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林方】吻手礼

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们的小朋友也要有!

祝方锐小朋友六一快乐!!!

(离被从蓝雨庙挖走不远了的样子)



————————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方锐立刻警觉地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来人的脸,顿时松下一口气。

“吓死我了。”方锐松开撑着水池的双臂,夸张地拍着胸口,顺手拿起放在放在洗手台上的矿泉水,灌了一大口。

林敬言反手带上门,一脸揶揄道:“这是欠债了被追杀么?瞧你怂的。”

方锐用力跺了两下脚:“老大,山东诶!青岛诶!你们霸图的地界,多留点心眼没错的好吗!”

林敬言笑着摇头,伸手把他歪斜的衣领理了理:“谁让你们平时作恶多端,都要浪到天上去了。”

“咱们说话要讲点良心啊!”方锐奋力把脖子挣脱出来,奋力争辩道,“俗话说得好,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作恶多端的是老叶老魏好吗!不过千年王八万年龟,你们霸图抢boss抢不过那两个老精怪,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我还是个超级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小朋友,这锅怎么扣我脑门上来了!”

林敬言嘴角不住地抽搐:“我喊喊也就算了,你还喊自己小朋友,要点脸吧,方锐大大。你现在都是兴欣队长了,你要是小朋友,那你们队其他人是什么?还没孵出来的蛋吗?”

方锐拢起一只手靠近耳畔:“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林敬言:“你现在是兴欣队长……”

方锐鼓励道:“再说一遍。”

林敬言:“……”

方锐啧啧称赞:“唉,果然还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会让人格外高兴,怎么听都不嫌多……”

林敬言:“……”

“当了队长,就自由了,终于可以在训练室吃零食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方锐摩挲着下巴,在脑海里搜索相应的句子,接着恍然大悟道,“多年媳妇熬成婆!”

林敬言在他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不会用就别乱用。”

方锐后退一步,捂着脑门警觉道:“敌方教练赛前攻击我方战队队长,能红牌罚下吗?”

林敬言果断抓住他胳膊,冷酷地伸手在他脑门上又弹了两下,然后一脸挑衅地望着他。

方锐忿忿道:“你完了,战队面前没有私情,咱们这是旧怨添新仇。比赛完一会你等着,我要套你麻袋,兴欣霸图相爱相杀的传统果然不能丢。”

 

“要套我麻袋啊?”林敬言露出一脸和善的笑容,“那真是太可惜了,本来是打算晚上带你溜去吃宵夜,啧,那就算了吧。”

“不!!!”方锐一把薅住他胳膊,使劲晃了晃,“夜宵不能少!”

林敬言无动于衷:“不是要套我麻袋吗?”

方锐用力眨巴着眼:“没有,我绝对没说过这话,我是说如果你要套老叶麻袋,我可以搭把手。”

林敬言继续补刀:“不是要继续相爱相杀的光荣传统吗?”

方锐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咱们相亲相爱啊,让老叶和霸图群众厮杀去吧!”

林敬言抬抬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你这个新队长刚上任就把教练卖了啊。”

方锐坚定地点头:“和你比起来,当然是你和夜宵更重要!哦,还有虾!”

林敬言哭笑不得:“你就这么当队长的啊,苏沐橙好不容易挽救的兴欣下线,在你手上怕是要创历史新低了吧。”

方锐瘪起嘴,委屈道:“这没下限没节操不要脸不是我们兴欣特色吗,这锅我不一个人背。”

林敬言扬起一边眉毛:“不过说真的,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接下队长职位。”

方锐拿起水瓶又抿了一口,脑袋晃悠悠的,像是脖子支撑不住似的:“这不是赶着滚蛋前,再给小家伙们开开眼么,让他们见识见识熬死两代队长的猥琐大师的真正实力!”

林敬言配合着鼓掌:“简单来说就是彻底不要脸了。另外,我真的相信你语文只有二十分了,苏妹子听到这话,应该会想从解说席上下来,亲自抽你一顿。”

方锐歪着头问:“那你呢?”

林敬言淡淡道:“作为第一任被你熬死的队长,我会给她鼓掌。”

方锐拉起他的一根手指,轻轻晃了晃,遗憾道:“老林,你太让我伤心了,我再也不跟你世界第一好了。”

林敬言笑了,用哄小孩的口气问:“那你现在要和谁世界第一好啊?”

“唔……”方锐想了想,“我现在和林敬言世界第一好啦。”

然后稍稍倾身,温顺地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身上,额头抵着他的一侧肩膀。

林敬言一脸满意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又挠了挠他的后颈。

方锐闷闷地说:“你每次摸我就像摸狗狗,我见你挠咱家大金毛也是这么挠的。”

那只金毛的名字还是方锐给起的,叫“犯罪分子”,理由显而易见,并且十分充分。

 

林敬言揉了揉他的后脑,坦诚道:“就是挠狗练出来的,解压么?”

方锐微微动了动脖子,松弛地搂着他的腰:“还成。”

“那就再靠会儿。”

“唔……”

 

方锐性子过于跳脱,整个人就像有用不光的精力,像只立志飞上天的蚱蜢,蹦跶个没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光与热。但消沉起来,就会和家里那只大金毛一模一样,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耷拉着耳朵和尾巴,跟扫地机器人没电了似的。

所以敌军教练算准了这点,特意赶着来送温暖帮忙充电了。

 

“唉……”方锐冷不丁地叹了口气,“挣钱不易啊。”

林敬言一怔,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正想着怎么接话,方锐又说:“万一我们表现太好,给你们霸图剃光头了怎么办?你会被扣工资吗?会不会直接开了你?哇噻,你以后就要靠我养了吗?我压力很大诶……”

林敬言果断在那颗摇来晃去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青黄不接的战队队长先担心一下自家会不会被势头正好的霸图就地拍死在黄海岸上吧。”

“哇靠,禁止刺探战队机密啊!”方锐偏过头,挑着眼睛看他,严肃了一秒,嘴角就咧开了。

林敬言松了口气,笑道:“这还用得着刺探吗,苏沐橙退役了,你们队里现在正式队员都还有谁,都什么水平,不都是公开的秘密吗。”

方锐的脑袋又重重地砸回他的肩膀上,嘴硬道:“那也照样血虐你们,这不跟更年期似的,谁还没有啊。就跟当初韩文清退役的时候,你们没乱过似的……你们队的小崽子们,我一根指头摁死一个!”

林敬言淡定地把那只像自由女神像般高举的胳膊摁了下去:“一会再放狠话啊,对着小宋,别对着我。”

“你们都是一伙的!”

“好吧好吧,我们是一伙的,你们队小孩呢,你不管他们?”

“哦对,”方锐有些不情愿地抬起头,抱着他晃了一会儿,才悻悻地松开手,用力搓了把脸,“不抽烟就这点不好,在厕所待久了都要被质疑身体机能的。啧,我这就回去。”

林敬言耸肩:“一起走吧。”

“别介,”方锐断然拒绝,“咱俩一起走,遇上兴欣的想揍你,遇上霸图的要揍我。安全起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老林诶,方锐大大要上战场了!”

林敬言喝掉水瓶里最后一点水,用塑料瓶轻轻敲了敲他的头顶,然后顺手扔进垃圾桶,冲他弯了弯嘴角:“加油。”

 

方锐把队服外套抖开套身上,慢悠悠地翻着袖口,随口道:“我说老林啊,咱俩为什么整的活像偷情似的,明明就是明媒正娶领过证的合法关系嘛。”

说完自己也笑了:“再说了,林教练,你这样也真不太合适啊,刚刚还在和霸图队员加油打气,转头就来给我这个兴欣队长加油,有临阵倒戈的嫌疑啊。”

林敬言一本正经道:“给霸图加油的是,作为霸图教练的林敬言,给兴欣小队长加油的,是作为方锐小朋友的林敬言。”

方锐竖起大拇指:“厉害了,都会撩了,如果不是因为霸图一群钢铁直男,我都要每天按时查岗了。就是……这撩法乡土气息浓厚,你等着比赛结束,方锐大大亲自来给你一对一授课。”

 

“噔噔。”

门被从外面不轻不重地叩了两下,叶修懒洋洋的声音顺着门缝飘了进来。

“扫黄打非啦,里边的人衣服都穿好,赶紧出来,时间快到了。”

 

“老叶你捡捡节操行吗,都掉一地了!”方锐冲门外吼道,“我们超纯洁的好吗!”

“行了行了,”林敬言熟练地顺毛,跟着催促道,“赶紧去吧。”

方锐嘟哝道:“本来就要回去了啊,那……我走啦?”

 

刚迈出一步,就又被拽住后领拉了回来。

“干嘛?”方锐挑起一边眉毛,“要用不正当手段获胜了啊?我告诉你,我们兴欣那可是人才济济,可不怕……”

话说到一半,就哑了声。

 

林敬言握着他的右手指尖,缓缓靠近嘴唇,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背。

“敬神之右手。”

 

方锐喉头微微滑动了下,半晌,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被握住的右手猛地挣脱出来,反扣住那只左手,然后学着他的样子,在无名指上轻轻吻了一下。

“敬犯罪组合。”




——————————


踏上赛场就是敌对阵营,赛场之外就会以私人身份鼓励对方

真是喜欢这种反差感


(小短篇真是解压,长篇卡到五脏俱裂七窍生烟)



评论(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