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稻花香里说丰年

日常发个疯

——————————


等到兴欣两位国家队队员外加一位领队人手一个大戒指喜滋滋地回了杭州,前脚刚踩进上林苑别墅大门半步,后脚又规规矩矩地把脚丫子原样缩了回去。
叶修望着屋里一排陌生面孔,语塞半晌,艰难开口问刚刚开车接他们回的陈果:“我们才出去一个月,你这就散……”他顿了顿,更正了措辞,“没钱了?”
背后的方锐踮着脚,越过他的肩膀往里望了眼,无情戳穿道:“你刚刚是不是想说散伙?”
叶修梗着脖子一口否定:“这可是你说的。”
方锐:“都国家脸面了,要点脸行不,诶,老板娘,这你可不能滥杀无辜啊,我可是……”
陈果秉承着宁可错杀一百不能放过一个的原则,一人赏了一个脑瓜崩儿,揪着两人衣领进屋了,苏沐橙跟在背后吃吃地笑。
“你们仨啥情况啊,”魏琛慢悠悠晃到门口,一脸嫌弃地连拎带踹地把三只行李箱挪进了屋,“不用你们,回去忙你们的。”魏琛陡然抬高了声音冲着几个起身想要帮忙的孩子说,又摆了摆手,几个孩子这才慢吞吞地坐回去了。
叶修望着屋里多出的一茬萝卜头,欲言又止,伸出根指头朝背后点点,问魏琛:“这是?”
魏琛头也没抬:“新招的啊。”
叶修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童工?”
方锐不忍直视地拍了下他肩膀,言简意赅:“青训营。”
叶修一拍脑门:“我说在苏黎世怎么总觉得忘了点什么,原来是这个。”随机又笑着说,“穷惯了,都生疏了。”
“什么叫穷!”陈果抱着几瓶冰饮料从厨房里走出来,“咱们那叫荜露蓝蒌!”
方锐望着叶修,好心地解释道:“艰苦创业。”
“……”叶修嘴角抽了两下,“我是辍学,但是还上过学的好吗?”
方锐一脸恭谦:“这不是怕您忘了吗?离您从学校出来的时间有点儿久。”
叶修笑呵呵地回敬道:“方老师,您这普通话在俩北京人的熏陶下才刚勉勉强强摸到二甲的边,就别跟我这装文化人了。”
方锐认可地点头,然后冲楼梯口的魏琛喊道:“老魏!老叶说你普通话差!”
“你他妈!”魏琛咆哮道,“你们俩给我滚过来自己搬行李,你俩到底是上苏黎世打比赛还是上德云社进修去了!一个捧一个逗还分工挺明确……诶,苏妹子你别给他俩鼓掌啊!”

“你们能不能有点冠军的架势跟派头,装装样子也行啊,给人孩子做个榜样。这刚拿了个冠军,有点偶像包袱行吗。”陈果坐在沙发上,没好气地瞥了他们眼,随手把放在桌上的几瓶饮料扔给他们几个,让他们自己去分。
方锐从善如流地竖起两根指头。
陈果长长地叹了口气:“方锐,你没事比什么耶啊。”
方锐正色道:“这是二。我拿了俩冠军。”
陈果揉着太阳穴:“行,俩,你继续俩去吧。”
刚一抬头,终极boss正冲她举着巴掌。
叶修语气淡淡,言简意赅:“我五个。”
陈果:“……”
魏琛嗤笑一声:“可把你厉害的。”
叶修说:“你是嫉妒。”
魏琛白了他一眼:“我嫉妒你?笑话!老夫身价千万,年轻貌美,英俊潇洒,白手起家,致富发家,这随随便便一拉赞助就拉到了俩。”
方锐一个没忍住喷了一口饮料出来,在魏琛警告的眼神中果断认怂,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诚恳地说:“我不是针对你,是饮料太难喝了。”说完,为了可信度又找补了一句,“这什么,以前没见买这个啊?”
魏琛惜字如金:“赞助。”
方锐:“……”
方锐立刻虔诚无比地举着瓶子朝大门口拜了两拜,口中念念有词:“金主爸爸,我不是针对你啊,我针对的是老魏那个脸皮长得比年龄还快的老混蛋啊……”
魏琛果断撸起了袖子,气势汹汹地指着方锐脑门儿:“今天不把你揍得喊爸爸,老夫就不姓魏!”
叶修迅速接了一句:“终于要跟爸爸姓了吗,乖儿子?”
魏琛伸出去的爪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径直转向叶修,叶修迅速闪身错开:“儿子你要弑父吗?”
魏琛挥了两下没抓住人,怪道:“你什么时候身手这么敏捷了?你不是一公里地就算出远门吗?”
叶修被追得满屋子跑,嘴上忿忿地回道:“你特么!去问张新杰啊!这一个月每天大清早!一个个敲门逼人起床晨练!这绝对是霸图的阴谋!”
魏琛顿时笑开了:“小张同志这很不错啊,对您这样的下岗再就业的老职工都这么关心,我可不能让他的苦心白费!哈!看招!”
方锐站在沙发背后挥舞着抱枕,热切地起哄道:“打起来!抓他胳膊!抱腿抱腿!挠他痒!”
陈果:“……”
坐在沙发上的两位美少女默默地喝着饮料,良久,陈果伸出一只手,诚恳地问:“这就五岁吧,不能再多了。”
苏沐橙伸手给她按回去两根手指,更正说:“最多三岁。”

等到仨幼儿园老崽子终于打累了,训练室的门也从里边被打开了。乔一帆跟唐柔两人跟老母鸡似的被一窝鸡仔簇拥着走了出来,看见在沙发上瘫得东一只西一只的人,眼睛顿时一亮:“前辈们回来啦。”
这一声后,鸡仔们迅速自发排成一排,站得笔直,手里笔记本迅速翻到印着兴欣logo的扉页,也不做声,只是用饿狼扑食的眼神望着沙发上的人。
叶修:“……”
苏沐橙:“……”
方锐:“……”
方锐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魏琛,小声吐槽:“这熟练度,练过的吧。”
魏琛挠了把头发,咕哝道:“谁知道呢。”随即抬高了声音,冲鸡仔们喊,“拍一列,一个一个来,人我都给你们盯着,全都特签啊,想写什么都成,签完就马上去吃饭,别练了,都饭点了。”
三个人手上忙得不亦乐乎,嘴上却也没闲着。
苏沐橙笑眯眯地和他们一个一个握手,然后仔细询问想要签的内容;叶修连着误签了三个叶秋之后,在把秋划了改正和重签一个之间犹豫;方锐……
一个小个子的男孩有些忐忑地对方锐说:“我特别喜欢犯罪组合,所以……”
方锐激动得一拍大腿:“喜欢犯罪组合是吧?很有眼光啊少年!联盟有史以来最棒的组合啊这是!我屋里还有箱之前的限定版海报,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一张。”遂即翻过沙发背撒丫子往楼上跑。
叶修望着苏沐橙,疑惑道:“他在咱们大本营藏老对头霸图队员的海报?”
苏沐橙加补一刀:“身在曹营心在汉。”
方锐的声音从楼上砸下来:“前!霸图前队员!”
魏琛呵呵一笑:“前队员现教练,罪过更大了。”
方锐又吼了一嗓子:“照这么说,老魏你这个蓝雨前队长怕是该被捆起来挂树上晒!再说了,我哪里是藏了!正大光明放床底下!”
魏琛冲没见过这阵仗的鸡仔们安慰道:“我们兴欣平时对内氛围比较轻松,大家都比较随意啊,不要有压力,这叫什么……有外企氛围!”
叶修嗤笑一声:“雷霆的招聘海报上的标语你拿来就用啊,要过版权吗?”
魏琛回敬道:“可能比您挑战赛第一之后照抄人小楼的感言要好一点。”
叶修歪着头装傻:“有这回事吗?沐橙,有这回事吗?”
苏沐橙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有。”
叶修:“……”
魏琛举起大拇指:“叶修,苏妹子可真的是你亲妹子,大义灭亲,眉毛都不带皱一下的。诶诶,你们注意下,除了他们的技术之外,老叶老方这俩猥琐劲儿,啊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完全不顾形象的精神你们也要学一下,苏选手这种一针见血一刀封喉的犀利你们也要好好学习。”
“学什么?”方锐挥舞着海报从楼梯顶上一跃而下,然后在膝盖上展开,问小粉丝想签的内容。
魏琛伸长脖子过去看海报,点评道:“还不错。”
“那可不是,”方锐唰唰两下落下签名,端详了一会,又热心的询问,“要不要帮你再加一个?”
孩子有些懵:“啊?”
方锐自豪地拍了拍自己胸脯:“老林签名我学得特别像,保证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回头跟他说一声要个授权,合理合法。”
魏琛一把把海报抽走拍男孩怀里,叉着腰教训方锐:“方锐你这是出国比赛还是去传销组织进修了啊,你一个人在这嘚啵,人孩子愿意要吗?”
男孩呆呆地点头:“要啊。”
魏琛:“……”
叶修放肆地笑出了声:“老魏,尴尬啰。”
魏琛顺杆子爬,果断转移了目标:“叶修,你怎么没个照片什么的,当青训营福利送啊。”
叶修无辜道:“我现在身上带照片的,一个护照,一个身份证,你要哪个?”
苏沐橙笑了:“你的还是叶秋的?”
叶修无奈地望着她:“不带你这么揭短的。”
魏琛忍着笑咳嗽两声:“啧啧,看看你,人孩子大老远来了咱们青训营,你都不跟人孩子多说两句话,就埋头签名,还签错!”
叶修虚心听取建议,冲着面前的男孩笑了下:“你姓什么?”
男孩拘谨地说:“我姓黎。”
叶修继续用“你有什么梦想”的慈蔼口气问:“你为什么来兴欣的青训营。”
男孩坚定地说:“我要靠自己打出一片天,靠自己的双手发家致富!”
叶修失笑,脱口而出:“那你应该去隔壁区学盗墓,更快。”
魏琛:“……”

等青训营的孩子们都走远了,魏琛抄起一个枕头冲叶修脸上扔过去了:“咱们是正经体育竞技项目!冯主席那都是挂在体育总局底下的!合法的!你让人孩子去参与违法犯罪的勾当是什么情况!你居心不良!”
猝不及防被扣了顶大帽子,叶修一脸无辜,转头问方锐:“我说错了吗?”
方锐捂着脸不忍直视:“虽然明白你是在开玩笑,可是我也觉得好有道理哦,那边致富好像的确更快诶。”
叶修点头,正色道:“电竞能出头的毕竟是少数,上来就指望高收入,以后要受挫的。”
方锐连连称是。
叶修白他一眼:“您拿着兴欣最高的薪水,这个问题没有发言权。”
魏琛默默捅刀:“穷你一定经验丰富,老郭差你点钱,让你给念叨的,都念出国门了,他到底差你多少,让你惦记成这样?”
叶修一愣,望着天花板回想:“到底多少呢?都这么久了,谁还记得?”
苏沐橙好心提醒说:“要不你问问他?”
叶修摇头:“前几天他找我,说他也不记得了,让我随便报个数。”
魏琛笑呵呵地说:“阔了,人家都这么说了,再客气就把他当外人了。”
方锐立刻附和说:“对啊,朋友之间怎么能见外呢?”
叶修用嘲弄的口气问:“你认识他吗,你还朋友?”
方锐板着脸说:“你们都认识,我认识你们,四舍五入一下不就熟人了吗?”
魏琛挑眉:“那报多少合适?”
久未开口的苏沐橙顺手举起叶修一只手,扳直五根手指晃了两下:“那就五百万吧。”
叶修:“……”
魏琛:“我觉得可以有。”
方锐:“我看行。”
陈果:“这种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跟你们格格不入……”
叶修:“难道不是团战送人头的时候?”
陈果:“……”

几人简单收拾了下,到旁边饭馆点了几个菜,老板是熟人,正坐在柜台里看账本,看到他们,挥了挥手打了声招呼,让店里新来的小姑娘送菜单。
小姑娘端着个记菜名的小本子,不能再明显地使劲往几个人脸上瞅。
魏琛大大咧咧地搂过两边的方锐叶修,热情洋溢地介绍:“不用怀疑,没有认错,是的!这就是我们刚刚代表中国参加世邀赛在苏黎世获得冠军的三位,这俩容貌不太突出、跟我坐一块被我的英俊压得更不突出的,还有对面那位长得特好看的。没错!就是他们仨!眼熟很正常,你们老板天天把电视调到央视五套循环播放,呔,真是的,都跟他说了放放直播就行,重播一天播到完不腻吗,真是的,都不知道要低调,没办法,经不住粉丝这热情。怎么,想要签名?”
魏琛挤出了一个灿若星辰的笑容。
小姑娘愣了愣,伸出根手指指着魏琛:“不是,我是觉得你长得特像我二舅。”
魏琛:“哦。”
小姑娘收走菜单前还跟他们比了个拳:“加油。”
魏琛郁闷地说:“你们就这么没知名度?都不认识你们?”
方锐拍拍他肩膀:“比不上您,您像人家二舅,啧,这个年纪姑娘,二舅得有四五十了吧。”
魏琛啐了他一口:“你怎么不说人姑娘是嘉世粉呢,这四舍五入算有杀父之仇了吧,装不认识。”
方锐无情揭穿:“那是二舅你跟他俩一起上的,老板娘最多算个递刀的,跟我可什么关系都没有。”
苏沐橙歪着脑袋笑了:“连坐。”
方锐:“……”

叶修无比自然地夹走魏琛瞄好的鸡腿,在他张嘴前及时地转移了话题:“青训营怎么样了?”
提到青训营,魏琛表情顿时认真起来:“托了冠军的福,来报名的人不少,浑水摸鱼的也不少,开始训练前两天就让小唐玩命训练的劲头吓走两个,被我抓着三个就想来蹭个网打游戏的。”
叶修安慰地拍拍他背:“万事开头难……”
“但是!”魏琛猛然提高的嗓音把叶修吓了一个哆嗦,魏琛目光如炬,使劲摇他肩膀,“我看准了俩,好苗子!真的!好好培养,干死霸图微草不成问题,干不死他们你不姓叶!”
叶修面无表情地掀开那只爪子:“不要夹带私货你个蓝雨前队长。”
苏沐橙起了兴趣,上身微微前倾:“是吗?”
叶修一巴掌拍魏琛前胸上,慢悠悠地说:“老魏虽然猥琐了点,但挑萝卜苗子的水平绝对是联盟首屈一指的,为联盟贡献了著名话痨选手和著名手残选手,以及著名萝卜出产地——蓝雨。”
苏沐橙笑笑:“你这话传黄少天耳朵里,猜他会说什么?”
叶修揉了揉额头:“你别说,耳朵里有声儿。”
方锐对叶修的话倒是表示了深切的认可:“我也觉得蓝雨确实在选方面很厉害,很有眼光,眼光很犀利!”
魏琛在他头顶拍了一巴掌:“有你这样变着法夸自己的吗?”
“不过啊,”叶修又张嘴了,魏琛顿时感觉头上的筋直跳,“老魏,你要是不从事电竞行业,专心搞一下农业应该也很有前途,就你这挑萝卜、种萝卜技术,应该能上央视七套。”
魏琛脑海里顿时浮现了自己戴着大红花,抱着根和自己一般高的大白萝卜傻笑着合影的画面。
好在叶修又流畅地转回了正题:“他们是在哪训练?”
陈果迅速接话:“我把隔壁也租下来了,他们平时吃住训练都在隔壁,每星期表现最好的几个安排指导赛。今天是就是安排的日子,所以老魏把他们带过来了。”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转头问魏琛:“你说的那俩好苗子练的什么?”
魏琛脱口而出:“一个战斗法师,一个拳法家。”
叶修试着回忆了一下:“是哪两个?”
魏琛好心提醒:“战斗法师是跟老方说喜欢犯罪组合的。”
叶修挑眉:“那拳法家呢?”
魏琛面无表情地说:“你让去盗墓的那个。”
叶修:“……”
方锐拍着桌子爆发出一阵笑声:“老叶你真是跟拳法家犯冲啊。”
魏琛咬牙切齿地对叶修说:“老子好不容易看好的苗子,要是真跑了,我跟你没完。”
方锐看热闹不嫌事大,火上浇油地说:“没事,跑了打个车去西湖区接回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果看这仨嘴上瞎跑火车就头疼:“你们三个怎么就没个正经,没看沐橙都不说话了吗?”
“啊?”苏沐橙小口啜着饮料,炸了眨眼,“我听着呢,不觉得他们说话挺逗吗?”
陈果:“……”
陈果:“沐橙,配合一下。”
苏沐橙点点头,随即正色,棒读道:“对啊,你们怎么都没个正经。”
陈果:“……”
转头三人坐得笔直一副吸取教训的样子,假如无视他们憋笑抖筛子的话。
陈果叹了口气:“你们啊……”说着自己也跟着笑了。

等一行人回了上林苑,却没再找见那个魏琛嘴里的好苗子。叶修只好拦住好苗子二号问:“怎么少了个人?”
小战法摇着头:“中午打车走了,现在还没回来。”
魏琛顿时紧张地两步上前:“说去哪了吗?”
小战法想了想,说:“西泠印社。”
魏琛:“……”
方锐用胳膊怼了怼叶修,小声说:“你完了。”
叶修小声答:“是我们完了,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团队精神。”
方锐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还想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叶修点头:“我觉得可以。”
魏琛在两人面前甩上门,走前留下一句话:“你们给我等着!”
方锐趴窗户上往外望:“哇,老魏这是真要去找了吗?”
叶修耸肩:“说不定呢。”
方锐正色道:“叶修啊,你是不是该开始想一下万一老魏没找到人,你怎么收拾啊。”
叶修仰头望天花板:“那我只能祈祷不会在社会新闻上看到老魏跟我了,那个拳法家可也千万别上社会新闻。”
“教练呢?”小战法端着水杯走出训练室,一脸茫然。
方锐指着大门:“拯救失足少年去了。”
“啊?”小战法眨了两下眼睛,“我开玩笑的,他请假回家了啊,和教练发了短信的。”
叶修:“……”
方锐用两根手指从沙发缝隙里钳出一个手机:“你指这个吗?看样子他没带。”
叶修舒了口气:“那就好。”
方锐好心提醒道:“我觉得等他回来你会更惨。”
叶修不解:“为什么?”
方锐:“迁怒。”
叶修想了想四十度的气温,深以为然。
“我是不是过分了……”小孩显得有些不安。
“不!”方锐立刻上前按住他肩膀,“你只是干了我们想干但是一直没成功的事。”
叶修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这孩子让我想起了现在的一帆啊。”
方锐用力地点头:“太合咱们兴欣的气质了。”
“不管怎么说……”叶修冲小战法伸出了手,“欢迎加入兴欣。”


评论(28)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