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雷霆轶事

花式私设

吃热干面吃出的脑洞

日常一拍脑袋



——————————


与战队名字的威武霸气不同,雷霆从创队始,就有诸如资金紧张、设施条件有限等等鸡零狗碎的问题缠身不断。

更直白一点,就是以穷著称。

雷霆老板当初意气风发,带着满肚子梦想与激情无比潇洒一拍脑门儿组了个战队,取“雷霆万钧”之意,起了个威武霸气的大名。

可惜,几年下来,他只做到了“万钧”。

每每想到这,老板都不禁要怅然若失地抚摸肚子上的肥肉,就像身怀六甲的老母亲抚摸自己的孩子。

 

 

在杭州某战队欢天喜地就差请个舞狮队上门的时候,两个一肚子火的人乘坐的飞机在天河机场落了地。

为表重视,雷霆老板亲自开车去机场迎接。

但这一举动在他们看来,更像是雷霆已经穷到连司机都请不起了。

他们都不禁纳起闷,离上次来武汉才多久,短短时间内,雷霆就在贫穷的道路上越发精进了?

他们的心理落差在走进俱乐部大门的那刻,行至一个小高潮。

如果一定他们要拿出一个更具体的形容。

大概就是从北大转学到了北大青鸟。

 

刘皓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雷霆老板看上去就是个弱鸡。

一个主力队长想跑路就放手的老板?不是没脑子就是傻白甜。

其他人看上去也都没什么性格,脸上笑呵呵的,像块木头。

妹子……我靠,比苏沐橙那个刺猬好多了,小姑娘不就该这样吗?

阳光开朗,积极向上。

整天绵里藏针看谁都刺两句的算什么?

 

刘皓心下稍宽。

作为一个流放地,雷霆似乎也不算特别差。

反正一开始便打定了主意,只待半年,忍忍就过去了。

 

雷霆的队员站成一排,热切地和未来的新队长与新队友打招呼。

老板满意地点头,腆着肚子走了。

 

 

雷霆Boss:嘉世怎么样?

肖时钦:很有钱。

雷霆Boss:滚吧。

 

 

方学才等他们收拾完宿舍,挺热心地拉着他俩在附近转悠。

刘皓脸上挂着笑,连连点头,是是是,对对对,心思却根本不在方学才身上。

刘皓对雷霆这种战队根本没上过心。

唯一的一点印象来自他们身为战术大师的队长肖时钦。

哦,现在应该称之为前队长。

想到这里,他暗暗翻了个白眼。

 

他努力搜寻记忆中对雷霆其他队员的印象,比白开水还寡淡。

雷霆这个战队,唯一的支柱就是肖时钦。

没了肖时钦,它还算什么?还能做什么?

赢?

肖时钦在的时候,最好成绩也不过是踩着线蹭进季后赛而已。

这种成绩,对普通战队来说,或许就该烧香拜佛了。

但他可是出身嘉世,豪门战队,至今唯一获得过三连冠的嘉世战队!

想到这里,他不禁像吃了苍蝇一样泛起恶心,心里满是愤懑。

 

他冷冷地看着背对他的方学才。

这种没什么天分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脾气的选手,现在也只能靠着讨好新队长来维持现有地位。

他憋不住气,朝前迈了两步。

突然,一辆公交带着狂响的鸣笛朝他冲来。

他僵在原地,但公交依然不见减速,径直朝他奔来。

 

他前襟猛然一紧,有人抓住了他的后领,朝后用力一拽。

刘皓发誓,公交从他面前驶过时离他的鼻子不到一寸。

他都能闻到车身上日积月累的灰味。


“你麻痹啊!会不会开车啊!个斑马的赶投胎哦!”

方学才扯开了嗓门朝着公交绝尘而去的背影嘶吼道。

 

刘皓头都要给他吓飞了。

 

方学才表演完一整段特色汉骂,深吸一口气,挂着一脸微笑,神态自若地回头看两个根本没见过这阵仗的杭州人。

“这边司机开车都比较飞,以后小心点。对了,我刚说到哪了?”

接着恍然大悟:“哦对,那家阿婆做的米线很好吃。”

 

 

雷霆老板有云,汉骂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有责任保护它。

 

 

作为接风宴,老板当晚请他们去吃麻小。

晚上的万松园人声鼎沸,作为唯一一个能喝酒的,老板要了两听雪花。

一口酒,一口虾,再跟刘皓贺铭逼逼两句。

刘皓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想和老板先搞好关系。

他一副聆听领导批示的认真模样,听老板絮絮叨叨地描述他家狗和猫打架的故事。


刘皓时不时点头,然后适时发出笑声。

他余光扫到旁边几人身上,顿时无语起来。

戴妍琦在专心剥虾球;

方学才从她碗里顺走虾肉;

程泰跟那刷手机,笑得像公鸡打鸣。

 

总之,就是没人搭理老板。

显得认真附和老板的两人格外突兀。

刘皓在心里暗骂,你们雷霆脑子有病吧。

 

老板脸已经红了,眼神都开始犯迷糊,显然有些上头。

他灌了一口酒,叹了口气:“突然想老肖了。”

刘皓脸僵了。

老板又说:“他剥小龙虾最快了。”

旁边几人迅速抬起头来,由衷地感慨:“是啊,他走了好可惜,都没人剥虾子了哦。”

刘皓心道,你们雷霆脑子真的都有病。

 

 

这话他还是没敢说出口。

他装作不经意地问:“那你们怎么就同意跟嘉世之间的交换转会协议了呢?”

话是问了,但他根本没指望老板会说什么有用的话。

按一般老板的尿性,自然是会把他这个新队长夸一通。

都是些漂亮话,没什么实际意义。但他现在,非常想听到这些毫无价值的漂亮话。

在被嘉世当成弃子扔进垃圾堆之后。

 

老板打了个酒嗝:“他想拿冠军嘛,我们这没大前途。他想走,就让他走啰。”

刘皓傻眼了。

有这么说自己战队的吗?!

刘皓赶紧奉承道:“雷霆这个战队其实很有潜力的……”

老板:“有潜力就是现在根本没实力的意思嘛。”

刘皓:“……”

这是个什么鬼战队。

 

老板又灌了一口酒:“我也觉得他去嘉世更有发展前途……”

刘皓这回不敢再随意接话了。

老板又说:“我也不想他走的嘛!但是他想走我又不能强留!有句话不是这么讲的吗……”

他顿了顿,努力在脑海里找到那句话,然后中气十足的吼了出来。

 

“强逼人留下的老板,跟用孩子去留下男人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隔壁桌吼了一嗓子:“小点声,吵么事吵!”

 

刘皓心冷透了,这他妈究竟是个什么鬼战队。

 

 

其他不论,对雷霆老板说的话,刘皓一个字也不信。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会有老板真心为选手前途考虑,宁可忍痛割爱?

说到底不过是些场面话罢了,是因为能换来两个选手加角色的这笔生意划算吧。

刘皓心里满是鄙夷与不屑。

但为了半年后的转会期能找到好的下家,他不得不强打精神,费力地开始担起队长的职责。

 

 

赢了两场,刘皓很高兴,甚至有点飘了。

第三场就被夕阳红组合把头都捶飞了。

雷霆惨败。

 

 

输比赛,不高兴归不高兴,后续流程他熟啊。

安慰队友,适时把责任往队长身上……

哦,这个步骤可以省了,他现在是队长。

 

他走到方学才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方学才正在复盘擂台赛,见队长过来,便点了暂停,放下手里的笔。

刘皓:“小方啊,这场我们是输了,但是,也不要太垂头丧气。”

方学才:“哦。”

刘皓:“先休息一下,调整好状态,我们明天再复盘都是可以的,我又不会那么不通情达理,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方学才懵了:“这和通情达理有什么关系?”

刘皓:“我是说,你不要受影响……”

方学才:“这有什么好影响的?”

刘皓:“……”

刘皓觉得,这个副队脑子不太行,根本理解不了他的良苦用心。

 

 

他继而找了戴妍琦开导。

他理所当然地想,姑娘嘛,输了比赛肯定更容易有情绪,队长的作用就是这个时候发挥的。

况且戴妍琦这个女选手,开朗积极,适当的一点倔强也无伤大雅,他印象很好,有人气儿。不都跟苏沐橙那人似的,一块钢板,赢了输了脸上都不起个褶。

对于队长的开导,戴妍琦表现出了十倍于方学才的困惑。

刘皓:“小戴,输了也不要难过……”

戴妍琦:“我没难过啊。”

刘皓:“你是女孩……”

戴妍琦:“我知道我是女的啊,官网上不都有吗?”

刘皓:“……我理解的,女孩子在赛场上本来就不占优势,输了也不会有人怪你的。”

戴妍琦:“不会啊,苏沐橙就很强。”

刘皓:“……”

你妈哦。

戴妍琦:“况且这和我是不是女孩有什么关系,输了不就是因为我实力不够强么?”

刘皓:“……”

戴妍琦:“队长,你还有事吗?”

刘皓:“哦,你继续忙你的吧。”

刘皓觉得,雷霆的选手真的都是木头脑子,一点也不懂事。

 

 

雷霆老板望着架子上空出的一角,静静地发着呆。

门被敲响了,他回过身:“进来。”

 

刘皓推门一看,老板胸前的扣子都解到了肚脐眼,毫无半点身为战队老板的形象可言。

不过也对,这种小战队,老板需要注意什么形象。

 

刘皓不动声色地走到办公桌前,笑了笑:“您找我。”

老板随意地冲他抬了抬下巴:“先坐,刚刚在忙吗?”

刘皓急忙摇头:“没什么大事,就是在日常练习。”

老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听说之前的比赛失利,给你带来的压力很大?”

刘皓:“啊?”

老板:“你之前在嘉世,来我们这里,落差应该挺大,输比赛不好接受也是正常事。他们都有些担心你,怕你心里不好受,但他们开口也不合适,所以托我安慰你两句。”

刘皓恍然大悟:“没有的事,之前嘉世也就是表面光鲜,成绩一路下滑,都不知道输了多少次了,早习惯了,输两次比赛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老板看起来很是欣慰,连连点头,顺手扣上了扣子:“那就好,我不打扰你了,你回去继续训练吧。”

 

 

刘皓刚出办公室门,老板脸上的那点笑容就荡然无存。

 

不在乎输比赛,

和习惯输比赛,

根本不是一回事。

 

他冷冷地回过头,望向展示架上的空处。

 

 

肖时钦在嘉世忙得脚不沾地,得闲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老东家打的。

时隔数月,恍若经年,肖时钦心中思绪万千,顿了一会,才开了口。

 

肖时钦:“喂?”

老板:“你能给我搞一张苏沐橙的签名照吗?”

肖时钦:“哈?”

老板:“刚有个逼跟我吵,不信我见过苏沐橙本人!”

肖时钦:“你打电话来就为这个?”

老板:“他还骂我菜鸡!”

肖时钦:“你……不是?”

老板:“姓肖的!你才走就这么跳了吗?!”

肖时钦:“我还在的时候不就这么跳的吗?”

老板:“我不管,你给我搞张来,要不你偷拍一张?”

肖时钦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你能不能不要把你的猥琐肥宅气质发挥得那么彻底!!!”

老板:“你妈哦!老子要跟人吹牛逼!你帮不帮忙!”

肖时钦:“你滚吧!”

接着,就挂了电话,顺手把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老板:“肖时钦我日你妈!!!”

这句正好被路过办公室门口的刘皓听到。

他在心里暗自冷笑。

这才是剥开场面话底下的肮脏内里,失去战术大师开始后悔了吧。

刘皓调整好表情,回到训练室。

 

 

联盟各战队队长,对外都是能官腔打得一套套的。

当然,除了某两不知名战队外。

对内,就形象各异了。

决定性因素有很多,最主要的就是队员,以及老板。

典型案例就是霸图。

非典型案例就是雷霆。

 

雷霆老板大言不惭声称雷霆是全联盟最接近外企氛围的战队。

理由是上下级关系极其不明显,等级极其不森严。

从战队老板到安保人员,都能打成一片。

归结根本原因,就是穷。

想森严都森严不起来。

 

老板每每出国旅游都会化身代购,对着半米长的清单满世界跑,回来必定会多买一个箱子。

这件事上干得最出格的就是前队长,他让老板从日本给他背回了一个电饭锅。

 

 

但肖时钦想起前东家还是会头疼。

雷霆那位老板,就是老板界中的一朵奇葩。

在不难相处的大前提下,能搅和出一堆事。

他甚至开始有些担心从嘉世转会过去的两位并不熟悉的选手。

 

 

他第四赛季出道,赛前,按照惯例,老板都会讲一些场面话,类似,“好好发挥”“不要有压力”。

雷霆老板,不同凡响。

张嘴就是:“比赛,就算输了也没什么,赛后记得控制好情绪,万一把人打了,也别怕。”

肖时钦不淡定了。

老板从一边抽屉里拿出一份证书摊在桌上:“我现在业务能力不比以前,但是之前胜率还挺高的。”

肖时钦伸脖子一看,律师资格证。

老板啧啧嘴:“真是选了个好专业啊,还能省点公司法务的钱,老同学都给友情价。”

 

传说,雷霆老板研究生主攻刑法,还在律所的时候,胜诉率超过80%。

至于为什么辞职跑来倒腾出一支战队,众说纷纭。

肖时钦问过,得到的答案非常扯淡。

 

老板:“我向往小说里侠客的生活。”

肖时钦:“这中间的关系?”

老板:“后来我知道了杀人犯法。”

肖时钦:“……”

老板:“但是游戏里不犯法!”

肖时钦:“所以你才……”

老板:“但是我要赢只能找代打。”

肖时钦:“……”

老板:“所以我就跟人组了战队,被嫌弃水平,连陪练都不准我当,只好当老板。”

肖时钦:“真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如果要票选最奇葩战队,肖时钦谨代表自己投雷霆一票。

 

 

不说别的,至少不是每个战队都会有党支部的。

戴妍琦还是入党积极分子。

 

 

雷霆外部口号喊得震天响。

内部口号其实非常质朴。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跟荣耀没有半毛钱关系。

老板拿了培训机构的优惠价,想给队员报个暑期班补文化课。

队员拼死拒绝。

 

肖时钦想,你让我学英语我都忍了,问题是……

 

尼玛高数是什么鬼!!!

 

肖时钦觉得老板疯了。

老板觉得肖时钦不懂他的良苦用心。

 

 

很久很久之后的某场比赛,才让肖时钦明白了两个深刻的道理。

 

没远见的人是当不成老板的。

又及

数学真的很重要。

 

 

这一年悲伤的事情有很多,但雷霆最悲伤的一定是刘皓。

他的跳槽梦破灭了,只好在这个地方再继续待半年。

 

 

老板通情达理,亲自带队组织了一次参观活动。

目的地是红楼。

成功坚定了刘皓想转会的心。

 

 

等到春暖花开,老板又组织了一次春游。

不是去武大看樱花,而是找了个种满石楠树的小山坡踏青。

在生命的味道里,刘皓和贺铭转会的意愿达到顶峰。

 

 

嘉世被叶修带队的兴欣彻底锤死的那场比赛,雷霆的诸位是围在一块欣赏的。

看完以后,老板宣布他粉回了叶修。

两位前嘉世队员的脸黑成了锅底。

 

 

嘉世熄火了。

 

 

刘皓就着自己的去向三番两次去找了雷霆老板,得了一句准话。

“你不在雷霆未来的计划里。”

 

 

老板神情淡漠,语气平缓,却也不容置疑。

 

“我知道你不看好雷霆,也没把自己当成雷霆的一份子,但这些都不重要。一位电竞选手,或者一位律师,可以接受失败,但绝对不该习惯失败。还没搞筋就认输,那还玩个屁。”

 

 

雷霆再度接纳了肖时钦。

肖时钦要说是心里没有半分忐忑是不可能的。

 

回俱乐部那天,他特意换了正装,然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老板正在竞技场,抬头扫了来人一眼,鼠标都吓飞了。

“肖时钦,你是要去相亲还是要去上坟啊?!”

 

肖时钦打好的腹稿废了。

 

老板那局已经废了,只好骂骂咧咧地又点了匹配,顺便随口问道:“过早没?”

肖时钦点头。

老板又说:“那你去帮我带个面窝上来撒。”

肖时钦:“你把我搞回来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去给你买面窝嚯?”

老板:“老子把你搞回来你连面窝都不给我吃哦?我有预感,这局能赢。”

肖时钦:“有可能,对面搞不好是个比你还菜的。”

老板:“肖时钦我日……啊!啊啊啊!我靠我靠!马列隔壁!”

赢的可能性看样子没有。

 

肖时钦叹了口气,只好转身,准备下楼给老板买名为早饭的午饭。

 

“老肖。”老板叫住了他。

肖时钦脚步一顿,一手按在门上,等待下文。

 

“回来就好。”老板淡淡道。

 

 

-我们拿冠军的希望其实不太大。

-怕个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晓得不?再说了,革命第一枪还咱这里开的咧!



这片土地上,最不怕的就是希望渺茫。

因为曾有无数晦暗的火点就从这里燃起,没有人看好他们,然而他们还是做到了。

他们化身熊熊烈火

以雷霆之势席卷整片大地。



肖时钦转过头,伸手指了指展示架上的空位:“太空了。”

 

“我给你搞个奖杯回来摆下。”

 

老板敞着个肚子,满意地眯起眼。

 

“那你真得赶紧,我感觉你搞不好打不了几年了。”

 

 

肖时钦气结:“你给老子等到!”

 

老板点头:“我等你搞回来,到时候我一定发十条朋友圈。”

 

 

 




 ————————————

 

 非常个人的一点看法:

在原著中,最理想的老板似乎是霸图的老板,或者是陈果。

霸图的老板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的人,有着浪漫的情怀,这点无需赘述。不计代价,斥巨资,邀请老将,打造一支只为取胜的队伍。这种举动,只能用浪漫来形容。

 陈果更不用说了,原著每章都在夸她。

个人认为,雷霆也是一只非常理想的队伍,雷霆的粉丝也很温暖,雷霆的老板更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老板,简直跳槽必选(不是)。

彼时作为队长及主力的肖时钦转会嘉世,按书中的描述,雷霆方面是没有为难他的。这点和叶修的境遇对比着看,两位老板高下立见。

肖时钦身兼队长,主力,还是战术大师,转会后,雷霆的粉丝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这点对照一下张佳乐在百花粉那边的惨烈情景。

嘉世土崩瓦解后,雷霆再度接纳了这位队长,粉丝聚集在俱乐部门口,没有任何嘲讽,打着的标语是“欢迎回家”。

雷霆真的很好,虽然他穷……


(还是搞不明白大武汉本土队伍怎么会穷……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评论(59)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