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八)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Chapter48

林敬言进去的时候,方锐正准备一头往里边扎。他不禁皱眉,不由分说地两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干嘛?”
“啊,我?”方锐被强行转过身,整个人看上去迷迷糊糊的,一脸茫然,目光也有些散乱,还没等他说出任何关心或者责问的话,又迅速地恢复了正常,语气轻佻了起来,“不就是个迷宫吗?更大的咱们都走过,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敬言斟酌着用词:“你刚刚……”
“我怎么了?”方锐聚精会神地观察着环绕在他们周围的镜像,随口问道。
林敬言摇头:“没什么,快点走完出去吧。”
嘴上这么说着,捏着他手腕的手却下意识加了几分力气。

老实说,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布置得多么精细的迷宫,钢化玻璃和镜子的接合处安装着白炽灯,借着视觉错觉设下了一些极易识别的小圈套,稍加观察再做两次尝试,走出去并没有方锐想象中应有的难度。
等到他站到出口处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就出来了?”方锐总觉得和他想象中的差别实在太大,莫名的,他心里在踏入迷宫前,已然早早做好了面对极复杂处境的准备,而他从进入迷宫再到走出来,实际上花了不到十分钟。
有种被人喊去维护正义,然后气势汹汹抄着家伙去了,结果到了才发现是一年级小孩互抢棒棒糖的感觉。
这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感觉委实让人不快。
方锐的遗憾溢于言表,林敬言却是松了一口气。
“出去吧。”他催促道。
“没意思。”方锐闷闷不乐地掀开出口处的门帘,三秒后,他便放下了。
他回头看着林敬言,目光灼灼:“这下有意思了。”
林敬言一愣,伸长手臂绕过他,只一眼,他便果断抓起方锐的手往回走。
出口并不是通往镜宫外的宽阔马路,而是通向了别处,黑咕隆咚,借着光线隐约能看出里面高大宽阔的结构布局,再往里看,深不见底,就差把“危险”二字直接贴上了。
方锐没什么底气地说:“说不定是彩蛋呢?”
“闭嘴。”林敬言太阳穴上的筋嘭嘭跳着,“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见长了。”
他心里有些郁结,一早的预感成了真,这让他有些焦躁,他总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这一切,排除一切干扰项,把他们直直地引导既定轨道上来,而他们并不知道会通往何处。
他犹豫再三,开口问:“你为什么想进来这里。”
方锐敏锐地提高警觉:“现在就要开始甩锅了吗?你这样我要闹脾气的。”
“不是,”林敬言重复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想进这里,你过去二十多年生涯里,有哪怕一次想进过迷宫吗?据我所知,你就进过两次迷宫,另一次去黄花阵是被张佳乐拖进去的。”
方锐被他问得有些愣神,思忖片刻,说:“好像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看到这里之后,突然就觉着非进来不可,然后迷迷糊糊就走进来,就像……”
“就像有人在你的脑子里种下了一个念头,在你看到这栋建筑的时候被触发了,促使,或者更严重些,控制你走进这里。”
方锐盯着林敬言的后脑勺,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礼貌性地慌一下,但实际上他觉得无比安心,心里翻不起一点浪花。
“总之,先快点出去吧。”方锐催促道。
林敬言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恐怕我们出不去了。”
方锐愣了下:“怎么了?”
“因为这个。”林敬言朝旁边退开一步,露出背后的画面。
一家三口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入口外的一片漆黑,想来应该是没能走出去,所以想从入口离开,却万万没想到门帘外的景象和记忆中的天差地别。
眼下收到冲击的不止他们,方锐整张脸都僵住了,颤声问:“这什么情况,他们怎么也进来了,他们……”
“他们进来我们怎么没注意到?”林敬言从善如流地给他补上了后半句,“这个迷宫总共就这么大,他们如果在这里,那么我肯定能够发现,而事实上,直到我刚刚看到他们,我才意识到了他们的存在。”
方锐声音压低了一些:“你的意思是,有人影响了你。”
林敬言点点头,语气淡淡的:“说不定也是位时间领主,老乡见面还能上饭馆一起吃顿饭。”
方锐好奇地问:“能遛你的可能是谁?”
林敬言坦言道:“没几个,大部分你已经见过了。这种情况,要说对方是善意的,实在有些勉强。所以,”林敬言按住方锐肩膀,在他的耳边低声警告道,“眼下已经避不开他们三个了,该注意什么不用我再提醒了吧,绝对不要碰到那个孩子。”
方锐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我一定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不过我们是不是先试着避开?”
“你觉得,”林敬言斟酌了一下用词,“一对带着小萝卜头的夫妻在眼下这种情况,能够保证安全?”
方锐想了想,说:“时间对不上,他们在我五岁走的,眼下还有几年。”
“时间不是一成不变的,一点干扰都会引起波动,时间定点不容更改,但是这个,”林敬言用手指朝自己背后点了点,“难说。”
方锐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也就是说,如果我在这里挂了……”
“那我就从未遇见过你。”林敬言用嘴唇轻轻在他额头上碰了下,“多的不用说了?你交给我就好,不用担心。”
方锐忽地笑了起来,用手指在他脸上点了点:“你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一般被称作什么吗?”
林敬言不解:“什么?”
方锐一字一顿道:“见家长。”


正常见家长是什么样,林敬言没见过,但是他敢保证,绝对不会是眼下这种样子。
他刚刚叮嘱完方锐,站在入口处的两人便注意到了这边,冲他们晃了晃手,招呼他们过去。
他也没法装没看见,只能拉着方锐朝入口处走去。

等两边碰了头,抱着孩子的母亲先开口了:“这什么情况?”
方锐立刻一脸纯良地摇头:“我们也不知道。”
她若有所思地透过被丈夫掀开的门帘朝外打量着:“这……看上去有点意思啊。”
果然是亲生的。
仿佛是为了配合她的话,她怀里的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快乐地挥舞着两截肉乎乎的胳膊。
一旁的丈夫谨慎地看了他们一眼,上前一步,把妻儿挡在了身后,转向林敬言:“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林敬言:“毕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全起见,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方爸爸赞同地点头:“就这么办,都别走散了,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锐锐想去看看吗?”三人闻言,立刻神经紧绷地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却只看到了垂下的门帘。
“我……你就听我一次好不好!”方爸爸明显心态崩了,烦躁地挠了把头发,不假思索地跟上,冲了出去。
方锐:“我爸真不容易。”
林敬言:“儿子像妈妈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方锐:“好吧,你也不容易。”

等到了他们也从入口处出来,才发现,外面的空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上许多,两人举着手机朝四周探看,只有极少的光落到了墙面上,上方隐约是高大的穹顶,更多的空间都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方锐瞪大了眼睛:“这是哪?”
林敬言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像是知道的样子吗?”
“如果你知道,我现在应该就在外面了。”方锐耸耸肩,“我觉得这让我想起了东京的地下排水系统,可是,这个明显更大。”
林敬言用脚尖在地上蹭了蹭:“而且,如果是地下排水系统,这里不会这么干燥。”
“你们聊什么呢?”方锐妈妈举着手机朝他们挥手,“可惜这地方光线不好,不然真想合张影。”
方锐干笑两声:“您心态真好。”
“不然能怎么办,坐这干嚎,哭完就出去了?显然不可能嘛。”方妈妈在他们身边站定,打量着他们,“一时半会出不去了,在这鬼地方碰上了也是有缘,怎么称呼啊,两位?”
林敬言把方锐拉得离自己近了些:“我姓林,林敬言,他是方锐。”
方妈妈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好巧,我儿子也是这个名字。”
方锐腹诽说,更巧的是,你还是我妈。
“老方,这小孩跟咱们儿子一个名字。”方妈妈朝方爸爸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回过头跟他们介绍道,“他俩都姓方,我姓林,我应该比你们都大,喊我声姐,你们不吃亏。”
方锐默默想,不,喊你姐我们仨都吃亏。
“林姐”自我介绍完,像是真把自己当他们长辈了,开始用一种打量亲儿子打量起他们。她端详了一会方锐的脸,说:“我觉得我儿子真的很像你。老方,你看像不像?”
方锐:“……”
“老方”:“……”
林敬言:“我觉得这个表达好像很容易引起一点误会。”
“林姐”闻言,又转头看向了他:“我是不是见过你?你长得很面熟啊,名字也很耳熟。”
方爸爸在远处晃了晃手机,提高了音量:“我要吃醋了!”
方妈妈笑出了声,笑骂道:“多大了人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奶糖,在他们面前摊开手,示意他们拿。
林敬言拘谨地拿起一颗,道了声谢,方锐还没来得及伸手,就被捏住了手腕,满满一捧糖被倒进了他的手心。
他讶异地抬起头,望进一双熟悉的眼睛。
他的母亲,正微笑着看着他,轻声说:“我儿子很喜欢糖。”



——————————

用更新祝自己生日快乐🙈
拖延症晚期………
不知道写了一半的小短篇九月能不能写完…………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