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三)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慢吞吞……


Chapter43

 

感冒,以及被发小残忍遗弃的悲愤,让方锐一直丧到下班,从内到外散发出一种生无可恋的绝望感。

 

陈果战战兢兢地看着犹如僵尸从她门前飘过的方锐,截住了紧随其后的魏琛,小心翼翼地问:“他怎么了?”

魏琛不甚在意:“他们都说不来了。”

陈果皱了下眉:“那晚上还出去吃吗?”

魏琛反问:“为什么不去,位置也订好了。再说,他们唬他玩儿的。”

陈果:“……”

魏琛摇摇头:“年轻人就是爱折腾,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没劲跟着闹。”

陈果脸色一沉,用力把门摔在魏琛脸上。

叶修嘴上叼着根没点燃的烟,倚在墙上看好戏:“让你嘴贱。”

魏琛没好气的从他嘴里薅下烟,点了吸了口,吐出一个烟圈:“老板娘这脾气真是见长,前些年还没这么一点就着。诶,我到底哪句话惹到她了?”

叶修一脸不可理喻直摇头,语重心长地教育道:“男孩熊起来十岁就能称为老狗比,但女孩哪怕两千岁岁也只是小女孩啊。”

魏琛明显没听过这个理论,瞪大了眼睛:“是吗?”

叶修放弃沟通了:“你就单一辈子吧。”说完,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拍,扬长而去,走前还没忘从他嘴上顺走自己的烟。

 

 

陈果订在西湖边上的一家酒楼,驱车前往需要花上半个多钟头。整个兴欣只有乔一帆和包子有了驾照。包子刚拿了驾照跃跃欲试,众人十动然拒,果断选择打车。

“那什么,”方锐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沐沐姐,包子究竟是怎么考过的?”

苏沐橙抬头深情凝视车顶:“这谁又能想得到呢?”

方锐好奇心更重了,转头问莫凡:“你不是坐过他开的车吗?听说小唐都不敢坐包子开的车,水平到底怎么样?”

莫凡眼观鼻鼻观心,装聋作哑。

苏沐橙在副驾驶偷笑,整个肩膀一颤一颤的,惹得方锐更好奇了。

“嗯……”罗辑摸摸自己鼻尖,显然憋得也很辛苦,“那次我也在,包子把车停下以后,我们都吐了。”

“噗……”方锐使劲捶自己大腿,“画面感太强了,包子也是个人才,他教练是怕他再去找他考试,惜命才让他过的吧。”

罗辑扳正眼镜,严肃道:“这我还是要为他澄清一下,他技术方面没问题,就是控制不住速度,一不留神就飚高了,所以他那天特意选了条高速,把我们拉去了上海……”

“我觉得你对澄清这个词的意思有误解。”方锐不忍直视道,转头一看苏沐橙整个都笑得快滑到座椅下边去了,适时地选择了闭嘴,并给自己不受包子蛊惑的机智点了个赞。

 

一行人进了门,报了陈果名字,服务生带着他们往里走,到了走廊末端的一个包厢门口,把门开了一道缝,就收了手。

方锐没多心,顺着一把推开。

 

“嘭!”“嘭!”“嘭!”

“生日快乐!”

方锐费力了扯掉糊了自己一脸的彩带,无语地看着说好不来的几个混蛋。

黄少天把礼炮里喷出的彩带舞出了广场舞的气势,许博远手上拎着个锣,一下又一下地敲,张佳乐一脚踩在椅子上,举着个唢呐滴滴答滴答地吹。

三人配合极不协调,一看就没练过,方锐冷漠地打量着他们,转头看向喻文州:“你不干点什么?”

喻文州和孙哲平站得离这三人五米远,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估计是其表演水平之差远超其预期的底线,也看呆了。

听到方锐喊,喻文州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打了一个让方锐拍案叫绝的圆场:“我没什么特长,欣赏就好。这……唔,虽然在艺术层面没有多高的价值,但是其质朴也表现了他们的一片赤忱之心啊!”

孙哲平配合地鼓掌。

 

方锐嘴角不住地抽搐:“你们干脆喊个舞龙队来算了。”

孙哲平突然开口:“要喊吗?”

“别!求你!”方锐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依这位发小男友的尿性,可能还会附赠一个舞狮团。

 

叶修懒洋洋地嚼着口香糖晃悠进屋,冲方锐挑眉:“惊喜吧!”

许博远抱着锣一路小跑到他旁边和他击掌:“干得好。”

张佳乐欢快地舞着唢呐:“难得你守信一回。”

叶修拖长了调子:“怎么说话的呢?我一向说话算话。”

 

“远,他刚刚才抽完一根烟,”方锐无情地戳破道,“这回忙着嚼糖去味呢,揍他。”

许博远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

“吃饭!坐下吃饭!服务员可以上菜了。”魏琛及时地打圆场,转头对叶修低声说,“一条玉溪,不用谢。”

 

 

诸位已落座,菜也上齐了,魏琛拿筷子轻敲杯沿:“大家静静,我要讲两句。”

众人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喜闻乐见地想看他能作点什么妖出来。

魏琛起身,清了清嗓子,端起玻璃杯:“感谢诸位齐聚在此,参加我儿三十岁生……”

“你大爷的!”方锐一巴掌拍在魏琛背上,“谁三十了,谁是你儿子?!”

叶修在一旁忍笑:“就是啊,老魏,明明是我儿子。儿子,喊声爸来听听。”

方锐回瞪一眼:“你妹啊!”

叶修偏过头:“我妹就在这呐,沐橙,我儿喊你。”

苏沐橙伸手捂住脸:“你们自己闹,别误伤群众。”

叶修点头,对方锐严厉道:“看看你,怎么说话的,把她都惹生气了,我妹你该喊姑姑知道么?”

许博远夹起一筷子茼蒿就往他嘴里塞,语气真诚:“求你,吃饭。”

叶修顿时老实了,安安静静地坐那夹菜,方锐心下稍安。

 

不料,黄少天又举着杯子站了起来:“其实,大家知道的,我们感情都特别好。”

方锐拼命摇头:“不存在的,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黄少天指着方锐脑门,信誓旦旦道:“看看,大家看看,他都不好意思了。呔,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呢?对不对?”

“对!”张佳乐配合地搂住方锐肩膀,“我们之间就是那么亲密无间!”

黄少天满意地点点头:“除了我们出场的那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我个人还单独准备了一个节目,诗歌朗诵。”

方锐一头撞张佳乐下巴上了:“什么鬼?”

黄少天不满道:“诗是文州选的,节目是他把关的,你质疑我可以,你不能质疑他的审美水平!”

“那什么……”方锐垂死挣扎,“我能问问题目么?”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黄少天用力清了清嗓,抄着一口塑料普通话一字一顿道。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方锐彻底绝望。

 




注:叶清老师在15年读过《穿越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首诗,印象深刻……极其深刻……深刻到下巴脱臼……

http://xima.tv/b3XGs4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