机耗时间。”

 

林敬言:“这叫下有对策上有政策。”

 

方锐:“孙翔转会后,帮队长瞒天过海的重任就转交到了他的身上。我之前有次去找周泽楷,特别好玩,他坐在一边舔冰淇淋,孙翔在跑步机上吭哧吭哧地跑,然后他们经理进来了。拧门瞬间!周泽楷把冰淇淋塞我手里、把孙翔撸下跑步机、往自己身上掸了点矿泉水、一跃而上开始跑。卧槽!那个速度!枪王!名不虚传!我都看呆了你知道吗!然后经历看到‘挥汗如雨’的周泽楷,无比满意的走了,周泽楷那天特意请我吃饭,让我别告诉经理。”

 

林敬言:“哪怕是不行了,你这直播,说不定已经传到轮回经理耳朵里了。”

 

方锐:“哦不!小周!对不起!”

 

林敬言:“晚了,一会儿你看看,是不是已经被拉黑了。”

 

方锐:“一段友谊就要这样无疾而终了么?都不能挽救一下么?唉……”

 

林敬言:“活该。”

 

方锐:“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好像揭了大半个联盟的老底,今后应该不会有战队考虑来挖我了……”

 

林敬言:“应该也没人跟你约饭局了。”

 

方锐:“唉,人老珠黄,色衰爱弛了。征战数年,除了兴欣,我竟无处可去!”

 

林敬言:“方锐大大不哭,哪怕你狗都嫌,我还是会收留你的。”

 

方锐:“太感动了,就求你一件事,煮面别放香菜行吗?”

 

林敬言:“你还是出去吧。”

 

方锐:“林大大真是太现实了……诶,时间好像差不多了,直播就到这里吧,还有什么想问想说的,快发弹幕。”

 

林敬言:“比心?”

 

方锐:“来来来,满足一下粉丝的心愿,你左边胳膊我右边胳膊,来!心!完事收工。”

 

林敬言:“‘cp终于发糖泪奔’是什么情况?”

 

方锐:“小姐姐们不要哭,来来来,么么哒,么么哒。”

 

林敬言:“粉丝福利很到位。”

 

方锐:“那今天就先这样了,我们比赛见,拜拜。”

 

——————————

 

关闭直播间,林敬言若有所思地侧过头,望向方锐:“了不起,都会撩了哈。”

 

方锐眉毛都不带动一下:“你跟粉丝吃什么醋呢。”

 

说完,揪过林敬言衣领,飞快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才是你的份。”

 

林敬言思忖片刻,坚定道:“这个不算,起码来个法式的。”

 

方锐勾唇一笑:“来啊。”

 

 

 

 


评论(14)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