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五)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长篇真是长征


Chapter45

 

“这个位置真不错。”

方锐伸了个懒腰,舒展筋骨,把盘起的腿伸直,斜斜地倚在鸭脖子上。

林敬言:“……”

 

浩瀚无垠的深空,就像一块墨色天鹅绒质地的帷幔,将闪烁的星辰映衬得格外绚丽,散于夜幕深处的亮点,明暗交错着的光带,人们总会称它为——

“银河啊……”

“友情提示一下,”林敬言毫不客气地拍开那条时不时踹他两脚的腿,“我们离银河系已经很远很远了,远到给你艘光速飞船,你都可能需要花上几百万年才能回去。”

 

方锐狠狠踹了他一脚:“在我诗性大发,准备感慨一下的时候,你不要打断我!没眼力见啊你。”

林敬言举起双手:“您继续,我闭嘴。”

方锐悻悻地躺了回去:“我以前看过一本小说,里边讲,银河是猪八戒挑出来的星砂聚成的,是他送给嫦娥的礼物。”

“我能问下吗?”林敬言眼疾手快地提前摁住两只作乱的脚丫子,“这个猪八戒……是西天取经的那个?嫦娥是射日的那位的媳妇?”

“……”方锐迟疑道,“虽然你形容的有什么地方有点诡异,但是确实是这样没有错。”

林敬言了然:“这是一个有关和尚还俗和妇女再婚的故事。”

方锐:“……”

林敬言:“我闭嘴。”

 

方锐:“为什么你就不能把科学思维和浪漫情怀结合一下呢?一定要这么对立吗?”

林敬言一脸无辜道:“不会啊,你举个例子,示范一下。”

 

方锐打直脊背,清了清嗓子:“看见那边的星星了吗?”

林敬言:“我又没瞎。”

方锐:“……”

林敬言:“看见了。”

方锐:“美吗?”

林敬言:“还行……美!”

方锐直视着林敬言的双眼,眼里含着笑意,身体缓缓地凑近,然后停在了一拳远的距离上,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声说:“可是我觉得,比它们都要更美的是你的眼睛。”

林敬言:“……”

 

方锐兴奋地摇他肩膀:“什么感想?”

林敬言实话实说:“有点恶心。”

方锐:“……”

 

“叮~叮~叮~……”

恰逢其时,一串蜂鸣完美救场。

林敬言若无其事地从鸭背上往下翻:“求救信号啊,你要进来吗?”

方锐:“我记住你了!”

林敬言奇怪道:“你不记住我还要记住谁?”

方锐慢吞吞地往下爬,泪流满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巴这么厉害。”

林敬言抱着双臂,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我以前也没发现你能这么放飞自我。”

方锐:“彼此彼此。”

林敬言:“彼此彼此。”

 

门被轻轻合上,一只巨型盐水鸭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星河之中。

 

“这是鲸鱼吗?!这这这是鲸鱼?!”方锐激动得语无伦次,半个身子都探出了门外,一条胳膊朝Tardis下方指指点点,“怎么会这么大?!”

林敬言扶额,伸手把人从地板上提溜起来:“小心点,你别掉出去了。这是星鲸,是它发出的求救信号。”

方锐一愣:“你是要告诉我它会玩手机吗?”

林敬言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那手机得多大啊?是Tardis识别出了它的声纹,解析出了内容是在求救。”

方锐若有所思:“那它具体的麻烦是什么呢?减肥失败?”

“这个……”林敬言犹豫了一下,“你知道的,他非常……”说着,眼神飞快向控制台飘了一下,“他不肯告诉我完整内容。”

方锐:“叛逆期的小鬼真麻烦。”

像是在对他的话表示不满,Tardis发出了一阵嗡鸣。

 

林敬言走回控制台前,在其中一个屏幕上轻点几下,然后转向方锐。

“这头星鲸的频率不对,”林敬言指着一张曲线图解释道,“其他的星鲸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说完,手指点在图像的左侧。

方锐举起手:“容我问一个初中物理相关的问题,声波不能在真空中传播吧。”

“你都说你是初中物理了,”林敬言揉了揉他的脑袋,“他都能在真空里生存了,你还想用初中物理去套?星鲸的族群之间有自己的沟通方式,他们发出的并不是声波,更类似……”林敬言稍加思索,“电磁波?这是他们赖以交流的方式,但是这只……”

“没有同伴能捕捉到他发出的任何信号?”方锐偏过头。

“对,”林敬言点头,“但Tardis不同,他可以捕捉一切信号并加以分析。现在的问题就是,这只星鲸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需要发出求救信号呢?”

“会不会是因为没人陪他聊天,太寂寞了?”

林敬言无语凝噎:“你以为谁都跟黄少天似的,没人理就无所不用其极。”

方锐一愣:“他还真干过?”

“很多次,喻文州每次都不远万里杀过去了。”

“……”方锐摸摸鼻子,“我突然也想试试。”

林敬言捏了捏他的鼻子:“我才不会去找你,惯得你。”

方锐一耸肩:“你还真是凭自己实力单身几千年……那是什么?”他敲了敲星鲸头部附近的一处,那里有一个极弱的光点。

那一块区域被放大数倍,显露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出来。

“好像是……”林敬言思索片刻,“巡航船吧。这个型号……应该已经停用很多年,早被淘汰了。它现在应该不是隶属官方,更可能是私人在使用,这些退役的船舶在黑市里很受欢迎的。”

“问个煞风景的问题,星鲸好吃么?”见林敬言脸色骤变,方锐急忙解释,“我没想吃它!我是在跟你分析可能性!说不定是盗猎的呢?”

林敬言脸色稍缓:“吓我一跳,你说的也有可能。星鲸的骨骼是良好的建筑材料,早年被人大肆捕杀,一度沦落到濒危。后来推行诸多公约律令才让他们免遭此难,这个时间里……”林敬言看了看年份,“捕杀星鲸已经被列为重罪。”

方锐摩拳擦掌。

林敬言谨慎地又补上一句:“还没确定就是盗猎船,把拳头给我松开。”

方锐一脸遗憾。

 

Tardis缓缓出现在巡航船内部的一间舱室里。

“这屋子也太小了。”方锐费劲地从Tardis与舱室内壁之间的狭窄空隙里挤过,嘴里不停地嘟哝着。

“这能怪谁,”林敬言扳住他一般肩膀,把他提溜出来,“是你把它设定成盐水鸭造型的,然后把整个房间都挤满了。”

方锐奋力辩解道:“可是他很开心对不对!而且真的很可爱!”

林敬言神色苍然:“小鬼带着小鬼一起放飞自我,真是可怕。”

方锐用头撞了下他的后背:“赶紧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林敬言顺手把起子丢给了他:“带着。”

方锐一怔:“我带起子,你带什么?”

林敬言施施然离去:“你带起子,我带脑子啊。”

方锐:“我去你大爷的!”

 

两人戒备着,一路贴着墙壁谨慎前行,别说人,连鬼影都没看见。

“我觉得,”方锐抻抻筋,“有点浪费表情。”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稀里糊涂地就到了中控室,对着一地积灰面面相觑。

林敬言在一堆按钮上按了个遍,中控室内依旧一片死寂,连个多余的光点都没蹦出来。

方锐用手指在蒙着灰尘的玻璃窗上乱涂乱画:“会不会是那头星鲸身体不舒服?消化不良?不孕不育?上厕所没带纸?”

林敬言无奈道:“他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点我已经确认过了。”接着在操作台上轻叩两下,“至于这个,很奇怪,它应该失去动力很久了,能源枯寂,连备用电源都耗尽了。可能已经在深空中漂浮了几年,甚至更久。但……”

“但是却和那头星鲸保持着相近的速度。”方锐拍拍手。

“聪明。”

“所以是星鲸被挡住去路,才发出求救信号?”方锐奇怪道,“他不会拐弯吗?光长个子不长脑子?”

“……”

 

“我们可以在这艘巡航船里的过往资料记录里找找看,或许能发现什么端倪。”林敬言踱着步子往外走。

方锐追了两步:“你去干嘛?”

“把Tardis开过来给它充电……”林敬言朝后挥挥手,“过来,你不怕黑了?”

 

“这种型号的巡航船都会配备单独的AI,”林敬言从Tardis里拖出的几根传导线依次往中控台上的对应插口匹配,“在能源极低的情况下,优先保证AI的正常运行,也就是说……”

中控台发出一声嗡鸣,以它为中心,中控室内逐渐亮了起来。

“它保存着这艘船能源彻底耗尽之前的全部数据记录。”林敬言拍拍手,“搞定。”

 

“谢谢。”一位“少女”出现在控制台上,显得很是兴奋,原地转了两个圈,裙摆随着她的动作翻飞不断。

方锐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靠在窗户上:“不客气。”

“我没电了,还以为会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呢。诶,给你们表演一个节目。”“少女”握紧双手,然后倏地挥开,一阵花雨从天花板上缓缓落下,碰在地板上,晕成无数光带,又顺着舱壁蔓延回天花板上,整个中控室熠熠生辉。

“省着点玩,”方锐不忍直视,“别把自己玩没电了。”

“哦对。”全息影像呈现出的少女一脸恍然大悟,点点头,打了个响指,花雨与光圈瞬间消失,整个舱室瞬间又陷入一片黑暗。

“来个灯行吗?”方锐有点发怵,默默伸手去够了够林敬言的胳膊肘。

AI通情达理地又打了个响指,亮了一盏比小夜灯亮不了多少的灯。她露出亲切的笑容:“我得省电,请见谅。”

林敬言捏了捏眉心:“那头星鲸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AI偏偏头,像在思索:“你是说52?”

方锐忍不住吐槽:“你取的名字?”

“是的!”AI看上去非常开心,“他是我见过的第52头星鲸,所以我给他取名叫52。他喜欢这个名字。他可以听到其他星鲸的声音,但其他的星鲸都不能听到他的,可是我可以!我们聊得可开心了!”

林敬言心里隐约有了答案:“你最后的记录,也就是这艘巡航船上的能源彻底耗尽的时间是?”

AI给出了一个精确到秒的时间。

“距今52年,真是巧。”林敬言顺手挠了挠方锐头顶的杂毛,“根据Tardis给出的数据,那就是这头星鲸最早发出求救信号的时间。”

方锐不解地望着他。

“一艘失去动力的船在深空里只能以原有的速度,按照既定的方向,一直漂浮下去。途中可能会被小行星撞毁,可能会被更大的星体捕捉,可能被路过的船只等等清扫。像这样毫发无损地漂流52年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林敬言抱起双臂,“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头星鲸一直在守护这艘巡航船不受损伤,他的求救信号是为了这艘船。”

AI鼓起了掌,又表演了一次撒花。

方锐斟酌着用词:“也就是说……这是金刚的翻版故事?”

AI开心地跳到地上,全息投影的手虚虚地抓着方锐的手腕:“那部电影我看过,在我最喜欢的电影里可以排前三!”

“哦,那什么,真巧,”方锐脑子里有点乱,“额,嗯,祝你们幸福啊。”

“嗯!”AI欢快地转了个圈。

“我来煞一下风景,”林敬言无情地打断道,“这艘船已经报废很多年了,就这么直接扔太空里了,动力系统看样子早就故障了,其他设施设备也没法继续用了。再者,星鲸的寿命不算长,也就这艘船的使用年限的几十倍吧。”

AI:“……”

方锐一看全息投影的小姑娘眼泪汪汪的,当即拍胸脯保证道:“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坏了就修,不能用就换,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

林敬言警觉道:“谁来修?谁来换?”

方锐不说话,直勾勾地望着他。

林敬言:“……”

方锐:“好人做到底嘛。”

林敬言:“慷他人之慨不可取知道吗?你这孩子……”

方锐见他松口,当即底气十足:“他人是他人,你是别人吗?”

林敬言不吭气,但是看上去十分受用,当即回Tardis里翻东西去了。

 

“每十年,我来检修一次,多的别指望。”林敬言兴趣乏乏,“你可能都能够参加他的葬礼。”

方锐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瞎说什么呢,有你这么讲话的么。”

AI看上去非常激动,拎着裙摆在中控室内到处转圈:“那……你们有什么愿望吗?我可以做到的?”

林敬言:“没……”

方锐:“有哇!”

林敬言挑起一边眉毛,斜眼瞥他。

方锐果断无视他,期待道:“我想站在星鲸背上看星星!”

“你等等,”AI双手合十抵在唇边,闭上眼睛,“他说可以!哎呀,你们想什么时候来看星星都可以呀!欢迎欢迎!”

方锐:“好耶!棒诶!你以后每次来都要记得带上我!”

林敬言一怔,微微颔首,低声说:“好。”

 

 

“你太能折腾了。”林敬言费了老大劲才和方锐从Tardis里搬出一张大床,“看星星就瞥两眼不就成了,还非得躺着看?”

“这你就不懂了,”方锐肩上扛着两个大枕头一路小跑出来,“这是情怀你懂吗?我小时候就特别想夏天晚上躺在楼顶看星星,多浪漫。”

“那为什么没做到呢?”

“因为有蚊子。”方锐遗憾地摊手。

林敬言失笑:“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只蚊子。”

“可是这里没有啊!”方锐兴奋地跳上床上,又滚了两圈,“没有光污染,没有蚊子,完美!”说着,往一边挪了挪,拍拍另半边空位,“来来来,一起看星星。”

林敬言谨慎道:“我记得,黄少天说他第一颗牙就是被你踹掉的。”

方锐眼神游移:“那只是一个巧合。”

林敬言坚定地表示质疑,冲他勾勾手:“起来。”

方锐不明就里,从床上慢吞吞地爬起来,看着林敬言抖开一床毯子,然后按他的指示双臂摊平。

林敬言把毯子一头按在他的胸前,然后顺着裹,把他卷成了一条蛋卷。把毯子末端扎好,他朝后退了两步,满意地舒了口气:“还行。”

方锐:“……”

林敬言顺手把人撂倒,又往另一边蹬了一脚,这才慢悠悠地躺在空着的半边床上:“看星星吧。”

方锐:“……”

方锐愤恨地朝他边上蠕动,就像条巨型的虫子:“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我二十多诶!”

林敬言坚定道:“睡觉踢被子的小朋友不管多大都没有人权。”

方锐怨念地瞪了他一眼,自行翻了个身,仰面躺下,看着缓缓后移的星星。

 

一头没有同类能交流的星鲸,和一艘早就废弃的巡航船上的AI,这个组合诡异得难以用言语描述。

在漫长的时间里,那头星鲸在深空里踟躇,他可以去任何地方,但是他没有目的地。他在同类眼中只是个哑巴,或许还是个聋子,他或许唱着悲伤的歌,欢快的歌,但它也就只能在虚无缥缈的空间里来回碰撞,穿梭,湮灭在黑暗的深处。直到某一天,一艘废弃的巡航船接收到了他的信号,上面的AI给他起了一个无聊的名字。

然后,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在他思绪乱飞的时候,旁边的林敬言凑了过来,支起胳膊托着腮帮子看着他的眼睛。

方锐翻了个白眼:“看星星啊,看我干嘛?”

林敬言语气不咸不淡,慢悠悠地说:“我是在看星星啊。”

 

无尽的星光倒映在静如深潭的眼睛里,光芒微弱,深不见底。

 

 



注:

1.灵感来自那头声音频率52赫兹的鲸鱼,其声波频率超过同类听觉范围,所以被称为最孤独的鲸鱼。

2.提到的小说是今何在的《悟空传》,现在的小朋友还读过吗?

3.星鲸出自神秘博士设定,S5E2

4.声波不能在真空中传播,因为没有介质。(别被带跑偏了)

5.还记得他的手机锁屏吗?(指路第九章)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