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再说

203(四十九)

神秘博士paro

林方/叶蓝/喻黄/双花


失眠码字,更睡不着了


——————————


Chapter49

 

方锐战战兢兢地把糖倒进口袋里,等亲妈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从面走开,微微偏过头,小声问林敬言:“我怎么觉得她看出了点什么?”

林敬言收回目光,看上去比他更紧张:“如果是其他人,我会说是你多心了,但是如果是生出你这么个儿子的人,还真的很难说。”

方锐不满地拧了他一把:“我怎么感觉你在嫌弃我。”

林敬言低声笑了:“你自己想想你都干过什么事,胆大包天,说你心大,心细的时候又细得可怕,我就希望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千万别变成姜还是老的辣。”

方锐鼓了两下掌:“你很可以,一句话把我连带我妈一块嫌弃了,你这是见家长的态度吗?吃了人家的糖还不嘴软。”

话音刚落,嘴里就一甜,林敬言收回手,把糖纸顺手塞进口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乖,吃糖,别说话。”

方锐:“……”

方锐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吧唧吧唧嚼着奶糖,噔噔往前直走,把他甩在背后。

不高兴归不高兴,大白兔还是很甜的,方锐有些满意地眯起眼睛。

 

小方锐自从入口处出来,就被放回了地面,甚是愉快四处奔走,跌跌撞撞的,每走远一些,就会被亲妈一声警告给拽回身边,紧接着趁人不注意,又蹦蹦跶跶地跑远了,就像一个安了永动机的悠悠球。

这地方黑灯瞎火的,人走到十米开外就没了踪影,紧靠着手机的照明根本顾不全。

好在他穿着那种踩一脚都会吱吱直叫的童鞋,还闪着诡谲的彩光,在黑暗中格外扎眼,在眼下这种情况,堪比牵引绳,但还是看得方锐提心吊胆。

好在他亲妈终于发现了不妥,向“悠悠球”招呼道:“锐锐,过来。”

方锐下意识往前一步,反应过来后,硬生生停下了,有些紧张地朝那人望了一眼,发现根本没在看他,感觉既欣慰又失落,掩饰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虽然黑灯瞎火的,也不会有人看见。

“怎么了?”头顶被轻轻揉了把,方锐不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于是闭着眼说瞎话:“就是感慨一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林敬言没拆穿这个稀烂的谎话,也没吐槽他的不着调,只是从背后圈住他,陪他一起看远处的彩光,忽明忽灭,就像一团在坟地里偶然出现的磷火,诡谲多变,难以捉摸,看着仿佛离得很近,伸出手去,却是什么也抓不到的。

在平和的静谧中,周遭可能存在的危险,与蛰伏在黑暗中的诡秘,都一并被淡化了踪影,甚至生出了点岁月静好的意境。

方锐突然开口,直接破坏了这难得的宁和氛围:“我现在如果冲上去一把抱住那小孩,算谋杀还是算自杀?”

“你别胡来。”林敬言收紧了手臂。

方锐浑然不觉地继续说:“很多事情的发展会不会和之前截然不同?”

林敬言压低了声音,声音里充满警告:“方锐。”

方锐不以为然地笑笑:“我就说说,你紧张什么。”

林敬言的声音冷冰冰的:“我有时候觉得你身体里住着个疯子,你做出什么事我都不会奇怪。”

“看把你紧张的,”方锐在他怀里有点吃力地转过身,张开手臂,把动作变成一个相互的拥抱,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声音轻得像在哄孩子,“我要是没了,谁来陪你?你还在,我就不会死。”

 

“咳咳。”不远处响起了突兀的咳嗽声,“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们要过来看看吗?”

两人有点尴尬地分开,跟着她朝一处走去。她头也不回地介绍道:“我们刚刚到处乱转,结果锐锐跑到一个角落停下了,怎么叫也不回来。他不回来,我们只好过去,结果,你们猜我们看到了什么。”说完,停下脚步,面向他们,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胸前虚划了两圈,非常夸张地摆了一个揭幕的动作,然后缓缓朝一旁推开:“就是这个。”

借着手机的微弱照明,足以看清墙面上的东西。

是整整一大面浮雕。

更远处陷入了黑暗当中,但是莫名的,方锐确信,这浮雕的的确确绵延到了更远处。

浮雕上的人像栩栩如生,表情各异,姿态万千,就仿佛他们原本就是活物,只是由于什么未知的原因被禁锢在了墙壁之中。这场景让人惊叹,但也令人悚然。

方锐被林敬言拉着朝后退了两步,手腕被捏得生疼,挣扎了两下,没能挣扎开:“怎么了?”

林敬言皱着眉头,依旧朝后缓缓地退着:“我感觉不太对劲,这个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希望只是我的错觉……”

方锐突然抱住了他的手臂,神色有些紧张:“你听到了吗?”

林敬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开口,但分明是听到了。

方锐深吸一口气,朝他们举高了手机,让光照到三人的身上,声音竭力装出轻松的样子:“这也挺无聊的,我们先回去吧。”

“也是,”方妈妈抱着孩子转过身,缓缓朝他们走来,“老方,走……卧槽!”

女人脚下一滑,陡然失去了重心,朝前直直栽倒,孩子直接脱手,从怀里犹如一个抛物线向前飞去。

林敬言直接扔了手机,飞扑上去,赶在落地前堪堪抱住了孩子。等他完成了这一系列高难度动作时,再抬头看他,小家伙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吓傻了,但随即又咯咯笑出了声。

妈的,心大真是天生的。林敬言在心里暗暗骂道。

“没事吧?”方锐看着他亲爸以光速拽住他妈,然后对着他妈忽前忽后地转了两圈,紧张兮兮地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伤,对一旁的亲儿子置之不理,心情不禁十分复杂。

但随即,他就没空理会这点破事了,他努力把手举得更高了些,声音有些发颤:“你们先回个头。”

二人闻言,不明随意地转过身……

一只手停在离他们不到半米的距离。

 

墙里的东西出来了。

 

 



评论(8)

热度(18)