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七)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朱老师白老师偷走了我的时间……眨巴眨巴眼居然过去了这么久……

————————————


Chapter47

 

“不会有事的。”方锐信誓旦旦地保证,说得跟真的似的,林敬言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信了他。

“我也没想到啊,”方锐无辜地摊手,“我就想看看我爸怎么勾搭上我妈的,然后拍个照留个念什么的,谁知道……”

谁知道他们稀里糊涂地到了错误的时间里,或者,也不能说是稀里糊涂,尽管方锐保证自己输入的坐标绝对是正确的,但是以他挂科的数学成绩,这句话的可信度在林敬言那里为零。

另一方面,父母是见到了,还买二赠一,多了一个。

“唔……”方锐努力挽救局面,“我觉得我蛮可爱的。”他伸手指着那个蜷缩在父亲温暖怀抱里的孩子,用胳膊肘捣了捣旁边人胸口,“是不是蛮可爱?”

林敬言:“……”

方锐:“三岁看小,我注定是要如此的英俊。”

林敬言:“隔得这么远,就看得见头顶,你是怎么看出自己的英俊可爱的?”

方锐:“美人在骨不在皮。”

林敬言深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拎着人回了Tardis。

 

五分钟后,两人怎么进去的,又怎么原样出来了。

“哎呀,怎么动不了了呢,怎么突然闹脾气了呢,真让人担心呐。”方锐完全不想掩饰脸上的兴奋。

林敬言瞥了他一眼:“我说过你很多次了,不要把他惯坏了,你看现在,完全随心所欲不受控制,你再这么惯他下去,他能上天。”

方锐:“他本来就能上天啊。”

林敬言:“……”

林敬言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所以呢,你想干嘛?”

方锐一脸奸计得逞的兴奋,胳膊抡了老大一个圆:“游乐园诶!不逛一圈再走吗?”然后祭出万能金句,“来都来了。”

林敬言盯了他一会,说:“逛?好啊。”

然后就带着方锐逛游乐园。

确实是“逛”。

字面意思上的。

 

“不走了,”方锐眼尖地发现树下的长凳,便立刻一扫之前的颓疲,以光速冲到长凳上坐下,两只胳膊紧紧缠住扶手,便一步也不肯挪了,“不走了!”

见林敬言也没有逼迫他的意思,立刻又蹬鼻子上脸,叉着腰指挥:“买个冰淇淋来。”

林敬言:“……”

等把一堆零食放他边上,林敬言才慢悠悠地在他旁边坐下。

“你怎么还是跟小孩子一样。”语气淡淡的,却并不带半分责怪的口气,反而更像带着些微的宠溺与无奈。

方锐心满意足地咬着甜筒上的脆皮,毫无心理压力地说:“我本来就还是孩子。”说完,伸手指了指斜对角的位置,树荫下的一家三口看上去温馨甜蜜,惹人生羡,“最多三岁。”

林敬言默默伸手把冰淇淋从他嘴边夺走:“才三岁大的孩子就别吃了。”

方锐:“……”

 

修剪过的草坪与灌木在太阳的炙烤下,淌出一股浓烈的草汁气味,漫了一地,让人略微有些头昏脑涨,昏昏欲睡。

一点树枝啃食过的微风残渣碎碎地落在方锐后颈,带来一丝惬意,意识在昏睡与清醒间摇摆不定。

“其实,我之前很担心,”林敬言突然出声,把方锐的意识骤然拉了回来,“我担心过你会不会想……改变一些既定事实。”

话说得很委婉,很体贴,带着很直白的关心,方锐却像是无聊似的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我不会这么做的,可它从不是一个选项不是吗?不过我确实有想过,如果他们能一直都在我身边,看着我长大,我会在考试不及格的时候被他们拎到墙角罚站,当然也会一起去游乐园,就像这样,”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极远,仿佛已经穿透了树下的人,“我觉得那样应该很好。”他忽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可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好了,我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不论好坏,都是由他们构建出了现在的我,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会为了不确定的东西而扔掉手里现有的东西的人。再说了,改变时间定点的后果,很严重的吧,或许会有人死掉,更严重些,世界毁灭?”

方锐无意识地揉搓着衣角,轻声说:“让他们毫无知觉地背负重罪,就为了让我自己开心些?我怎么可能去做这些事呢,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他们肯定不会开心的,我也不会开心。”

林敬言沉默片刻,沉声说:“他们是很好的父母。”

方锐摇头:“他们是最好的,如果他们在,我也能变得更好也说不定。”

“不,”林敬言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你已经是我所能知道最好的样子了。”

 

两分钟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世界上最好的父母”带着“世界上最好的孩子”朝鬼屋方向走去了。

方锐:“……”

林敬言:“……”

方锐狂躁地挠了下自己的头发:“这特么……砸场子啊!让我煽情煽完行不行?我他妈……我都要眼角带泪了!我都要把自己感动到了,就这么砸我场子啊!真是我亲爸亲妈!!!”

林敬言:“莫名有种情理之中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基因的力量。”

方锐:“……”

林敬言:“要跟去看看吗?”

方锐:“收收你脸上的幸灾乐祸。”

 

两个人晃悠悠地经过鬼屋门口,停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进去。

“没意思,”方锐说,“看眼就够了。”

他用脚尖在地面上随意蹭出几道线条,“看久了,万一舍不得了怎么办,走吧,继续一起逛逛。”

末了,从睫毛底下挑眼望着他笑,又重复道,“来都来了。”

 

得到默许,方锐一跃而起,半是强迫地硬拉着林敬言,想往过山车那边蹿:“走走走,一起坐,你看他们都多高兴!”

背景配乐是直贯九天的尖叫声。

林敬言掂量了一下,拿不准他要作什么妖出来,遂,断然拒绝:“你自己去。”

“我不!”方锐比他回绝得更快更果断,说完,又谄媚地抱着他的胳膊晃了晃,一双眼睛冲他使劲眨呀眨,“一个人玩多没意思,还是,您怕高?不至于吧,您活了这么久,胆子这么小吗?”

林敬言看着他一个人夸张的表演,毫不为之所动:“激将法对我没用。”

方锐被拒绝了,反倒更来劲了,破罐子破摔,对着他蛮横地耍赖:“我不管,我要和你一起坐过山车,老林你得陪我,你看别的小朋友都有人陪!我这时候才三岁!你居然让我一个人去坐过山车吗?”

林敬言默默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旋转木马上的孩子正被家长抱在怀里,搂得紧紧的,不禁对他的无耻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他好心提醒道:“三岁应该不能玩那么危险的设施。”

方锐表情岿然不动:“不,它不限制年龄,只限制身高,我明显合格。”

林敬言:“那还真是厉害。”

方锐:“过奖过奖,我发育得比较好。”

林敬言:“……”

方锐:“你看看,连过山车都不陪我坐,这脆薄的感情哦,唉,我真是苦命人哦,啊,这是一段多么让人绝望的感情啊!……”

“下一次陪你!”林敬言忍无可忍地打断了方锐上纲上线的棒读,“下次再来游乐园就陪你坐行吗?”

方锐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一脸勉强地摇头晃脑:“真的?你要是说话不算数……”

林敬言斜瞥了他一眼:“答应你的事,我都会做到的。”

方锐咧嘴一笑:“那好,我们下次再一起来。现在我们去哪逛逛好呢……”

 

林敬言就像个吹毛求疵的甲方,把方锐提出的建议干脆利落地否了个遍。

方锐无奈了,两臂抱在胸前,用脑袋止住他的动作:“你到底想干嘛?”

林敬言淡定地扶了一下眼镜:“戴眼镜不适合激烈运动,你说的都不太适合。”

方锐鄙夷道:“时间领主也会近视吗?”

林敬言点头:“会。”

方锐又问:“问题是你近视吗?”

林敬言:“我?不啊。”

方锐无奈了:“你这是老魏自戳双眼扮荷马——瞎装逼啊,说起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的?太自然了, 我一时半会都没注意到。”

林敬言:“……你猜去吧。”

方锐被勾起了好奇心,追着问:“你告诉我啊,你……诶?”

方锐忽然站住了,指着旁边一处建筑说:“‘镜宫’?”然后猛地一拍巴掌,一锤定音:“去玩那个!眼镜和‘镜宫’,多搭啊!走!”

林敬言长长地叹了口气,方锐跳脱的思维总是让人很难跟上:“你还真是随性。”

“后悔也晚啦,售出概不退货哦。”方锐笑嘻嘻地拉着他跑到门口去看项目介绍。

一块常见式样的告示栏上,絮絮叨叨地写着些注意事项,林敬言瞥了一眼,没打算仔细看。方锐却异常认真地从头开始看,林敬言小小地嘲笑了一下他,方锐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不受影响地继续看那些注意事项,甚至边看边念出了声:“……由镜子构成的迷宫……”

林敬言的胸口忽然一紧,没来由地有些喘不上气,他不禁皱起眉。犹豫了一会,他还是下了决心,伸出手去拉方锐:“我们是不是换一个?我觉得有些……”

“不。”方锐的声音像羽毛一样轻轻落地,而在触地前,他的衣角已从林敬言的指尖错开,消失在门里了。

林敬言眉头皱得更深,快步跟进去。

 

————————

容我慢慢更,真的不会坑……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