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六)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久违的更新


Chapter46

 

“你居然跳槽了?”方锐眼睛都瞪圆了。

许博远盘腿坐在沙发上,举头望天花板装作没听见。

遂即把矛头转向另一个:“老叶,你怎么挖的人?他俩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答应了?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叶修支起手臂,轻轻摩挲下巴,若有所思道:“人格魅力?”

“你可拉倒吧,”魏琛毫不客气地拆台,“还不是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恩师要挖人,他俩还不赶紧把人捆好了双手奉上。”

许博远终于没法再装傻下去了,一脸无可奈何:“我是死了吗,你们就这么编排我。”

叶修伸手就在他头上呼扇了下:“瞎说什么呢。”

许博远耸肩,朝方锐瘪瘪嘴:“总之,我以后就留在兴欣了。”

方锐上下一打量,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跳槽就带了个人来?行李呢?”

“他们回去以后,会帮忙打包寄过来,别的现买就行了。”

方锐揶揄地瞥了叶修一眼:“看人看得挺紧的哈。”

叶修爽快地应了:“那当然,这要是放他先回广州,喻文州那个老奸巨猾的要是不放人了怎么办。”

方锐:“您的留言我会如实转达,等着被黄少天轰炸至死吧。”

“得了得了,别吵吵。”魏琛朝他们不耐烦地挥挥手,转头看许博远,顿时又变了语气,慈祥得宛如他的老母亲,“哎呀,小许同志,我代表组织欢迎你的到来啊。你来兴欣,组织给你第一件光荣的使命就是看好叶修,让他别瞎作妖祸害无辜的人民群众,需要我们尽管说,麻袋麻袋都是现成的,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

叶修嗤笑:“老魏,他问你干什么?”

方锐难得地肯定了叶修的说法:“就是,要问也是问我啊。”

“不是,他应该问我。”

“不不不,这个你别跟我客气,我俩比较熟,打小的交情,光屁股的样子我都见过。”

“这个我也见过,这种工作你别跟我抢……”

“闭嘴!”许博远暴怒地一手抄起一个抱枕,狠狠地砸在两个人头上。

两人偃旗息鼓。

魏琛靠在墙上,满意地啃手里的一只鸭梨:“唉哟,终于都有人收拾了,让你们天天跳,呵呵。小许,别手软,他俩脑袋都皮实,可劲揍,他俩就是五行缺揍……”

“你也闭嘴!”陈果忍无可忍地卷起杂志在他头上敲了下,向客厅里的众人吼道,“收拾收拾,准备出去吃饭!”

 

 

叶修在黑暗中猛地睁开眼睛。

他保持着之前的睡姿,没有移动半分,静静地望着上方的天花板,缓慢地平复呼吸。

他微微偏过头,睡在一侧的人眼睛阖着,覆在眼睑上的睫毛微微颤动,呼吸平静而绵长,一缕头发从一侧滑落,粘在嘴角,引得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挣动两下,表情也有些滑稽。

他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有些可爱,从被子里慢慢抽出手,伸手轻轻地从他脸上拨开那一缕碎发,他的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安和。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屋内,微光朦胧,却也足以照亮一方厅室。他借着微弱的光线,静静地看着他。良久,起身披上外衣,轻手轻脚地拉开房门,顿了顿,又折回来帮正熟睡的人掖了掖被子,遮严窗帘,这才阖上门。

房间再度陷入黑暗,他的呼吸顿时失去了之前的节奏,变得有些不稳。

他静静地睁开眼睛。

 

冬日的夜晚总是万籁俱寂,树枝告别了落叶,落叶也早已腐烂在泥土里,混作一团不得辨认。在晴日里,是连雪落的声音都没有的。安静得只剩下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叼在嘴上,却没能找到打火机。

陈果白天刚在家里开展了收缴行动,他只有无意中放在外套里的半包烟得以幸存。他盘算了一下摸去厨房用灶台点火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发现不太高,于是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把烟又塞回嘴里,就这么干叼着。

他双臂撑在阳台栏杆上,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着。

他并不常做梦,更准确地说,他需要的睡眠并不多。大多时候,他只是躺在床上,等待旁边的人睡着,然后听着他的呼吸声,等待他醒来。在他的认知里,睡眠这件事,陪伴的意义要远大过休息本身。

做梦对他来说是种少见的经历,而噩梦则更是少之又少。

而这天,他罕见地梦到了过去的事。

梦境大多会杂乱无章,因为大都是白天思绪碎片拼凑而成的集合体,而这个梦过于清晰,过于有条理。

从他还在Gallifrey的时候开始,平静的生活,惊奇的冒险,然后是朋友的背叛,朋友的被捕,接着是曾经的朋友的复仇,然后……

他略微有些失神,嘴里叼着的烟掉到地上。

 

分歧不是某一日突然出现的,它就像玻璃上的一道裂痕,并不会随着时间日渐消弭或是消失。它只会一天天地生长,蔓延,日积月累,势不可当,直到某天……

啪,这份情谊也就走到了尽头。

和朋友决裂绝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而亲手把他送上绝路更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几台Tardis一同将那个叫嚣着的人连同星舰一同推向麦哲伦黑洞,

 

“你会后悔的。”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时隔多年,出现在他的梦中,那张脸扭曲得让他感到陌生。

他们真的曾经是朋友吗?他自己都不禁产生了疑虑,破天荒地怀疑起了自己卓绝的记性。

他垂下头,有些烦躁地用脚尖碾了碾地上分毫未动的烟,烟叶在卷纸里发出极细微的碎响,静默地吸收他的焦虑。

 

陶轩被从总统位置上拽下来的最大罪状,就是他把线索透给众议员的。那时的他已经成了闲散游民,连众议院的大门都进不了。面对接二连三上门拜访的人,他连装傻的兴趣都没了,更何况当时一个个都龇牙咧嘴的,满脸都写着“不交代点情况出来我们就让你走不出房门”,。他并不能肯定他提过的线索会起到什么帮助,甚至由衷地希望,他的猜测是错误的,这些都是他单方面的误解。但他那时已隐约觉察到,那之后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更让他失望的是,他又一次对了。

 

陶轩曾经对他提出了他认为美好的设想:如果时间领主可以重生,那么,他们可以在这个阶段上更进一步——赋予其他生命以生命。对于所有有智个体而言,有什么比时间本生更具魅力的呢?一切的希望,抱负,欲念,都要在这个看似最简单的大前提下才有实现的可能性。对长生的贪婪,是纂刻在基因里的,有限而短暂的生命让他们更加渴望长久的时间。那么,对他们而言,时间也是会是最好的奖励。

而作为能应承他们所求的人——

陶轩张开自己的双臂拥抱他理想中的美好愿景。

“我们将共同走上权力的顶峰。”

 

叶修正嘴里叼着片叶子,蹲在树荫里,吊儿郎当地拆手里的起子,听到这番豪言壮语,偏过头,盯了他一会儿,发现他不是在开玩笑后,吐掉叶子,语气有些散漫却又十分坚决。

“不。”

 

叶修想到这,无声地笑了。他莫名有些乐了,陶轩当时吃瘪的表情,就仿佛做了一桌烤鸡烤鸭烤全羊,刚给人端上桌,客人微微抬手:“我吃素。”

但这个回答,哪怕时至今日,他依旧不会更改半分。

他不担心卷土重来的陶轩对他做些什么,其他人也是这样。活到这个年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呢?

但令人担忧的是,陶轩依旧秉承“柿子要挑软的捏”的良好作风,下手尽是避开了他们这些武装到牙齿的时间领主,把全部的攻势都指向了他们当中最弱的人。

方锐那个倒霉孩子,现在像个走独木桥的盲人,对自己所处的险境一无所知,甚至时不时撒丫子乱蹿,比窜天猴还能蹿,他们只能多费些功夫把人看得更牢些,还得处处留心不能让他发现异常。

还有一个人……

许博远。

 

叶修抓着栏杆的手指关节有些泛白,他并不常出现这样大的情绪波动,总是带着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散漫,或者,也能说是自信。

但这次,他实在摸不准陶轩下一步的行动了。

 

数月之前,他照常去兴欣附近的超市买烟,那天却恰逢超市歇业,他只得多走了一条街。

当他折回兴欣,拎着陈果交代的西瓜准备出门时,他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抽根烟。

他拆开了包装盒,从里面掉出来一张纸条……

 

“dead in 25.”叶修等了一整晚,终于找到时机,趁着其他人看烟花的时候,把喻文州和黄少天拉到了一旁。

“这就是那张纸条的内容。”叶修慢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楼顶光线不好,他看不出够不够圆,“咱们都是老家伙了,当时老板娘、老魏跟方锐都过了年纪,那就只剩下……”

许博远,24岁。

“真是性格恶劣。”叶修嗤笑一声,“这是悬疑片吗,还带杀人预告的?”

或者说,已经发生了,只是没到时间。

 

刚才还在闹腾的黄少天顿时安静了下来,和喻文州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喻文州思忖片刻,说:“你想把他带在身边。”

“对,”叶修弯下腰,把烟头在台阶上捻灭,顺手扔进一侧的垃圾桶,“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喻文州点头:“那小远那边怎么应付?你应该不打算告诉他,对吗?”

叶修笑了:“有个方锐够让他操心呢,就不给他增加压力了。这俩以后就打包捆一块,一起看牢了,谁也出不了事。至于他那边,我就和他说以前约定的时限快到期了,让他提前来陪我之类的。其他的,随便你们怎么编,能蒙混过关就行。”

一旁静默良久的黄少天幽幽地看了叶修一眼:“我觉得你先别太乐观,他俩都不是好混弄的主,一个第六感惊人,堪称玄学,一个演技超凡,装傻充愣从不失手。我劝你,悠着点,他们自己指不定会私下惹出什么乱子。”

喻文州对此感同身受:“我同意。”

叶修揉了揉鼻子,心不在焉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叶修猛地回过神,呼出一口白汽,裸露在外的皮肤冷得像铁,他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指,弯腰捡起被踩扁的烟,扔进垃圾桶。

这时天边已微微泛起鱼肚白,晨曦顺着更远处的地面朝此处缓慢爬行,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微微摇头。

 

 

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吃了一惊。许博远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正望着门口方向,看到叶修,也不吃惊,只是把被子往上拽了拽,把脖子裹得更严实了些。

“什么时候醒的?”叶修把外套脱下放到一旁,钻回被子里。

“刚醒没一会儿,”许博远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伸长胳膊在叶修胸前摸到了他的手,拽进自己怀里暖着,“躺过来些,手好冰。”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冷就快撒手啊。”

许博远不理他,又贴近了些:“我借你抱一下,特别暖和,比热水袋靠谱多了,保质保量。”

叶修伸出一边胳膊搂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再睡会,天快亮了。”

一切都会没事的。

许博远把脑袋埋在他胸口,意味不明地哼了两声:“快亮了。”

一定会没事的。

 

 

注:第13章,第44章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