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林方】字如其人

BGM:TAKE ME HAND



今年的夏天来得格外早,五月的南京,气温已经稳定在三十度以上有两个多星期,并有持续走高的趋势,门口树上的蝉都给烧得不会哭了。

众宅男被灼灼艳阳牢牢封印在俱乐部内,心甘情愿化身旧社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

空调房是家乡,大门是远方,门外是战场。

我不愿上战场。众宅男如是说道。

 

我宁愿去上战场。方锐内心咆哮道。

 

“走神?”

方锐的手背即刻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集中注意力。”

方锐停止啃笔杆的幼稚举动,收回朝窗外张望的目光,有些不服气地转头,望向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林敬言斜斜地倚在椅背上,手里端着一本小说,另一只手正悠闲地转着“武器”——那只带着呼啸logo的笔,头也不抬地说:“别看我,继续练。”

方锐不服气道:“你都没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林敬言闻言抬起头,手里动作却不停,嘴角弯了弯:“我就是知道。”

方锐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队长的不讲道理,干脆扔下手里的笔,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撺掇道:“我们出去玩吧!”

林敬言手上动作一滞,迟疑地看了看窗外的骄阳似火,又看了看眼睛发亮的方锐,谨慎地伸手探了探方锐额上的温度,疑惑道:“没发烧啊。”

方锐:“……”

方锐不甚愉快地拍开他的手,果断无视气温计上的三十六度,试图靠撒娇蒙混过关:“多好的天气啊!不出去玩可惜了,在宿舍里宅着有什么意思啊。”

林敬言冷酷道:“先练完一百个,不然哪也不许去。”

 

方锐委屈地看着手里的一沓纸,含糊道:“我觉着我写得挺好的啊。”

林敬言终于忍不下去了,径直起身,抽出最上面一张,用力抖开,用笔敲得哗哗作响,语气里满是恨铁不成钢:“菜市场里还没宰的鸡拿爪子在地上刨出来的比划也比你这字要强。”

方锐思索片刻,认真道:“我感觉我应该还是要强一些的。”

林敬言:“……”

方锐蹬鼻子上脸:“我觉得是因为这个笔不太好用。”

林敬言:“……”

方锐再接再厉:“这个签名设计也不好看。”

林敬言:“……”

方锐乘胜追击:“我觉得这个设计得还没有我自己写得好看。”

林敬言:“你再这么胡说八道下去,我就找经理亲自来教育你了。”

方锐顿时偃旗息鼓:“我错了,我练。”

 

方锐老老实实地趴回桌上,照着模子,一笔一划跟着练,但没练两个,又坐不住了,活像屁股着了火,左歪歪右扭扭,摸摸练字的纸,又蹭了蹭练字垫。

在他开始读签字笔上的说明时,林敬言终于忍不下去了。

他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走到方锐背后,一手搭着椅背,一手撑在桌上,淡淡道:“继续练。”

热气喷在方锐耳边,他下意识躲了躲,余光瞥见林敬言靠得极近的侧脸,怔怔道:“老林,你睫毛好长啊。”

林敬言忍无可忍地把他脑袋转回去对着桌子:“认真练,别扯有的没的。”

方锐伸出一根指头,委委屈屈地戳着那张签名样本:“你当初招我进呼啸,也没告诉我还要练字啊,你这属于虚假招聘知道么,我告你的话,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林敬言无可奈何道:“方锐大大你好好想想,你出道以后,在赛场上所向披靡风头无两,网罗一片粉丝,然后你给粉丝签名,人家高高兴兴递个本子上来,你就还个鸡爪子扒出来似的签名回去吗?”

方锐思忖片刻,迟疑道:“不可以吗?”

林敬言:“……”

 

方锐捏起那张纸比在身前,抖了两下,嫌弃之意溢于言表:“这究竟是谁写的模子?”

纸上的笔迹铁画银钩,颜筋柳骨,找懂点门道的人来欣赏自是能絮絮叨叨费上三杯茶,可惜,跟方锐的风格不搭半毛钱的边,方锐也明显不是能欣赏的人,装都不屑于装一下,无知得很坦荡。

林敬言摩挲着下巴,回忆道:“好像是一个有点名气的书法家,经理跟人家有点交情,才能托上人家给你写的。”

方锐一巴掌把签名拍回桌上,斩钉截铁道:“破案了。经理一定是收了人家好处,所以才把我卖了,以后我出名了,他俩就可以借着我的名声出去招摇撞骗……哦!他们还可以伪造我的签名!用心险恶!”

林敬言苍然道:“你敢不敢把这话在经理面前讲一遍。”

方锐坦然道:“不敢。”

林敬言扶额:“我就想不通了,你可以把训练时间加倍,从电脑面前赶都赶不走,练个签名怎么就这么难呢?”

方锐两手一摊:“这是遵从内心的选择,这个字实在不合我口味,再大手,我不喜欢,我也不想练。”

林敬言无奈道:“那经理问起来可怎么办?”

方锐拉着林敬言的小拇指晃了晃,谄媚道:“不是还有我们最亲爱的队长吗?你肯定会向着我对吗?”

林敬言仰头看天花板,装聋作哑。

 

方锐来劲了,摇了摇林敬言胳膊,兴致勃勃地追问:“你们签名都怎么练的?”

林敬言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我自己没练过,经理说我的字本身就过关,不用练。”

方锐:“哦。”

 

林敬言又补了一刀:“就我知道的其他选手,签名也都是自己原本的字体。”

方锐感到整个世界的恶意铺天盖地而来,不太幸福地瘪起嘴,拿脑袋当锤子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然后敲出灵感来了。

方锐灵光一现,拽着林敬言胳膊,两眼发光地说:“你给我写个模本,我照着你的笔迹练!”

林敬言警觉道:“你不怕我伪造你的签名去违法犯罪么?”

“怕什么啊,我还担心你……”方锐突然表情一滞,脑中如有一道闪电劈过,一脸欣喜地抓过林敬言的手,爪子还在上面摸了两把,“我想到了!”

林敬言一头雾水:“你想到什么了?”

“我们组合的名字啊!”方锐一脸亢奋。

林敬言不抱期望:“我们的组合还要起名字?”

方锐一脸理所应当:“这必须的啊!百花有双花,蓝雨有剑与诅咒,呼啸的核心组合没有个响当当的名字说出去多跌份啊!”

林敬言谨慎地问:“那,方锐大大是想出个什么响当当的名字了?”

方锐兴奋道:“你是流氓,我是盗贼,我们就叫犯罪组合!”

林敬言犹疑道:“听上去不太正派,感觉像是主角通关路上的某个供他刷经验的反派boss。”

方锐气势十足:“那我们就做第一个干倒主角的反派boss,从此世间的每个角落都会留下我们的传说,每个人都会传唱我们的赞歌!”

林敬言配合着鼓掌:“有想法,我们先把字练了成么。”

方锐顿时漏气了:“哦。”

 

林敬言刚想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看男二有没有被主角干死,方锐又把他拉住了:“你来写个我名字。”

林敬言谨慎道:“你来真的?”

方锐诚恳道:“我觉着你的字就很对我胃口,我喜欢,来来来,劳您大驾,动一下你价值百万的右手。”

林敬言犹豫再三,还是提笔在纸上写了大大两个字。

方锐端详片刻,满意地赞叹道:“有人气儿多了,我看这个比刚刚那个好,老林,你退役以后可以去卖字帖。”

林敬言哭笑不得:“这都是后话,你先练你的签名吧。”

方锐耍赖道:“你得先教我啊。”

林敬言有些无可奈何,只好俯身,握住方锐的右手,带着她一笔一笔的写那两个字。不知是方锐故意,还是因为捏着另一个的手写字始终不如自己写字自在,林敬言越看越觉得写出来的字怪到不行,为了不被方锐带跑,索性放下笔,把方锐一个人留在屋子里继续练字。对方锐说的“我会好好练的!”,他连标点符号都是不信的。

 

 

出乎林敬言的意料,方锐说拿他的字练签名居然不是一句玩笑话,等到他看到方锐在粉丝递过来的海报上熟练地签上和自己笔迹如出一辙的大名后,眼睛都瞪圆了。

林敬言:“你真的练了啊?”

方锐唰唰又是一个:“不是你让我好好练的么,练得不错吧。”

林敬言腹诽,自己退休了之后怕是还能靠仿造方锐签名赚一笔。

当然这话他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方锐打断:“万一我哪天手断了,你还能帮我签诶!”

然后方锐就被暴怒的经理拖到一边训了半个小时,并勒令他快把自己的话给呸掉。

 

 

人被骂了,但字还梗着脖子不肯改。方锐就靠着这一手山寨林敬言的签名四处征战,参加了他的第一次全明星。

方锐相当激动,激动地搓手,林敬言觉得好笑,唰唰两下写完,转头打趣道:“方锐大大不会紧张道字都不会写了吧。”

“谁说的。”方锐有些不服气,他刚准备继续反击,望着林敬言的签名,顿时来了灵感。

“你想干嘛?”对自己队小朋友满肚子坏心思了如指掌的林敬言顿时警觉起来。

方锐不答,开心的在“林敬言”三个大字旁边写下自己的大名,最后一笔骤然朝右拐了一个弯,成了一个指向林敬言名字的箭头。

林敬言哭笑不得:“你这是干什么。”

方锐欣赏完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搭档了!无论先看到你还是先看到我,就能以最快速度找到另一个!”

林敬言调侃地话在嘴里含了一会儿,还是吞了回去:“聪明,那方锐大大以后都这么签了?”

“对!”方锐转头看他,眼睛里映着场馆里的灯光,像是群星闪烁,让林敬言想起了夏日无人岛上才能看到的银河,“为了能作为搭档和我签在一起更久一些,你可不要早早退役啊!”

林敬言大笑:“为了不辜负方锐大大的期望,我就再战十年吧。”

 

方锐很守信,以后的每次签名都会等林敬言先落笔,然后签在他的旁边,最后那一笔永远笔直地指向他,就像一往无回的目光。

 

林敬言却食言了。

 

第九赛季,林敬言转战霸图。

 

 

方锐站在签名墙前,神情肃穆,活像遇到了什么人生抉择问题。队友快速签完,催了他两句,见他没动弹,也不乐意继续等他,急匆匆地去追新队长。

“嗯……”方锐把签字笔的笔盖拔开又按上,偌大一个签名墙,他竟忽然有些无从下笔。后面像是又来了一队人,他只好先往旁边挪了挪让开位置,心里盘算着哪块地方看着更顺眼。

 

“干嘛呢?站这当招牌?”响在耳侧的声音如雷贯耳,方锐身子一僵,迟缓地转过头。

林敬言却是看也没看他,顺手从他手里抢过笔,仍旧是唰唰三个大字,看上去心情不受半分影响。

方锐忽然有点气,感觉只有自己心里有那么点小别扭,在意那么点小习惯,想了想更气了,于是蛮横道:“那么多笔,你干嘛非得抢我的啊!”

“看着顺眼不行吗?看着顺眼,我就喜欢。”林敬言挑着眼看他,“其他人呢?”

方锐干巴巴地说:“先走了啊。”

林敬言了然。

呼啸队内的氛围就几场比赛来看,怕是早就彻底变了天。就他看过的那两场比赛,方锐几次都被排除在唐昊的计划外,数次被针对也得不到队友的呼应,日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境遇可想而知。

 

林敬言长出一口气,故作淡定地敲了签名墙:“你是真打算隔着站一晚上吗?”

“啊?”方锐懵了会儿,“我签完就进去。”

说完就在左下角找了块地方准备下笔,然而人还没弯下腰,动作就被截住了。

 

林敬言一手横在他胸前,把他捞了起来:“你往哪签呢?”

方锐怔怔地指了指自己挑好的地方。

林敬言把自己签名左边那块空地拍了怕:“这么大地方,就容不下方锐大大您的大名吗?”

方锐底气不足地说:“我们现在不同队,这是立场问题。”

林敬言:“我问你呼啸下场比赛战术了吗?”

方锐:“没有。”

林敬言:“我们现在在比赛吗?”

方锐:“没有。”

林敬言:“那你在纠结个什么。”

方锐茅塞顿开。

 

方锐神态自若地在林敬言圈出来的老地方挥笔而就,姿态潇洒,心里贼甜。

林敬言继续苦口婆心地教育:“我就是转个会,对方锐大大几年的养育之恩你可不能忘,不然等我退役,就模仿你的签名出去招摇撞骗。”

方锐大度地挥挥手:“尽管骗,你拉的下脸算我输。”

林敬言若有所思:“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试试。”

方锐:“……”

 

“劳驾。”王杰希出现在两人背后,手里没拿笔,低头看到方锐手里的签字笔,还没来得及开口要,就看到林敬言当着他的面,从方锐手里接过笔,拧上盖子放进外套口袋,然后一脸和善地看他:“怎么了?”

王杰希庆幸自己没自作多情,把道谢的话原样吞回肚子里,从签完字的许斌手里接过笔,又是一笔连成。

“什么情况?”许斌有些好奇地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王杰希望望天,望望地,言简意赅:“红鸾星动?”

“嘛玩意儿?”许斌天津腔都出来了,却只见王杰希轻轻摇头,一脸天机不可泄露,不可说,不可说。

许斌开始怀疑微草队长祖上是钦天监的传言可能是真的。

 

跟着林敬言往场馆里走的方锐也是丈二摸不着头脑:“你干嘛不给他?”

林敬言声音幽幽的朝后飘来:“我得拿回家纪念,这是我转会后方锐大大第一次给我递东西。”

方锐喷了。

“我说不是,”方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唉哟,老林你这是什么少女怀春的小心思吗,唉哟我肚子疼……”

“是啊。”

“哈?”方锐一个大动作,险些闪着腰,“你再说一遍?”

林敬言没理他,继续往前走,方锐匆忙连走带跑跟上去:“你等等我。”

林敬言仍旧没理会他,方锐习惯性开始瞎撩拨:“唉哟,害羞了嘛?诶?老林?诶诶?怎么不说话?诶嘿诶嘿?”

林敬言忍无可忍地把他拉到边上,掼到墙上,威胁道:“你再说一句,我就亲你一脖子印儿,你敢不敢这么坐呼啸堆里?说不定还有新人挑你上去单挑,镜头大特写,你敢不敢?嗯?”

方锐顿时偃旗息鼓,举手投降。

跟老流氓比耍流氓,他还嫩点。方锐愉快地认清了现实。

 

林敬言松开胳膊,转身往场内走去,步子却慢的很,像是在催着背后的人赶紧跟上来,方锐迅速接收到了暗示,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林敬言的左臂轻微的摆动,右臂却呈一个轻微僵硬的姿势朝后探着,方锐试探性地伸出左手食指,在那只手心里戳了戳,又点了点,没闹两下就被一把抓牢,紧紧地攥进手心。

方锐感觉自己手里有些轻微的冒汗,但他也说不准手背上是不是也有点泛潮,他也不纠结,脚下的步子是越发轻快,活像兔子,连蹦带跳,一颠一颠的。

在到呼啸的比赛席之前,林敬言松开了手,转过头,表情有些不自然,故作淡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我走了。”

“嗯!”方锐眼睛笑成弯弯的两道,连眼珠都看不见了。

 

走进比赛席,方锐和队友打了声招呼,唐昊高冷地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阮永彬转过头,刚想和他聊两句,一看方锐表情,身体一个激灵,有些嫌恶地看着他:“笑得好恶心,你捡钱啦?”

“嗯!捡了一个大便宜!”方锐点头称是,脸笑成了一朵花。

“你究竟怎么了!”阮永彬崩溃道。

方锐一脸抑制不住的快乐:“我就觉得你特别好看!我从来都没发现过!”

 

不光阮永彬,还有场馆里的座椅,栏杆,灯光,观众。

他像是第一次参加全明星一样,看什么都透着一股子新鲜劲儿,他甚至觉得坐在隔壁席的韩文清的钱包脸都显得格外亲切可敬。

在他一脸傻笑地迎来第七届全明星正式开场后,阮永彬终于可悲地向队友宣布,今日接连失利的比赛终于把他们的副队长逼疯了,这笔赔偿果然还是该由战队出云云。

方锐心道,你懂个屁。但他心情实在太好,也就不和他计较了。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小遗憾,他不禁有些埋怨,早说开了该多好,这下直接成了隔了六百公里的异地恋,想撒个娇,使个性子,打个电话还得等到两个人都训练结束。

方锐越想越懊恼,瞪了旁边碰了他胳膊的阮永彬一眼。

阮永彬给他瞪得一哆嗦:“干嘛?”

方锐语气不善:“我刚给灯晃着眼了,你别误会,你其实一点也不好看,别对自己产生什么错误认知。”

阮永彬:“我他妈……”

 

方锐拿一只胳膊撑着腮帮子看场上的比赛,神思却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他听过一个说法,人的字迹往往和本人的性格息息相关。他想了想林敬言的笔迹,想了想出自他手的那两个大弯,武断地给林敬言定了性。

在赛场上弯弯绕绕就算了,对这么重要的事也弯弯绕绕算什么?方锐有些不满,但想到自己的大箭头,不禁又很自豪。

多么一目了然!这事他至少能吹五十年。

 

场上响起一阵掌声,方锐连在刚比完赛的两人分别是谁都没看清,径直站起来,用力拍着巴掌:“干得好!漂亮!实在太漂亮了!我爱你!爱你一辈子!!!”

唐昊在一旁目瞪口呆,用胳膊肘捣了捣阮永彬:“他喜欢楚云秀?”

阮永彬一脸的不可说:“他已经疯了,别管他了。”

 

明明是在一个冬日,场馆内的暖气也没能完全消温化口中呼出的白气,方锐却恍然听到了熟悉的蝉鸣,听到了擂得战鼓似的心跳声,浮光掠影的过去种种,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他心想,这他妈的就是爱情啊!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

 

 

林敬言:活动结束后见?

方锐:必须的!!!

 

 

 

 

后记:

林敬言伪造方锐签名的技术还是用上了,在方锐在兴欣忙得鸡飞狗跳无暇分身的时候,他在房产认购书上签下自己和方锐的名字。写完后,满意的点点头,心道,这可能是他写得最好的一次。

以后,不光名字,他们也不会再分开。

 

 

后后记:

许斌批发了一箱护身符,想送去让王杰希给开光。




————————————



多的不用说了,戴上cp滤镜,那是不是一个笔迹!

(只要说是就好,cp滤镜无所不能)



评论(17)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